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平邦:央视的滥情让丰田章男都受不了!

3月1日晚上,日本丰田汽车的CEO丰田章男在北京向中国的媒体和消费者为丰田汽车的在美国的质量问题道歉,他当众向记者们躹躬――2日一大早,在北京的报摊上就能看到好几张以丰田章男为首页或者封面的报刊,一方面,或者说中国的媒体真是跟得上时代,新闻抢得又好又快,另一方面,也可以说中国媒体都比较傻,不但这么快就放过了丰田章男,而且又开始为这家刚刚被美国宣判犯了严重罪行的企业(美国要的是国家赔偿,你说重不重?)开始打免费广告了。


这就是中国人滥情,普遍的人格之贱,面子窄,这有丰田章男此行在北京并未遇到太多记者的提问狙击为证,这也和几天前那么多北京媒体为了赵本山一个春晚的破小品连篇累赎讨伐形成明显对比,日本人的一个笑脸,中国人就软蛋了。


滥情,即胡乱用而不值钱的同情。


当然,我知道,许多中国媒体一直都吃着和指望着丰田公司的广告,而丰田章男在北京的记者会,表面上是丰田章男向中国消费者说明丰田诚意的记者会,可能,实际上也是那些丰田公司的广告发布商为这位“东家”攒的一个局,做的一个秀。


否则,为什么3月2日早上有这么多中国的平面媒体大发特发丰田章男的道歉新闻呢?


2号晚上,看央视经济频道对丰田章男的一个专访,采访者是芮成钢,据说还挺有名,这个采访正好可以代表我说的是那种中国人无原则的滥情――看了他的采访你就知道为什么丰田公司不会从中国召回如美国的那么多汽车了,丰田章男只说,丰田汽车在美国和中国销售的汽车种类不一样,中国人也就囫囵个儿地对丰田得过且过,而并不问丰田汽车在中国到底有没有质量问题――其实,来北京一趟,丰田章男虽然遇到了来自中国媒体这类的提问,但都被他模糊性的发言打发了,若是再换了美国人,非得逼得他跪下来发誓说,如果丰田汽车在中国也存在质量问题,丰田家族全家死光光。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区别,就在于此。


日本人怕美国人,但日本人不怕中国人,道理也就在于此。


以下,对芮成钢的采访(选自他的博客)也可以逐一解析,结论由大家得吧:


丰田章男本人给我的感觉和电视中反差很大。那个52岁的在美国几度哽咽潸然泪下的丰田掌门人,其实内心很坚定。和传统的日本企业家不太一样的是,他选择的是直面危机而不是回避。


――评:芮成钢一开篇就给丰田章男定了性,他和“传统的日本企业家不一样”,选择“直面危机而不是回避”,乖乖,实际情况呢?丰田章男只是在美国责令丰田召回接近1000万辆汽车之后才出来道歉的,这样的危机其实他想回避也回避不,他不想直面也不可以的了,这么一个破企业的领导人,就这么值得中国国家电视台的主持人先来赞叹一番?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典型的日本乃至世界所谓大企业病的受害者,一场原本并不离奇的召回事件,硬是在一次又一次错误的危机处理当中演化为一场信誉危机。是日本等级森严的内部汇报体系拖延了时间?还是过于迅速的扩张让它难以在每一个角落复制它的严控体系?


――评:我不知丰田章男是不是受害者,但我知道向美国消费者出售了1000多万辆杀人车的丰田公司绝不是受害者而是害人者,而这个害人者的最高长官就是丰田章男,芮先生,你说丰田章男是受害者的逻辑哪里来的呢?


无论怎样,在既成事实面前,召回是负责任的做法。不禁联想起中国自己的汽车品牌,是否质量和安全系数都已远超丰田本田?如果不然,为何极少听到他们的召回消息?抑或他们处理危机更有捷径,更有效率?


也联想起热衷于收购国际品牌的中国汽车企业,眼看着丰田这样的商业航母在国外遭遇如此尴尬,又是什么让他们对尚在蹒跚学步的自己如此自信?


――评:中国人不自虐一下会死吗?就是中国汽车真有毛病,好像也没必要胡乱被拉出来替日本人垫被吧?这像在说一个小偷,你虽然不是好人,其实,我们可能比你还坏,小偷会怎么想?


……


芮成钢:我注意到丰田公司全球最高层的28位董事当中,没有一位是独立董事或是日本以外的国际人士,有人说这也是导致出现问题的原因,丰田今后会不会引入独立董事或采取其它措施让公司更国际化呢?


丰田章男:那么您说的这种情况可能确实也存在一部分,我们现在也是希望能够进一步强化各个地区的体制,成为更加有透明性的企业,正像刚才说的那样,我们有在美国公司工作的经历,可能说在很多不同地区都有很多不同的伙伴,针对这些伙伴来讲,我们从来没有说因为他是哪的人就如何如何,从来没有以这样的方式思考和判断过一个人,我们从经营角度考虑能不能成为丰田合作伙伴,以及对于汽车这个产品来讲,他们是不是有很高的热情,我们会从这些角度进行思考。如果具备这些条件的人,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非常欢迎的,正像刚才说的那样,我们会进一步强化各个地区的透明性,做出倾斜于扎根于当地的体制,希望获得公司的重生。


――评:丰田汽车现在出现的是质量问题,质量问题的直接原因是公司生产管理的不认真,芮先生一下子把什么丰田董事会不是国际化的和没有独立董事拉出来,我怎看怎么像是芮在卖弄,八杆子打不着的联系,所以,丰田章男的回答也只好胡乱关联,问的没用,答的没谱。


芮成钢:在丰田这场危机当中,我也看到日本媒体,包括日本人似乎都更愿意相信丰田车质量没有那么可怕的问题,倒是背后有政治因素在其作用。经济不好时候失业是比较严重的现象,丰田在美国可能没有创造出美国人期望的就业机会,加之丰田取代通用成为美国第一大汽车制造商,等等因素导致美国政客们把矛头对准丰田。你觉得在这场危机中,是否有政治干预经济或商业的因素?


丰田章男:对于您刚才提到的观点,我还是无法赞成的。我认为今天所发生的这些情况,其实也是一种必然的情况,毕竟是我们发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导致了问题的发生。作为丰田汽车公司来讲,我们也是在危机当中学到了非常非常多的东西。我们现在做的这些汽车其实还是安全的产品,为了消费者感到更加安全,我们采取了相关的措施(回收)。同时,一定要请中国消费者相信的一点,就是我们在中国工厂生产的汽车都是由中国员工创造出来的具有高品质的车辆,是能够让大家安心乘坐使用的车辆。我在中国有很多朋友,我是在美国取得的学位,第一个就职的工作也在美国,在美国和在中国一样都有很多朋友,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美国都像日本一样,都是非常重要的市场。


――评:这是芮成钢访问中最失败的一个提问,中国记者的滥情让日本老板都有点儿受不了了,所以他会直接说“我不同意”,芮成钢在替丰田章男打圆场,但显然这个圆场打得过分了,因为在丰田公司和在日本人的算盘上,一来,确实丰田汽车的质量有问题,二来,绝对不能再得罪美国人,他们被美国人搞怕了。在中国经济、文化和政治总是乱哄哄搅在一起,阴谋论横冲直撞,但日本人显然不会这一套,在他们的眼里,市场和利益是最重要的,中国人的同情和开脱,在日本人看来廉价而无必要,所以丰田章男不会给芮成钢面子。


芮成钢:虽然中国现在已有每年1300多万辆车的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但这两年一些中国汽车厂商出于种种原因,特别热衷于到国外收购汽车品牌,期待以此来扩充自己的实力,丰田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选择并购其他品牌以实现自身的发展,而都是通过自身内部的发展而发展的,您对中国企业在这方面有建议吗?


丰田章男:中国的一些具体情况,作为丰田来讲,我们可能了解的比较有限。一汽,广汽两个合作伙伴,我们一起合作,开展相关事业,我们也希望在中国市场上变成一个好企业,为此我们愿意付出努力。我很高兴您能够说丰田并不是通过企业并购变得强大的企业,今后我们也会进一步跟我们的经销店、供应商一起进一步强化,把非常有丰田传统的立场进一步发扬出去。这次虽然没有机会真正到工厂当中去对员工给予相关的鼓励,但是,我当初曾经负责这些业务时候的很多工作伙伴都在。我觉得我们之间心灵上的沟通,实际上是建立起来了,心灵的纽带也是存在的。


――评:听芮成钢的这段问话,倒不像是问一个犯了大错的企业领志人,而是在向一个仍然身负道德和文化优越感的工业大师请教,在我看来,至少为1000万个美国家庭提供了可能危及他们生命的破汽车的公司,其对人类的害处远远甚于三鹿公司的三聚氰胺奶粉带来的危害。


芮成钢:说到丰田汽车在中国市场,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说日本企业生产的最好的汽车都留给日本,第二流的汽车出口给欧美,三流的才会到中国。当然这种说法不一定是事实,在实际召回过程中,你能确保中国消费者完全和美国消费者得到同样的服务吗?


丰田章男:其实,汽车,是由道路来创造出来的。在中国、在美国、在日本、在欧洲,道路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使用环境也是不一样的,包括用户具体操作车的习惯都有不同模式。虽然有些是全球车型,我们会结合不同地域的情况创造最适合当地情况的车型,以这种形式进行生产。我常举这个例子,就像吃中餐一样,同样都是一道菜,在不同地区菜的味道是不一样的,比如麻婆豆腐,在中国吃、在日本吃、在美国吃都叫麻婆豆腐,但是味道是有所不同的,把汽车和饭菜做比较,可能不严谨,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让大家理解的是我们汽车的制造,是结合不同地区、不同道路情况、不同消费者、不同的使用环境条件之后再进行生产制造,对于汽车厂商来讲,我们跟供应商一道进行不同产品的研发,针对不同地区,我们也有不同的供应商,不同地区供应商会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开展研发工作。在此基础之上,针对不同地区的供应商给予评价,确实发现很多地方都有非常优秀的供应商存在。我本人也是非常非常的热爱汽车,我同时也是非常优秀的试车手,我希望能够让更多的车能够跑在更多道路上,结合不同地区的情况,让汽车也有当地的特色,通过这些方面的调整,能够创造出更符合当地需求的汽车。同样,作为一个汽车人,我不仅仅了解到驾驶汽车的乐趣,同时对汽车带来的恐惧感也是深有感受的,作为一个专业的试车员,我也希望对于专业的司机和一般消费者之间能够起到桥梁的作用。


――评:这句问话有点儿意义,不过又被丰田章男的这么老狐狸给蒙混过去了,他不用指天发誓或者举出更具体的例子说明丰田公司卖给中国人的汽车比卖给美国人的更好,缘于中国记者根本就不想追问,中国人真是客气惯了。


芮成钢:你在美国向公众道歉和解释,这次又直接飞到北京,对中国观众进行道歉和解释,您下一步准备去欧洲吗?如果去的话,您准备说什么话?是否和对北京消费者说一样的话?


丰田章男:首先明天我回日本。最近几个星期,几乎都是明天行程都定不下来的混乱的状态。在混乱状态情况下,很多人给我了大力的配合。首先对我来讲就是在美国所学到的东西以及在中国所学到的东西,先把这些东西带回日本,然后可能再次启程。


――评:芮的这句问话比丰田章男的回答有意思多了,原来,我们中国现在并不最关心在中国销售的丰田汽车到底有没有质量问题,可不可能危及生命,而是关心日本人对中国和欧洲的态度是不是一致,因为中国人好吃醋,就贪那么个虚名儿。


我相信,这可能是1周以来丰田章男接受的最顺利的一次采访,几天前,在美国,他被逼得走投无路而痛哭流涕装可怜,几天后,在中国,他的那几个躹躬就差一点把那些最会流泪的CCTV男主播们感动得屁滚尿流了。


刚刚又看到新闻,说美国通用汽车继丰田汽车之后又召回了80万辆问题车――这足以证明丰田车在美国的境遇绝大多数的原因关乎其质量,而不是如中国人说的那么充满了政治阴谋论,不过,我相信,无论是日本汽车还是美国汽车公司,都不会从中国消费者中召回太多的汽车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中国人心软――这是最好听的理由。


换句话说,就是中国人滥情,没原则,无论是CCTV的男主播,还是普通消费者(尤其是那些天天以为国际化和独立董事以后就造不出问题车的精英们),以及中国的交通安全管理者们。


什么人认什么命,你自己性子贱,就别埋怨别人看不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