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6.html


现在的阎锡山,手上握有二十八个精锐的德械、苏械师。外加一个坦克师和四个装备数量已经达到旅级标准的加强炮兵团。

而此时日军方面正在拼尽全力投入到武汉战役之中。由于阎锡山已经改变了历史,此时原本支援山西抗战的卫立煌所部九个师还有其余部队也尽数被蒋介石南调进入武汉战场。加入了这将近十万受山西抗战胜利鼓舞而士气高昂的精锐之师,日军的局势直接有急转直下的趋势。

卫立煌的九个师直接划拨到了白崇禧的指挥下,在战况最激烈的时候投入了长江北岸的作战。

1938年6月初,日军第六师团从合肥南下;突破了徐源泉26集团军的防御,13日攻占桐城后,转向西南方向进攻,17日陷潜山。至7月初,日军在江北占领太湖、望江以东,在江南占领江西湖口以东的长江沿岸地区。

7月24日,日军第11军第6师团在稻叶四郎指挥下从安徽潜山向太湖进攻,一路血战,相继突破第31、第68军、84军防线,至8月3日,先后攻占太湖、宿松、8月4日经过激烈的巷战终于占领了广济的门户黄梅。丢掉黄梅后,五战区代理司令白崇禧立即指挥部队反击,但日军据险死守,还施放大量毒气,硬攻惨失惨重。见强攻不行,白崇禧就调部队侧击日军的后方,8月26日李品仙兵团收复太湖、潜山,切断了日军第6师团的陆上补给线和陆上退路,使稻叶处境艰难。白崇禧抓住机会,指挥正面对峙的28军、84军等部队趁机猛攻,意图全歼曾在南京大屠杀中犯下累累罪行的第6师团。这一回白崇禧的布局虽然高明,但还是低估了日军的战斗力。第6师团据险死守,同时施放大量毒气,企图靠死撑硬顶渡过难关,等到冈村宁次派遣海军在九江对面的小池为其开辟补给通道。数万国军浴血奋战,但是始终不能突破第六师团的防线,却损失巨大,几近不能再战。

而此时卫立煌的精锐部队就在最紧张的时候加入了对第六师团的围攻之中。一时间日军防线处处吃紧,不到一周的时间,第六师团就被压缩到了较为狭小的空间之内,随时有被分割包围进而全歼的可能性。

此时,焦头烂额的冈村宁次,也只能将在北平天津一带休整了大半年,已经恢复战斗力的的山冈重厚第一零九师团和筱原诚一郎独立第十五混成旅团通过海军运送到九江对面的小池登陆,企图为第六师团解围。

由于这些部队的调离,此时,在华北一线的日军兵力达到了历史上最少的时候。

此时的华北日军只有独立第一混成旅团、忻口被打残至今仍然没有得到补充的独立第二混成旅团残部、矶谷廉介第十师团、中岛今朝吾第16师团、下元熊猕第108师团、山下奉文少将支那驻屯混成旅团。另外还有德川好敏中将率领的临时航空兵团支援作战。

这些日军在数字上看来仍然有十万之众,战斗意志坚强,装备精良且有优势空军助战,但是由于前一阶段之中日军已经占领了河北,平津,山东等广大的地域,兵力已经分散,而且此时在河北境内活动的朱德将军率领的第十八集团军则是大量的发动伏击战,袭扰战,打击日军的后勤补给以及小股部队。由于装备了与日军不相上下的武器,半年以来战果颇丰。而在阎锡山看来,第十八集团军最大的效果就是已经牵制了至少两倍于本身的日军部队。也就是说华北原本十多万的日军,被第十八集团军在河北境内至少牵制了五万以上。

此时,阎锡山的目标也制定出来了,那就是两线作战。在这种极其有利于晋绥军的形势下,阎锡山同时配置两大军群攻击日军。一路从娘子关出击,在第十八集团军的支援配合下打击井陉一线日军,视情况主动进击石家庄的日军。另一路则以优势兵力从大同出发,攻取张家口,进而在强大装甲部队和苏联空军志愿航空队的支援下攻击北平、天津。

阎锡山心中的计划是南路攻取石家庄之后迅速北上,攻击保定并相机攻取之,北路攻取平津之后立即凭城阻击日本关东军四个师团可能的支援。并适当分兵协助南路肃清河北残敌,然后两军合二为一向山东发起进攻。计划用半年左右的时间肃清除东北之外关内的日军。

当然阎锡山还是有后续打算的。虽然前面他在忻口会战之后私自扩编了十二个师部队的行为已经引起了蒋介石的不满,但是此时老蒋也没有办法管得了他了,现在他仍然命令兵工厂加班生产武器装备用来武装十万预备役部队,并且在山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兵工作,计划再征召十万预备役部队。

此外,阎锡山还有打算在部队攻取河北平津之后,进一步扩充自己的兵力。

当然,他已经在原来山西警察的基础上,用淘汰下来的老式武器组建了武装警察部队。阎锡山不想犯日军分兵驻守的错误,于是计划依靠这些武装警察部队来维持收复地区的治安,以及负担一些剿匪等的低强度作战任务。

同时在这紧张的抗战之中,还有一个晋绥国民政府经济审计调查局低调的在太原挂牌成立。这也是阎锡山的杰作,而这个名义上负责经济生产的调查局,其实就是阎锡山的秘密特工力量。

出于长远上的考虑,阎锡山此时也在山西境内开始了一批基础设施的建设,由于他有“先知”的能力,晋北数个大型煤、铁矿被相继发现,大批的煤炭开始生产。此时阎锡山与苏联联合开办的太行钢铁厂、晋绥汽车制造厂等工厂也分别在太行山脉的深山老林之中开始了秘密的兴建。大批原来太原钢厂的技术工人纷纷进驻这些深山老林之中,组织生产。苏联不明白阎锡山在那么需要机枪大炮的情况下还投巨资建设汽车制造厂的目的。似乎,晋绥军内部所有人也都不明白,只有阎锡山明白这个汽车制造厂的重要性。

......

阎锡山在军事会议上确定的反攻发起的日期是八月十五日。而此时已经是1938年的8月2日了。晋绥军各部也开始了紧张的集结。山西南北的铁路线上白天平静如常,夜晚却极其的忙碌,一趟趟军列满载着全副武装的晋绥军精锐部队奔驰在山西特有的窄轨铁路上。一辆辆嘎斯、奔驰甚至缴获的三菱卡车,也拖拽着一门门在月光下泛着阵阵杀气的晋绥军火炮,开赴集结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