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礼帽计划 第一部 青衣与裁缝 第二十一章 山口的恨

zyl904302 收藏 3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不单惠子没睡着,这天晚上还有一个人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傍晚张风与惠子外出时,山口接到特务的通报,也去悄悄跟踪了二人,远远见到张风对惠子百般的温柔体贴,不知为何,山口隐隐地竟生出一丝妒嫉和羡慕,无意中引动了自己的伤心事。

九·一八之前,山口经人介绍,认识了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不久两人相爱了,好的好似蜜里调油,那名中国留学生对她也是十分的温柔体贴。

随后不久山口便发现自己怀孕了,但她没告诉他,想等一段时间给他一个惊喜。谁知这时爆发了九·一八事变,那名中国留学生也是一个热血男儿,当即便要回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

山口哀求男子不要走,留在日本或者与她一起去外国,此时山口仍未将自己怀孕一事告诉男子,她不想以孩子作为筹码,想着凭自己的真情与爱定能留下男子。那名男子虽也舍不下她,但报国心切,最终还是毅然离开她回到了中国。

男子走后,山口伤心欲绝,一日更是不慎跌了一跤导致孩子流产,山口短短的时间内接连失去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孩子,她性子本就有些偏激,此时更是性情大变,竟将对那名男子的一片深情转变为满腔的怨恨。想着这男子孤情寡义,无情的抛弃她又导致未出世的孩子夭折,当下满门子的心思要报复那名男子。

身体恢复后,山口便加入了日军的情报机构,在里面勤学苦练,只想着日后去到中国,寻着那男子,暗中周密计划后,要一举将那男子所坚持的、想要维护的、所信奉的一切彻底的击的粉碎。再当面告诉他,两人本已有了孩子,却是因为他的绝情而夭折的,而如今这一切都是自己所为。到时看着男子绝望后悔的神情,在她面前崩溃倒下,她却不杀他,要让他活着去承受这诸多的痛苦,方可消她的心头之恨。

七·七芦沟桥事变前夕,山口来到中国,这时根据情报,她已得知了那名男子的信息,男子回到中国后,投笔从戎,因他文化高,打起仗又勇猛,颇受上司赏识,提拔的很快,现在已是一名中校副团长。山口正在筹划报复时,却突然传来消息,男子被调到山西驻防,率部在忻口与日军激战时,不幸头部中弹阵亡了。

得到消息后,目标消失了,怨恨没有了,山口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也说不清自己是喜是悲。是喜吗?自己仇恨的人死了,却没一点高兴快乐的感觉。是悲吗?毕竟是自己深爱过的人,是夭折了的孩子的父亲,但自己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那一段时间,山口显得失魂落魄,整个人茫然而无所适从。这时,一个她信任的人出现了,这个人便是大岛义雄。作为山口在情报机构接受训练时的老师,他非常喜爱自己的这个天资聪颖的学生,山口的情况他也大致了解一些。

大岛不停地开导劝解山口,不停地向她灌输军国主义的那一套,劝她忘记儿女情长,为天皇效忠,全身心地投入到日本对中国乃至东南亚发动的圣战中来。山口本就十分信任大岛,又恰逢这个时候,在大岛的劝解下,遂将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将全部注意力转到谍报工作上,与对手交手时更显得心狠手辣。后来大岛奉命组建雨机关,她也随着来到了W市。

山口本以为自己已经将那段往事忘了,谁知今天见到张风与惠子恩爱的样子,又触动了心中的伤疤,整个晚上也是思绪万千,躺在床上想起往事,一时有些欢喜,一时自怜自伤,一时又咬牙切齿地暗暗发狠,翻来覆去地总是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张风起来后随便洗漱了一下,又对惠子叮嘱了一番,便出了酒店往雨机关行去。在酒店门口遇到山口,见她面色有些憔悴,张风还当她是整晚都在思考如何从惠子口中套话,虽对惠子还是不放心,但事到如今也顾不了许多,与山口打了招呼后自行走了。

山口接到惠子,两人一见到对方的样子都是一怔,但也知趣地都没问,就这样,两个同时失眠,同样顶着黑眼圈的女人开始了当天的采访。

中午时,张风去了一趟好三鲜酒楼,想法避开了特务的视线,让吴德庆把王修平请了来,把惠子的事跟王修平说了。王修平听了后也很吃惊,连说太冒险了。

张风点点头,示意自己心中清楚,对王修平道:“惠子一定要见吉田一面,我已经答应她了。”

“什么时候”,王修平问道。

“我想安排在后天,她完成采访的时候,”张风道。

“你想怎么做?”王修平问。

张风便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王修平想了一下,眼下也只能这么办。

下午,张风发现山口回来了,但并没有立即去山口的办公室,虽然心中担忧,想知道山口有没有异样的表现,他才能判断惠子今天有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山口如有什么异样,自己便要寻机采取行动,或离或留。但自己如果表现的太急切,相反会显得心虚,引起山口的疑心。

在大岛的办公室里,“有没有看出什么来?”大岛问道。

山口微微摇了摇头,“惠子表现的基本正常,她说的基本都能和吉田少佐对上号,他们应该是真正的夫妻,吉田少佐的身份现在看来应该不会有假。”

大岛又问:“你那样试探她了没有?”

山口的脸红了一下,点点头道:“当时惠子表现的虽有些平淡,但也骂了吉田少佐几句,随后对我的态度便有些疏远,属下与她说话,她也爱理不理的。”

“但有一点有些奇怪,”山口接着又道:“我发现惠子似乎不太愿意谈论吉田少佐,按理说一个妻子听到别人赞扬自己的丈夫时,应该很高兴,但惠子表现的有些平淡,似乎,似乎……”,山口犹豫了一下。

“似乎怎么样?”大岛有一点着急。

“我感觉吉田与惠子似乎夫妻感情不和,”山口答道。

大岛一皱眉,他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大岛沉思良久,突然抬头说道:“山口少佐,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真正的吉田少佐已经被绑架了,军统用吉田少佐的生命来威胁惠子,让惠子承认现在这个吉田就是真的吉田。”

山口一愣,过了半晌,点头说道:“确实有这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惠子对这个吉田表现的很平淡,就不是他们夫妻感情不和,而是惠子被迫这样做,承认现在这个吉田是自己的丈夫,所以惠子才会对吉田有些冷淡,那天在车上的时候才会有躲避吉田的行为。”


(今天有事要外出,长弓昨晚连夜码字,一并将今日两更奉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