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看戴旭(之二)——“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战略家

说明:

这是针对戴旭博客首页右边栏“主要观点”一栏列出的二十六条所做的逐条评论或评价。

首先说,我自身水平有限,因此不可能凡事正确,戴更不是无知愤青,自然其观点出色中肯之处颇多,并且我对他的观点了解得也未必全面准确。至少,我的本意是尽可能客观地评价他的观点。

其次,评价尽可能客观,但结论没法摆脱主观色彩的影响。我的结论是:

客观上,戴旭是“美国利益的代言人”

我发现,戴旭的好多观点、建议、以及战略构想,站在美国对付中国的角度恰恰是最佳的途径,当然这是我的看法,美国人未必如此。不管怎么说,戴旭的观点里面,符合中国利益的还是居于大多数,否则他就不再是一个争议人物,而被大家公认为“汉奸、卖国贼”了。

大家可以去点击查看我的个人主页,我在铁血所有的发帖、跟帖都有记录。我在网络上调侃过人也骂人,但从未用“汉奸”“卖国贼”这样的词骂过人,包括我对戴旭。我认为,从尽可能不带主观色彩的立场,“客观上,戴旭是美国利益的代言人”已经是我能接受的最中肯的评价。对我来说,再往后退就是对戴旭无原则的吹捧,我的立场不允许我这么做。

最后,必须声明,所有热爱中国、希望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希望我们的民族伟大复兴的人,看到我这个系列帖子时,首先能够理解我的立场:第一,尽可能深入全面地阐述我自己的观点、客观中肯地看待戴旭;第二,也是最终目的:统一思想,努力使大家对国家在连续三十年快速发展之后、面临又一个历史选择关头的时候,对国家应该有什么样的战略方向尽可能有更多更好的认识。准确地说,上述后者是我的唯一目的。

至于戴旭是什么样的人,“狗的屁”还是“猫的屁”,我没有兴趣。他既敢发表那样的演讲,就应该有胆量有勇气承担一切的误解、讥笑、愤怒,一心为国者更需如此。

浊者自浊,清者自清。拉到太阳底下晒,才会干干净净。

一、中国需要正确的战略定位。历史上,中国没有成为世界大国的意识,失去地理大发现的机会后,已没有成为世界大国的可能。现实中,周边强国林立,注定中国只能成为地区大国。客观上,现在中国还没有奠定成为地区大国的国体基础。中国人应该从不切实际的大国梦中清醒:复兴任重道远。

换言之,中国现在没有正确的战略定位,或者现在战略定位主要是“不正确的”。“中国”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不管它反应的是自大、自负还是自信,总之是一种强烈的自我意识。按戴的说法,这种意识中从来就没有成为大国的自我愿望。即使历史演变的结果使得中国有过多次机会都未成为世界大国,并不等于中国从来就没有成为世界大国的愿望、动力、和努力过程——戴所说的“成为世界大国的意识”。唐朝算什么?汉朝算什么?丝绸之路之类的努力又反映了什么?但按照戴的逻辑,即使汉唐朝代中国也决不是世界大国,连成为世界大国的意识都没有,怎会有结果?否则只能说,汉唐时代中国虽无成为大国的意识但碰巧成了大国。

“失去地理大发现的机会后,已没有成为世界大国的可能”?是不是说“地理大发现后,世界上将不再有大国出现”?那么美国、苏联(包括十九世纪的俄国)、德国、日本算什么?地理上地球现在已经被“发现”完了,是不是大国格局就这么确定下来,再无变化了呢?看来戴说的只是中国,中国没有赶上“地理大发现”的末班车只好永远落后了,换言之这个结论只是针对中国的。一个国家,因为周边强国林立,就再无可能成为世界大国,这是在地缘战略上令人惊异的“地缘政治决定论”,实在是地缘战略研究的重大突破。“客观上,现在中国还没有奠定成为地区大国的国体基础”。这话水平最高。什么是“国体基础”?联合国五常之一、主要核国家之一、GDP稳居世界前三、人口最多、军队数量质量列世界前茅、粮食产量世界第一、工业制造能力世界第一、进出口贸易额列世界前三、等等,现在的中国连“地区大国”都算不上?噢对了,他说的是“国体基础”,但到底是啥意思?因为中国不是所谓的“民主国家”?如果不是这个,那又是什么?难道中国不应该有大国梦?嗯,不是,看来是说中国现在的大国梦“不切实际”。可怎么个不切实际法?“三步走”的战略不切实际?产业结构升级、政府转型、社会转型也不切实际?那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发展结果算什么呢?看来全世界都在忽悠中国,因为中国甚至连“地区大国”都不是。是世界在忽悠中国,还是戴旭在忽悠中国?

这一段,从论点本身到推论过程全是错的,如果你从逻辑上想想会笑出声来。

二、国家发展需要顶层设计,要抓住技术立国、制造业强国的根本,在发展战略产业时,防止国际阴谋暗算。

什么是“顶层设计”?是说现在的国家战略注重的都是细枝末节,或者国家没有从整体角度设计过战略?我想这都不需要批驳了。“技术立国、制造业强国”就是“顶层设计”的主要内容么?中国已经是制造业世界第一,哦对了,我忘了那都是“狗的屁”,但提醒一下,即使房地产业,统计口径也不在制造业之内的。“技术立国”这种话,从研究战略的人嘴里突兀地蹦出来,就成了战略了?

三、 畸形发展的房地产业,已成为国际资本和国内投机资本,联合打劫中国人民财富的战场,必须从战略角度思考:房地产支撑不了大国崛起。

房地产业的现状确实需要改变,既影响经济发展也影响社会公正。这是正确的,但因为他是外行也并未看到问题实质。

我敢打赌,戴并不懂得中国房地产业的运行模式。第一,从价格构成上,首先是地价上涨反映“土地供应不足”,其次才是房价上涨,但在消费者那里只有房价,因为地价并不在房地产业终端消费者那里体现。第二,从利益分配上,房地产业创造的价值,大部分以土地出让金形式到了政府手里,其次是开发商,剩下的到了房产拥有者手里,不管是自住还是投资。第三,改革房地产业现状,需要政府采取“双线并行”模式,即在制约房价上涨过快、改革目前的房地产业商业模式之外,寻找设计一个立足社会公正、满足中低收入群体住房需求的保障性制度,这就不容易了。

房地产业,本质上反映了不尽合理的地方政府“土地财政”。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基本纳入了地方财政,但目前土地出让早已是“招拍挂”,至少形式上是合理的。理顺这一点涉及到政府运行模式,就没那么容易了。退回来说,房地产业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也是做出了贡献的,并不仅是在“狗的屁”上。近年来,中国社会财富的大幅增长尤其是流动性的大幅增加,政府通过越来越高的出让价格供应土地是最终来源之一,相当于政府通过土地和商业银行向社会注入了大量投资,通过“乘数效应”进一步拉动经济发展。这种“注入”如果不是以土地供应配合,就会成为增发货币,实质性增加通货膨胀的压力。但在房地产业膨胀的这几年中,整个社会的物价,无论是CPI还是PPI都是基本稳定的。懂得经济学的人应该会明白这一点。不过,由此带来的增量财富,分配确实是不合理的,这是公众最为诟病的地方。贺铿说过,“中国政府在炒地”。正确理解他这句话,是深入理解中国房地业现状的第一步。

房地产业,并不是中国崛起的支撑,其实国家也并未将它作为经济的发展重点。现实的房地产业超速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积聚了大量资金、产业结构尚未调整到位、社会资金又缺乏投资渠道、社会住房需求持续增长等多重因素综合作用之下的结果。这并不是哪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是市场规律作用的结果——“市场对资源的自动配置机制”。经济学理论上解释,则是投资角度供应充分的资金只好选择中长期需求最充分的房地产业。如果要使房价上涨趋势得以遏制,除了前述的“双线并行”,宏观经济上完成产业结构升级为主的转型是根本前提,否则房价上涨的趋势仍会持续,这就是目前中国经济的现实。

戴关于房地产业的描述,可以看出他不懂经济学也不懂经济运行模式。他没有提出有操作价值的意见,现实上错误地将房地产业的收入分配主要归结到了“国际资本和国内投机资本”身上。这种主张,至少缺乏统计数据支撑,政治上则是很偏颇的,等于暗示“政府出自GDP增长需要,坐视国际资本和国内投机资本打劫中国人民”。而现实情况是,改革房地产业现状,需要从行业自身商业模式、国有土地管理及供应模式、社会保障制度、政府财政收支制度、商业银行信贷管理等各个方面入手综合治理,既要保持房地业及其相关产业(尤其是给房地产提供了大量信贷资金的银行业)和国民经济平稳运行,又要从保障民生角度对上涨过快的房价加以制约,同时还要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和福利住房制度。这个过程,说实话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

所谓“联合打劫”的说法,则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根本上还是戴的偏激立场和对中国社会经济运行模式缺乏了解共同作用的结果。虽然国际资本大量涌入中国,但一则其本身规模与国内房地产业的庞大规模相比并不大,二则进入中国的国际资本是多流向的,进入房地产业的只是以游资形态存在的外资,并且房地产还不是它的唯一投向。国外游资大量进入中国,是以人民币升值的长期趋势和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为宏观背景的,游资的特点就是“水往高处走”。“打劫”之说不够客观,更不全面,不过符合戴一贯的激进分子的口吻。

四、韬光养晦的口号已构成战略泄密,应该放弃。泄密导致周边大国小国群起掠夺中国利益。真正的战略是顺势而为,让别人无从洞察。

无稽之谈。这四个字虽然进入了国家战略范畴,虽未公开宣示但从一开始就不是保密的(只有形成了体系和具体实施计划的会才归入保密范畴,十七大报告书店随便买),这对研究战略的人来说应该是常识。别国从你的国家行为模式、社会资源调配、政府政策导向等方面就可以基本总结归纳出一个国家战略上的基本方向和基本态度,这跟需要保密的具体的战略实施决策或方案是两回事。

所谓“韬光养晦”,是邓小平在晚年对江泽民领导集体提出的战略建议,一则时间已久,已有十几年,二则本身就不是什么“保密的战略”。戴的这一说法,暴露了其对于战略及战略研究的无知。另外,或许还藏着更隐秘意图,意犹未尽。

这里他又说“真正的战略是顺势而为”了,看看他在其他方面提出的战略建议,符合不符合“顺势而为”?

五、首次提出新型军队的口号,以区别于现在的旧式军队,并提出“灵、远、高、快、准、狠、新”七个方面的具体特征。

都是车轱辘话,其实基本早已分散包含在军队改革的内容中。缺乏可实施性和可操作性,是“文人战略”的一贯特点,这并不是戴所独有的。这一点,充其量只是一个方向性建议,因此价值有限。

六、首次提出,应以太空和大海为背景的蓝色国防观取代以大陆为背景的黄色国防观。

这并不是他“首次提出”。

观念上,早在1988-89年即有一个当时非常有名的专题片《河殇》热播,从很高的角度提出了“蓝色文明”与“黄色文明”对应的观点,很多内容是颇有见地的。可惜因其后的89动乱及当时国家的政治需要,这部专题片销声匿迹。当然,现在三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对那段历史知之有限,了解《河殇》的恐怕就更少了。

从国防角度,“蓝色国防观”也不必然是戴的首倡。无论海军、空军,还是基于航天军工的太空范畴,国家早在二十年前即开始了予以政策倾斜。海空军军费的增长,相对速度是最快的,尽管我没有统计数据。提倡以海空军为国防发展重点戴是正确的,从这个角度,不妨就把“蓝色国防观”首倡给他。但涉及到太空,就没有这么简单了,结合后面再说。

七、首次提出,中国军队转型应该指向天空和大海方向。

现阶段中国军队发展的重点是海空军,这个无疑是正确的。抠字眼没意思。但这不是他“首次提出”,说这话之前,他至少应该看看此前十五年中国军费开支的构成,海空军相关的开支在整个国防开支中的比例变化,这是一个学者做研究是最起码的客观态度。没有国防建设政策导向的倾斜,中国的海空军不会有现在的高速发展及结果。

八、首次提出,空中化才是现代军队的本质,应该与信息化并列,作为我军的战略指导。

这个提法很NB,确实是他头功。

然而,即使是军费开支超过中国N倍的美军也没有这么喊。只不过人家有一到两个空中突击快速部队(如101 Airborne Division 改建的空中突击师),陆军各师普遍配备了很高比例的直升机。即使如此,美军距离“空中化”也差得很远,实际上“空中化”也从未成为美陆军的发展方向。当然,美军不这么做不等于我军不能,该有的前瞻性还是该有的。问题是,这种前瞻性是对还是错,相对我军发展及国防建设需求如何。以后还会谈及。

九、 首次提出,新型军队应该以鹰击战略为指导,摒弃刺猬战略。

这就有些不知所云,开始玩辞藻堆砌了。因“鹰击”与“空中化”的联系,同意是他首倡。不过,“鹰击战略”与“空中化”有什么区别没?

什么是“刺猬战略”?这是戴以嘲讽和讥笑的口吻挖苦我军的发展战略,尤其是以“防御为主”的国防战略。

这可不是玩文字游戏,里面隐含着很大的差别。一个国家,国防战略的方向性差异,会造成社会的发展重心转移,进而使整个国家逐渐走上不同的发展方向。

顺便提及,因戴思维条理性不够,这里提了那里再提并且都是“首次”,故很多有内在联系的东西不得不最后放到一起说,以彰显其战略家的本来面目。

十、首次提出应该“解放”解放军,把解放军从本土防卫中解放出来,进行远征型改造。21世纪的战争是围绕资源设计的,新型军队对内要能保护领土、领海内的资源;对外要能到公共空间去争夺资源。要把空军和海军,从对陆军的依附中解放出来;把陆军从地面解放出来。

这个观点很有价值,但并不完全正确。经济发展已使中国的利益远远超出主权领土范围,国防政策自然应相应扩张。使解放军具备相应的远程部署及作战能力以更好地保护能源安全和国家利益,这是完全正确的。但从整体角度,军队建设涉及到整个国防战略的变化,具体实施则应该是慎重的,因为这涉及到战略资源在社会各方面所做的持久性分配。

对这个问题的进一步分析则依然与前面数个观点相关,自然后面也会看到。

但是,什么是“公共空间”?地球上无论从海洋还是天空甚至包括陆地看,公共空间是有很多,但具备现实可用性、值得“争夺”的资源的那些“公共空间”在哪里?我地理很差,找了一圈儿没找到。恐怕这又是戴的一个“首创”。或者,这是他对“主动对外开战”的委婉说辞?而“海空军对陆军的依附”并非完全不是现实,但同前面说的一样,依然与整体上的国防战略有关。基于过去中国所处的战略环境和国防需要,陆军的主体地位当然是毋庸置疑的。但说到改变,还是因涉及到国防战略的方向而存在“量”和“度”的问题。

看得出来么?戴在隐隐约约地谋划一个很大的“圈儿”,不知道要套谁。

十一、中国建立空中骑兵军团。三军都飞起来,军队就现代化了。

陆军应该发展空中突击力量的观点我完全同意。如果说这一点里面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是我还不知道海军怎么做可以“飞起来”,导弹和航母不应该是海军“飞起来”的标志吧?

十二、中国军队应为沿海提供3000公里安全纵深。在没有防御支撑点的情况下,主要以远程空中饱和打击来实现。在3000公里内,要有全歼敌人空海基地和航母集群的能力

这个观点是错误的。“3000公里安全纵深”,让所有爱国的人都激情澎湃,但却是基于“四六不通”的误导。

首先,对战略的外行导致戴对“安全纵深”这个词驴唇不对马嘴的使用。从军事战略的角度,战略纵深、安全纵深的共同点是,一则“纵深”是位于战线后方,二则“纵深”中没有敌方常设及常驻的军事基地、据点及军力(渗透、穿插进来的不在这个范围)。

其次,我们来看看,韩国、日本、冲绳、关岛、塞班、菲律宾、新加坡,都在什么地方?三千公里之内还是之外?

戴确实是个很NB的战略家。在他的战略中,上述六七个主权国家或地区都成了中国的“安全纵深”!他在建议中国进攻这些地方、歼灭驻扎在那里的敌对或潜在敌对的军事力量么?或者,与这些国家结盟?否则“安全纵深”这个词还有什么意义?其实,这个词仅有的作用就是用以替代“远程打击能力”来忽悠人的眼球。我们的海空军,一直在努力发展使自己具备及提高远程打击能力。不似是而非地用“安全纵深”这个词就显示不出戴在战略上的高明了,但即使是“远程打击能力”也不是这么简单。又一次,这一点根本上还是同戴悄悄谋划的那个“大圈儿”有关,因此还需要最后再提提。

至于“在3000公里内,要有全歼敌人空海基地和航母集群的能力”,就更可怕了。那个“圈儿”的笔画在逐渐变粗。

十三、现在伞降型的空降兵,是无效的军事力量,应该进行现代化改造,转变为空中突击师。

方向是对的。但“伞降是无效的军事力量”这种说法,我相信十五军的官兵们看到了,一定义愤填膺。要看到,我们现在的空降部队作为战略机动力量,当初的建立意图和使用的主要方向就是可能发生的台海战争,并且当时是极为急迫的。以直升机为主要作战手段的空中突击方式自然是发展方向,但这一需要投入二需要时间,并不说明决策者没有认识到两种作战方式的差异。

十四、中国必须拥有航空母舰。

完全同意,无需多说。

十五、新战争时代已经来临,空天战争是新型闪电战,以国家整体瘫痪为特征。具体分析了新战争的四个波次,旧式军队对新型战争无能为力。

完全同意。

十六、美国隐身空军已经成型,中国现行空防体系全部过时,中国面临核武时代以来最重大战略威胁。

这是最有力的证据,证明戴不过是个研究战略的二流学者、技术白痴,既缺乏起码的技术背景(哪怕是科普的程度)也缺乏足够的信息来源。身为空军军官的戴对中国防空体系能说出“全部过时”的话来确实NB,比我更生气的大有人在,我就不必多说了。

十七、从一种退役战机全面回顾中国空军如何成为防空军形态的经验教训,提出中国空军应该向美国空军和以色列空军学习。

退役战机的案例,我基本没有了解,没有发言权。中国空军从单纯的领空防御型向攻防兼备型发展,早已是既定的方针,这个也没什么说的,中国空军向美以空军的学习也早就开始了。

十八、中国六百年来没有人懂海军。

这是戴“无知者无畏”最充分的证明,常人只有喝高了之后才这么说,而戴把它拿来自我炫耀。首先,逻辑上它就是胡扯。你自己懂不懂海军?如果不懂应该闭嘴,如果懂就该自打嘴巴。况且,你还只是空军、政工干部出身,既无技术背景更无海军实际经验。当然,没有必要在文字上较真,也就不再追究“六百年”的问题了。戴的这个说法,是对海军几十万将士以及为数更多的造船等相关军工行业员工的极大侮辱。并且,好像他还认为,世界上真懂海军的,也只有寥寥几人。我就奇怪了,他怎么那么谦虚,没把自己放进去?要不然,他那个结论怎么能成立呢?逻辑上不是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吗,谁都可以顺着他的逻辑往下说,“你根本不懂,闭嘴到一边而去”。

十九、应该开天辟海,再造一个蓝中国。

除了修辞言语上思维混乱的堆砌外,这一点又一次跟他那个“圈儿”连在了一起。

二十、没有国防转化能力的GDP是狗的屁

“狗的屁”这个观点,除了“GDP不仅要重数量更应重质量”这方面的价值和调侃风趣外,它自己就是“狗的屁”,名副其实。

单就经济看,世界上再无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体系比中国具备更强的国防转化能力,包括美俄。首先,粮食、钢铁产量早已世界第一,工业制造能力也是世界第一,汽车、造船(造船去年吨位第一)等行业规模已名列前茅并仍在高速增长,看来他不懂得这些行业在一个国家面临全面战争而转入战时体制时巨大的制造潜力。其次,中国是除美俄之后世界上仅剩的能够自己设计、生产、制造军队全系列武器的国家。当然,某些关键领域的关键技术和产品暂时还不能实现自主,但一则中低端并非没有替代二则高端研发一直在紧锣密鼓进行中都已取得重大突破。第三,中国拥有一支强大的、足以自豪的科研开发队伍。最近十年,中国是世界上军事相关科研及制造水平提高最快的国家。而且,所有的这一切成就都是在西方国家对中国在高科技和军工技术领域实施封锁的前提下取得的。某种程度上,也恰恰是因为中国巨大的战争潜力,领导层一直强调、宣示中国“和平崛起”的国家战略,以消解世界各国本就吵吵嚷嚷的“中国威胁论”。戴旭倒好,要将中国彻底变成一个“战争工厂”么?

美国“狗的屁”多不多?其实,美国是全世界“狗的屁”最多的国家,它的第三产业占GDP的比例几乎是最高的,远远超出中国。这是戴经济知识仅仅入门的一个很好的证据。“狗的屁”少的国家有没有?自然有,前苏联。但前苏联的结果如何呢?没有了,被肢解了。

戴的前前后后一大系列观点,都在“绕着圈地”把中国的战略方向往前苏联的道路上引,一直有意无意使中国走上战略歧途。也许,戴可以自己承认,他在玩弄文字游戏,所谓“狗的屁”不过是“产业结构升级”的另一种说法。如果是这样,我同意。

我开始怀疑,戴跟美国人有什么瓜葛。

21、中国已被C型战略包围

其实,自新中国建立起,中国的战略环境一直就没有从根本上改观,是所有大国中地缘战略环境最恶劣的国家。早先,北面虽是友好的苏联,但遭到西方全面封锁;冷战中期独立于美苏之外,两面受气;冷战后期向美国倾斜,是中国战略压力相对最小的时期,地缘形势短暂好转但因苏联解体又迅速恶化;如今,则处于美国冷战后的战略包围中。C形、O形、U形,是针对不同时期的形象比喻。

“C形包围”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但戴就此提出的突破包围的战略(如果还称得上战略的话)却不得不说是错误的,甚至是危险的。又一次跟戴的“大圈儿”联系在一起。

22、美国的世界帝国战略与中国的危机

我没有资格说自己对美国的“世界帝国战略”有全面的认识,因此单就这一点不好多说什么。但由于戴旭使用这个题目做了专题演讲,就是被全面封杀的那个,相关的内容放到《我看戴旭(之三)》中。

23、中国将在十年内遭遇重大危机,面临被肢解的命运。

这就是百分之百的胡扯,耸人听闻。

对中国来说,被肢解如果是一种危险或危机的话,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实际上,1840年后的中国历史,直至二次大战结束在苏联主导下外蒙正式脱离中国而独立,一百多年来的中国近代史可以说就是被列强肢解的历史。我们因此失去了大片的领土,从地理角度说也加剧了地缘战略被包围的恶劣程度。肢解中国,一直是西方列强(包括日本甚至今天的印度)的梦想。从战略上,这个危险是始终存在的。但“面临被肢解的命运”,如果戴的遣词用句水平还合格的话,除了自我炒作之外我看不出其他。再强烈的危机感和责任意识,也不是这样用的。

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解放军的保障,中国的领土和主权自然有绝对的保障。从领土完整角度说,中国在周边几个区域与邻国有领土领海争议,东海、南海、藏南是主要的三个热点。目前,国家对这三个点的基本立场就是暂时搁置,而戴却以“爱国鹰”自扮主张全面出击,尤其是南海。当然,这并不是戴一个人的想法。近几年,东海特别是南海局面一度有恶化趋势,随着国力军力的提高,军内的强硬呼声也逐渐上升,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于在媒体上的全面讨论则始于两年前,有军方人士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强硬立场,也无可厚非。但戴旭在南海问题上“鼓动民间组织开发南海以寻求摩擦获得口实进而逼迫国家在南海开战”的谋划则是一个危险信号、警告:最高决策层应看到这种危险的苗头,对军方强硬派加以约束,确保国家“和平崛起”战略的实施,更重要的是确保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被瓦解

这一点,在《我看戴旭(之一)》中已有了论及,戴十分明显地试图达成两个目的:1、为军方的强硬势力无视党的领导和军委控制、寻机酿成军事冲突甚至发动战争制造民意呼声和政治借口,“不一定要听主人的”,“遇到不合法的事件,该打的一定要打”,“要敢于迎接合理合法的战争”。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和动向,也是对“党指挥枪”这一建军根本原则悄无声息的瓦解;2、鼓动民间组织“不考虑经济利益开发南海”引发军事冲突以造成海军擅自介入的既成事实,进而逼迫国家在南海问题上采取战争立场。这两点都是极其危险的,会导致大量不确定因素出现甚至在大局上形成难以控制的局面,会影响国家的整体战略部署和实施,进而在金融危机后国家内部面临严峻形势和问题时无法集中精力解决国内问题,从根本上迟滞、延误甚至阻碍经济转型和社会转型的战略目标实现。另外,美国及西方国家期盼已久的“中国威胁论”就不再是口头上说说以忽悠人的观点,西方国家就会真正开始抱团,目标自然只有一个——中国。

我坚信,上述两点是戴的演说从网络上全面消失的主要原因,它们也是我开始关注并强烈反对戴旭的主要原因。对戴旭所谓“战略”的总体认识,将在《我看戴旭》系列贴的最后综合论述,以剥下戴旭美国利益代言人的画皮。尤其是他那个阴险的“大圈儿”,现在看,它已经套住了好些充满爱国激情的人。在我看来,CIA能采取的对中国最高明的渗透和瓦解策略,阴险狡诈也不过如此。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美方的战略设计者,尽可能将中国诱入与美国全面、直接对立的立场(最好是冷战甚至热战)并在周边问题(南海如东南亚各国、东海如日本、西南如印度)上借助各相关国家的力量形成更大压力,爆发军事冲突甚至局部战争使美国得以寻机介入,使中国顾此失彼,导致其内部问题不仅不能缓解、消除反而越发严重,国内矛盾日趋尖锐最终爆发政治或经济危机。这在目前对实体经济上已无法遏制中国崛起、金融上美元受到人民币日益严重的威胁、因金融危机和国际环境影响综合实力开始下降的美国来说,是最佳的策略。对立来得越晚,总体形势对美国越不利;对立来得越早越尖锐,对美国越有利。并且,我会寻找“代理人”。前文学青年、今愤青级专家戴旭先生是最佳人选之一。戴的所谓“战略”,不能绝对地说不符合中国利益,但它绝对地更符合美国的利益。注意,我没有任何证据,因此我称戴为“美国利益的代言人”,而不是“汉奸、卖国贼”。代言人,可以是被收买的也可以是免费的,可以是精心谋划的也可以是初一十五赶一块儿碰巧的,但客观效果没什么区别。让我纳闷的是,戴作为一个战略学者,思考中国战略问题尤其是对外强硬甚至开战时,没有想想这种做法对哪一方更有利么?

对中国来说,“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戴旭如此热衷于战争,到底是为什么?

各位,戴前前后后林林总总,倡导的一大堆东西,是不是这个方向?

在领土安全问题上,国家目前的策略实际上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台湾是中心,新疆、西藏是基本点。牢牢把握这三者,中国的领土绝对是安全的,所谓“被肢解”对中国的敌人而言是“痴人说梦”,对别有用心者则是“耸人听闻”,至于对戴算是什么,就不好说了。

24、中国新型空军要能在八千里外拦截战争

这个观点同“三千公里安全纵深”一样,用不同形式表达而已。不过,这就带有了很强的专业色彩。显然,“4000公里”是现有主力战机作战半径加远程精确打击武器射程之后的大致距离。

这个论点本身并无实质错误,问题还是在于导向,对国防战略的影响。看看,戴的“大圈儿”是前后一贯、缜思密划的,谁说他逻辑混乱来着?

25、太空是未来战争的制高点

就国防战略和部署而言,这个提法现实意义不大。准确地说,这应该是国防科技和航天科技发展的主要方向之一。其实国家目前也是这么做的,“打卫星”“中段反导”两次试验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但在这个方向投入过多的资源,有陷入军备竞赛的危险。美国人,其实不怎么高明,以前对付苏联的一些办法,它也拿来试图对付中国,但我们的决策层没有上它的当。而戴旭,则有不断忽悠的嫌疑。看看他的“鹰派立场”和上面的各条建议,如全部得以实施,可以预想,局面必然是“开始小河流水”、“随后浊浪滚滚”、“最终深不见底”。

26、美国利用金融危机设计战略骗局

这个观点,正确但只是蜻蜓点水,远远不够深入。

说它正确是因为美国确实在金融上采取了种种手段欺骗、诱骗中国,并且防范、制约中国。说它蜻蜓点水、不够深入则是说,戴毕竟在经济尤其是金融上是外行,他并未搞清美国凭着什么可以这样做,怎样才能在根本上制约美国这方面的能力。他那个所谓的“美元陷阱”能很好地说明,他对金融的理解是多么空洞和苍白——美国突然大幅贬值美元,我们的“美元资产”成为无用的废纸。

在不具备金融优势的时候,过多的美元储备就是一把双刃剑。这是美元特有的对新崛起经济大国的“自动防御机制”,日本就是前车之鉴,而明白这一点需要各方面的经济理论尤其是国际金融方面的知识,还要了解二战后的世界经济史,就不是入门者能做得到的了。解消及瓦解美国的金融优势则需要对症下药,而不是戴旭象普通中国人谈论政府在美国的“美元资产”那样不着边际——除了关于美元贬值、通货膨胀知道得多些,戴其他的金融知识几乎是空白。对于中国为什么会在美国形成那么多的“美元资产”及如何解决,戴旭很知趣地没有过多涉及。

其实,这个问题本身就同中国的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转型(顺便说,正是为此国家才要重点解决国内问题!)直接联系在一起。不解决这些问题,中国有了钱照样还要送到美国去。因为你不得不这样做,这是基于美国金融优势下的无奈选择。诚然,在美元价值(主要就通货膨胀而言)及汇率大的波动下,我们庞大的美元资产可能会产生重大损失,但这也远比造成人民币大幅升值进而出口基本死掉、或者国内出现恶性通货膨胀要好很多——顺便说,后两者一直是美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逼迫中国的终极战略意图。重申一次,只有专注于国内的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及社会的转型、取得对美金融优势才能彻底解决中国政治、经济上都受到美元胁迫、被美元绑架的问题,别无他途!

美国的金融优势,其实是他最有力的战略武器、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最后的依靠。美国有容量巨大、品种繁多、监管良好、不断创新及来去自由的金融市场,以及规模庞大、管理出色的金融公司。所有的一切最终都来自于美元,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在结算、投资、储备各方面国际通用货币。所以美国人总是极力消费,从不储蓄;所以美国人不仅花自己下辈子的钱,甚至还要花外国人下辈子的钱;所以美国总是贸易逆差、投资顺差,即使赤字庞大仍可高枕无忧。任何一个新兴暴富的经济大国,基本都会把自己的美元储备、做贸易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乖乖地再送回到美国去,供美国人享乐。

美国的终极优势,不是庞大的核武库也不是嚣张的核动力航母,就是这张背面印有“In God We Trust”的绿色钞票!近三四十年来,美元总是位于美国政府军事、政治、文化的层层保护之中,经济危机时更是如此。要在经济上彻底战胜美国,实体经济只是第一步,没有对它的金融优势,最多算“行百里者半九十”。中美之间在金融上的差距,其实远大于中美军队的差异。中国经济,任重而道远。

可喜的是,人民币已经成为二战后六十多年来唯一能够实质威胁美元地位的货币。当年,日本在世界十大银行中居其七,美国社会甚至发出了日本人要“Buy America”的恐惧声音。可结果如何呢?日本经济及日元最后倒在了随后的经济危机中,再也没有爬起来。中国不同,中国挺过来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率先复苏、依然一枝独秀。美国人恐慌是可以想象的,寒彻心肺还得故作镇静。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已入潜龙入海,在IMF也进入储备货币之列、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已在周边国家展开。当年的苏联,卢布对美元可是半点儿威胁也没有的;遗憾的是,军迷及愤青眼里只有核武、航母、飞机、导弹。一旦中国和平发展的战略环境被破坏或者难以保持,则人民币威胁美元国际货币地位的势头即被遏制,美元相对人民币在战略上的势头就会重新走强。话又说回来,人民币的势头虽然很强,但取得对美元的优势还有很长的路。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金融市场开放,都是极其艰巨的任务、极其严峻的考验。然而,放眼世界,只有中国有可能建立起一个与美国比肩、最终超而越之的庞大金融市场。只要人民币的国际化地位可与美元实际竞争、中国的金融市场堪与美国竞争,美国的庞大赤字就会成为其难以挥去的梦魇,美国人“父债子还”的时候就要到来,那时,它的经济就很可能限于崩溃。这是老祖宗几千年之前就教导我们的“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

最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的国家,正在沿着这条路一步一个脚印地迈进。而上面说的一切,没有一个持续稳定的战略环境,根本不可能实现。

看到这里,那些鼓吹对抗、冷战甚至战争的愤青和大愚弱智的“鹰”们,或许能会明白,美国心里最希望的,就是中国鲁莽地全面出击,从而使得它为保卫美元获得更大的回旋余地,而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一旦终结,就是美国作为全球战略霸主的末日,其衰落将无可逆转。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给中国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懂得国际政治、国际金融的人,显然是看不到这个的。而对那些练就了一身硬功的中国铁血战士们来说,不会没有仗打。你只管富国强军就是了,做好准备,人家会找上门来的,没有人会眼看着你“和平崛起”。你要问了,为什么要等人家来打我们?那我问你,当年罗斯福为什么要等日本偷袭珍珠港?中国对待南海、东海、藏南,都是同样的策略。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后发制人。

相比之下,战略上经济上金融上皆外行的戴先生显然没有看到这一点——也许他根本不希望看到那些,反而屡屡鼓动羽翼未丰的中国主动出击,客观上一再为形成反华势力最渴望的“中国内外交困”局面而积极创造条件,其战略之优劣不言自明,其立场之偏向值得怀疑。

从对上述戴自己整理的主要观点进行的评论及评价看,戴远不是一个合格战略学者,沽名钓誉是他取得目前影响和声誉的主要手段。抛开对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是对“戴氏理论”的最佳评价,正因如此,在《我看戴旭(之一)》中把他的理论戏称为“烤肉摊边三杯啤酒下肚后的胡扯”

对戴旭那个著名的演讲,我将在《我看戴旭(之三)》中单独涉及。

本文内容于 2010-3-4 2:29:40 被bigu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