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之谷歌退出版

hd78789 收藏 3 166
导读:《智斗》之谷歌退出版 作者:绝云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主要人物:   阿庆嫂:中国政府官员。   希拉里:美帝国务卿。   奥巴马:美帝总统。 谷小三:互联网巨头。       (开场,希拉里在白宫密会众互联网巨头) 希拉里:(白)近来中国政府处处与我们作对,哥本哈根会议也搞得我们很没面子。中国对互联网进行内容审查,我们的Pussy价值都没有办法推销出去了,各位可有良策整丫一下。 微小软:(白)互联网审查是他们的法律,我们也不好说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智斗》之谷歌退出版


作者:绝云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主要人物:

阿庆嫂:中国政府官员。

希拉里:美帝国务卿。

奥巴马:美帝总统。

谷小三:互联网巨头。


(开场,希拉里在白宫密会众互联网巨头)


希拉里:(白)近来中国政府处处与我们作对,哥本哈根会议也搞得我们很没面子。中国对互联网进行内容审查,我们的Pussy价值都没有办法推销出去了,各位可有良策整丫一下。


微小软:(白)互联网审查是他们的法律,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谷小三:(白)我们被中国的黑客攻击了很多次,要不就借题发挥一下?


惠小普:(白)不好吧,黑客哪里都有。


谷小三:(白)不怕,我在中国有很多粉丝的,我可以大叫两声要退出中国,我的粉丝们都是精英,很死忠很有话语权的,一定会搞得沸沸扬扬,怎么也能恶心丫一下子。


希拉里:(白)好!就这么定了!


其他互联网巨头手机铃声适时响起,纷纷称家里要做饭赶着回去打酱油,希拉里与谷小三密谋后下场。


(幕后声:奥巴马的队伍快要进庄了)


群众甲:(急急上场,白)奥巴马来了。(急忙下场)


群众乙:(急急上场,白)奥巴马来了。(急忙下场)


群众丙:(急急上场,白)奥巴马来了。(急忙下场。王福根,沙奶奶等上)


王福根:(白)阿庆嫂,奥巴马的队伍快要来访问了。


阿庆嫂:(白)他来了。哥本哈根刚刚开完会,他后脚就到了。你瞧见他们的队伍了吗?


王福根:(白)瞧见了,有好几十号人呢。旗子上画的是白星红条,肤色却黑白不一。


阿庆嫂:(白)星条旗,肤色黑白不一?!


王福根:(白)听说希拉里也回来了。


沙奶奶:(白)希拉里是克林顿的老婆。


阿庆嫂:(白)奥巴马这回来,是路过是长住我们还不清楚。黑客同志们先不能接。得想办法给他们送些干粮。


王福根:(白)我去准备炒米。


四 龙:(白)我去准备船。


阿庆嫂:(白)好。(众人下场)


谷小三:(幕后声)退出了,退出了!(谷小三带领一众精英粉丝上)


谷小三:(唱)来到中国整六年


低声下气把钱赚


今日国务卿有密令


维护兹疣我当先!


谷小三:(白)老子今儿个被中国的黑客攻击了,老子不干了!


精英甲:(白)哇!谷谷好棒,我爱谷谷。


精英乙:(白)谷哥纯爷们,铁血真汉子。


精英丙:(手捧一束狗尾巴草,掩面而泣白)轻轻的你走了,正如你轻轻的来。我送上一捧鲜花,为你的离去喝彩。


精英丁:作为谷谷的粉丝,我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专制国家的人,一种是乱讨厌别人的人,最后一种是不识数的人。


路人甲:(白)丫抽风了吧,退不退出关我鸟事。


路人乙:(白)太好了,以后我小李有独食吃了。


路人丙:(白)他退出的不是中国,是寂寞。


阿庆嫂:(白)得了得了,你来这里做生意,就得听我们的法律,何必呢。来,这边儿坐会儿,吃杯茶。


谷小三:(白)想怎么着,挡客是怎么着?(刘参议员上)


刘参议员:(白)哎,谷小三,总统就要来,你在这儿干什么?


阿庆嫂:(白)哎依?这不是老刘吗?


刘参议员:(白)是啊。阿庆嫂,我现在当参议员了。


阿庆嫂:(白)哦,当参议员了,恭喜你呀。


刘参议员:(白)老没见了,您呐好啊?


阿庆嫂:(白)好。


刘参议员:(白)谷小三,你在这儿干什么呀?


阿庆嫂:(白)是啊,这位兄弟眼生得很,没见过,在这儿跟我有点儿过不去呀。


刘参议员:(白)谷小三儿,这是阿庆嫂,救过总统的命。你在这儿胡闹,总统知道了,有你的好吗?


谷小三:(白)我不知道。阿庆嫂,我谷小三儿有眼不识泰山。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谷小三:(面向刘参议院小声耳语)老子上面有人...


阿庆嫂:(白)瞧您说的,我也不会理官仗势,给人家小鞋穿。刘参议员,你是知道的。


刘参议员:(白)可不是嘛,人家阿庆嫂是厚道人。


刘参议员:(白)谷小三,去接总统,国务卿,去吧去吧。


谷小三:(白)阿庆嫂,回见。


阿庆嫂:(白)回见。待一会儿过来吃茶。(谷小三下)


刘参议员:(白)阿庆嫂,这是我们希拉里国务卿的堂弟,您可得多包涵着点儿啦。


阿庆嫂:(白)刘参议员,您请坐。呆一会儿水开了,我就给您泡茶去。您是稀客难得到我这小茶馆里来。


刘参议员:(白)阿庆嫂,您先别张罗。我是奉命先来看看,总统一会儿就来。


阿庆嫂:(白)总统?


刘参议员:(白)啊!就是小奥啊。


阿庆嫂:(白)噢!小奥当总统。


刘参议员:(白)对唠,人也多了,钱也多了,跟上会大不相同,阔多了。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有人来。赶紧站起,息烟)总统来啦。(奥巴马,希拉里上)


奥巴马:(白)嘿,阿庆嫂。


阿庆嫂:(白)听说你当了总统了,恭喜你呀。


奥巴马:(白)你好啊?


阿庆嫂:(白)好啊好啊。哪阵风把你给吹回来了?


奥巴马:(白)买卖兴隆,混得不错吧?


阿庆嫂:(白)托您的福,还混得下去。


奥巴马:(白)哈哈哈哈。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的国务卿,姓克林顿,是我国第一花花公子的老婆,希拉里。


阿庆嫂:(白)国务卿,我们同在一个地球上,落脚谋生。国务卿树大根深,往后还求您多照应。


奥巴马:(白)是啊,你还真得多照顾着点儿。


希拉里:(白)好说。好说


奥巴马:(白)阿庆嫂,我上次大难不死,才有了今天,我可得好好地谢谢你呀。


阿庆嫂:(白)那是您本人的造化。呀,你瞧我,尽顾着说话儿了,那能让您二位这么干坐着,我去泡茶去。您坐,您坐(下)


希拉里:(白)总统,这么熟悉是什么人哪?


奥巴马:(白)你问的是她

(唱)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

总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金融危机搞得我,晕头转向,


多亏了阿庆嫂,她多买美债把我帮。

她那里大搞基建,面不改色无事一样,


骗走了资本家,我才躲过大难一场,

(阿庆嫂上)

似这样救命之恩终身不忘,

俺奥某讲义气,

终当报偿。


阿庆嫂:(白)奥总统,这么点儿小事儿,您别总挂在嘴边儿上。当时我也是急中生智,后来您猜怎么着,我还真有点儿后怕呀。国务卿,您吃茶。呀,香烟忘了,我去拿烟去。(下)


希拉里:(白)总统,我久在国际舞台混,怎么没有见过这位老板娘呢?


奥巴马:(白)人家夫妻两千年以后才来这儿开茶馆儿。那时候你还在和莱温斯基争比尔呢,你怎么会见过她呢?


希拉里:(白)哦,这么说,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呐。


奥巴马:(白)怎么,你对她还有什么怀疑吗?


希拉里:(白)不不不,总统的恩人嘛。


奥巴马:(白)你这个人那。(阿庆嫂上)


阿庆嫂:(白)国务卿,烟不好,请抽一支。奥总统,抽一支。


希拉里∶(唱)这个女人那,不寻常。


阿庆嫂∶(唱)希拉里有什么鬼心肠?


奥巴马∶(唱)这小希,一点面子也不讲。


阿庆嫂∶(唱)这草包,倒是一堵挡风的墙。


希拉里:(白)抽烟。


奥巴马:(白)人家不会,你干什么?


希拉里:(唱)她态度不卑又不亢。


阿庆嫂:(唱)他神情不阴又不阳。


奥巴马:(唱)希拉里,搞得什么鬼花样。


阿庆嫂:(唱)他们到底是山贼还是流氓?


希拉里∶(唱)我待要旁敲侧击将她访。


阿庆嫂∶(唱)我必须查言观色把他防。


希拉里∶(白)阿庆嫂,

(唱)适才听得总统讲,

阿庆嫂真是不寻常。


我佩服你沉着机灵有胆量,


竞敢在资本家面前耍花抢。


若无有一统全球的好思想,


焉能够舍己救人不慌张。


阿庆嫂∶(唱)国务卿休要谬夸奖,


一统全球不敢当。

开茶馆,盼兴旺,

江湖义气是第一桩。

总统常来又常往,

我有心,背靠大树好乘凉。

这也是总统的洪福广,

方能遇难又逞祥。


希拉里∶(唱)黑客们久在沙家浜

这棵大树有荫凉。

你与他们常来往,

想必是安排照应更周祥。


阿庆嫂∶(唱)架起服务器,

接通互联网。

设置防火墙,

过滤赌毒黄。

来往都是客,

全凭嘴一张。

相逢开口笑,

过后不思量。

人一走,茶就凉。

有什么周祥不周祥。


奥巴马:(笑)哈哈哈哈


希拉里:(笑)嘿嘿嘿嘿。

(白)阿庆嫂真不愧是个开茶馆的,说出话来滴水不漏。佩服,佩服。


阿庆嫂:(白)奥总统,这是什么意思啊?


奥巴马:(白)他就是这么个人,阴阳怪气的。阿庆嫂,别多心呀。


阿庆嫂:(白)我倒没什么。(阿庆嫂下)


奥巴马:(白)老希,人家阿庆嫂救过我的命。咱们大面儿上得说过得去,你这东一榔头西一棒锤的,你叫我这面子往哪儿搁?你要干什么呀?


希拉里:(白)不是呀,总统。我看这位阿庆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胆大心细,遇事不慌。将来咱们搞曲线救国,这可是用得着的人呐。只是不知道她跟咱们是不是一条心。


奥巴马:(白)阿庆嫂,自己人。


希拉里:(白)那她一定知道黑客伤病员的下落,只怕她知道但不肯说。


奥巴马:(白)要问,得我去。你去,准得碰钉子。


希拉里:(白)那是,还是总统有面子嘛。


奥巴马:(大笑)哈哈哈哈。(阿庆嫂上)


阿庆嫂:(白)奥总统,国务卿,吃点儿瓜子啊。


奥巴马:(端茶杯一饮而尽)好好。


阿庆嫂:(白)这茶吃到这会儿,才吃出点味儿来。


奥巴马:(白)不错,是吃出点儿味儿来了!阿庆嫂,我向您打听点儿事。


阿庆嫂:(白)凡是我知道的。


奥巴马:(白)我问你这黑客。


阿庆嫂:(白)黑客?有,有。

(唱)总统何须细打听,

此地住过许多黑小兵。


奥巴马:(白)住过黑客?


阿庆嫂:(白)住过。


奥巴马:(白)有伤病员吗?


阿庆嫂:(白)有。

(唱)还有一些伤病员,


伤势有重又有轻。


奥巴马:(白)他们住在哪儿?


阿庆嫂:(唱)我们这个镇子里,

家家住过黑小兵。

就连我这小小的茶馆里,

也时常有人前来,

吃茶,灌水,刷手巾。


奥巴马:(问希拉里)怎么样?


希拉里:(白)现在呢?


阿庆嫂:(白)现在?都去阿富汗了。

(唱)奥萨马一声集合令,

浩浩荡荡他们登路程。


奥巴马:(问)伤病员也走了吗?


阿庆嫂:(唱)伤病员也无踪影,

远走高飞难找寻。


希拉里:(白)都走啦?


阿庆嫂:(白)都走了。要不各大公司在互联网上扫描了好多天,怎么也没有人被抓出来啊。


希拉里:(白)国际互联网公司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这么大的沙家浜要藏起个把人来,那还不容易嘛。就拿奥总统来说吧,当初不是被阿庆嫂在资本家的眼皮底下搞了点小把戏不就给藏起来了吗?


阿庆嫂:(白)哟,听国务卿的意思,这黑客的伤病员是我给藏起来了。这听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照这么看奥总统,当初我真不该救您,倒落下话把儿了……


奥巴马:(白)阿庆嫂,别别别……


阿庆嫂:(白)不,不不不!奥总统,今儿就当着您的面儿,让您的弟兄们把我这小小的茶馆儿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搜上一搜,哼!省得人家疑心生暗鬼,让我们里外不好做人呐!


奥巴马:(冲希)老希,你瞧你!


希拉里:(白)说句笑话嘛,何必当真呢。


奥巴马:(对阿庆嫂)国务卿,开玩笑。


阿庆嫂:(白)奥总统,这样的玩笑我们可担当不起呀!(转身下)


(谷小三急上)


谷小三:(白)国务卿,不好了!我们不能退出了,股东不答应啊,我们还得在中国继续赚钱呢。


希拉里:(白)你这个叛徒,臭流氓,懦夫,二五仔!和我老公一个德行!


奥巴马:(白)你们说什么呢?


希拉里:(白)谷小三被钱收买了,不听我的话了,不愿意传播我们的Pussy价值和冥煮兹疣了。


奥巴马:(白)罢了罢了,我们不都是要听钱的话吗,你今天搞得我很没有面子,你妈和你老公叫你回家吃饭呢!(面向秘书)去帮我联系一下佩琳,问她愿不愿意做下一任国务卿。


众精英:(白)谷谷好棒啊,说不退出就不退出,爱你一万年!


路人甲:(白)不是说要退出吗?


众精英:(白)呸,你这个假正经,谷谷什么时候说要退出了?我怎么不记得!


(奥巴马,希拉里,谷小三下,阿庆嫂上,亮相。闭幕)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