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掐欧元,中国拎着钱袋在一边暗笑……准备抄底

2月2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欧元正处在“最困难时期” ,危机根源在于“希腊的高赤字和信用丧失”。从金融危机的发展历程看,在过去2年第一波的金融危机中,欧元汇率持续攀高;然而,自去年12月以来金融危机的第二波中,欧元区经济形势“急转直下”,一系列问题渐次暴露。


对于这次欧元危机的严重程度,中国现代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表示,这的确是欧元问世以来遭遇的一次严重挑战,也是原本强势的欧元真正出现的“拐点”,使得欧元开始步入“贬值通道”,金融市场可能进入一轮中期调整。


陈凤英研究员表示,从欧元发展历程看,欧元曾经历过两次危机:一是20世纪90年初,当时还处于欧洲统一货币发展阶段,由于英镑选择退出欧洲汇率机制,导致欧洲汇率机制1年动荡,对冲基金投资大鳄索罗斯获利丰厚。二是2005年,由于当时《欧盟宪法条约》遭到法国荷兰等国否决,导致欧元汇率陷入持续低迷,欧元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1∶1.22,但当时是由政治因素引发的危机。而这次不同,这次欧元正面临重大经济危机的检验。引发这次危机的背景较复杂,并非单纯的一次欧元危机。


趋势


美欧满意欧元贬值


6月汇率或见“底”


在欧元兑美元汇率创下自去年5月新低后,许多投机者认为,欧元汇率仍未见底,资本市场还在一边倒地看空欧元。对欧元齐声喊跌,使得资本市场“羊群效应”正在形成。


对于欧元贬值的短期趋势,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世界宏观经济研究专家吴东华认为,这次欧元危机是由担忧政府赤字导致资本外流引起的,从汇率动荡的基本趋势看,到6月欧元汇率可能会到“底部”,然后可能会有一个反弹,美元汇率从去年12月出现的“反转”也将持续到6月,这是美元与欧元之间“跷跷板”效应的震荡周期频率。吴东华认为,对于当前欧元贬值之势,美欧双方还都是满意的——一方面,去年欧元的持续升值,导致欧盟出口有些吃不消,贬值会缓解欧元区成员国的债务与赤字情况;另一方面,美国也可以借此暂缓美元贬值的压力,有利于今年美国债券发行,这也是欧美为何不果断援助希腊赤字危机的重要原因。


对于欧元是否存在中长期贬值的趋势,陈凤英认为,欧元贬值有利于欧盟增强出口竞争力,缓解出口萎缩的状况(比如出口大国德国),有利于欧盟“转嫁”本应由美国承担的一些责任。由于美国占据世界货币的主导权,欧元跟随美元始终处于被动状态。她认为,从中长期看,欧元进入“贬值通道”是一个趋势,欧元兑美元将正走向一个“回归常态”的过程,甚至会回到欧元启动时欧元兑美元1∶1的起点。


点睛语


对于目前的欧元危机,有大型投机者炒作的成分,更有被某些具有话语权的大炒家“绑架”,进而获取丰厚收益的嫌疑的因素。


危机背后掺杂了更深层较量,既美元与欧元主导权较量的“货币战争”。美国更乐意看到欧元的“衰落”,以继续维持美元的国际货币支付地位。


——陈凤英(中国现代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


从负债数额看,欧盟整体GDP与美国差不多,但国家总债务却比美国少1万亿美元;从负债国家看,英美日负债率都比欧盟更严重。所以,解决欧元危机,还是有多种途径的,对欧盟来说并非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吴东华(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世界宏观经济研究专家)


判断


“欧元死亡”论太悲观


解决危机难度不大


“投机大鳄”乔治·绍罗什认为,欧元面临的考验超过希腊危机。更悲观的市场分析师担心,希腊危机最终可能导致欧元走向消亡。


对于欧元的未来前景,陈凤英研究员认为,的确不排除某个成员国退出欧元的可能性,但“欧元死亡”的担忧太过悲观,欧元必将继续存在下去。她认为,对于目前的欧元危机,有大型投机者炒作的成分,更有被某些具有话语权的大炒家“绑架”,进而获取丰厚收益的嫌疑的因素。近期以来,面对欧元汇率的动荡,希腊、西班牙德国都在抨击投机者肆意攻击欧元,这种抨击是有道理的。希腊总理宣布改革赤字措施的同时,指责投机者把希腊视为“投机游戏的靶子”;德国总理默克尔2月23日更怒责金融机构“恩将仇报”,使得欧盟“被迫每隔几天就要出手平抑货币投机”。


吴东华则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了欧元危机被“虚化”的现实。从负债结构看;欧盟整体负债只是国家负债,老百姓并没有债务,老百姓的福利很好;而美国不同,美国是国家与老百姓“双重负债”;从负债数额看,欧盟整体GDP与美国差不多,但国家总债务却比美国少1万亿美元;从负债国家看,英美日负债率都比欧盟更严重。所以,解决由希腊赤字引发的欧元危机,还是具有多种途径的,对欧盟来说并非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幕后


美元与欧元较量


美国盼欧元“衰落”


对于欧元趋贬值的现实,陈凤英认为,一方面要承认这是欧元区一些国家政府赤字引发的欧元危机,另一方面则是危机背后掺杂了更深层较量,那就是美元与欧元主导权较量的“货币战争”。


陈凤英研究员认为,美国更乐意看到欧元的“衰落”,以继续维持美元的国际货币支付地位。她提到,美国人10年前就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欧元影响甚至替代美元地位,这种思维在10年前她留学美国时的美国学术界早就“根深蒂固”。对欧元的打压可能不是针对欧元的币值,而是针对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


陈研究员认为,美元与欧元较量的背后,是自由市场模式(英美为代表)与欧盟的社会市场模式(欧元区高福利国为代表)之间的较量。去年两次G20金融峰会上,欧盟都对美国的发展模式提出了批判。而从美国角度看,欧元区高福利国家所面临的赤字危机、罢工风潮等,都表明了欧盟发展模式同样存在着弊端。


陈凤英认为,本次金融危机将欧元区宏观政策的缺点暴露无遗,最核心的就是政策协调难度大且效应小,欧元区真正陷入“众口难调”的尴尬境地。从目前看,以“百年不遇”的危机为起点的第二个10年,欧元匹敌美元之梦能否成真,还真是一个问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