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礼帽计划 第一部 青衣与裁缝 第十七章 双层密码

zyl904302 收藏 2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我认为,这本密码本不太可能是假的,”张风对王修平说道:“而很有可能是日军对这份乐谱情报设置了最高的保密级别,也就是双层密码。换句话说,这次根据密码本翻译出来的这份东西,并不是毫无意义,它们其实又是一层密码,需要另外一本密码本才能将它破译为真正的情报。”

王修平也有一些密码知识,听张风说了之后,也有些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小鬼子对份情报设置了两层密码,第一层是从五线谱中按照一定的规律组合出来的数字密码,第二层便是我们根据藤田的密码本对数字密码进行破译后得到的这些,看上去杂乱无章、毫无意义地组合在一起的数字、英文字母和日文。”

张风点点头:“藤田的密码本是用来破译第一层数字密码的,而需要另外一本密码本来破译现在我们得到的这份东西。”

王修平不禁喃喃地骂道:“小鬼子真他妈的狡猾,这哪是两层密码,把数字密码隐藏在五线谱中,如果将五线谱也算上,这应该是三层密码。”

张风苦笑着点点头,小鬼子也真是煞费苦心,由此也可见这份情报的重要性。

张风听重庆的密码专家说这份东西有可能是密码时,无意中想起当初加入军统,接受密码知识培训时,有一堂课给他的印象很深,一度引起了他对密码的浓厚兴趣。也正是这堂课上老师讲过的一些话,让他想到了双层密码这种可能性。

那位老师在讲课时举过一个例子,讲解过一种最简单的密码编写方法:正常的英文二十六个字母的排序是从A——Z,A是1,Z便是26。那么GOOD MORNING这句话中每一个英文字母对应着正常的字母排序,其序号分别是:7、15、15、4、13、15、18、14、9、14、7。

这时你将英文字母的正常排序打乱,比如说以H开头,那么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的排序应该是H——G,此时,H是1,G是26,按照上面的序号将对应的字母选出来,得到的便是:NVVK TVYUPUN,那么谁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呢?除非你知道实际上N代表的是G,V代表的是O等真正的字母排序方法,你才能将NVVK TVYUPUN还原成GOOD MORNING,也才知道它的真正意思。

最后那个老师曾说过,这种密码编写很简单,破译起来也不是很困难,为了增加密码的复杂性,可以在字母中增加数字和其他国家的文字,这样对手想要破译便会极为困难。

张风便是联想到这一点,现在得到的这份东西,不就是数字、英文字母和日文混杂在一起的吗。这才推断这份东西并不是无用的,而是日军设置的又一层密码。

难怪当时藤田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他那句没说完的话就应该是:“更何况这是双层密码。”言下之意无非是就算中国人偷到我的密码本也不可能将这份情报给破译出来。

而当时大岛吩咐藤田将乐谱拿去译出后赶紧送来,当时自己理解的是这份情报大岛是要亲自去呈送给派遣军的司令官,现在看来,大岛当时还有一层意思送过来由自己亲自将最后一层密码译为真正的情报。照此推断,这破译最后一层密码的密码本就应该是在大岛本人的手里。

现在综合各种情况分析,乐谱情报是假的这种可能性不大。日军不会在一份假情报上费这么大的功夫,安排人从国内送来,护送的人行程隐秘,北平站、上海站的人都没能截住他,更何况,没有必要将一份假情报编写的如此精巧。

藤田的密码本是假的,这种可能性也不大。自己潜入雨机关时,大岛和山口虽对自己存有戒心,但还没产生怀疑。自己刚进入雨机关他们就布好局,放个假密码本让自己偷,这似乎不大可能。而且,第一次盗取时,插出来个三木有信作梗;第二次盗取时,藤田又会碰巧来办公室译电。大岛如果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想将计就计的话,就不应该让这种事情发生的,而是让自己顺利地盗取到密码本。

现在看来最大的可能,就是大岛握有破解第二层密码的密码本。

可自己现在还能继续留在雨机关,去盗取第二本密码本吗?

武扬被营救出来,自己身份的秘密暂时无虞,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大岛和山口从那些缴获的电报中掌握了多少与自己有关信息。

大岛与山口肯定是在怀疑自己,不然也不会安排人进行跟踪调查。既然是怀疑,就说明他们暂时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身份,继续留下,虽然有些冒险,但至少还有盗取到大岛密码本的机会。如果撤离,虽然自身安全,但前期下的这些功夫就白费了,对这份日军极为重视、可能影响到近期的战局变化的情报,自己包括中国军队都是一无所知。

打定主意,张风便向王修平解释了自己选择继续留下的原因。王修平想着左右也是无法,等重庆那边破译,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日军的军事行动却是马上就要展开,眼下也只有依靠张风这边将情报的内容弄清,于是便同意了张风的想法。

张风又向王修平道:“你要给我准备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王修平问道。

“你给我准备一套密码破译本,是咱们军统常用的一套密码,我要拿去给大岛。”张风说道:“我把这套破译的密码交给大岛,就说是我破译出来的,这样可以为我争取一些时间和空间。”

见王修平有些奇怪,张风接着又道:“我将这套破译的密码交给大岛,可以部分地体现出我的价值,大岛与山口现在对我只是有所怀疑,他们现在正在尽力寻找我的破绽。我提供给他们这套破译出来的密码,有助于他们侦破W市的所谓地下组织。他们应该想不到一个真正的军统特工会这样做,这样可以打消大岛对我的部分疑虑。”

王修平点点头,张风接着又道:“等我把这套破译出来密码交给大岛后,你们便六分真、四分假的概率用这套密码发送一些情报,组织几次或真或假的行动,假装让这些行动被大岛与山口挫败,以增加他们对我的信任度。”

王修平想了一下后说道:“这我需要跟重庆那边请示一下,不过应该问题不大,过两天你来一趟酒楼,牙医会给你的。”

过了一会,王修平问道:“他们现在已经对你有所怀疑,开始派人跟踪你,这酒楼做为联络点只怕已经不合适了,要想法另换一处。”

“没事,”张风道:“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是来这,突然不来了,相反会引起他们更大的疑心。只是我们俩不能常碰面,以后多由牙医在中间传递消息,而且要尽量缩短我和牙医、或者与你单独在一起的时间。牙医经营这酒楼已有一年多,平日里又常有日军士兵和军官来这里吃喝,牙医一直暗中潜伏着,没参与什么军统的行动,他们从牙医这里查不出什么来。”


(晚上还有一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