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外交之行 第四十章 杀出重围(4)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31 2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305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昏暗的天色,平坦的平原,任凭战马驰骋。

排开队形的骑兵肆意冲杀,砍得外围的鬼子血肉横飞。

日本人根本就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遭到骑兵的冲击,又如何抵挡得住?从人数上来说,日军和义勇军的比例是一比一,当年的日军号称是一个日本兵可以对付三十名中国军人。然而,现在是一比一,再加上还有三千多的伪军在鬼子那边,骑兵对步兵都是一场一边倒的大屠杀!

惨叫声和马蹄声混杂在一起,寒光闪烁之处,血肉横飞。骑兵冲过的地方,到处都是人头乱飞,尸体和鬼子被马蹄踩成肉泥!

没过多久,一千多鬼子就被屠得干干净净!

三千多伪满军,此时也是砧板上的鱼肉,除了逃跑的份,根本就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然而,步兵跑又跑不过,只能等着被屠杀。

很快,伪军被杀死大半,剩余的全部举手投降。

李斌对俘虏教育一番之后,除了一百余名伪满军士兵愿意加入义勇军的之外,其余的俘虏全部被放走。

被抓的四千多民工,除了有几百人死于日伪军枪下刺刀下之外,其余人的全部获救。不过这一次,李斌一反常态,他没有召集这些民夫入伍,而是把这些民工全部放走。这是因为李斌考虑到,此时他们是在敌人的心脏中捣乱,民工和经过训练的伪满军士兵不同,带着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民工行动,只能是一种累赘。

骑兵基本上没有遭到任何损失,就轻轻松松连续歼灭日伪军的两个辎重队,毙敌三千多人。

对于缴获的物资,李斌因为考虑到根本无法带走,他只好忍痛下令把那些堆积如山的物资用一把火全部焚毁。

获胜后的骑兵队迅速趁着夜色,消失在茫茫的东北平原中。

哈尔滨日军指挥部内,武藤信义正在和日军各级高级军官围在地图前,商议如何全歼李斌的义勇军一事。

就在此时,一名日军通讯兵神色慌张的跑进来汇报说:“报……报告,报告武藤将军阁下,大,大,大事不好了……”

“八嘎!”那名通讯兵话声未落,脸上就矮了狠狠的一记耳光。

只听到武藤信义咆哮道:“就你这个胆小鬼的样子,像是一名合格的帝国军人吗?有什么事就给我说干脆点!”

脸色苍白的通讯兵连忙稳住气回答说:“武藤将军阁下,我们的两个辎重队遭到支那人的袭击,帝国军人战死一千余人,满洲勇士损失无数,所有的物资全部损失!估计损失的物资高达近两千吨。”

“八嘎!”武藤信义吼叫一声,他又甩手一记耳光打在那名通讯兵的脸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支那人被我们堵在苇河以东,他们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你滴,谎报军情滴!”

通讯兵回答说:“我确实不敢撒谎,将军阁下,您可以来我们通讯室去看看,刚刚石井大队长在阵位之前,给我们发来急电。”

“那些支那人是怎么混进来的?”武藤信义问道。

“他们穿着我们的衣服,而且更奇怪的是,之前通过的几支部队,都说那支奇怪的骑兵部队居然懂得我们的旗语和口令!”通讯兵回答道。

当然,武藤信义是不可能认为通讯兵会对他撒谎的,只不过,他根本就不敢相信,在他们重重兵力的堵截之下,居然还有一支中国军队能给出现在他们的心脏地区乱劈乱砍一番,连续歼灭他们的两个辎重队。

武藤信义又问:“那些支那人有多少人?”

通讯兵回答说:“石井少佐阵亡前也没有看清楚,他们汇报说大约有一万多人吧!”

这次,也不算是通讯兵谎报军情,而是日军辎重队长根本就不相信,以一比一的兵力自己会败在中国军队的手下,于是他便谎报了军情。

武藤信义觉得十分奇怪,因为根据可靠消息,李斌的义勇军一共不过两三万人,不是说主力部队被堵死在苇河吗?怎么可能又凭空冒出一万多人呢?而且这一万多人还全部是骑兵,这真有点说不过去。

对于士兵的伤亡,武藤信义虽然感到十分心痛,然而,他最痛惜的还是大批的物资被焚毁。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没有粮食弹药,又怎么打?被烧毁的不仅仅有粮食弹药,还有自己的坦克装甲车急需的燃油!

想到这里,武藤信义迅速走到军用地图前,他在地图上比划着义勇军骑兵袭击的线路图,过了许久,他才转头对所有的军官道:“各位,对付骑兵最好的武器,就是战车!现在支那骑兵化装成我们的人,专门袭击我们的辎重队!我们步兵追又追不上,现在,我们必须让战车队调头,回来追击这些该死的支那人!”

本来,他是打算调集骑兵去追击的,可是一听说有一万多骑兵,他心想要对付一万多的骑兵,自己要是用骑兵去追击,怎么说也得要两万到三万的骑兵去围追堵截才能保证歼灭对手的骑兵,因此,他这次下了一个最愚蠢的命令,让他们的坦克和装甲车去追击李斌他们的骑兵队。

这个命令是非常错误的,不仅打乱了计划,而且浪费了日本人坦克原本就不是很强的机动能力。

日军的部署计划被打乱,他们的坦克装甲车不得不调头,又转向西面去追击李斌他们的骑兵队。

事实上,日本人的坦克,就是一种垃圾,几块薄铁皮焊接成一个铁皮箱,加上一台汽油发动机,就成为一辆坦克。

更为离谱的是,两侧的覆带则又高又薄,主动轮在后,诱导轮在前,小直径承重轮多达九个,还有四个托轮。构造既复杂,又不好用。

可是,当年的日本人就是凭借这样的垃圾,在中国土地上耀武扬威!那是因为中国在当年连垃圾坦克都没有!

事实上,这样的坦克,在战争中容易被击毁不用说,就说是长途跋涉,也是极其容易出故障的。

日本人的六十辆八九式坦克和八十辆九四式坦克从哈尔滨出发的时候,在半路上就已经有十六辆出了故障中途不得不停下来维修。

等到武藤信义的命令下来之后,这些坦克又调头追击义勇军骑兵,经过这么一番的折腾,这些坦克又趴卧了十三辆。

可是,日本人的坦克其实速度也不快,也是很难追上骑兵的。

就这样,日本人原本想要用来歼灭苇河一带义勇军的“装甲部队”就被李斌的一支小规模骑兵牵着鼻子走,一路走一路出故障,能用的坦克越来越少。

李斌他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直取哈尔滨机场!

因为这个时候,日军主力部队都被调动去苇河准备堵截义勇军,事实上在哈尔滨一带都是一片空虚。

因为哈尔滨日军的兵力不是很多,有限的那么一点点人当然是被集中起来拱卫司令部和伪满政府部门,机场的守备部队不是很多。

再说就在李斌他们像是钻入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那样在敌人背后捣乱的时候,苇河一带的攻势也在激烈的进展之中。

苇河一带的义勇军冒着枪林弹雨和日军的轰炸,硬是修复了铁路线。

七月六日凌晨五时十分,一阵蒸汽机车震耳欲聋的汽笛声把日伪军从睡梦中惊醒。当那些日伪军爬上防御工事的时候,透过茫茫的晨雾,只见一条气吞山河的钢铁巨龙从远方向苇河防线的方向呼啸而来。

装甲列车在日军防线前缓缓停下,中间的炮车伸出八条支柱,顶在路基上,随后随着电动机的马达声,粗壮的240毫米重炮缓缓扬起黑洞洞的炮口。

“八嘎!装甲列车!支那人的装甲列车!”梅津美治郎少将惊叫起来。

他知道,在240毫米重炮面前,任何再坚固的防御工事,都只不过是摆设而已!

还没有等到他明白过来,只见炮车红光一闪,一团火球从炮口喷出,挟风带电向自己的一座坚固的钢筋水泥堡垒呼啸而去。

铜皮包裹的炮弹一头钻入两米厚的大碉堡内,白亮的火光一闪,“轰”一声巨响,上百公斤的炸药发生剧烈爆炸,这座碉堡顿时被打开了一个“大天窗”。

装甲列车调转炮口,对准下一个目标又一次射出一颗炮弹,把另外一座号称“固若金汤”的地堡炸得飞上天空,堡垒内的鬼子全部化为一阵血雨。

与此同时,小炮车上的小口径火炮和机枪以及机枪车上的机枪也在疯狂倾泻弹雨。趁着猛烈的火力压制敌人的时候,从平板车上丢下一根根钢轨,躲藏在铁路两边的义勇军战士迅速从地面跃起,在火车的前头紧张的架设铁轨,以便于让装甲列车能给继续推进,向纵深发起攻击。

装甲列车一炮一炮摧毁日本人坚固的工事,地面施工的义勇军工兵也在一步步推进。同时,在地下挖掘壕沟的义勇军战士也加快了推进的速度。

壕沟一直被挖到距离日本人的第一道战壕不足三十米之处,战士们提着盛满手榴弹的篮子在战壕中奔跑。

后面大约一百多米之外,无数个“飞雷炮”被架起来,工兵战士们向着被加固过的油桶中加入黑火药和炸药包。

装甲列车缓缓推进,每前进十余米,就停下来架起重炮一阵猛轰。

“全面进攻开始!”指挥室内的肖柏猛然大吼一声。

一瞬间,从义勇军的战壕中飞出铺天盖地的手榴弹,就好像漫天的飞蝗一样泼洒向日军的战壕。

与此同时,“飞雷炮”炮口吐出一团团猩红色的火焰,炸药包腾空而起,直向着一百多米之外日军的战壕上狠狠砸落下来。

“轰轰轰”接连串的巨响声连成一片,如同滚雷一样震撼山河,日军的阵地上顿时化为一片翻腾的火海。

躲藏在壕沟中的日军损失惨重,而他们却毫无换手能力。

因为,日本人的第一道壕沟本来就是一种反坦克壕沟,沟的宽度宽,无论是手榴弹,炸药包还是迫击炮弹都容易落进去。

而肖柏下令挖掘的进攻壕沟,沟的宽度非常窄,日本人的掷弹筒,手雷和迫击炮,都无法准确击中义勇军的壕沟中。

可政亲自驾驶的零五式坦克发出一声咆哮声,庞大的坦克隆隆启动,一股淡蓝色的烟雾从坦克后面喷出。

零五式坦克一马当先,冲在队伍的前列,后面的中型坦克和轻型坦克跟随上来,装甲车和跟着冲出。

坦克装甲车迅速冲到装甲列车的附近,两股强大的火力合为一股,以每分钟上百发炮弹和三万多发子弹的速度,向敌人疯狂倾泻弹雨。

进攻壕沟中的战士们一跃而起,迅速扑向日本人的壕沟。

很快,先头部队就冲入日军的反坦克壕沟中,同里面的鬼子进行一场激烈的肉搏战。

战士们尽情的挥舞着大刀,砍杀里面没有被手榴弹炸死的残敌。

梅津美治郎少将发现反坦克壕沟即将失守,他暴跳如雷,咆哮道:“八嘎!后备部队给我顶上去!”

从后面的壕沟中,有不计其数的日伪军纷纷跃起,向第一道壕沟冲去。

发现敌人的反扑,装甲列车和坦克装甲车一齐射出弹雨。不,那根本就不是弹雨,而是一道密集的弹幕!

然而,在装甲列车和坦克,装甲车密集的火力组成的弹幕面前,进行反冲锋的日伪军就是一场单纯的自杀行动!

弹幕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成片成片的日伪军纷纷从地面消失。

强大的火力压制,很快就压住企图补上来的敌人。

经过二十分钟的肉搏战,冲入第一道壕沟内的义勇军战士们歼灭了沟内的守敌。

随后,战士们撤回自己的进攻战壕,工兵战士们进入敌人的反坦克壕沟,在里面埋设下大量的烈性炸药。

张敏帆一声吼叫:“起爆!”

“轰隆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巨响声响起,日本人的反坦克壕沟顿时塌陷下去一大片。

看到反坦克壕沟被炸毁,零五式坦克内的可政一声娇喝:“弟兄们!跟着我上啊!”说完,她一推操纵杆。

庞大的坦克怒吼着向前冲出去,一路向着日军的阵地碾压过去。

“杀啊!”喊杀声震天,步兵战士们如同下山的猛虎一样,向敌人的阵地猛扑而去。

还有一些坚固的暗堡射出火舌,然而,那些暗堡刚刚开火暴露了目标,就被装甲列车上强大的240毫米重炮一炮送上天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