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至1949 谁主沉浮 第一卷 暗杀风云 第10章 青帮包探

zhuxk888 收藏 6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5.html


此时,方良材正在赶往郑德乾的住处,因为他知道郑德乾拥有一辆符合特征的汽车,而且其子郑家业就在哈同男校上学。不过,他同时知道郑德乾曾是兴中会会员,且在进行秘密活动时必然地与上海青帮有过勾连,包括自己的上司且是青帮大佬的黄金荣。因此,在未获得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他没敢将此行告知黄金荣,就如同黄金荣没敢将王亚樵的嫌疑告知外国上司一样,毕竟对方不是一般的小角色,搞不好很容易会弄得里外不是人。

邓德乾对于这位不速之客倒算蛮客气,但仗着与黄金荣的交情也并不见外,因此在客厅落座之后便直截了当地问其有何贵干。方良材也并不隐瞒,大致讲了下王揖堂遇刺一事,又提出想通过郑家业了解哈同男校的情况,然后故意东拉西扯聊些闲事,当他得知汽车被杨茂堂开出去至今未归后,便更打定主意等下去,而且有意无意地讲了些拆白党扣车押人勒索钱财的案情,这让郑德乾开始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此时,郑家业正坐在回家的汽车上,上午目击的那一幕仍在让他兴奋不已,可是又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以免表哥尤其那个精灵古怪的三姐看出破绽,索性侧倒在后座上装睡。杨茂堂在中午故意多喝了些酒,以尽量消解内心的恐惧,依然有些微醉的他并不想多说话。郑玉玲看到二人都没有聊天的意思,也只得把头转向窗外看街景。

当三人走进家门时,郑德乾已经被方良材的话搞得惴惴不安,见到杨茂堂便有些不满且关切地问道:“茂堂,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杨茂堂看到方良材居然坐在那里,不由得就是一愣,随即若无其事地微笑着向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有些炫耀性地对姨夫说道:“那些日本人已经被抵制日商日货搞怕了,见到我就跟见到亲人似的,非要留我吃午饭,吃完饭又非得打几圈麻将,其实就是想故意输给我些钱。呵呵,是真怕咱们不给他们供煤了。若不是我说必须去接玉玲、家业,恐怕就要留我吃晚饭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公文包中取出个鼓鼓囊囊的纸袋放在书桌上,“这是收来的款项,您待会儿点一点,明天我再送去煤厂入账。”然后才熟络地转向方良材,“方探长怎么这么清闲?沿途我可看到许多兄弟在街上巡视呢,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其实,他非常担心且想知道对方来此有何目的,因此尽量若无其事地主动问道。

在之前闲聊时,方良材已经知道杨茂堂是去陆家嘴日华纱厂收账,所以就想巧妙地通过郑德乾了解一下他的具体行踪,再例行公事去核实就行了,加之看到他穿的是长衫,也就开始将重点转移到郑家业身上。可是,刚才杨茂堂叙述得太过详细了,似乎是想极力证明些什么,而且居然将如此一大笔款项亮在他这个外人面前,因此方良材就多加了一份疑虑,不过脸上却不动声色,一边热情地拉杨茂堂坐在旁边,一边故意含糊地说道:“是哈同花园发生了点事情,想通过家业了解些情况。”同时,这也是一个提醒。

果然,郑德乾大声唤道:“家业!”

郑家业在进门时看到方良材坐在客厅里,便一低头匆匆走向自己的卧室,因为在二十多天前他曾见过这个人。

那次,郑家业和欧阳文生等几个同学去“大世界”白相,想促狭几个女孩子,谁知其中有黄金荣的干女儿,随即招致四五个青帮小混混的谩骂和围攻。当时,杨茂堂正在附近与金浩中接头,见状只得让其先走,以免影响刺杀王揖堂的计划,然后出面使用擒拿术将其中两人放倒,可是却被更多小混混围了起来。双方正在紧张地对峙时,方良材带人气汹汹地赶至,见是杨茂堂,便打了个圆场才将事态平息。因为杨茂堂进入煤厂后,势必要与巡捕房和自明末清初就控制着运输业的青帮打交道,而一向严加管教的郑德乾也只得将这层关系逐渐介绍给他,他便顺其自然地加入青帮并和方良材熟络起来。方良材起先是通过黄金荣认识郑德乾的,虽然曾数次拜访过郑宅,也知道其家庭情况,不过均是在白天学生上课的时候,因此之后才结识了杨茂堂,却一直未见过郑家业。

郑家业意外见识到杨茂堂的身手,因此愈加不敢在这位表哥面前造次,并恳请不要将此事告知父亲。此时他看到方良材居然和父亲在一起,自然想起那天的事情,便闪身躲开了。可是,现在父亲却在唤自己过去。

郑家业踟蹰着走进客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