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兄弟连 正文 第一章 入伍(2)

投石手 收藏 13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URL] 日子如流水,转眼半个月过去。知青点的九个“祸害”转了性,干农活特积极,哪怕到了晚上,也不像往常一般伸长了脖子去临近公社勾搭女伴或是在老乡的菜地与鸡圈逡巡,而是早早上床睡觉。对此现象,队长分外高兴,不惜亲自从村小学借了一摞诸如《精忠报国》《铁道游击队》之类的连环画送来给他们睡前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


日子如流水,转眼半个月过去。知青点的九个“祸害”转了性,干农活特积极,哪怕到了晚上,也不像往常一般伸长了脖子去临近公社勾搭女伴或是在老乡的菜地与鸡圈逡巡,而是早早上床睡觉。对此现象,队长分外高兴,不惜亲自从村小学借了一摞诸如《精忠报国》《铁道游击队》之类的连环画送来给他们睡前阅读,外带一大瓶煤油两个灯盏。

这段时间程刚除了每天正常的上下班,空闲时间也安排得满满的,清早起床挑水装满灶屋里的大水缸,晚上回家要么去后山打柴要么辅导弟弟妹妹读书,很少去找知青厮混,好像他们之间有了某种约定。他偷偷验兵的事当天就让父母知晓了。母亲怨他不懂事,她已瞒着他请媒人说合了一户厚道人家的闺女,本打算良辰吉日便带他去相亲的。父亲却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晚点结婚不坏,如果入伍肩上便有了保家卫国的重任,一定得好好干。父亲的话也打消了程刚的顾虑。

这天程刚下班回家,进门就看见母亲坐在窗下边抹泪边给他缝补袜子。

“妈,你怎么了?”程刚诧异的问。

母亲不说话,低着头走到自己房间去了,还关上了门。

这时,弟弟妹妹惊天动地的从灶屋里一前一后钻出来。妹妹手中高高举着一张奖状样的东西挥舞,并笑道:“哥,快看,你的入伍通知书!”

“拿来!”程刚一把夺过,迫不及待的朝通知书看去,只见上面用毛笔写着:程刚同志,你坚决响应党中央号令,自愿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卫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这是很光荣的,现批准你入伍,特此通知。落款为革命委员会征兵办公室和一个鲜红的公章。日期: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


天刚蒙蒙亮,公社晒谷坪就出现了队长和几名精干村名的身影。

送兵去部队是大事,在队长的热心张罗下,村民用八仙桌外罩红布搭建了零时主席台,又请被人戏称为“臭老九”的老学究写了几幅龙飞凤舞的欢送词挂在楠竹竿上。一切准备停当,队长拧开高音喇叭“喂喂”两声,方圆五里内的人都听见他破锣般的嗓门在半空中回荡:“社员们,今天在公社欢送入伍的革命同志,共有八人入伍,其中一名是公社会计程刚,九名知青有七人验兵合格……”

不消片刻,村里的老老少少全挤到了大队晒谷坪。这年月,难得有热闹看,一旦有这样的机会,人们总是争先恐后。可场地太小,后来者踮起脚尖扯疼了颈项也无法满足一睹为快的欲望,于是那颗长相丑陋的歪脖子树上也吊满了人。柳青、陈光辉、刘荣、熊志兵、徐大生、彭赛及李二毛等七名知青,胸前佩戴大红花,打扮得新郎倌似的站在最显著位置接受老乡们的送别祝福,曾经看见他们便摇脑壳的村名们突然爆发的热情令他们分外受用,也受宠若惊。

熊志兵人长得五大三粗,却感情丰富,被五保户张奶奶紧紧拽着,愣要朝他口袋里塞鸡蛋。老人家头发苍白满脸皱纹,一双手筋络毕现,风一吹,灰蒙蒙的双眼似乎总在流泪,他激动了,忘了一个月前因偷拿了她家老母鸡下的蛋而被追得满山跑的经历,熊眼充血,竟是哭了。他这一哭不要紧,感情丰富的村妇率先帮腔,随后,整个晒谷坪内外沉浸在一片莫名其妙的悲伤中,就连贫农队长也受了感染,躲在一边偷偷用衣袖抹眼眶。

与此同时,程刚家的土坯房大门紧闭,他也没参加公社举办的欢送会。

在他看来,今天的母亲很特别,神神秘秘的,特意穿了件平时舍不得穿的蓝衫子,堂屋被她拾掇得干干净净,还准许弟弟妹妹换了只过年才能穿的新裤衩。一家五口在堂屋里聚齐后,她才摸摸索索从里屋取出祖先牌位置于桌上,摆了香蜡纸钱。母亲做这些时,父亲只是蹲在墙角抽烟,一声不吭。

“刚伢子,来,给程家的列祖列宗烧柱香,让他们保佑你在部队平平安安的。”母亲说着,招呼程刚在牌位前跪下。

程刚:“妈,四旧都破了多少年了,你还……”

“你妈总是为了你好。”父亲突然插话。

程刚不说话了,规规矩矩跪下,点燃香烛,又给祖先牌位敬了酒。母亲便在一旁窃窃私语般说着某些祈愿的话,他也听不清她究竟说的什么。之后,母亲又安排他端坐上首椅内,让弟弟妹妹沏了两杯茶递给他喝,所有仪式到此才算完毕。

“刚伢子,你十八岁了,一直都挺孝顺父母的,按照过去的说法,长兄当父,希望你平平安安去部队平平安安回,回来后领好这个家,让他们给你敬茶也是这意思。”母亲边说边掉泪,“你从没出过远门,这下倒好,一去就得两年,要照顾好自己,别让妈担心……”

“妈,我知道……”

“老婆子,俺家祖先坐得高,再说刚伢子在部队还有领导照看着,别太担心。”父亲站起身来,劝道:“让他走吧,否则邻里还以为我们扯后腿呢。”

“就你急,这不还早嘛!”母亲生气了,但还是吩咐妹妹打开了自家大门。

程刚从家里走到晒谷坪的这段路,母亲左手一直死死抱着他臂膀,右手不断从他肩膀摩挲到手指尖,一次又一次,温暖也一直停留在他身体右侧,那是他久违了的感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