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青山多妩媚-----再看袁朗

qjwyw 收藏 1 1007
导读:我在傍晚时分走出单位大门时,总能看到半抹斜阳从门前树的缝隙里洒落下来,在石板上形成斑驳的影子,似乎带着些温暖,可我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袁朗的那句:山里的黄昏,容易让人想起旧事。 他提及的旧事,是十年前的一场意外手术,他提起旧事的目的意在做通许三多的思想,但,我总是在想,藏匿在这个借口背后的那无数个清淡的黄昏里,有多少袁朗不与人说的记忆。 [size=16]《士兵突击》中,我几乎喜欢了所有的人物,但我不得不说,我更喜欢袁朗。 袁朗实在是太完美的,完美成了一种高度,一个障

我在傍晚时分走出单位大门时,总能看到半抹斜阳从门前树的缝隙里洒落下来,在石板上形成斑驳的影子,似乎带着些温暖,可我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袁朗的那句:山里的黄昏,容易让人想起旧事。


他提及的旧事,是十年前的一场意外手术,他提起旧事的目的意在做通许三多的思想,但,我总是在想,藏匿在这个借口背后的那无数个清淡的黄昏里,有多少袁朗不与人说的记忆。


士兵突击》中,我几乎喜欢了所有的人物,但我不得不说,我更喜欢袁朗。


袁朗实在是太完美的,完美成了一种高度,一个障碍,让人仰止,然后叹息。


他清醒、理智、敬业、智慧、洒脱、真诚、坦然、傲气、孤独。


他尊重所有的人且真诚对待,但他的内心世界永远是他自己的。


我在山和海之间犹豫,最后,我觉得高城如山,袁朗似海。


他有海的气势海的神秘,也有海的孤单。


我总是在说孤单,似乎这个词与袁朗是格格不入的,但袁朗传递给我的,就是这样的信息。


我在投入的看《士兵突击》,投入到常常泪花翻飞,我一个朋友说,哪里有那么好,稚嫩的一群青少年演绎高尚的友谊。他以一个散淡儒者的身份告诫我,人生中不可太看重友情,那样会影响生命的质量。


我抑住即将脱口而出的辩词,回望远处的流云,我的朋友比袁朗多了些冷,袁朗比我的朋友多了很多诚。


我从未觉得袁朗给予许三多的是友情,许三多在袁朗那里,就是一个大玩具,而且这个玩具很好玩,所以袁朗常常在虎着脸训诫士兵的时候,突然欺身上前,对三多进行一番调侃,然后总能看到他想看到的效果,然后朗声长笑,放任一下自己不羁的个性。


但袁朗对这个大玩具毫无戏弄之情,却是满腹喜爱。


袁朗是一个投入又游离于环境的人。投入,是因为他的心思他的机灵他的时间都用在了A大队上,游离,是抛开这些事业因素之外,他封闭掉自己。他冷眼品味每个人,不遮不掩,口无遮拦,言语苛刻到让你手足无措却又不得不心下点头,他又绝不会敞开心扉与你高谈阔论,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的掏心窝子。这恰恰是我最喜欢他的地方。


我想对许三多,对伍六一,对成才,对吴哲,对王团长,对他的那个上司,他的感情都止于工作,唯一能与他谈论到些许交情的大概也只有齐桓,我曾设想袁朗的私生活,那应该是另一种精彩,在那个空间里,他应该依旧是绝口不提军旅却挥洒自如的。


我喜欢关于袁朗的三个画面,一个是考核结束时单独面对面的点评,那场戏几乎占去了半集的时间,却深深的吸引着我,让我不舍得转动眼珠。他居高临下的坐在那里,没有傲慢,只有王者之气,对于吴哲的质问指责,他的反应从容不迫,潇洒大气,啪的扔钥匙的动作,光明磊落,对三个人的评语,客观却不刻薄,每一句都点到你的骨头里。


还有一处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许三多从看守所里出来,直奔电话机,跟袁朗借钱。那一场戏,只有袁朗慵懒的声音,只是平淡的两句对话,却让袁朗魅力无穷。


许三多说:我要借钱。袁朗答:可以。许三多说:我要借20万。袁朗答:没问题。两段对话,没有犹疑,没有询问,甚至不带一点拖泥带水,云淡风轻的,20万的燃眉之急就解决了。


我欣赏这样的态度,不是豪爽,也不是慷慨,那两个词都有点卖弄的成分,那是一种真的不在意,一种俗世生活里属于高贵的淡定,天生的,不带一丝修炼的痕迹。


这样的淡定在看《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时也曾感受过,是佟大为表现出来的,忘了是许逊还是高洋需要钱,佟大为从棉大衣兜里掏出一信封,扔到桌子上说,我的复员费,都在这了。就像盛放盛开说得那样:只要你说,只要我能。


我能,不带丝毫压力的能。这样的人,怎不让你想靠近,想亲近。


后来齐桓跟许三多讲钱的来历时,我很害怕他说出一部分是队长从自己家里取来的,如果袁朗从家里挪来5万存折,他就不是袁朗而是史今了。史今当然优秀,善良的让人心疼,但史今的那份善良不应该属于袁朗,袁朗的迷人之处恰恰是他身上的距离感,亲近于环境又游离于环境之外,掌控一切又不霸道。


还好,我听到齐桓说队长到团部借了5万元,这样的处世方式才是袁朗,理性,平淡,不热血沸腾。


还有结尾与高城的对话,高城说:我的酒量1斤,陪你喝,2斤。袁朗答:我的酒量2两,陪你喝,舍命。


这两个人我都喜欢,这一段对话,令人心动。




回到前文的孤单,袁朗的孤单,不是没有朋友的寂寞,不是暗夜独酌的凄楚,是舞榭歌台时光柱旁边一抹微笑着的冷眼旁观,是灯红酒绿时推杯换盏中的优雅端庄,是熙熙攘攘中停驻于窗前户外或者某一处叶子上的一道温暖目光,是心有所有人,眼里却只有自己的孤单。

我看青山多妩媚-----再看袁朗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