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某地疯狂夜总会专派小姐陪客吸毒

胖大头 收藏 87 1145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广东韶关疯狂夜总会专派小姐陪客吸毒(组图)

核心提示:记者通过调查发现,韶关有的夜总会成为毒品消费场所,一到晚上,K粉、冰毒、摇头丸肆虐其中,一些客人或自带或当场买毒品吸食,而夜总会还会提供“陪吸小姐”。这些毒品大都来自韶关地下黑市。

广东某地疯狂夜总会专派小姐陪客吸毒

广东某地疯狂夜总会专派小姐陪客吸毒

一名女孩在划拳输了后吸食K粉

广东某地疯狂夜总会专派小姐陪客吸毒

这包白色晶体经检测为冰毒与K粉的混合体

记者调查发现,韶关有夜总会存在聚众吸毒和买卖毒品的现象

夜色里,在韶关某大型夜总会的包厢,十多名青年男女在刺耳的音乐声中,玩着“划拳吸粉”的游戏,输了的则吸食K粉等毒品……本报记者近日在韶关调查了解到,有的夜总会成为毒品消费场所,一到晚上,K粉、冰毒、摇头丸肆虐其中,一些客人或自带或当场买毒品吸食,而夜总会还会提供“陪吸小姐”。这些毒品大都来自韶关地下黑市。

记者暗访

划拳 吸毒 狂舞

近日,记者在报料人阿康(化名)的带领下,来到位于韶关市浈江区亿华城市广场的皇朝天子会酒店,亲眼目睹了一众男女在K房吸毒的场景。

夜总会派小姐陪吸

皇朝天子会酒店,在阿康的生意朋友木易(化名)先生的带领下,记者等人进入该酒店夜总会的一间K房。

记者询问K房的推广经理陈小姐,得知一晚消费3000元左右。“在这里,我们的服务小姐都是陪HIGH(陪吸)的。”陈小姐说,“我们都是有交数的,绝对安全!”

进入K房后不久,一大帮青年男女在木易先生的带领下来到K房,其中大都20岁左右,有几名女孩子看起来十七八岁。不久,K房响起刺耳的摇滚音乐。

而后,木易先生让服务员拿进来几个盘子和吸管,他则拿出几包“货”,透明的袋子装着白色的粉末。阿康告诉记者,这可能是K粉,还可能有冰毒,此前他多次看到木易先生拿这些东西与那些青年男女一起吸食。“我见过好多次他们交易,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K房里交易都行。”

划拳输了就吸K粉

当晚的“陪吸小姐”、年仅19岁的阿静(化名)告诉记者,她每天除了陪客人喝酒跳舞外,还要陪客人吸食毒品,如摇头丸、K粉、冰毒甚至白粉(海洛因)。

另一名“陪吸小姐”阿花(化名)只有18岁,对吸食流程显得很熟练,她将粉末倒在盘子里,用类似手机充值卡之类的卡片将粉末压紧,刮成条状的粉条,拿给旁边的青年男女们吸。在每次吸K粉后,吸粉者都用纸巾不停地擦鼻子。阿静称,这是因为粉末让鼻子比较敏感,容易流鼻涕。

这些人吸了几次后,“陪吸小姐”们开始与客人玩“划拳吸粉”游戏。阿花将盘子里的K粉用吸管口弄成圆圆小小的形状,然后与一名男青年玩“石头剪刀布”,输了的则将盘里的一点K粉吸进鼻子。几分钟后,阿花与该男青年各吸了五六点K粉。

游戏吸食毒品的过程中,“陪吸小姐”时而在舞池里跳舞,其他青年男女也会随之而舞,疯狂摇晃头部、摆动身体。

黑市交易

电话十分钟后 两女打的送毒

在夜里零时左右,一名男子进房将木易先生拉出去。记者假装抽烟跟在几米外听到,该男子问木易先生能否即刻买到“冰”(即冰毒)。木易先生拍着胸脯说:“当然可以!我马上打电话叫人给你送过来。”随即木易先生拨通电话说:“要快点送过来,人家急着要的……要300元的货。”记者佯称有事先走,在酒店门口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等着。


十多分钟后,一辆的士来到酒店门口,一名青年女子坐在副驾驶位,一名中年女子坐在后面,木易先生迎了上去。车上的中年女子迅速掏出一小包东西塞给木易先生,木易先生将300元现金给了该女子。随后该的士迅速开走了。


吸毒者自曝


“老大”领上瘾 过后就不管


阿武(化名),21岁,吸K粉三年,目前正在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接受治疗。他告诉记者,他吸K粉是因为交友不慎造成的。


“他们拿着盘子将粉刮成一条一条的,那一次我10分钟就吸了三条,产生很多幻想,一个多小时后才清醒过来。”阿武回忆说,“第二次吸不是我主动要的,是我的朋友将K粉下到我的酒里……”几次后,阿武彻底地成了“瘾君子”。


阿武称,朋友介绍了一些人给他认识。“开始都是老大埋单,给我们这些做小的吸。”吸了半年后,阿武就只能自己出钱向货主买了。“K粉一天要吸两三克,吸得最多时每天差不多花掉300元。根本停不下来……”


记者在韶关几家HIGH场调查了解到,许多青年男女在前期吸食时都不用出钱,都会围着“老板”或“老大”吸免费的,等上瘾后,则需要通过各种手段弄钱买了。“先是向父母要钱,后来有人发展到偷、抢,因为他们已经上瘾了,不吸就不行。”阿康说。


一般情况


黑市流行混合型毒品


记者将报料人阿康设法弄到的一包白色晶状物体(阿康称是冰毒)拿到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检测。经检测,这包物体属冰毒与K粉的混合体。


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广州白云心理研究所主治医师杨勇告诉记者:“冰毒学名是甲基苯丙胺,K粉的学名叫氯胺酮,冰毒比K粉的毒性更强,在黑市上,冰毒的价格比K粉贵得多。”


杨勇告诉记者,现在黑市流行的毒品成分许多都不是单一的。因为贩毒者为了盈利或为了增加毒品所带来的快感,会把几种毒品混合在一起出售。“这样的话,对吸食者的身体损伤和精神损伤就更大。”


在检测完后,这包物体由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转交给公安部门。(报料人:某先生奖金:300元)


韶关暗流


青年男女聚集夜总会里吸毒


报料人阿康告诉记者,他多次见到十几个年轻男女聚在包厢吸食毒品,第一次是在去年7月。当时一名熟悉的生意朋友拉他去了一家夜总会。“他说去那里玩一下,我知道他是吸毒的,但我们关系非常好,我相信他不会害我。”阿康对该朋友再三表示他不吸毒,也不会抽场子里的人给的烟,最多喝喝酒。


“夜总会灯光很昏暗,到处都是保安,大门口就坐了好多个。进K房后,很多年轻男女拿着吸管对着鼻子吸盘子里的粉,许多服务小姐也陪着客人一起在吸……”阿康回忆说,那朋友告诉他吸食的是K粉。“还有几个年轻人躲在一旁交易,朋友说他们在买卖冰毒,300元一克。”


阿康回忆说,那晚房间不时打开,“吸客”们依然镇定地吸,而他则趁机溜出了夜总会。


的哥都知HIGH场玩法应有尽有



韶关本地的出租车司机阿华(化名)告诉记者,目前韶关比较大的HIGH场(夜总会)有天子会等几家,里面应有尽有,“这些HIGH场很多玩法,冰的(冰毒)、K仔(K粉)和摇头丸很多。”阿华说,如果有熟人带,就会有人用行话问你要不要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K仔50多元一克,冰可能要两三百元一小包。”阿康也称,天子会夜总会是韶关比较大的夜总会,“天子会500米外就有派出所”。


摩托车司机阿福(化名)告诉记者,许多摩托车搭客仔和的哥都对韶关的HIGH场了如指掌,有许多年轻人告诉他,在HIGH场一般比较安全,想要什么就可以买到什么。


昨晚9时10分,记者拨通了韶关市公安110报警电话,将记者所调查的内容向接线的38号警员进行了举报,对方表示,会马上向韶关市公安局领导汇报,对此事进行调查。


(本文来源:新快报 )

9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