告你干扰党政机关工作了

蓝色紫砂 收藏 1 130

网长沙3月4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耿红仁) “一次任命89名局长、副局长等,有那么几个局还分别任了10个左右的副局长,邯郸市这是在批发副职?”连日来,一则《邯郸市一次任命89名正副局长,有批发官帽之嫌》的帖子在各大网站流传,该帖质疑邯郸市政府片面理解政府机构改革,将精简机构诠释成简单合并,机构整合后官员反而增加了。


这是否符合相关法规?面对疑问,当地市政府让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去问宣传部,宣传部让找组织部,而组织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语出惊人,称没有义务跟记者解释相关问题,除批评记者“干扰党政机关工作”外,还说,“这是党政机关,不是随便开的店(可以有问必答)!”


网帖:有的局任命了11个副局长


这篇曝光帖称今年2月2日邯郸市政府一次性任命89名领导干部,“有那么几个局任了10个左右的副局长,例如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11名、市城市管理和综合行政执法局9名、市工业和信息化局8名。”


“这几个副局长超多的机构,都是重新合并后刚刚成立的”,该帖举例说,“比如撤销原市人事局、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组建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与城管局的职责进行整合,组建城市管理和综合行政执法局等。”


“政府机构合并后,领导数量增多了”


3日上午,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登录河北邯郸市政府网站发现,的确有89人被任命为邯郸市工业和信息化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城市管理和综合行政执法局等10多个单位的局长、副局长、调研员等。同日,有好事网友通过当地政府网站公布的信息发现,原邯郸市人事局有一名局长,四名副局长;原邯郸市劳动与社会保障局有一名局长,三名副局长,两个原单位正副局长数量一共9人。


而新合并后的邯郸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单副局长就11位,加上局长1名共12人,也就是说机构整合后,正副局长数量增加了3个。该帖还说,“机构重新整合后,副局长的人数一下子猛涨这么多,看似理解,但有批发官职之嫌。”并担忧此举“容易导致财政负担相应地加重,扯皮、推诿的情况会更多,腐败的几率也随之加大。”


回应:记者采访被批“干扰党政机关工作”


3日上午,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了河北邯郸市党政部门,市政府及宣传部都坦诚了确实有政府机构合并的事,但详情并不了解,让找市委组织部,当记者致电邯郸市委组织部后,其办公室一位李姓工作人员让找组织部下属的人事处,因为具体是归人事处负责。


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随后致电邯郸市委组织部下属的人事处,在获悉来意后,一位工作人员称无法核实记者身份,当记者提出其可以与潇湘晨报联系核实时,对方声称“没必要费这个劲,自己工作忙得很。”


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说即使自己是一个普通公民,对方也应回答时,这位工作人员说,“对不起,我还没有义务,跟任何一个人解释这方面的事情,根据干部条例也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同时还不耐烦地说,“我不跟你啰嗦了,你没权利跟我说,你再缠我,告你干扰党政机关工作了,这是党政机关,不是随便开店的(可以有问必答)!”随后挂断电话。


“机构改革致副职‘增加’”


据河北青年报记者3日下午从邯郸市委组织部获悉,办公室张主任他认为网民对此事有所误解。根据上级部门要求,邯郸市2009年开始酝酿机构改革,今年2月开始正式改革。因为存在两个或三个局合并成一个局的情况,各局的副局长则全部平调到新成立的单位,所以出现了网民所说的“有那么几个局一下子任命10个左右的副局长”的现象。这次任命并不存在网友所担心的许多官员升官成为副局长的说法和内幕。他还说随着改革深入,一些职务将合理整合精简。他希望网民不要误解。


另据成都商报记者3日下午从邯郸市委组织部了解到的情况,称任免干部多是为合并的政府机构,“改了新名字后,原来的局长,副局也要重新任命,不能沿用用来的称谓,所以所有的人都要重新任命。”一位王姓的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网友不太了解,总觉得一个局局长不该那么多,但是这些都是原来的职务,只是换了个名称”。


特约评论:有些地方政府将“大部制”的经念歪了(作者:王石川)


“大部制”是个好经,通过一减一乘,最终,达到优化结构、提高效能,最终建立服务型政府。所谓减,就是臃肿的机构得到压缩;所谓乘,即是被整合后的机构能够翻倍发挥效力、提高效率。正如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实行“大部制”管理,可以大大减少政府部门之间职能的交叉重叠,改“九龙治水”为“一龙管水”,这对提高行政效率、降低行政成本具有重要意义。


但遗憾的是,好经常被念歪,一些地方施行的是伪大部制,即多部门被压缩为一个部门之后,虽然牌子换了,名称变了,但汤没换、药亦没换,人还是那些人,官帽还是那些官帽,那些官员的乌纱帽继续得到保留,有的甚至戴高了。显然,这样的机构改革是糊弄人的伪改革。


为何如此?一是改革不彻底,这是权力相互妥协的产物,是为了安抚人心,照顾到方方面面,让领导干部情绪稳定;另一方面则是利益交换,官帽含金量高,谁都想戴,那些对官帽握有决定权的人便可趁机渔利。邯郸市一次任命89名局长和副局长,被网友称为“有批发官职之嫌”,即包含着这种担忧。


当然,这起批发官帽事件,最夺人眼球的就是邯郸市组织部相关人员称,没义务回答记者的问题,并称记者干扰党政机关工作。“干扰党政机关工作”,好一定硕大的帽子!记者行使知情权和舆论监督权,怎么就成了干扰党政部门工作?马克思对新闻监督曾如此论断:“报刊按其使命来说,是社会的捍卫者,是针对当权者的孜孜不倦的揭露者,是无处不在的耳目,是热情维护自己自由的人民精神的千呼万应的喉舌。”


不管从哪方面说,面对批发官帽,记者有权利采访,有权利探寻真相,有权利监督。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新闻监督也多次表态,比如,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提出:(官员)要适应时代发展要求,努力提高与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切实做到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善管媒体。这种拒斥记者并给记者扣帽子的官员,懂得与媒体打交道吗?


去年5月19日,中组部召开全国干部监督工作会议,中组部部长李源潮指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依然是干部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要以最坚决的态度同用人上不正之风进行战斗,确保实现十七大提出的提高选人用人公信度的目标。


可以说,面对邯郸市一次任命89名局长和副局长的怪事,不仅记者有权利进行战斗,一切公民都有权利战斗。要想使领导干部“不敢懈怠、不敢腐败、不敢专权、不敢失责”,就得对他们“从严教育、从严要求、从严管理、从严监督”,记者的采访就是从严监督的具体落实,怎么成了“干扰党政机关工作”?


其实,“干扰党政机关工作”这顶帽子,并不难理解,这与此前媒体披露的一些官员雷语实质是一样的,比如,“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你是哪个单位的?”“要以正面宣传为主……像你们这种我可以不接待你!”“你们中央台的记者管的也太多了吧?你问的事我一概不知道。”“这事你应该向着政府说话。”这些言辞的本质都是维护部门利益,拒绝监督,暴露了官员的捂盖子心理。而与这些雷语不同的是,“干扰党政部门工作”更具权力恫吓的意味,这是赤裸裸的乱扣帽子,是强权威胁,以吓阻记者,这种居高临下的霸蛮思维尤其可怕。


其实,放任用人上的不正之风,才是不负责任;而拒绝社会监督用人上的不正之风,才真是“干扰党政机关工作”,因为这种捂盖子的实质是危害党政部门的利益,最终危及公共利益,对这样真正“干扰党政机关工作”的官员,监管部门不能坐视不管。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