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三》鬼子来了(3)

武者2009 收藏 27 2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URL] 清康熙年间,翰林张秉发告老还乡,带领一家老小几十口途经山东地界,一干人马行至铁镢山下时,突见两只凤凰从一高台草丛里飞起,行人纷纷惊叫,俗话说: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张秉发是个老学究,当然也信这个。就让人停下轿子,自己亲自走到高台上向四周了望观察了一遍,发现该台南顶大珠山峰,北望凤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清康熙年间,翰林张秉发告老还乡,带领一家老小几十口途经山东地界,一干人马行至铁镢山下时,突见两只凤凰从一高台草丛里飞起,行人纷纷惊叫,俗话说: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张秉发是个老学究,当然也信这个。就让人停下轿子,自己亲自走到高台上向四周了望观察了一遍,发现该台南顶大珠山峰,北望凤凰岭,西连铁镢山脉,东眺黄海中的灵山若隐若现,不由的连连暗叹这确实是块福荫子孙的风水宝地。于是就决定不回老家江南了,就在此安家。


附近地方官员听说京城老翰林要在该地落脚,这是本地的荣耀啊,都拥来嘘寒问暖帮忙筹划住宅,出钱出力。不到一年就建成了一座拥有三个大院几十间的大瓦房,因该处高地,就取名:高台村。


老翰林归天后,他的子孙不负祖训,在其后大清近200年的历史上,拿下了状元,巡抚,举人等官爵。


至清末民初该村已发展成一个拥有300多户的大村。因为社会混乱,各地军阀土匪你来我往互争地盘财物。闹的当地鸡犬不宁,杀人绑票几乎天天发生,民众苦不堪言。有势力的村子就联合起来自建武装保家护院。


高台村族长张发祥找来同族几个兄弟爷们一商量,就在村四周垒起了围墙,东西南北各建了一个小炮楼,出行道路用大栅栏封闭,白天打开以方便村人外出劳作,天一黑就关闭。


张发祥的孙子就是那个张皋五扒皮,日本鬼子打来的头一年,五扒皮与姑姑家的表妹王玫瑰结了婚。


那天一清早,五扒皮就跟媳妇王玫瑰骑着毛驴到山里给丈母娘做生日去了。


张发祥在家吃了饭,就提着个马扎子来到院门前的大街上,70多岁的人了,胡子已全白,虽然已是民国27年,但老头还留着花白的大辫子。这在那时的农村也并不少见。


白白的太阳慢慢地爬上来,暖暖的感觉让张发祥有点慵懒,就眯着眼睛享受这安详的时光。


这时从村东头跑来一个人,边跑边叫着:鬼子来了!鬼子来啦!老少娘们快跑啊!张发祥一惊,从马扎子上站起来急问:石猴子,你瞎吆喝个啥?


石猴子张着手急急地比划:三爷爷,日本人要来扫荡了,现在已到了肖家庄,那里的人都跑光了,鬼子正在那放火烧房子呢。咱快跑吧。


张发祥心一沉,没吭声,提着马扎转身回了家,儿子媳妇正在厢屋拉呱秋天收租的事呢,见父亲回来了。儿子保正就问:爹,你咋不在外面耍了?


张发祥怒道:小日本鬼来了,你和皋子他娘赶紧去西山躲躲。


啊?保正一听,瞪大了眼,望了望父亲和婆娘,说:爹,你腿脚慢,先和皋子他娘走吧,我去炮楼看看再说,也许鬼子没来,是别人瞎诈唬。


张发祥说我都土埋半截的人了,躲不躲无所谓,小鬼子也不稀罕我这把老骨头。我在家守着大院,别人鬼子来糟蹋了。


三个人争执了一番,都不想跑,最后儿子保正道:这样吧爹,你和皋子他娘先到咱地窖里躲躲,我去炮楼观察下,咱有10多条枪呢,鬼子来了总不能屁都不放一下就跑吧。


张发祥同意了,叮嘱儿子要小心,保正点头应了。顺手*起炕席下的盒子枪就出了门。


这时街上人头窜动,男女老少牵牛提包往村西山方向奔。保正迎着人群上了炮楼,炮楼里几个家丁正在吆天喝地团团转。一见当家的来了,纷纷拥上来指着远处的烟火嚷:老爷的你快看,肖家庄起火了,鬼子出动了,咱咋办?


保正鼻子一哼,道:咋办?打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鬼子打到咱家门上了,咱不打谁打!


好,几个家丁喊一声:老爷俺都听您的,反正命就一条,该死该活吊朝上,跟小鬼子拼了。


于是保正吩咐人把大栅门封严实,静等鬼子到来。


再说乡长马大全,一早起来整理了下行头,挎上盒子炮来到日军驻地,跟着田中就杀向高台村,路经肖家庄,田中见庄里早没了人影,就下令烧了全村几十间茅草屋。看着燃起的熊熊大火,田中在马上哈哈狂笑:支那人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马大全也一个劲地献媚附和。田中手一挥:高台村的开路,于是一行人马浩浩荡荡杀向了南面。队伍前面打头的是100多二鬼子(伪军),中间是田中和两个少佐的大马,后面紧跟着30多个扛枪扛炮的鬼子。马大全鞍前马后地夹在田中后面忙活。


大约两代烟的工夫,鬼子已到了高台村前。这是马大全表现的最好时机,他紧撵几步奔在距小炮楼几百米的地方扯起嗓子高喊:乡亲们,大日本皇军来慰问你们啦,赶快敞开大门让皇军进去。


躲在小炮楼上的保正一听,草,这不是那个皮货贩子马大全吗,跑这里来显摆了,丢你老祖。说着就从一家丁手里拿过汉阳造,瞄准马大全高昂的头颅“砰”地打了一枪。可能是距离太远,子弹有弧线,这一枪没打中他的脑袋却哧地一下钻进马大全的裤裆。


这小子正吆喝着呢,忽然觉的裤裆一热,低头一看,崭新的黑绸裤子破了一个洞,吓的他双手捂着老二连蹦带跳地躲到了田中马后,那些鬼子伪军一见他这副狼狈相,哄地一声大笑起来。


田中跨下马,手一挥,三个小钢炮就支起来,几个鬼子刚要往炮桶里按炮弹,田中喊一声:慢,说着用眼睛扫描了下面前的伪军,指着一个戴眼镜的翻译道:你的,过来放炮。


这小鬼子田中也够黑的,他想第一炮让中国人先打,同胞自相惨杀是他最开心的事,也是一种计谋。


那个翻译原来是个学生,因见跟着日本人混吃的开,就参加了伪军,因为认识字又会几句日语,就跟随田中从青岛来到西海岸。


翻译见田中让他放炮,心里直喊倒霉,但又不敢违抗,就颤颤抖抖地跑过来,抱起一颗青幽幽明晃晃地炮弹往炮筒里按,心说这大家伙厉害啊,一炮过去就的炸死几条人命。


可能是他不太懂填炮方式,也可能他太紧张的缘故,炮弹扔进炮堂了,可弹头却朝下,轰地一声巨响,炮毁人亡,血肉横飞,刹时两个鬼子就上了西天,再看那翻译,正抱着脑袋哇哇乱跳,一只眼珠耷拉在胸前直悠搭。


草,这还了得,己方一枪没放先死人,田中气的哇哇咆哮,上前一刀就把还在蹦高的翻译脑袋砍了下来。马大全站在一边躲避不及被翻译脖子上喷出的鲜血糊了一身,吓的他目瞪口呆。草,小鬼子真狠啊。


田中高吼一声:开炮,话音刚落,几颗炮弹飞向了大栅门,大门轰然倒塌,小炮楼也土崩瓦解。


一群鬼子端着枪疯一样高吼着冲进了高台村。一场杀戮开始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