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我眼中的老外]――我的几位外国笔友(原创)

白起百战 收藏 16 5932
导读:我的几位外国笔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征文我眼中的老外――我的几位外国笔友


2008年的某一天,感觉自己很孤独,但是又觉得很多东西没法和朋友亲人说,就突发奇想,为什么不找个老外朋友呢。于是在网上以pen pal为关键词搜索了一个英文的交友网站,写了个帖子。大意说自己来自中国,孤身一人,很寂寞,需要朋友。没过多久就陆续收到外国来信了,“哗”好家伙,前后足足有几十封,什么国家的人都有,美国的、英国的、德国的、芬兰的、印度的……甚至肯尼亚的都有喔。数量如此之多,让我十分意外,欣喜之下,每封都认真的回复了一下。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回信绝大多数都一去不回,石沉大海了。最终,真正和我成为笔友的,只有几位。下面就列举一下吧。


澳大利亚热情的矿工

这位是个特例,他和我是在聊天室认识的。就在我写了交友帖的同时,我在各种英文版的出处不明的聊天室瞎逛,到处发帖I’m from China, Who wants make friend with me? 发了很多,一天突然就有个叫Beau的回复我。他问我,Do you understand miner? 我一看好眼熟,星际里面人族挖矿的那个,不就是“矿工”吗?于是回答,yes。他很高兴地和我互相留了msn,然后我们就成了朋友开始常常在msn聊起来了。这儿顺便感谢一下那个id叫crystal的中国女孩,她想学英语,在聊天室认识了Beau,但她英语太差,连miner都无法知道,Beau只好又求助于我,请我给crystal解释,结果我就这样认识了澳大利亚的矿工老外。

和他的结识,让我对英语的兴趣骤然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寒窗数载,学英语9年,即使毕业后做家教教英语,对英语我始终是不情不愿不得已地学习着。直到认识了这个老外朋友,我才真正体会到学习英语真有意思。

我们两个真是聊不完的话题,我这儿常常是10点以后上网和他聊到3、4点钟,而因为时差的关系,他就是从半夜陪我聊到天亮了。在和他的聊天中,我知道了许多新奇的东西。

他是澳大利亚的一个矿工,操作大型机器的(照片上看着像大矿车,前面可以钻的那种),他的工资可真不少,年薪10万美金喔,第一次看到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零,数了几遍。相比之下,我一年才收入3万多RMB,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不知道中国操作大型机器的矿工可有这么高的收入否?但是他对自己的工作并不满意。因为矿在澳大利亚东部,离他的家很远。他次上班都要坐飞机,上一周班,然后休息一周。我这边羡慕他常坐飞机上班,他却抱怨坐飞机很难受,尤其是阴天的时候,让他喘不过气来,他说他厌烦透了。听说我从来没坐过飞机,他就特意在下次上班的时候用DV录了飞机上俯视云朵的照片给我。让我在电脑前也体验一把。他说坐厌烦坐飞机并不是矫情,在认识我大约几个月后,他真地搬了家变动了工作,去了澳大利亚西部的另一个矿。虽然收入少了一些,但在新的矿区离他的新家较近,再也不用乘飞机了。

说到家,我向他抱怨中国房价高,许多人要挣10年20年才勉强买起一套房子。他说澳大利亚房价也不低啊,然后发了网址给我看,几乎所有房子都在50万美元~100万美元以上。按双方汇率一算,似乎真地差不太多。但我再一看,我晕,人家的小木房子,虽然也只是几百平方米,但周围全都带院子的啊。那院子有多大呢?这么说吧,Beau自己家周围就有几十棵几十米高的大树。

我们两个聊得真是非常投机,虽然我的听力和口语不太好,但在金山词霸的帮助下,我们笔聊还是成功的。我向他介绍我喜欢的歌曲,中国味很浓的,比如成龙的热血男儿汉,他就给我介绍澳大利亚著名的摇滚歌星;我向他介绍中国菜的做法,他就向我推荐如何烤鸡;我给他放三个和尚没水吃的传统动画,再遂字翻译给他,他觉得很有趣。我说中国以前很穷,我外公十个兄弟姐妹只活下来了半数,他说他父母也一样,他的好多叔叔阿姨都早早过世了;我问他有几个子女,他告诉我只有一个女儿,因为妻子生了病不能再生育,但他们夫妇仍然很满足,女儿上高中了,自立性很强,自己利用周末和假期在外面打工,常常不回家。他告诉我他曾经养过一条大蟒蛇作宠物,后来为了结婚才忍痛放弃的,老外的喜好真让我大吃一惊。我给他演示顺口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扁旦绑在板凳上……他居然也给我演示英语顺口溜Sue sells seashell by the sea……我们一起渡过了许多美好的夜晚。甚至我们还互相留了真实地址,过年的时候我还给他寄过贺卡。但可悲的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给我写信,2次发来的信都被打回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就没有他的消息了。MSN上再也看不到他,email不回,写实体信反复交待联系方式也没有了下文。我的第一个真正的外国笔友,就这样突然地从我的生活中淡去了……

衷心地希望他没有发生意外,祝福他和他美满幸福的一家!




德国忙碌的列车长

第二位笔友是德国人,女,叫Tanja, 我一读这名字就想起堂吉诃德来,真奇怪为什么一个女性叫这个呢?她是一列火车的chief,我觉得应该翻译成列车长。她告诉我火车是她的最爱,她非常热爱她的工作。这位列车长水平很高,精通数门外语。最喜欢看书,而她最喜欢的书是――哈利波特,每一集实体书她都有收藏。非常不幸地是,我对哈利波特完全不感冒,在这点上无法和她共鸣,可惜我表弟英语太烂了,不然他们到是可以就此书好好讨论讨论。她的列车好像是国际列车,经常在欧洲各国穿行。成龙曾经坐过她的车,她说成龙是个很和善的人。我最羡慕的就是她经常可以渡假了。不仅仅是乘坐她的火车在各国往来,成为笔友以来,她一会儿写一封信说她在意大利休假,一会儿写一封信说她在西班牙海滩……呃,可把我眼红的啊。一次她把她和老公旅游的照片寄给我,看了之后深深感觉老外真地真地是营养过剩啊!两个人估计能有5个我重。她的家也是欧式的那种小别墅,我在Google上找过,坐落在山林树木中间,附近有一个小城堡,应该是她们古代的一个遗物吧。环境非常优美。除了看书,她的另一爱好就是照顾她的家,她的院子,经常性的维修她的水池,修理她的花儿。她当列车长还是很累的,似乎要定期性的被组织起来去专门的地方学习,还要考试,而她还有自己在网上的生意。所以她和我的通信一直是断断续续的,短则几周,长则半年才有一次联系。

悲剧的是,去年他的老公工作上出了很严重的事故,重度烧伤,进了医院。她在照顾了他几个月后,终于起了厌烦之心了,在信中向我抱怨。也不知道后来她离还是没离,这事儿我也没好意思在信中问她。


三 英国的自由作家&工程师

第三位笔友是英国人,nelfie, 女,一个因为车祸而致残再被丈夫抛弃的可怜女士。更可怜的是,虽然我也残疾,但一直有爸爸妈妈照顾我,而且我还有姐姐在一起,但她的父母早早就这世了,唯一有个兄弟,却在法国。她的颈椎有问题,好的时候只能开十分钟车,差的时候连坐久一点儿都很困难。但是她非常积极乐观。她自己是个自由作家,除了政府福利之外就自己写东西赚钱。她是附近学校一个唱诗班的成员,经常写些歌词和剧本。她甚至和朋友们一起拍了一部片子,还把DVD寄给我看。虽然是小片子,但是很正式的,有包装、条形码和价格这些,估计还是在市场卖的片子。但悲剧的是完全没有字幕啊,没有中文字幕有英文字幕也行啊,我的听力实在是太糟糕了。至今也没搞懂这片子是啥意思。只知道她在里面客串了一个龙套角色,扮演一个一心搞发明创造的男人的老婆。出了一个镜头,因为抱怨老公只知道发明不知道顾家,和老公凶狠地吵了一架,把老公发明的机器狠狠推到地上。哈哈

nelfie,总是把时间安排得很紧凑。她不像Beau那样下了班就和我通宵地聊;也不像Tanja那样毫无规律,想起就写一封信。每次她都要和我约时间,一般一周联系一次。我俩总是翻着日历研究哪一天大家都有时间,然后定好在哪个时候大家一起上网。当然,我们必须要先弄清时差,your time, my time先对好,不然就错过了。几个外国笔友中,我最喜欢nelfie了。因为她的英文造诣很高。与Beau聊天,我们两个经常有理解错误的时候,一方面是因为我的英文功底不高,另一方面也因为Beau文化不高;而Tanja,英文毕竟不是她的母语,写的东西一般都是比较浅的。nelfie就不一样,毕竟人家是作家不是,英国的历史文化都很强。记得有一段时间我觉得中国文化搏大精深,外国要差得多。比如笑,外国就知道smile,汉语可是微笑,大笑,狂笑,奸笑,冷笑,傻笑,坏笑,假笑,皮笑肉不笑,笑里藏刀……可以列出数十种不同意思来,一个smile怎么能全代表。聊天的时候我有意谈到smile,然后把汉语的各种笑的词意依次翻译给她,心想估计她要感叹汉语的含意深刻了吧。结果她依次用写出一堆英语单词,也全是笑的。我不得不承认,原来自己的英语词汇太低。她让我明白了,虽然在单词的丰富上英语也许是要比汉语少点儿,但毕竟不是差到程度巨大的地步。

nelfie不仅学识渊博,而且是个非常好的老师。认识她后,我经常向她请教我不懂的英语的东西,而她不仅仅是告诉我答案,还常常额外教给我许多东西。记得一次我搞不清huh,mm等等拟声词的读音和用法。她就写了一个小剧本,用她心爱的宠物小猫做主角,大意是小猫一觉醒来,思考自己应该做些啥,后来想清楚去花园玩,结果在门口遇到一只狗,吓了一跳,再想到个主意,从后窗成功地偷渡到了花园,开心地玩了起来。这中间,每个情节都用到一个拟声词。不仅有剧本,她还用标准的英语音给我录了一段录音。我一边听录音,一边看着图文并荗的剧本,那些拟声词我一下全弄明白了。nelfie真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英语老师啊。如果我有钱多好啊,我一定聘请她做我的专职英语老师。另外也非常惋惜她的身体糟糕,无法做长途旅行。不然到中国的任何一所学校应聘老师,她的水平绝对不是盖的。

而且nelfie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她一直在学汉语,还曾经上过专门的汉语学习班。她的一个愿望就是学好汉语,然后给教中国学生英语以增加一点收入(当然,以她的身体只能当网络教师)。她也曾在上海的某机构应过聘,可惜后来她的身体恶化,当老师这件事不了了之了。唉。

nelfie一起学汉语的有一个朋友,keith,男,英国的一个快要退休的工程师,住在nelfie不远的诺丁汉姆。对了,nelfie住在 Derby,我不是足球迷,不知道这个Derby是不是那上足球上很出名的德比呢?keith似乎也挺有水平的,记得有一次,他说他的电脑芯片坏了,就从工厂借来工具,准备自己修理。注意,是修理电脑芯片喔,可不是我这种只会换配件的修法。虽然后来没有修好。聊天的时候,keith也和我说一些趣事。比如我向他抱怨,中国人学英语好痛苦哇,学不好毕不了业,拿不到职称。他说他当年读书的时候也痛苦啊,他要学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比我们多了n种外语,他说他恨死外语了,毕了业还不是都还给老师了。哈哈,看来世界各国的学生都一样饱受老师的压迫呀。我向他介绍中国的九九表,没想到他们也一样从小就学,不过他们不仅仅是九九,好像是要一直到12(也许是13,记不清了),而且他们是用唱的。聊天的时候他特意给我表演,很压韵的。虽然英语单词比汉语长,背这玩意比中国人吃亏些,但看来优秀的东西大家都要学的。以前听说美国人离开计算器不会算帐,不知道美国人背不背这种九九表呢?

很多时候,nelfie和keith和我一起聊天,我们在Google talk里聊,非常happy。nelfie知识深厚,keith头脑灵活。记得一次有一次谈到“不错”这个字如何理解,nelfie试了很多英语表达方法,我觉得都不合适,keith旁观了半天之后突然插了一句,not bad,嘿,我一拍脑门儿,这个意思最好。keith那个骄傲啊。nelfie直夸他是好学生。顺便说一下我们的聊天工具。和几位笔友的聊天工具都不一样。我曾经向他们推荐过英文版的QQ,但是国外登录国内的服务器,确实速度太慢,他们都不喜欢用。Beau和我喜欢用MSN;Tanja则只用email.; nelfie 和keith则换过许多,最终还是敲定google talk。

我们不仅网上聊,现实中也互相邮寄东西。认识他们的第一年,我寄了贺卡,后来又寄春联、福字给他们,他们很开心。还把帖春联的照片给我的看,可是我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怎么全帖门里了,而且这高矮左右怎么看着那么别扭呢?Tanja没有给我回礼,光嘴巴说,一直没有实际行动啊,后来我就不给她寄东西了。nelfie和keith则很好,他们一人寄了一个英语词典,一人寄了一个介绍英国历史风俗的书,还有几张本地的明信片。第二年我又寄了一套介绍中国历史智慧故事的书(英汉双语的,找了好久才遇到的),他们也回寄的歌碟。今天春节我花钱有点凶,没有寄,不过nelfie说她又录了一盘碟子准备寄给我。我在想那我送他们啥好呢?也许给他们刻一套印章是个不错的主意。

这儿顺便说一下这个邮费,第一次寄贺卡花钱还在承受范围,好像是十几元一封信吧。第二次寄春联这些可就贵了,因为必须装盒子里,结果寄英国就花了200多,德国路远还花得更贵,大约1周多的时间。第三次我想省省钱,别空运了吧。几十元寄的陆运+海运,结果等寄到都快2个月了。



与老外做笔友真有趣。虽然我在地球的这边,他们在地球的那边,但再长的距离也阻挡不了我们友谊的电波,阻挡不了我们互相递出的橄榄枝。

最后,再次祝福nelfie的身体早日好起来,让我们重新迎回定期联系,定期聊天的开心日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