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二十五章 五行阵中游

a81363686 收藏 2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全团都有!列‘方圆阵’!成‘五行战法’!把这个口子给老子死死掐住!除非我三团全团死绝了,否则不能放一个敌人过去!”“笑面狐”关凌云厉声喝道。

贪狼星三团在这次突围战斗中的任务是与三三九师二团协同阻援,负责堵住婆罗联邦军第四十五装甲军与第三十九机械化步兵军之间的结合部,阻止敌四十五军对三十九军进行救援。

“稳住!”

随着“笑面狐”的厉喝,贪狼星三团所布成的“方圆五行阵”启动运转。

“方圆阵”是在面对敌方优势兵力时,所采用的密集型防御阵形。传统的“方圆阵”,主将位置是在阵型中心,不过在贪狼星的“方圆阵”,主将则是位于阵型最前方。

此时关凌云正是处于“方圆阵列”最前方,闪躲腾挪于铺天盖地的盾光剑影之中。在整个三团“方圆阵”最前列,能见到一个忽圆形,忽方形,忽菱形,忽不规则多边行的五人小团体。

这个五人小团体乃是由关凌云和三团参谋长“弑邪神”黄华平上校,以及三团三位营长组成。密密麻麻冲上前来的婆罗联邦军一遇上这个五人小团体,就宛如一大块已凝固的猪油碰上了一小块烧得赤红的铁锭似的,纷纷化开,亡魂天国。出现这种诡异现象,除了这五人实力超强的原因之外,还应该归功于这五人所组成的神妙战法。

这就是华夏国羽林军专属特种战法——“五行战法”。

“五行战法”由五名机甲战士组成,阵势圆转浑成,不露丝毫破绽,一人出手,引致对方进攻,自示弱点,其余四人立即绵绵而上,针对对手身上的弱点进袭,不到敌人或死、或擒,永无休止。五人招数互为守御,步法互补空隙,临敌之际,五人犹似一人,浑然一体,内含五行生克变化之理,变化无穷无尽,厉害之极。

浑然不顾自背后直刺而至的两把激光剑,关凌云暴喝一声,[奎木狼]四足发力,凌空跃起,猛地扑翻一台激光剑劈砍向黄华平的婆罗联邦第七代机甲——[帕斯塔克],随即低头咬碎驾驶舱,一阵阵“啊!啊唷!。。。。。”的惨叫声中,十数道血箭自驾驶舱中标射而出。贪狼星三团五位主官在“五行战法”上已经浸营多年,配合得炉火纯青,关凌云根本不需要看,就知道背后奔袭而来的两台[帕斯塔克]肯定已经被黄华平与三营长罗青撕碎。

华夏国羽林军两个主力装甲团布成一个大型“方圆五行阵”,拼死抵御着敌军一个整编装甲军的亡命冲击,为友军撤离赢取关键时间。一方拼死防御,寸步不让;一方亡命冲击,誓要突前。只一瞬间,华夏军防御阵地上便杀声震天,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战况空前惨烈。只见盾光剑影无处不在,爪痕齿迹无处不有,凄厉的惨号声更是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时光一分一秒流逝,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血越流越广,双方战士的双眼也越来越红。

虽然机甲等级占尽优势,虽然敌人并没有特别厉害的战法,虽然个人技艺也要远高于敌人,但连绵不绝、蜂拥而至的[帕斯塔克]仍然让关凌云杀得手软。连续苦斗了大半小时,关凌云早已浑身大汗长流,手脚僵硬,体力不支。关凌云主持着小“五行阵”朝“方圆大阵”中心缓缓地旋转进去,以此恢复体力和机甲能量罩。每当“方圆阵列”外圈的小“五行阵”向内旋转,寻求恢复,就会有同样数目的小“五行阵”朝外旋转补充到“方圆阵列”外圈,抵挡住[帕斯塔克]的疯狂进攻。

与“笑面狐”关凌云虽然体力不支,但还能游刃有余地主持阵型运转不同,第七军最擅长防守,负责断后的三三八师师长——“拼命三郎”刘汉东大校此时却苦不堪言,褚紫色方脸膛上布满了汗珠不说,脸色更是紫得透红,仿佛是一副才生剐出来的血淋淋的猪肝一般。三三八师群猿所布成的“方圆大阵”也多处破裂,“方圆阵”下排满了[参水猿]的尸体。

从军十八年以来,三十七岁的“拼命三郎”还是第一次碰见如此硬朗的对手。

敌人太强了!

敌军士兵至少也是佩带两朵蔓佗罗花或是佩带着两只奇异怪鸟的六级机甲战士,所驾驶的机甲也全部是婆罗联邦第八代近战格斗机甲[科纳拉克],尤其是敌军中还有上千名七级和七级以上机战好手,更是凌厉非常。虽然按照平均实力来说三三八师并不弱于对方,但在数目上却大大落了下风,兵力仅为敌军六分之一。一个师与同等实力强度的两个军对抗,结果只会是灰飞烟灭,不剩一点残渣。

如果不是依靠花了三天时间搭建而成的防御阵地;如果不是地形狭窄,敌军无法全部展开;如果不是军长带领警卫团支援;如果不是龙五带着两百多名“银狼卫”顶住对方七级以上机战好手,刘汉东认为自己和三三八师绝对支持不到现在。

虽然也有不低于[参水猿]尸体数目的敌军[科纳拉克]倒在战场上,但是满地的[参水猿]尸体依然让刘汉东心如刀绞。

与刘汉东对敌的两名佩带五朵蔓佗罗花的九级机战好手却丝毫不会体谅刘汉东的心情,两把激光剑交织而成的密密剑网牢牢罩住刘汉东。“拼命三郎”刘汉东凛然不惧,[参水猿]旋走翻腾,在剑影与剑影的极小空间闪掠回舞,动作的迅速,简直匪夷所思。[参水猿]那庞大的身躯却有着这么灵活的提纵,实在是大大出人意料。

左手能量盾档住撩刺而至的一剑,[参水猿]连续三个空翻,空中的刘汉东抽空瞥了一眼整个战场,只见一头披挂着红色毛发的大号[参水猿]在三台佩带着五只怪异小鸟的[科纳拉克]攻击下已然摇摇欲坠;一只疾若闪电的巨大银狼同样也被敌军三名九级机战好手死死缠住,抽不开身;而遍地的[参水猿]尸体又铺上厚厚的一层,其中还夹杂着少量[奎木狼]尸体。

刘汉东又气又急,虎目中染满红丝,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有如流云般绕开左右交叉而至的双剑,闪至左侧,毫不理会右边[科纳拉克]的一记猛烈盾击,[参水猿]剑走似流光飞虹,层层叠叠溜亦织,一下子便是三十二剑从各自不同的方向,却在同一时间攻上左边的[科纳拉克],九级搏杀术“青蛇乱舞”!

“拼命三郎”刘汉东要拼命了!

而左边的[科纳拉克]也毫不示弱,亦是行动凶猛,出手狂野,好象—头疯牛,激光剑影中声里旋荡,往四面八方朝[参水猿]劈来,非但准头丝毫不差,其快捷的程度更是令人心悸,威势好不凌厉。

“嘭!”的一声巨响,电光火石之间,三台机甲交错而过,[参水猿]身中五剑,被猛烈盾击击飞到三十米开外,中剑的地方皮毛翻卷,露出五条豁大口子,口子中电光火花闪乱成一片。猛烈的碰撞,使得一大口鲜血从刘汉东嘴中狂喷而出,操作室内桃花散落般纷纷点点,遍是红色。剧烈起伏的胸腔发出拉风箱似的呼吸身,胸部传来的一阵阵钻心剧痛,让刘汉东明白已伤至内腑。

[参水猿]艰难地爬起身,望向依然还躺在地上的[科纳拉克],驾驶仓上那十几个朝里猛灌着冷气的幽幽黑洞,令剧痛中的“拼命三郎”哈哈大笑。

笑声中的罗辛米德.瓦兹蓝色眼睛里燃烧出红色的怒火,副手的阵亡让他势若疯狂,面前这个华夏人该死!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失误盾击把他击飞,在与战友的前后配合上出了些小问题,副手起码也应该有三剑以上斩在他的要害,这个华夏人早就应该是个死人!现在这只臭虫不但没下地狱,反在那里哈哈大笑。

“一定要像捏苍蝇一样,亲手捏死这只臭虫!”瓦兹暗暗发誓。[科纳拉克]左盾右剑相互投射,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参水猿]步履蹒跚,艰难闪避。[科纳拉克]突然平射而起,迅如脱弦之矢,闪电般飞射而来的激光剑让重伤的刘汉东无力回天,闭目待毙。

眼见“拼命三郎”即遭不测,忽然间,异变突生!一匹巨大银狼有如流星赶月般猛地撞向[参水猿],再度被撞飞的[参水猿]通讯频道中传来了龙五焦急的声音。

“老刘!快走!”

“走?老子的任务就是断后,能走到哪里去?你想让老子当逃兵?龙小子,即便你救了老子,也休想让老子当逃兵!绝不可能!”刘汉东暴喝道。

“他妈的!你给老子快滚!没见到天上的信号弹吗?我军前锋已经突破敌军封锁线,你现在还不快滚,难道想让整支断后部队都给你小子陪葬吗?快给老子滚!”

龙五话音未落,刘汉东抬头望向天空,见一对洁白羽翼在寂黑夜空中展翅高飞,随后一只[参水猿]一瘸一拐地消失在瓦兹仇恨的目光之中。

“他妈的!受了这么重的伤,这老王八还能跑得这么快!”龙五的自言自语不经意间传到通讯频道中,那只一瘸一拐的[参水猿]随声踉跄跌倒,随后又快速爬起,隐没在深深黑夜里。

“哮天”瞬间幻出十五抓探向[科纳拉克],阻拦住追击刘汉东的瓦兹。狼狈躲闪抓影的瓦兹,眼睁睁地看着那只该死的臭虫消失在视线内,滔天怒火登时转向了眼前这头丑恶野兽。

天空中撤退的信号弹闪耀着炽目光芒,[参水猿]们在一头红毛大号[参水猿]带领下且战且退,一时间却也脱离不了海量的[科纳拉克]纠缠,短短几分钟之内,又有上百只[参水猿]倒在了撤退过程中。红色毛发大号[参水猿]中一向硬朗、坚韧的“剥皮军长”霍雄泰此时却心急如焚。

友军的不利情况一丝不捺的收入在龙五眼内,额边青筋鼓胀,厉声喝道:“‘银狼卫’!!!”

“在!”

“列‘两仪五行大阵’!掩护友军撤退!”

“是!”

两百多名“银狼卫”迅速组合成五十个“五行小阵”,五十个“五行小阵”在相互穿插、换位、阻敌过程中,逐渐演变成十个“五行中阵”,最后又汇聚成左右并排的两个“五行大阵”,两个“五行大阵”相互呼应,一个成顺时针旋转,一个成逆时针旋转,形成一个快速旋转的“两仪大阵”。阵势刚刚布成,大量[科纳拉克]便被旋转进抓光齿影之中,肢体飞散,尸骨无存。

在“两仪五行大阵”神鬼莫测的变化中,无数的[科纳拉克]已然魂归天外,却真是应了五行战法口诀第一句。

“五行阵中游,奈何桥上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