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部队 第一部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 043 锻炼(一)

zhurui1963 收藏 5 287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欧阳潇潇或者是一个有些理智的人,但是,战友的高涨热情,还是把他一颗心烧得通红。

但是,自从班长与他谈了心,他自己就无形地给自己增加了一个责任。

班长控制着自己,他也控制着自己。

班长说训练要循序渐进,他也这样说着。

虽然有的人用嘲笑的眼光盯着他。

有战友说:“潇潇,你不是最喜欢司马的尽情燃烧自己的青春吗?”

甚至有战友说:“拍马屁不是军人,拍马屁是没有本事的人的行径。”

可是欧阳潇潇还是笑着。

这是因为他有着良好的心态,“政委”给了他一本他父亲的笔记。

“政委”的父亲是一个历经很多磨难的人,这是他在“政委”进入大学时,送给“政委”的。

如果说“政委”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大学生,又成为一个优秀的学者,固然有父亲给予她的遗传天赋,也有她的勤奋,但是,“政委”说,是这本笔记让我能够变得很容易超越很多人。

欧阳潇潇已经喜欢上了这本笔记,因此,他就每天都充满着笑脸。

不是做作,而是发自内心。

比如,从战友这中带有调侃甚至挖苦的话中,他感觉到的是,战友对自己的关注,感觉到的是战友还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一起成长的战友,希望他不户变质。

他笑着点头:“放心,我会把我的青春献给我的军队我的祖国,我不会成为一个低级趣味的人!”

但是,他还是倒在来运动场。

因为他肥胖的身材在进行障碍越野时,变得艰难,虽然他完成了。

安班长的说法:“你这是蛮力穿行!”

所以,欧阳潇潇悄悄地在战友们进胡杨林里休息时,装着要解手,偷偷地又溜了回来。

而且他似乎找到了某种技巧。

他不简断地试图把自己琢磨出来的动作练会。

他实际上已经筋疲力尽。

他不是不知道疲劳容易受伤。

可是,让他停不下来的是,还有更多其他班的战友在各个地方偷偷地加练。

而且,他的心中那股涌动的对于国家民族将要赋予自己,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其实比任何人更枳热,他甚至相信自己这硕大的身躯里,一定还有更大的能量没有被挖掘出来。

战友们要注意循序渐进,而自己有这样的本钱,可以用来消耗。

他甚至有一个美好的愿望,自己把这身贼肉练下去,兴许就能创造奇迹。

更何况,从“政委”父亲,也就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的日记里,他已经学会了不相信一切神化的权威。

他甚至以为自己或者可能就是另一个类型的,比冉闵更优秀的冉闵。

所以,从内心深处他就没打算停下来。

中午是这样,下午,他又偷偷地这样做着。

所以,他倒下了。

他倒下的时候很痛苦,他觉得自己的身子从胸腹以下,折断了。

他觉得自己的整个内腑都在燃烧。

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所有系统都在被火灼烤。

他觉得自己就象一条临死的鱼。

他想挣扎,但是,他的意识和身体完全的脱离,他觉得自己在不断地向外喷着火,火烧得他的喉咙、鼻孔和嘴,好痛。

他想动动不了,想喊喊不出。

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在一点点地模糊。

他使劲地想抓住一棵胡杨树,那棵他心目中的英雄树。

他甚至想喊班长。

可是,这里没有一个人,他是那样能够的无助。

他觉得夕阳,也在离他而去。

就象他自己的意识也在脱离的躯体营业。


晚餐的号声已经响起。

战友们在纷纷离开胡杨林,欧阳潇潇的意识还在迷糊之中,但是,这召唤军人的号声,在召唤着他。

他想爬起来,他要跟着那号声去。

可是,他不能够,他觉得自己快要哭了。

他真的哭了。


男人是很少哭过的,或者说,男人不知道哭声有什么作用。

眼泪一下来,欧阳潇潇的神经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这一瞬间神经的兴奋,让他立刻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班长急忙寻到树林里,正好看见欧阳潇潇那硕大的身躯,正艰难地象一个蚕子一样的蠕动。

班长明白了,这小子一定是偷着训练练趴下了。

副政委也早发现了胡杨林里有战士自动地偷偷地在加练。

他也正好巡视袄这里看见了欧阳潇潇,他熟悉欧阳潇潇。

他熟悉欧阳潇潇这样一个小兵,到不是因为他多么出色。

而是因为另外一个原因。

因为这个原因,就是朱剑生也熟悉这个欧阳潇潇。

所以,副政委也急忙赶了过来。


这个时候,欧阳潇潇做出了一个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的举动,发出了一声低而嘶哑的后声,人一个反动,一下子滚入了河中。

冰冷的水,一下子钻入了欧阳潇潇一身的毛孔。

他仿佛已经枯竭的身体,一下子仿佛得到了滋润。

他发出了一声长啸。

那种生命再次恢复活力的欢叫。


班长和副政委同时赶到,一人一只手,有些粗鲁地一下子把欧阳潇潇提了上来。

接着两人你一下我一下的开始揍欧阳潇潇。

只听得辟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显然,两人都用上了全力在击打。

欧阳潇潇被这样两只特种兵的打手捉住了,动弹不得,只被打得鬼哭狼嚎。

班长和副政委根本不理他,只管咬着牙,近乎往死里揍。

那欧阳潇潇一身顿时被打得先是到处现出红印子,到最后,那印子又变成了紫色。甚至那肉也一条的被打得鼓了起来。

两个家伙这才长出一口气,齐齐放了欧阳潇潇。

又七手八脚把欧阳潇潇的衣服拔光了,一人拖下一件衣服,给他笼上。

而那欧阳潇潇已不叫了,而是任由他两人折腾。

这衣服被穿上,他也傻在那里。

副政委点燃一根烟,吐出一大口来。

指住班长:“你是老兵?”

班长赶紧一个立正:“报告副政委,我是他的班长。”

副政委点点头:“我得批评你,乱加练是违反条例的,难道你也不知道?”

班长答道:“是,我一定改正!”

欧阳潇潇急忙道:“不,是我自己加练的。班长并不知道。”

班长急忙道:“我没有及时制止你,是我的错!”

欧阳潇潇摇摇头:“不,副政委,我是背着班长干的!”

副政委皱起了眉,点住班长,沉声道:“我命令你,密切监视每一个战士的行动。否则,我拿你是问!”

欧阳潇潇急忙道:“副政委,我真的是休息时候的个人行动。”

副政委的目光扫向他:“欧阳潇潇同志,训练是一个科学的过程。”他一下子捻灭了烟头,大声道:“我们的训练本来就是超负荷的!不能轻易的加练,这是愚蠢的行为!愚蠢的行为,这样做会让你们的军事生涯都受到影响!”

欧阳潇潇想爬起来,衣服擦到了刚才被打出的扑棱,忍不住又发出一声痛叫。

副政委对班长点点头:“你刚才的动作和我一直,做得不错!”

欧阳潇潇抓着一棵胡杨树,顽强地挺了起来,摇晃着:“你们这样打我,真的很残酷!好痛!”他咧着嘴笑了。

副政委忍不住也笑了:“小子,你以为我们想打你?”

欧阳潇潇摇摇头:“你们打我,我没有怨言!”

班长终于忍不住了:“啊呸,你狗日的,狗咬吕洞兵,不识好人心!不是我们这样打了你,你只怕会残废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