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


王一虎的训练计划进行三天就终止了。三天里整日下雨,伴有零星雨夹雪,气温在零度徘徊,每天训练结束,战士们的衣服鞋袜没一件是干的,又无足够的换洗衣物,只得穿秋装,不少人感冒发烧成了病号。加上战士们新兵连集训后进入连队就很少做体能强化训练,突然将人全拉到冰冷的雨水中泡着,身体扛不住也是原因之一。卫生员怕感冒药不够用,就去营部要,还要拿很多,引起了营部注意,将七连厉兵秣马的情况泄露了出去。本来各兄弟连队都在关注南疆变化,人心浮动,七连的举动无异于制造紧张气氛,被营部直接叫停。

“你说说,我究竟有什么错?”王一虎叉腰在房中转来转去,一见推门进来的张波,立刻沉着脸说道:“我们的部队有二十年没打仗了,就拿我们连来说,无一人有实战经验,平时训练更是屁弹琴,身体素质与思想素质两方面都够不上硬朗,一旦开战,我们拿什么和人家拼?还要政治挂帅,政治挂帅到什么时候?”

“小声点,你在我面前发发牢骚没关系,别捅上去。”张波笑道:“我刚从团部回来,团部的孙副政委对你可是赞赏有加,一口一个老虎,还询问了我们的训练计划。”

“当真?”

“我几时骗过你?”

张波二十七岁,年纪虽不算大,遇事总是不愠不火的,和王一虎搭档已经四年,彼此信赖,私交深厚。王一虎斜眼看着比自己年轻一岁却远比自己稳重的指导员,双目发光,问道:“难道真要准备打仗了?”

“不清楚。”

“师长就没给你透露一点口风?”

“你认识我这四年来,我几时特殊过?”张波神色淡定,“我的秘密你还要继续保守下去,省得麻烦,米兰都不知道这事。”

王一虎一怔,惊问:“连她你也隐瞒?”

“还不是告诉她的时候,缓缓再说。”张波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给自己点了根烟,这才说道:“我有预感,战备命令很快会下达,对方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一旦开战,绝不会轻松,如果我不幸光荣了,我尽了我作为军人的职责,又何必给她增添过多烦恼?”“你不是说,我们被西方当代军事家预言为现代陆军禁忌之神吗?就一个越南,在我看来就如秋后蚂蚱,没什么了不起。”王一虎认真的说,“再说了,你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让你出事!”两人正说着,门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声响亮的“报告”终止了两人的谈话。“进来!”王一虎道。柳青应声推门而入,见指导员也在,忙叫了一声,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从王一虎和张波脸上滑过,一副窥探模样。

“看什么?”王一虎喝。

“不看什么,连长,这是您的信。”柳青规规矩矩从挎包内取出信笺递给王一虎,眨巴着眼皮不肯出去。

“怎么还不走?”

“连长,仗是不是不打了?”

“滚!”

柳青只得灰溜溜的退出门。低矮的常青树后,几条古灵精怪的人影打着手势,急于从柳青这寻找答案,正是程刚和李二毛他们几个。柳青刚想开口,猛然看见李二毛消瘦的脸蛋瓜变了色,忙回头看去,正好看见一脸肃容的王一虎站在门口。

“又是你们八大金刚?再看见你们鬼鬼祟祟的,全部关禁闭!”王一虎话没落音,树后几人作鸟兽散。远远的,柳青仍听到连长房间内传来张波爽朗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