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三卷:我就是一个猎人 第三十一章:倒霉的葫芦

金蝉 收藏 17 1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人都说:人到背运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放屁也能打疼了自己的脚后跟。

这话一点不假。

葫芦又被张富贵带回了炮楼,葫芦很气愤,葫芦骂张富贵:“丧门鸟!”

张福贵一点也不生气,张富贵说:“丧门鸟就丧门鸟,我这都是为你好,我不能自己一个人吃肉,你连汤也喝不上,那样我不够朋友!”

葫芦气得简直吐血,葫芦说:“啊呸,你还要脸不要脸了?”

张富贵说:“要脸也有脸,不要脸也有脸,脸不就是一层皮么?要如何?不要又如何?我劝你不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随遇而安,适者生存,人生在世也就是那么回事,几十年的光景,三个饱一个倒,比什么都强。”

病猫迎面走来,病猫最先看了到张富贵手里提着的三鞭酒,病猫故作吃惊地说:“哇!真敢造,还给黑田送这酒,你不要你老婆了?”

张富贵也真是没有救药了,竟恬不知耻地说:“只有累死的耕牛,哪有耕坏了的地?不怕累死,随他耕去。”

张富贵嘴上说话露出不在乎的样子,心里总还是酸溜溜地不是个味儿。苟且偷生,寄人篱下就是这么个日子,屋檐底下哪能不低头喔。

黑田的办公室就设在炮楼里,黑田的办公室布置得很有日本情调,黑田身穿和服,脚踏木屐,张富贵打报告进去,张富贵第一次看到黑田对他咪咪地笑,张富贵一下子适应不了,心里不知怎么就惶恐起来。

黑田一眼看到了张富贵手里提着的三鞭酒,就更加高兴了。张富贵双手将酒捧上,黑田接在手上,黑田反复看了一遍,可黑田不识中国字,就递到翻译官病猫眼前,病猫大略看了一下,病猫就喔里哇啦滚了好一会舌头,张富贵一句都听不懂,反倒听得眼晕,黑田却一脸笑意,头点了又点,黑田的样子十分高兴,黑田最后说:“鞭,阳具。”

黑田哈哈大笑。

张富贵看得出来黑田很感兴趣,黑田接过酒来又再三端详一番,说:“张的,大大地好,大日本帝国的朋友,大大地好。”

黑田说着就往张富贵身后看,张富贵不知黑田什么意思,看病猫,期望病猫能给他一个明示,病猫在看着他笑,只笑不答,黑田看了一会,还是说话了,黑田问:“你的、我的、美红哪里的去了?”

张富贵心中好个不快:黑田刚才嘴上还说我们是朋友,夸他大大的好,朋友的妻不可欺,话音刚落就找朋友的老婆,也太大逆不道了吧?

张富贵心里不快,心中嘀咕,面上却绝不敢坦露出来。

张富贵见黑田又找骚美红,急忙陪笑脸说:“红的在家,没什么大事,不知太君找她,太君的需要,我送来就是。”

黑田高兴:“吆西!”

黑田很高兴,黑田又说:“今晚就送来,我有大事和她做,也好看看你的鞭酒神威如何,是不是那样的神奇!”

张富贵连声应着:“好的好的,我照做就是了。”

黑天仔细看了张富贵的脸,黑田忽然一脸杀气,黑田不高兴了,黑田说:“张的,你的不高兴?”

张富贵说:“高兴高兴,谁说不高兴来?呵呵呵——”

张富贵赶快笑,由于紧张害怕,张富贵的笑一点都不好看,笑跟哭没有什么两样。

黑田很不高兴一言不发地看着张富贵,张富贵就更加紧张,张富贵说:“我高兴啊,你想啊,我不高兴我能给您送酒来么?”

黑田点头,可黑天还是怀疑地看着张富贵说:“高兴就好,别不高兴,去吧!”

张富贵赶忙逃跑似地出了炮楼,他长叹一口气,赶快擦了擦脸上的汗。张富贵暗骂自己贱才,本想给黑田送瓶酒,仅仅是一瓶酒讨好黑田,万没想到把老婆也一次给送来了,还差点又挨了黑田的揍,张富贵懊恼不已。

张富贵从炮楼那里出来,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被人戴绿帽子并不是怎么好受的滋味。

病猫被黑田留在炮楼里,只张富贵一个人走了出来,张富贵心里憋闷得慌,想想自己当年何等风光,公安局里说一不二的人物,国军走了,本以为投靠日本人这棵大树,自己有望更加腾黄飞达,谁呈想遇了黑田这么个灾星,竟混到了今天这样一个地步,自己都寒心哪!

有二鬼子跑过来问:“队长,那个人怎么办?”

张富贵心里不痛快,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张富贵眨巴眨巴小眼睛问:“那个人?痛快地说!”

二鬼子用手一指远处的葫芦,说:“那——”

张富贵这才想起了葫芦,这时葫芦在骂他:“丧门鸟!”

张富贵心中的恶气,一下找了喷射口,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露出了他的狗性,狗就是这个样,在主人面前永远是摇尾乞怜,在别人面前确实呲牙咧嘴,凶相毕露,张富贵问:“你在骂谁?”

葫芦说:“骂你,骂的就是你!”

张富贵指着葫芦的鼻子,说:“你再骂一句试试,别以为我们是朋友,我对你客气,我不敢揍你,有种你再骂一句试试!”

葫芦说:“丧门鸟,就骂了!”

张富贵冲上去,一拳就砸在葫芦的脸上,葫芦被仰面打倒在地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