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把子 正文 第六章(46)

刑警马营 收藏 2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size][/URL] (46) 陈小雅正在小店里忙碌,看到陆明远沉着脸进来,忙问:“明远,怎么回事?看你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陆明远也不答话,一把扯过椅子坐了,从口袋中掏出一支烟叨在嘴上,刚想点火,被陈小雅一把夺了:“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儿?” “唉!黄了!”陆明远有气无力地说,然后又夺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46)


陈小雅正在小店里忙碌,看到陆明远沉着脸进来,忙问:“明远,怎么回事?看你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陆明远也不答话,一把扯过椅子坐了,从口袋中掏出一支烟叨在嘴上,刚想点火,被陈小雅一把夺了:“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儿?”

“唉!黄了!”陆明远有气无力地说,然后又夺过香烟,点上火,闷头在那儿抽起烟来。

“不是说好的吗?什么会黄了?”陈小雅也着急地问道,“不行,你在这儿看着店,我去单位找舅舅去!”

“算了,别去了。”陆明远对转身欲走的陈小雅说,“这不关你舅舅的事儿,是他妈劳动局捣得鬼!”

“劳动局捣得鬼?”

“嗯,把我的档案投到了商业局,我联系的岗位被别人顶了!”

“谁这么缺德?让他全家不得好死!”陈小雅破口大骂。

“你想想,这商业局能去吗?留在机关还好,商业局下属单位那么多,又多不景气,半死不活的,去了还不是找死?就是不让下岗,估计也得辞职,除非你不在乎工资。”陆明远一肚子的委屈,“咱又没有关系,上面也没有人罩着,留在的机关的希望连百分之一的希望也没有呀!唉!”

“那咱怎么办?”陈小雅一时也没有主意,与陆明远商量,“难道咱忙到现在,又贴物又贴脸,就这样算了?”

“那还能去舅舅家把东西要回来呀!”陆明远不耐烦地回道。

“你说什么呢?那是人干的事儿吗?不管怎么说,我舅舅也是帮了忙的,要找就去找劳动局长,怕什么?问问他到底还管不管自己的手下,任着他们胡来!”

“对了,局长姓什么来着?”陆明远问。

“姓苟,苟局长。”陈小雅是当地人,早打听过了。

“听听,连局长都姓‘苟’,所以才不办人事哩!”陆明远发挥起文字上的联想,“不行,我现在就去找苟局长去!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我就北京军委!”

“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就去问局长去!”陈小雅对陆明远说。昨天晚上还合计得好好的,夫妻二人把未来都设计好了,没想到一夜时间那些设计变成了黄粱一梦,陈小雅感觉自己也难以接受。

陆明远扔掉烟头,推了门外的自行车,又去了劳动局。

二楼的过道上站了许多人,其中有几个熟悉的面孔,陆明远知道,他们都是与自己一起开过安置会的,说不定人家都如愿地拿到安置通知单。当然,自己的通知单还在那儿,不过,通知单对自己而言,却是令人恼怒伤心的根源。

办公楼装修得很豪华,陆明远踏着大理石铺就的楼梯拾阶而上,跨入三楼,他望着一间挂有“局长”牌子的办公室就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了门,听见里面传来一声“请进”,才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宽畅明亮,还有一个相通的房间,可能是办公室主人会客或休息的地方。冲门摆放着一张若大的老板办公桌,桌前坐着的那个人五十左右的年纪,皮肤保养得很好,可能是养尊处优的原因,头发油光滑亮。此刻,他刚放下手里的电话,正望着走进来的陆明远。

“您好,我找苟局长。”陆明远说。

“哦,我就是,你找我什么事儿?”苟局长把肥胖的躯体往老板椅上一靠,双手交叉在胸前,问。

“局长,我是今年转业的士官,自己联系去教育局,按照规定,凡自己联系好单位的,就应该为我们安排,为什么把我的档案投到商业局?”

“哦。”苟局长煞有介事地‘哦’了一声,端起面前的保温杯,轻轻呷了一口,不急不慌地回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陆明远。”

“哦”,苟局长又呷了一口水,半天才开口对陆明远说道,“是去商业局对吧?”

“嗯。”

“是这样,你在部队表现不错,商业局相中了你,特地把你的档案提走了。”苟局长把杯子又放回到原处,“你知道,现在安置工作多不容易啊,单位都宁可掏出一笔钱来,也不肯接收一个人。难得人家商业局以国家大局以为重,替咱们转业退伍战士着想,在单位满员,人数超编的情况下,今年一下子接收了十名转业退伍战士,你说,人家这样支持我们安置工作,我们能不支持人家工作吗?人家点名要你陆明远,我们也只好放人。再说了,还有多少人想进商业局,人家还不要他哩!”

苟局长的一番话入情入理,与“调包”安置八杆子也沾不到边儿。陆明远傻眼了,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要自费去北京告人家,你告人家什么?倒是自己变成了一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把你优先安排了这么好的一个单位,还在那里不识抬举,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陆明远把路上来时想好的说辞都统统地咽回到肚子里。他站在局长的办公室前支支唔唔地好半天,才冒出一句:“那,那不是有政策吗?”

“政策?你说我不懂政策?”苟局长堆着笑脸问陆明远。

“我自己找好的,应该按政策办。”陆明远感觉这话是从自己嗓子里挤出来的。

“我们不也是在按政策办吗?也没有违反政策嘛!人家要人,我们放人。”苟局长有点不耐烦地说,“这事就这样说吧,我马上还要去区委开会。”

陆明远心情郁闷地走出苟局长办公室,路过二楼的时候,还想去找一下孙科长,但他也只是犹豫了一下,匆匆下楼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