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二十四章 残酷搏杀

zjqian96 收藏 58 2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77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枪响过后,这片林子又暂时恢复了宁静,硝烟还未散去,两边的对手却消失的干干净净。

森田宪造从短暂的紧张中很快恢复过来后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追击他的支那特种兵实力不够,他们只是贴着自己,并不急于和自己决战。森田思前想后决定反制,他叫来自己最得力一个手下开始部署。

“石井君,你是帝国最优秀的武士,也是特种部队中的佼佼者。支那人很狡猾,我们现在情况非常被动,所以,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森田君,为天皇效忠,为帝国献身是武士的光荣,请下命令吧!”石井大尉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给你一个小队,带足粮食和弹药,将支那特种部队引向南边,我亲自带主力渡过天河,一举击破支那人的包围圈。这样我们才能重新掌握主动。你明白吗?”

“哈伊!”石井头一低双腿立正,“可是中佐阁下,我们只要往南就能得到帝国在枞阳部队的接应,为什么还要往北深入支那军的腹地呢?”

“八嘎!石井君难道忘了我们此次作战的目的了吗?南京的司令官们费尽心机给我们创造机会,难道是让我们来捣毁几个无关痛痒的支那村子吗?我们就这样回去,除了给帝国陆军的脸上抹黑什么也得不到!”

“哈伊!森田君放心,我这就出发!”石井不敢再说什么。

森田把双手放在石井的两只手臂上方,用力地摇动着,“支那人也是特种部队,一定要小心,石井君,为了圣战,我们靖国神社见!”

“靖国神社见!”石井激动地答道。

森田亲自给石井小队整理行装,有亲切地拍拍他们的肩膀,挨个一遍遍说道:“拜托了!”

石井小队的队员们看起来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森田道完别后,主力部队和石井小队互敬军礼,然后默默地看着他们消失在丛林中。

陈际帆并不知道他的对手分兵,如果是他绝不会这么做,因为兵力分散会被敌人各个击破。可陈际帆没想到日本人会给他来一招壮士断腕。

派出侦察兵很快发现了鬼子特种兵的动向,回来报告说鬼子正往南撤退!

“想跑?”陈际帆最担心的就是这伙鬼子看事不妙会撤往枞阳境内,那里驻有鬼子116师团一个大队的兵力,而且可随时得到枞阳日军的增援。陈际帆没有过多的思考,立刻命令部队追上去。

这回陈际帆准备死死贴上去,然后再指挥北面的部队压过来,将这伙鬼子彻底包围,至于枞阳鬼子,他会派一团进行牵制。

茂密的丛林里双方展开了一场猫抓老鼠的比赛,双方互相派出大量侦察兵,但又碍于对方的狙击手不能靠得很近。

石井的确没有辜负他的上司森田的厚望,一路上尽可能虚张声势,落脚的地方都经过精心的伪装,而且不断变换路线,时不时的还搞点小埋伏放几枪象征性的阻击一下子。

不过,陈际帆率领特种部队追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在洪巷镇以南二十几公里的一条小河沟前的林子里将石井小队前后兜住了。石井这个小队看上去没有任何畏惧,只是小队长石井有些遗憾,自己在丛林里绞尽脑汁,可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将对手摆脱。不能给森田指挥官赢得更多的时间,石井决定在这里死战,尽可能拖住支那人,为指挥官北上行动赢得时间。

修工事是来不及了,无论是“神鹰”特种兵还是石井带出来的55名精锐。第一时间双方就派出狙击手占领了各自的有利位置进行战场掩护。

陈际帆不怕鬼子的狙击手,他坚信没有任何人是“死神”文川浩的对手。他担心的是鬼子抱成团,自己这边除了两具掷弹筒外没有其他重火力。

石井当然不会再如此狭小的地方将部队收缩成一团,一来这根本不符合战术条例,更重要的是他无法判断对手的火力,他不敢冒险,现在当务之急是把部队变成一个大圆圈,尽可能大的圆圈。

可陈际帆决不能让他从容布置防线,那样就成了攻坚,赢了都得不偿失。他命令文川浩不惜代价干掉鬼子的狙击手,然后又派出24人组成的突击小队隐蔽接近正面。其余部队分成两个小组,一路由赵俊负责,另一路自己率领做两翼牵制性攻击。

双方最接近的地方超过了三百米,从望远镜里几乎可以看见对方忽隐忽现的身形。但是,这是特种兵的面对面作战,士兵的战场生存技能之高远不是普通士兵能比拟的,双方谁都没有先开枪,因为没有绝对把握谁都不肯暴露自己。

对石井而言,这种对峙时间越长越好,反之陈际帆更不愿意在这里耽搁时间,因为枞阳的鬼子随时会增援过来。

远处的森田派出了他最得意的两名狙击手和石井一道行动,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他的这两名狙击手在文川浩眼里跟死人其实没什么区别。要知道,真正意义上的狙击手,其第一技能是心理素质,第二技能是出色的战场伪装(或者说是战场生存),第三才是精准的枪法,最后才能谈得上什么人枪合一啊,什么风速,测距之类的。

而很不幸,石井面对的就有这样一个。文川浩所在的时代中国没有进行过哪怕一场局部战争,不然他扬名全世界指日可待。因为这位天才的狙击手本身就可以作为狙击手的规范教材。

面对这样的对手,石井小队的狙击手想不死都难。

文川浩还没有开枪,因为他看见对方两名狙击手的位置恰好可以互相支援,如果他的枪一响,对方活着的那一个肯定会马上向自己扣动扳机。他在犹豫。

文川浩高估了他的对手,这样的战术在狙击手世界绝对属于顶级,因为他对狙击手的反应要求太高,对射击技术要求简直可以叫做苛刻。至少他的对手没有在黎明天还未亮的时候拿枪打移动靶,枪枪命中靶心;他的对手也绝不会做到负重30公斤越野10公里后立即射击。

但文川浩还是没有动,他能在死神成堆的狙击手世界里活到现在绝不是运气。可是金锁比他更着急,猎人出身的金锁天生就有一双锐利的眼睛,鬼子狙击手并不十分专业的伪装在这个自小就会放猎枪的年轻人眼里,跟一匹活生生的狼没什么区别。

距离太近,金锁不可能请示,所以他毫不犹豫对着自己前面350米距离的那个草堆开了一枪,“砰!”电光石火间又是两声,“砰!”,“砰!”一颗子弹打在离金锁的头部不到20厘米的石头上,火星四溅,把金锁惊出一身冷汗。

枪声骤然停止,金锁看见他的师傅(文川浩)从容地撤出藏身位置,对着他的方向打出清除手势,然后又向远处打了个手势。

陈际帆在望远镜里看清了文川浩的手势,两个狙击手被击毙,很好,突击分队可以隐蔽接近对手了。就在他们进入到离对手前沿200米左右时,对方开火了。丛林里刹那间枪声密布,树叶索索往下掉,很多小树枝应声而倒。

双方正面交手,子弹你来我往。比的不仅是反应,还有出色的战场生存技能。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在同一处连续射击三次,因为凡是来不及移动的都被对手的子弹无情击中。

战场上双方士兵不停移动身位,射击、换弹匣,再移动、再射击。这样的情形双方的士兵不知道演习过多少次了,所不同的是,这次是真枪实弹,伴随着枪声和硝烟的还有鲜血和尸体。

陈际帆的特种兵们遇到了作战以来最强悍的对手,24名突击队员以轻伤3人,牺牲5人的代价将面前的鬼子全部歼灭,撕开鬼子的环形防线。

陈际帆感觉不大对劲,对战场十分敏锐的他觉得对手的兵力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强大,正面的鬼子除非是菜鸟,否则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突破,而且己方的伤亡似乎不高。

石井恰好相反,他是第一次领教这支闻名世界的特种部队,开眼了,也绝望了。因为对手的兵力是他的两倍不止,而且战力强悍,并且自己的防线已经被突破,腹背受敌的窘境是不可避免了。

石井连忙带一个班过来补窟窿,晚了。增援路线被对方的狙击手死死封住,他的士兵在不到十秒内连续被敌人狙杀,都是击中额头上的钢盔毙命。

石井倒吸一口凉气,挥手带领部队寻找树木、石头或凹地隐蔽。可他们一隐蔽就被密集的子弹打得抬不起头来。对方变幻莫测的身形和毫无破绽的攻击队形让他无隙可乘。

指挥官被压制,鬼子顿时失去了指挥,变成了被动应战。并且兵力很悬殊,几乎每一个鬼子兵都要防备来自三个方向的攻击,而且时不时还有人被狙击手打中。

石井小队现在只剩下30人不到,被压缩在直径不到40米的不规则圆圈内,防线变成了“凹”字形,这样的距离双方不再使用冲锋枪作为第一武器,而是互扔手榴弹。一时间爆炸声接连不断,硝烟充斥着战场,能见度比大雾好不到哪儿去。

鬼子的防线没能撑多久就被突破,可这些鬼子并未作绝望的自杀式攻击,而是借助硝烟的掩护寻找机会上刺刀肉搏。拼刺刀是鬼子的强项,却不是现代特种部队的必修科目。

陈际帆知道鬼子热衷拼刺刀,可他万没想到会热衷到这种程度,以前他见过鬼子改装的九六式轻机枪,也是独一无二地在机枪前面装了刺刀,现在他更开眼,鬼子居然在进口的MP-40冲锋枪上也加装了一柄锋利的刺刀。

鬼子要肉搏。双方在这个距离已经不可能开枪了,连手榴弹也不可能扔,一没时间二怕误伤,鬼子的在肉搏上具有非常强的自信,只见他们两三个人一组将寒光闪闪的刺刀挑起就开始进攻。

可是鬼子的自信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他们的对手不是普通国军,而是拿21世纪精锐特种部队的训练大纲淘出来的精英。鬼子的冲锋枪上刺刀不仅是一个另类,而且在实战中还很不灵光。

刺刀失去效能只好肉搏,肉搏更加没有机会,“神鹰”特种部队下手很重,几乎每一腿踢出都会让鬼子骨骼碎裂,而陈际帆面对三个鬼子更是毫不畏惧,一个侧身躲开刺来的两把刺刀,一掌横劈就将一个鬼子的脖子砍断,然后又依着这个鬼子转身踢出一腿将另一个鬼子脸踢碎。第三个鬼子有些恐惧,刺出有气无力的一刀后被陈际帆一手扯过用膝盖将肋骨顶断,断裂的骨头刺进心脏,惨不忍睹。

赵俊也摊上一个鬼子,这个鬼子是装死从地上跃起双手抓起他的脖子正要拧,谁知赵俊的手像铁钳一样把他的手捏住,往两边一分,后脑勺往后猛撞,将这个鬼子的鼻梁击碎,鬼子剧痛撒手,赵俊却硬生生地将他的一只手拧断。这个鬼子几乎痛晕过去,赵俊干脆在他临时前叫了他一招拧脖子。

“神鹰”特种部队在这场特种兵肉搏中占有绝对优势,可还是有两名战士被刺穿了肚子,另外一名战士被紧紧压在身下拉响了对手的手雷同归于尽。石井小队长一人力拼三个中方特种兵,闪闪发光的军刀还滴着血,徐扬亲眼看见自己一名队友倒在身边,情急之下掏出手枪一枪将石井送去见了天照大神。

残酷的肉搏历时十五分钟,石井小队55人全部阵亡,而“神鹰”特种部队经历生死考验,两个重伤,两个牺牲。加上刚刚战斗中牺牲的5名队员。“神鹰”特种部队牺牲人数达到令人吃惊的7人!总伤亡率10%,心痛得陈际帆几乎掉下眼泪。

和他一道执行过斩首行动的队员除两个轻伤之外无一牺牲,牺牲的战士全部是新选上来的部队精锐。

赵俊正在清点战果,他忽然对陈际帆大喊:“不对啊,头,鬼子不可能只有这么点人,和独立团的报告有出入。”

陈际帆暗暗自责,这伙鬼子果然狡猾,自己稍一疏忽就中计了,他当即命令八个队员掩埋遗体后护送轻重伤员随后赶来,其余人立刻折返向北。

陈际帆吃了这么大的亏,他决定用别的方式让狡猾的森田全军覆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