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孙膑兵法》有云:兵有五名:一曰威强,二曰轩骄,三曰刚至,四曰助忌,五曰重柔。夫威强之兵,则屈软而待之;轩骄之兵,则恭敬而久之;刚至之兵,则诱而取之;鵈忌之兵,则薄其前,噪其旁,深沟高垒而难其粮;重柔之兵,则噪而恐之,振而捅之,出则击之,不出则回之。

公元前三五四年,魏国以庞涓为将率军伐赵,兵围邯郸。次年,邯郸在久困之下已岌岌可危,而魏军也因久攻不下,损失很大。齐国应赵国之请,以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率军击魏救赵。孙膑令一部轻兵乘虚直趋魏都大梁,而以主力埋伏于庞涓大军归途必经的桂陵之地。魏国因主力远征,都城十分空虚。魏惠王见齐军逼进,急令庞涓回师自救。刚刚攻下邯郸的庞涓闻大梁告急,急率疲惫之师回救。至桂陵时,遭到齐军迎头痛击,几乎全军覆灭庞涓仅以身免。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桂陵之战”。

十二年后,魏国在国力恢复之后,再次发动战争,将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另一邻国——韩国。韩国难以抵挡强大的魏军,遂派使向齐国求救。齐威王采纳孙膑“深结韩之亲而晚承魏之弊”的建议,在魏韩两国几经激战、韩危魏疲之际,再次以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出兵救韩。孙膑依然采用围魏救赵的计策,率兵长驱魏境,兵锋直逼大梁。魏国鉴于桂陵之战的教训,遂撤韩国之围,调十万大军,以太子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副,准备与齐军进行一场战略性决战。孙膑为调动敌人,创造战机,果断引兵东撤。一路上,他用减灶计造成齐军大量逃亡的假象,以诱敌深入。庞涓果然上当,便丢下步兵,率轻骑精锐,兼程穷追。至马陵时,遭到齐军主力伏击,庞涓智穷力竭,愤愧自杀。齐军遂全歼魏军,俘太子申,取得了马陵之战的重大胜利。

孙膑在马陵之战后,田忌遭宰相邹忌的陷害,被迫流亡楚国。孙膑辞官归隐,潜心军事理论研究,终于写成了流传千古的军事名著——《孙膑兵法》。

《孙膑兵法》又名《齐孙子》,系与《孙子兵法》区别之故。《汉书·艺文志》称“《齐孙子》八十九篇,图四卷”,但自《隋书·经籍志》始,便不见于历代著录,概大约在东汉末年便已失传。

以上《孙膑兵法》说的那些话都是梁中国告诉他们的,让他们按照这种打法来打,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至于胜利梁中国是被这个社会给让步了,他梁中国放弃了这个胜利,只要不失败就行了。

这里的战斗规模是十分的小,是几十名六十一军的弟兄们大战一个联队的士兵,现在双方都是看不清对方,他们都是胡乱开枪,井田造听见在这里的中国军队枪声是十分的稀疏,他马上晓得是在这里的中国军队的兵力不是很多,井田造可是一个聪明人,他仔细一想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

起初井田造是认为想出这个计策的中国人贪生怕死,他们不敢用大部分的兵力攻打这里,可是,仔细一想,要是想出这个计策的中国人做的这么绝,把我们日本人给惹火了,他们日本人已经决定派五色组人搞暗杀了!

井田造这是想出这条计策的中国人来个以退为进,他还为继续为国家做贡献,所以不得不来这招,他想到这里由起初的瞧不起他变成了佩服!

井田造一边指挥着自己的士兵作战还击,他同时想起了一件事情,既然现在这里起了雾,那么军营那里也一定也有雾,既然这里有中国军队在这里伏击,那么军营那里也一定会有中国军队的伏击,如果没有猜错,那么中国军队的一定也在军营那里设有伏击,而且是大量的军队!

想到这里,井田造决定是撤退了,反正这里也是鸡肋,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有味,撤退也没有什么好,己方已经来了这里尽了力,救不了七十二旅团的士兵和吉科赤的士兵他井田造也不觉得有什么的,反正也不是很熟,而且,关系有点僵。

并且,这里是树林,还在着火,万一风向逆转大火往这里吹,他们可是损失会更加惨重,想到了这里,井田造更是决定撤退了。

于是,井田造就开始撤退了,他最后一个撤退,让他的士兵先撤退,是有顺序的那种,现在这里是下了大雾,但是,他们还是能看清一点距离,他们就一点一点的摸索后退,逐渐退离了这里。

另一方面,太刀师团的军营。

此时的太刀师团的军营也是被烟雾被弥漫开来了,太刀师团看见这种情况他们是吃了一惊,他们人人都做好了中国军队会在这里偷袭的准备,他们也猜到了在原平的中国军队基本上现在就埋伏在这里,随时准备出手。

在这里的太刀师团的高级将领他们马上排兵布阵,让己方的士兵都站好,列成了十阵。

太刀师团中的士兵要摆出的十阵乃是《孙膑兵法》里面摆出的十阵——

《孙膑兵法》有云:凡阵有十:有方阵,有圆阵,有疏阵,有数阵,有锥行之阵,有雁行之阵,有钩行之阵,有玄襄之阵,有火阵,有水阵。此皆有所利。方阵者,所以也。圆阵者,所以也。疏阵者,所以也。数阵者,为不可掇。锥行之阵者,所以决绝也。雁行之阵者,所以接射也。钩行之阵者,所以变质易虑也。玄襄之阵者,所以疑众难故也。火阵者,所以拔也。水阵者,所以伥固也。方阵之法,必薄中厚方,居阵在后。中之薄也,将以也。重□其□,将以也。居阵在后,所以⋯⋯

[圆阵之法]⋯⋯

[疏阵之法],其甲寡而人之少也,是故坚之。武者在旌旗,是人者在兵。

故必疏矩间,多其旌旗羽旄,砥刃以为旁。疏而不可蹙,数而不可军者,在于慎。车毋驰,徒人毋趋。凡疏阵之法,在为数丑,或进或退,或击或,或与之征,或要其衰。然则疏可以取锐矣。

数阵之法,毋疏矩间,戚而行首,积刃而信之,前后相保,变□□□,甲恐则坐,以声坐□,往者弗送。来者弗止,或击其迂,或辱其锐,笲之而无间, 山而退。然则数不可掇也。

锥行之阵,卑之若剑,末不锐则不入,刃不薄则不,本不厚则不可以列阵。是故末必锐,刃必薄,本必鸿。然则锥行之阵可以决绝矣。

雁行之阵,⋯⋯中,此谓雁阵之任。前列若,后列若狸,三⋯⋯阙罗而自存。此之谓雁阵之任。

钩行之阵,前列必方,左右之和必钩。三声既全,五采必具,辨吾号声,知五旗。无前无后,无⋯⋯

玄襄之阵,必多旌旗羽旄,鼓庄,甲乱则坐,车乱则行,已治者□,榼榼啐啐,若从天下,若从地出,徒来而不屈,终日不拙。此之谓玄襄之阵。

火战之法,沟垒已成,重为沟堑,五步积薪,必均疏数,从役有数,令人为属枇,必轻必利,风辟⋯⋯火既自覆,与之战弗克,坐行而北。

火战之法,下而衍以,三军之士无所出泄。若此,则可火也。陵猋蒋,薪荛既积,营窟未谨。如此者,可火也。以火乱之,以矢雨之,鼓噪敦兵,以势助之。火战之法。

水战之法,必众其徒而寡其车,令之为钩楷苁柤贰辑□绛皆具。进则必遂,退则不蹙,方蹙从流,以敌之人为招。水战之法,便舟以为旗,驰舟以为使,敌往则遂,敌来则蹙,推攘因慎而饬之,移而革之,阵而□之,规而离之。故兵有误车有御徒,必察其众少,击舟津,示民徒来。水战之法也。

太刀师团摆出这十阵代表他们要用这十阵来应付不同的情况,太刀师团虽然是日本的精锐部队,但是他们却是不懂阵法,这不是南川原重不想教他们,而是不敢教他们。

剑太锋利了太容易断,太刀师团乃是日本的精锐部队屡立战功已经有遭太多日本同僚的妒忌了,要知道日本士兵都是单兵战斗力强,阵法可不是懂的很多,如果太刀师团中的士兵要是懂的是阵法的话,那么其他日本部队也去练,这样绝对有可能导致中国军队也去练,甚至波及到全世界的军队都去练阵法,这样可要社会大乱,南川原重可能要被拉去砍头了,他南川原重爱国是爱国,可是还没有爱国到这种地步,他可做不到这一点。

而且,这还是其次,最重要要是社会大乱了,他南川原重别说自己是日本剑道第二高手,就算是达摩来了,只怕他也是黔驴技穷了。

所以,南川原重就没有让自己的士兵去练阵法,不过,像粗浅练了也没有什么事情的阵法还是让自己的士兵去学习了,这么说不是说十阵是一些没有用的阵法,而是说太刀师团练的阵法这十阵都是极为的粗浅,根本没有精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