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食汉人并非空穴来风----记石勒军队在苦县大屠杀中的食人记录

皇汉教程09防封版 收藏 81 28016
导读:五胡食汉人并非空穴来风----记石勒军队在苦县大屠杀中的食人记录 《晋书·列传第二十九》记载了石勒羯人集团制造的苦县大屠杀,一次就屠杀和吃掉已经放弃抵抗的汉族军民百姓高达二十多万人: “以襄阳王范为大将军,统其众。还葬东海。石勒追及于苦县宁平城,将军钱端出兵距勒,战死,军溃。勒命焚越柩曰:‘此人乱天下,吾为天下报之,故烧其骨以告天地。’,于是数十万众,勒以骑围而射之,相践如山,王公士庶死者十余万,王弥弟璋焚其余众,并食之。”(按《晋书·载记第四》的记载,苦县大屠杀中汉人被杀

五胡食汉人并非空穴来风----记石勒军队在苦县大屠杀中的食人记录

《晋书·列传第二十九》记载了石勒羯人集团制造的苦县大屠杀,一次就屠杀和吃掉已经放弃抵抗的汉族军民百姓高达二十多万人:


“以襄阳王范为大将军,统其众。还葬东海。石勒追及于苦县宁平城,将军钱端出兵距勒,战死,军溃。勒命焚越柩曰:‘此人乱天下,吾为天下报之,故烧其骨以告天地。’,于是数十万众,勒以骑围而射之,相践如山,王公士庶死者十余万,王弥弟璋焚其余众,并食之。”(按《晋书·载记第四》的记载,苦县大屠杀中汉人被杀人数为“二十余万”)。


“王公士庶死者十余万”,显然,这里的“士庶”并非“士族和庶族”的意思,原因很简单,“王族士大夫”能有几个人,难道这里的“王族士大夫”居然会有“十余万人”?这不是开玩笑了吗? 因而这里的“士”应当是对士大夫的统称,而“庶”指的则是指普通的汉族庶民百姓,可见当时被石勒军屠杀和吃掉的不光有士兵和王公贵族,还包括很多随军而行、寻求本族军队庇护的的汉族逃难百姓。


换言之,“士庶”的意思应该是“士人和普通百姓”,亦泛指人民、百姓。 如《管子·大匡》:“君有过,大夫不谏;士庶人有善而大夫不进,可罚也。”; 《司马法·天子之义》:“天子之义必纯取灋天地,而观於先圣;士庶之义必奉於父母,而正於君长。故虽有明君,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宋书·王弘传》:“诸议云士庶缅绝,不相参知,则士人犯法,庶民得不知。若庶民不许不知,何许士人不知?” ; 唐 元稹 《阳城驿》诗:“我实 唐 士庶,食 唐 之田畴;我闻天子忆,安敢专自由。”;清 方苞 《读<经解>》:“学者循诵《易》、《诗》、《书》、《春秋》之文,而虚言其义,有得有失,一如记所称。而《礼》则湮沉残缺,每至郊庙大议,众皆冥昧而莫知其原。闾阎士庶,丧祭宾婚,荡然一无所守,而竞於淫侈。”,由此可见这里的“士庶”确实主要是指普通汉族百姓。


有人说:“这确实是一场非常残忍的大屠杀,但你要知道,这是战争啊!”,抱歉,我只能说:说这种话的人完全是禽兽!从晋军“相践如山”我们可以看出,这20多万汉族军民百姓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否则他们就不会“相践如山”任人屠戮了,但是石勒却灭绝人性地要把这些汉人赶尽杀绝,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如果说战场上杀敌,我不杀你,你就要杀我,还有不得已的原因,人们还可以理解;但是这20多万汉人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但是以石勒为首的羯族势力却坚决要把他们一律杀光,一个不留!这不是民族大灭绝是什么?难怪最后羯人会落个全族灭绝的下场!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石勒完全可以停止屠杀,纳降他们,将他们卸甲归田,为己所用,为什么非要制造这种毫无意义的惨绝人寰人口大灭杀?不错,这确实是战争,但是连已经放弃抵抗的人都不放过就是滥杀!再说,那些随军逃难的汉族百姓难道也有罪、活该被石勒羯族集团屠杀和吃掉?!由此我们也可见石勒与石虎,其实是一丘之貉的屠夫杀人狂,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有些人还津津乐道说什么石勒“宽厚仁慈爱护汉人”,其实完全是脱离史实的伪造。


请问:石勒的这种凶狂民族灭绝,一次就屠杀汉人高达20多万,几乎等于一次南京大屠杀!广大汉族人民,特别是这20万汉族士兵和百姓的上百万父母子女亲人,以及中原的几千万广大汉族人民,他们目睹自己的族人被胡人惨无人道地屠杀,他们居然会觉得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别忘了:这是民族战争啊,反映的是民族之间的仇杀与矛盾!以石勒为首的羯族集团大量惨杀汉人,这种灭绝人性的种族大屠杀,除了激起汉族人的强烈不满、恶化民族关系外,不会有别的结果!这就进一步为日后汉族人对胡人的大规模报复性屠杀埋下了祸根。


石勒羯族军不但一口气就屠杀了二十多万已经放弃抵抗的汉族军民,甚至还灭绝人性地以汉人之肉为食:“王弥弟璋焚其余众,并食之。”(按:今天才知道原来胡人食人还是真有其事,以前总以为五胡食人录都是假的) 。


须知石勒军以胡人为主体,可见石勒羯族军在苦县一口气屠杀了十余万已经放弃抵抗的汉族士兵和无辜百姓不说,还让王璋把剩余的约10万汉族人全部烧熟烤食!


石勒军吃人是有明确记载的,《晋书》的原文是:“勒以骑围而射之,相践如山,王公士庶死者十余万(按:石勒负责屠杀王公士族和平民百姓十余万人),王弥弟璋焚其余众(按:王璋再补充一下,帮忙把剩下的人全部烧熟),并食之(按:石勒再与后者共食之),至于某些人解释成是王璋把余众之肉一并吃光、而石勒未参与,于文章前后逻辑结构根本就说不通!因为该段文字的主语是苦县之战的主角石勒,虽然王璋并非石勒直属,但“王弥弟璋焚其余众”在这里只是作为补充帮助石勒屠杀的角色而交代的,因而这个“并食之”只能解释为“前者与王璋共食之”才合理;另外如果真是“一并吃光”的话,那就应该写作“尽食之”,因为这才是常用的写法,而“并食之”虽然从语法上勉强也说得通,但十分扭捏牵强,很难说得过去,而且更与文段的前后逻辑结构说不通!更何况王璋一把火把剩下的人全部烧熟,作为苦县大屠杀的主角,以石勒军的残暴个性,他能够如禽兽一样残忍地将已无反抗能力的汉族军民十余万人全部杀光,而不乐得来个顺水推舟共食人肉、只在一旁看着别人吃肉,也根本就不合常情.因而这里最大的可能只能是“石勒与王璋共食之”. 更何况就是再退一万步讲,即便假设石勒没吃人(事实上这种假设根本就不成立),难道就改变了他残忍屠杀20余万汉族军民的滔天罪恶了吗?可笑!石勒在历史上的位置,将永远是那个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屠夫郐子手!


这里还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根据《晋书·列传第二十九》的相关记载,石勒羯族军在苦县一举消灭汉族军民20余万,缴获的粮食物资自是堆如山积,可见这里的石勒羯人集团大规模食汉人之人肉,既非缺粮,更非被围孤城的不得已“人相食”,而纯粹是出于原始野蛮的本性!


像刘曜匈奴军围长安,城中晋朝军民被围至绝境,人们饥饿无食万般无奈,被迫“人相食”,这实在无可奈何的历史悲剧,我们不宜苛责;黄巢围陈州300日,缺粮,明明可以转移到他方寻食,而不是无路可走,却偏偏为了攻下陈州区区一地,不惜大批捕人为食,这就非常值得谴责了,但还多少情有可原;但如石勒部队,他们并非因为缺粮,完全是出于野蛮变态的食人喜好而吃人,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石勒及其羯族匈奴族集团确实是一帮地地道道的食人恶魔。

6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