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狼 正文 第九章

铁血姑娘 收藏 2 1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


第九章

过星期天了。由于在野外执行任务,我们两个星期休息一天。荒无人烟的雪原上没有玩耍的地方,所谓的星期天就是在帐房里睡上半天,再改善一下伙食。 一大早,我从帐房里钻出来,跟随我钻出帐房的还有李石柱和王勇刚。我们三人走到距帐房五六十米的地方,一齐解开裤带,一齐掏出家伙,那家伙经过一夜的养精蓄锐,变得如同铁棍般坚硬,对着冰雪就冲击起来。三股浊黄的尿流冲击在冰雪上,在洁白的冰雪上打出三口浅黄色的洞,很深,臊尿味也污染了无人区绝对清纯的空气。撒过尿,那家伙变得温顺乖巧,又被塞进裤裆里,继续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我们不想回帐房,帐房里的气味太难闻了,何况战友们还在睡觉。于是,我们就慢悠悠地散步,观察四周的景色。尽管到可可西里无人区十多天了,但成天忙于执行任务,没有闲心欣赏风光。哦!可可西里的冬季真美,极目望去,四周的山全是银装素裹,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色。在东方的山巅上托起了一小溜血样的太阳,在雪色的世界分外娇艳。太阳一丝一丝地扩大,一小溜,一小半,一半,一大半,终于一个浑圆巨大的火球挣扎出雪山的搂抱,升腾至雪山之巅,可可西里就充满了太阳的光辉。 “真漂亮,真伟大!”李石柱又感慨起来。 “,出个太阳就伟大,这世界天天都伟大啦。”王勇刚不以为然地嘲笑李石柱。 “勇刚,你这几天和仁丹才旺练摔跤没有?”我问王勇刚。 “练着哩,昨天下午我们还摔了半个多小时。高原缺氧,摔上几把就受不了啦!”王勇刚回答我的问话。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我又叮咛了一遍。 “黄羊!”李石柱轻轻地叫了一声。 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看见四五只黄羊,在仰着头观察什么。这里的黄羊多极了,我们天天都能看到,多的二三百只一群,少的几十只一群。仁丹才旺告诉我们,黄羊在青藏高原到处都有。它们跑得极快,在所有的野生动物中,谁都跑不过黄羊。但是,狼是黄羊的天敌,一只狼一年要吃三四十只黄羊。仁丹才旺还告诉我们,黄羊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黎明一泡尿。每天清晨,它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撒尿。撒尿时一动不动,无论发生什么事也要把尿撒完。这便给了狼可乘之机,狼在夜晚盯上了黄羊,在它们附近耐心地潜伏下来,清晨黄羊撒尿时,狼就冷不防地冲上去把它们咬死,吃掉。 我们再看那几只黄羊,体长有一米五左右,高足有一米,土黄色的毛、肚皮发白、脑袋小巧玲珑、有两只短短的角、脖子细长、尾巴朝天翘着,背对我们的那只黄羊的尾巴是白色,很漂亮。它们都仰着头在睇视我们。 “狼!”随着李石柱的惊叫,我们看见一只悄然向黄羊靠近的狼。 “糟啦,我们都没有带枪,快去叫仁丹才旺!”我担心黄羊的安全,也担心我们的安全。 李石柱吼叫着:“才旺,才旺!”向帐房跑去。 仁丹才旺还告诉我们,狼的皮毛颜色是随着季节变化的。冬天它是淡黄或黄白色,有的甚至是全白色。夏天就会变成草褐色或黄绿色,站在草丛中很难分辨出来。到了秋天,它们又会变成棕黄色,与枯草很相似。眼前这只狼正是黄白色。 狼在几百米外,小心翼翼地接近黄羊,由于它身处下风头,黄羊闻不到它的气味,一直未被察觉。眼看相距只有几十米了,狼急不可待地向黄羊猛冲过去。 黄羊们如炸弹般炸开了,其速度之快,的确令人咋舌。狼拼尽全力仍扑了个空,它突然全力向山腰狂奔而去,而对不远处的黄羊全然不顾。 黄羊们分散后有三只越过狼,冲上了山包。有一只却往山下跑,见势不对又掉头向上跑。 而狼正堵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它。那只孤单的黄羊急着上山,但因为是山坡,不可能一下子冲过去。那只黄羊害怕极了,它不敢接近狼,只能一直朝前跑,企图寻找机会绕过去。 于是,一狼一羊围着山包兜圈子。而那三只黄羊都站在山顶上,焦急地张望。它们不忍心离开,又没办法过来救那只同伴。 黄羊为了活命,拼尽全力狂奔,几分钟下来,就绕着山包跑了一圈。奇怪的是,尽管黄羊的速度很快,但始终没能甩开狼,狼还是与它处于同一垂直线上。 终于,我们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原来山包是浑圆的,狼在上面跑小圈,黄羊在下面跑大圈。这样一来,它们实际跑的距离可差远了,狼真狡猾。 跑过两圈后,狼和羊都累得够呛,但黄羊肯定更累。 终于,那只黄羊向山下跑去,速度已经降低了许多。狼却像炮弹样射向黄羊,它的后劲十足,狼很快就与黄羊齐头并进了,它突然张开大嘴,就要从侧面咬黄羊的颈椎,四只爪子也要抓它的身体。 我觉得脊梁杆子上都渗出了热汗,那只狼太聪明了,它巧妙地克服了自己的劣势,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咋能斗不过黄羊哩?

“黄羊,快跑!”我着急地喊叫起来。 “杜班长,马上有热闹看了!”王勇刚高兴到了极点,他为马上能看到一幕血淋淋的残杀高兴。 “砰——”我们身边炸起一声清脆的枪响。随着枪声,饿狼倒在雪地上。我扭过头,看见仁丹才旺刚刚放下枪。 那只黄羊头也不回地向山包上的同伴跑去。 “才旺,你救了一只黄羊!”我高兴地给仁丹才旺说。 “才旺,你真是多管闲事,马上就有热闹看啦,全叫你给搅没啦。”王勇刚又抱怨仁丹才旺。 “勇刚,你就忍心看着狼把黄羊吃啦?”李石柱说王勇刚。 “你能挡住天底下的狼都不吃黄羊?这世界就是这样,谁厉害谁就是老大。狼吃黄羊,鹫雕吃狼,狼厉害,还有比狼更厉害的。”王勇刚反驳李石柱。 枪响以后,汽车兵和测绘兵都跑出帐房。雷指导员又反驳王勇刚说:“不能认为谁厉害谁就是老大,还要看正义非正义。照你这么说,美帝苏修有那么多原子弹、导弹,他们就应该当老大当爷?”

“我们不是也拼命发展原子弹、导弹吗?要是我们没有原子弹、导弹,光说我们正义也不行。”

王勇刚又把雷指导员说得没话说了。 雷指导员的理论只要碰到王勇刚就说不下去。去年夏天备战,上级要求我们挖防空洞。设计的防空洞是先在平地上挖一条壕沟,有两米五深,再在壕沟的两边掏防空洞。挖防空洞的地方是泥浆石,特别难挖,狠劲一镐挖下去,才挖下鸡蛋大一点。我们拼死拼活挖了半个多月,才按上级的要求完成了任务。挖防空洞时,我们全连战士三班倒,雷指导员日夜在现场,困了就裹着大衣在防空洞里睡上一会儿,起来又拼命干开,终于提前几天完成了任务,大家都想好好休息一下。谁知雷指导员又出了新招:“我们要在防空洞里再挖一个拐弯洞,防止美帝苏修的光辐射,原子弹的光辐射不会转弯。”

王勇刚立即接上他的话说:“指导员,是你聪明还是科学家聪明?” “当然是科学家聪明。”

“指导员,你是小学文化程度,你都知道挖个拐弯防空洞防止人家的光辐射,人家科学家就不知道发明个拐弯原子弹,专门炸你的拐弯防空洞?”

他把雷指导员说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再也不让我们挖拐弯防空洞了,我们也得到了几天的休息时间。事后,全连都说王勇刚是好人,把我们从苦难中解救出来。 “其实,没有绝对厉害的动物。地里长草,黄羊一类的动物吃草,狼吃黄羊,鹫雕吃狼,就这么一物克一物。要是狼不吃黄羊了,黄羊的繁殖力又强,黄羊太多了草又不够吃,黄羊自然就减少了。要是鹫雕不吃狼了,狼的数量又太多了,就把黄羊吃光了,狼没有黄羊吃了也就降低了繁殖力……”石技术员说。 “石技术员,我觉得鹫雕是最厉害的东西,没有什么东西能打败它。”李石柱说。 “鹫雕肯定有它的天敌,它的天敌是什么,仁丹才旺可能知道。”石技术员把目光转向仁丹才旺。 “蛇。”仁丹才旺说。 “蛇,冰天雪地里哪来的蛇,蛇在冬天是不出来的。”王勇刚不相信地反驳仁丹才旺。 “青藏高原现在也没有蛇,但到了七八月份的时候就出来啦。”

“才旺,蛇那么小,怎么能斗过鹫雕呢?” “现在我也说不清楚,到时候你们或许可以看到蛇是怎么斗败鹫雕的。”

我们走到那只死狼跟前,看见子弹击穿了狼的脑袋,狼血染红了好大一片雪地。 “狼今天晚上会来报复我们的。”仁丹才旺向四周望了一阵,又用力吸了几口空气。 “你怎么知道狼群今天晚上会来报复我们?”雷指导员认真了。 “我们打死了这只狼。”

“上次也打死了一只狼,晚上怎么没有狼群来报复?”王勇刚问。 “这次和上次的情况不同。上次打死狼的地方有我们的气味,也有鹫雕的气味,鹫雕死后的血腥味更浓,掩盖了我们的气味,狼群就无法循着气味找到我们。这次只有我们的气味,而且我们就住在这里,气味特别大,狼群很容易闻到死狼的气味,狼群找到这里也就找到了我们。”

“一个狼群有多少只狼?”雷指导员紧张了。 “最大的狼群也不过三四十只,也有十几只一群。狼群是按家族分的,一个家族就是一个狼群,家族大的狼只就多,家族小的狼只就少。”


“从现在开始,设双哨兵,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雷指导员下达了命令。一级战备就是枪不离人、人不离枪,要安上实弹匣,随时准备进入战斗。 “没有那么可怕,我们也有三四十个人,三四十支冲锋枪,最大的狼群也不过三四十只。我们一支冲锋枪里装上三十发子弹,三十几支就是九百多发,到时候一齐打出去,没有一只狼能逃回去。”仁丹才旺安慰雷指导员。 下午五点多钟,太阳西斜,又变得像早上初升时那么艳红和浑圆,显得壮观又妩媚。随着夜幕的逼近,寒气也越来越冷冽。蓦然,夜幕笼罩的雪原上传来了“嗷——嗷”的嗥叫声。声音悠长而凄厉,贴着地皮传过来,使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狼来啦!”仁丹才旺小声警告我们。 一个小时前,雷指导员、石技术员把今晚和狼的战斗指挥权交给了仁丹才旺。仁丹才旺告诉我们,雪山上的狼报复心理极强,只要还剩下一只,就要为死去的家族报仇。今晚上一定要把它们消灭得一只不剩,否则,活着的还会用其他办法找我们的麻烦,令我们防不胜防。仁丹才旺告诉我们,这只嗥叫的狼是母狼,在狼群中母狼是领导者,有号召力。公狼和母狼的嗥法不同,公狼是仰天长啸,母狼是低头短嗥,效果也不同。公狼是想母狼时才叫,而母狼则是呼唤群狼相助。果然,不到二十分钟,三四十只狼像从地下冒出来一样,一齐扑到我们打死的那只狼跟前,你挣我抢地撕食起来。只三四分钟时间,那只狼便变成了一副白骨,有几只还贪婪地用舌头舔白骨上的血丝。

“沉住气,不要开枪。现在要是开枪,狼多一半会逃掉的。”仁丹才旺小声告诫我们。

狼望着我们,我们望着狼,双方对峙着。狼却不知道我们的冲锋枪上已经顶上了子弹,因为可可西里的狼从来没有经历过被冲锋枪射击的灾难。 “把肉上的盖布揭开!”我和王勇刚跑过去,把牛肉上的盖布掀掉。半下午的时候,我们就按仁丹才旺的布置,把一百多斤牛肉放在离我们帐房四五十米的地方,用篷布盖好。此时,狼们尽管也看我们,但目光开始在牛肉上停留了。 夜幕彻底降下来了,不远不近的可可西里山也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有了风,不是很大,但很刺骨。有月光,也好像没有月光,夜色就显得朦胧,像弥漫着浓稠的雾。我们帐房对面,布满了贪婪的绿光,它们仍然没有向牛肉和我们进攻。狼的天性多疑,狼的生涯中几乎全是拼杀、搏斗、阴谋、陷阱,本能使狼们思考人类和牛肉的阴谋,不肯贸然前进一步。 “才旺,一定要一个不剩地把它们消灭掉!”雷指导员又一次叮嘱仁丹才旺。 “指导员,你放心,要是逃掉一只,我仁丹才旺就不是藏族的男人!”

“才旺,狼要是不吃牛肉怎么办?”李石柱见狼们还呆在那里,对仁丹才旺的布置有了怀疑。 “它们肯定要去吃牛肉,冬天狼的食物极少,狼几乎是在饥饿中度过冬天的,它们非常希望得到食物。但狼天性多疑,等它们确信牛肉里没有陷阱时,才会扑过去。”仁丹才旺对自己的布置充满信心。 “才旺,要不要生几堆火,书上写着狼害怕火?”石技术员提出建议。 “不用,狼是害怕火,但我们今晚的任务不是把狼吓跑,今晚吓跑了明天还要来。我们的任务是把它们一个不剩地消灭掉。要是生了火,我们在明处,不容易观察暗处的狼的动静,而狼的视力在夜间和白天一样……”

终于,一只小狼禁不住牛肉的诱惑,向牛肉走来,完全是试探性的。狼群中有只老狼一声短嗥,小狼赶紧跑回去。只过了三四分钟,这只小狼又向牛肉走来,这次走的距离比刚才远了许多,老狼才发出短嗥,小狼又赶紧跑了回去。又过了更短的时间,那只小狼又向牛肉走来,走的距离又长了一些……

“不要忙着开枪,等所有的狼都去吃牛肉时一齐开枪,现在做好准备!”仁丹才旺下达了命令。 我们轻轻地拉动枪栓把子弹推进枪膛。可可西里的冬夜很静,静得我们能听见子弹滑进枪膛的细响。 小狼挨近牛肉,警觉地向四周瞅视了一阵,才轻轻撕下一块牛肉,吞了下去。又见没有任何动静,就猛地吞噬起来。一直看着小狼的狼们再也忍耐不住了,齐嗥一声扑上去,拼命地撕噬这些牛肉。 只有一只老狼呆在原地,警惕地看着我们。 “开枪!”仁丹才旺大吼一声,三十七支冲锋枪对着撕噬牛肉的狼群扫射起来,如同刮起一阵暴风。只几分钟工夫,那群狼全倒毙在牛肉附近,没有一只逃窜。我们向狼群开枪的时候,仁丹才旺没有向狼群开枪,而是瞄向了那只孤独瞭望的老狼。老狼听见枪响,知道自己的子孙完蛋了,长嗥一声转身就逃,但已经晚了,仁丹才旺的枪口早已瞄准了它。它刚刚仰起头,还没有嗥完,子弹就钻进它的脑袋。它和其他狼的区别是它除了脑袋上有个弹洞之外,保存了一个完整的身体。它的子孙儿女们,全被打成了一堆烂肉。也难怪,我们平时很难得到开枪的机会,好不容易逮住这个机会,咋能不过够枪瘾?手快的都换了三个弹匣,打出了九十发子弹。手慢的也换了两个弹匣,打出了六十发子弹。又是三四十米的短距离射击,再臭的射手也不会浪费子弹。直到雷指导员和仁丹才旺大声喊:“不要打啦,狼都死完啦!”我们才停止射击。 王勇刚还不满足,冲上去对着一只死狼的尸体,把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完才罢休。 “一班长,组织验枪!”雷指导员给我下达了命令。 我马上集合部队组织验枪,验枪的目的是检查枪膛里还有没有子弹,防止走火伤人。 部队解散后,我们没有马上回帐房,都站在雪地上回味刚才战斗的情景。凛冽的夜空里,弥散着子弹出膛的硝烟味,还有狼血的腥臊味,很陶醉人。 “这回把枪瘾过够啦!”王勇刚高兴得直嚷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