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国家经济被巨额债务拖到了崩溃的边缘,欧盟是否愿意搭救希腊德国的态度最为关键。


德国的欧盟中经济最强大的国家,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受到的伤害相对也小,德国愿意出资几百亿欧元挽救希腊?至今为止,德国总理的发言非常的谨慎毕竟这是一个总理或德国政府不能一锤定音的大事情。不救希腊就会拖累欧元拖累欧盟,出资救吧,德国的舆论就有很多的微词,比如希腊人的退休年龄是61岁,德国是67岁;希腊的退休金是在职薪酬的96%在欧盟国家中是最高的,为何希腊的高额福利带来的债务却要有更为辛勤劳动更有创造能力的德国的纳税人来承当?如果得不到德国的民意支持,德国政府又如何能出巨资救希腊?


进一步,从希腊危机引申到了南欧和北欧的差别该如何处理,还有更大差距的东欧今后将如今处理?这些问题的如何处理将决定欧盟将向何处去?


应当指出的是,希腊政府并不是没有作为的,他们前后也提出过好几个挽救经济危机的具体方案,但是由于涉及到了各方面的切身利益物和调和立即引来的大规模的民众示威触发社会大动荡,民意要求高福利享受国家却无法提供足够的支付能力,这样的情形希腊和美国是完全一致的,不同的是美国还拥有著美元霸权可以滥印钞票,他国不可而已。


从希腊遇到的经济危机,看欧盟特别是德国政府的立场的两难,我们自然就联想到了两岸的经贸来往。自从金融海啸以来,大陆派出了多批采购团台湾购买台湾的积压産品,出手不是百亿美元也有半个百亿,总共不下几百亿美元,这些雪中送炭的大笔采购库存産品是台湾能平缓走过全球经济危机的最关键的因素。


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认同目前的德国人对出资几百亿欧元挽救希腊的犹豫不决,完全是属于是一种合情合理的人之常情,相比之下,大陆毫不犹豫的一笔笔的对台大手笔总共几百亿美元采购就更显得雪中送炭的恩重如山了,否则早已债台高筑的台湾说不淮也会变成希腊第二呢,不是吗?


令人无法忍气吞声的是,世人看到了尽管台湾靠著公开吃大陆都吃豆腐的违规手法坐稳了每年赚取大陆贸易顺差最大贸易体的宝座,看到了尽管大陆各地失业严重经济问题多多危机重重,但是大陆各省采购团仍然连绵不断的赴台采购,可是至今为止没有看到台湾蓝绿营舆论有过最起码的礼节性的感谢之情,民进党把大陆的雪中送炭斥之为统战阴谋,马政府的陆委会则公开质疑大陆的采购金额有跳票之虞,对此大陆媒体掩耳盗铃从不反驳。


国台办的官员和身居中南海的位高权重的决策人,你们动用的大陆纳税人的金钱讨好马英九和台湾各界,其效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是吗?大陆作了努力付出了代价却得到了反效果之后你们若不改变思路,最起码也要改变操作的方式吧,最起码也要做到不允许马政府把大陆的善意采购和大量的贸易输血变成扶持独台的筹码从而使得台独的民调不断攀高吧?遗憾的是至今为止没有看到你们在这方面的有任何的作为,请问这到底是失职还是犊职?


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面对大陆付出大量的经济代价却得到台湾朝野联合一致蓝绿营双簧的反向的回报,没看见中南海的决策者有任何的反思或调整的步伐,而是一意孤行的不断的公开喊话“为同胞做实事”,愿意“对台湾让利”,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回想看,自从中美建交大陆对台政策改为和平统一后的1980年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以来,大陆的和平统一经曆了多少的弯路错路,其中不就是因为中南海不少的决策人总是一厢情愿的自我感觉良好而一直被李登辉美国人牵著鼻子走?


各位,我的开栏文并不完全否认对台让利,具体的做法是否有效还有待于后续的观察,但是开栏文是强烈地质疑目前大陆政府的做法是否合适?


根据今天的《联合早报》报道,欧盟为了是否动应该用几百亿欧元经援希腊,德法两国开始嚷嚷要退出欧盟了。反观大陆已经动用了几百亿的美元的对台大采购撒下了巨额的银子,台湾马政府除了陆委会公开质疑大陆的采购数字没有兑现是否夸大的冷嘲热讽之外,至今没有任何的最起码的礼节性的感谢,媒体不作相关的报道台湾民众不关注此事,请问这样就能“改变台湾人民对大陆过去的印象”?


让我们先来看看台湾社会的舆论生态,长期以来台湾媒体特别是马政府上台以后有意负面报道大陆早就非一日之寒了,看看郭冠英仅仅用匿名发表个人的统派言论,就受到了蓝绿营联合实施的政治迫害;再看看蓝绿营在立法院联手封杀大陆媒体登台的议案,已经把台湾自己标榜的言论自由的遮羞布撕开了一个大缺口;还看看大陆媒体《文汇报》《大公报》在香港运作几十年了,港人何曾惧怕过?显而易见,台湾的朝野害怕陆媒登陆的心态恰恰暴露了目前的台媒在大陆事务的报道上有着别有用心的偏彼。


不要说这次金融海啸以来大陆已经动用了几百亿输血性地购买台湾的积压产品,大陆就是动用几千亿上万亿的对台直接输血,如果没有压力台湾蓝绿营媒体都是绝对不会公开对大陆的巨大贡献说出一个最简单的感谢词语的,还会绞尽脑汁的或歪曲或妖鬼化大陆巨大的经济输血,这样的事例已经太多了不想再浪费网络资源在这里重复了。


既然如此,大陆政府为何不直接对马政府提出最简单的要求,要求台媒必须如实报道大陆采购的经济输血?如果说大陆政府至今还不了解台湾的媒体生态,那就是大陆政府部门的失职;如果说明知台媒和马政府一贯的做法却掩耳盗铃,任由花费了大陆纳税人金钱的几百亿采购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后就听之任之,这就是渎职。


这才是本开栏的最重要的关注点之一。


如果两岸的牌局只有大陆台湾两家,你的想法比如老共“就是该出手的时候了!猪养肥了 抵抗的意志力也会很差滴!”是会有用场的。但是两岸的牌局中台湾背后的真正出牌的是老美,那种先把台湾养肥了让台湾经济大幅依赖大陆,以后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打经济牌了的思维,说白了只不过是一种一厢情愿的自言自语而已。


事实上,台湾无论蓝绿营的两岸政策的出牌者都是美国,只是毫无疑义的。现在大陆不计回报的大规模经援台湾,对于老美是非常乐见的,底线是大陆的经援不会导致台湾人的民意转向统一。大陆输血使得台湾经济兴旺,台湾産业的上游都在美日两国,这种通过台湾吸大陆血的的好方法美国能不乐吗?何况还有充裕的钱购买美国的过时武器。


台湾的经济好与坏,老美当然是无心过问的,但是一旦大陆的经济援助手段到达了台湾的民意发生逆转向统一的阶段,老美就一定会联合日本还有其他的盟国在政治和经济双重层面插手干预,这才是大陆现在大规模单方面经援台湾纯属肉包子打狗只能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的深层原因。


请中南海的高层扪心自问,中美建交美国承认“一个中国”,大陆转向和平统一以后,大陆几乎绝大部分的军工都下马了,直到1996年台海危机才恍然大悟原来美国的“一个中国”只是口头的协议,这段长达16年的时间不是被大陆各界称爲美国的“战略欺骗”期吗?整整16年的耽搁后才奋起猛追,这一段苦涩的经验教训难道还不深刻,现在还要被美国进行第二次成功的战略欺骗?


大陆的对外和对台政策屡屡犯错,不是仅仅是最高领导层的问题,而是整个的决策机构都需要反省的制度性的问题。当年的毛泽东军事思想之所以拥有巨大的威力,其中关键的一条就是拥有广泛的军事民主。现在的最高决策机构的范围太狭小了,属下的各级部门的主管还有名目的繁多的智库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热衷于不断的猜测领导的意图,然后发表一些捧场拍马的观点,以求被领导看中好升官发财,坦率地说是一种太监文化泛滥。试问这样的干部和智库队伍,能有高水淮高品质的建议来提升决策的水淮?

/来自***社区 */

因此,尽管有著几万人队伍的对台研究机构,鲜有符合实际的高水淮的研究论文问世。否则我们这些井市小民也用不著在工余饭后也要挑灯夜战发表博文了。(安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