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二十三章 双神汇聚

a81363686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URL] 世界上什么东西是最难揣测的? 浩瀚神秘的星空?诡异的未知生物?虚无缥缈的鬼魂?还是那些隐藏在漫漫岁月中的古老秘辛? 也许谁也答不出来,也许谁都能一口气给出十几个答案。 不过,如果现在有谁把这个深奥的问题摆在罗辛米德.瓦兹面前,那他一定会断然否绝上述几种答案。 瓦兹的答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世界上什么东西是最难揣测的?

浩瀚神秘的星空?诡异的未知生物?虚无缥缈的鬼魂?还是那些隐藏在漫漫岁月中的古老秘辛?

也许谁也答不出来,也许谁都能一口气给出十几个答案。

不过,如果现在有谁把这个深奥的问题摆在罗辛米德.瓦兹面前,那他一定会断然否绝上述几种答案。

瓦兹的答案只有一个。

世界上最难揣测的东西绝对是人心。

此时的瓦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回答。

作为一名有着十余年军龄的老兵,瓦兹当然杀过人,而且还杀过很多人,数量多到连他也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不过直到现在,瓦兹仍然还能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杀人时的情景。

那是在婆罗联邦与新罗共和国的一次局部战争期间,眼前这位面善心慈的军长,哦,当时他还是连长,给刚刚入伍的瓦兹下了一个命令。连长的命令其实很容易完成,他只是命令新兵瓦兹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允许眨眼,当然更不准闭上。

在新兵瓦兹一丝不苟地执行了上级的命令之后,瓦兹见到了足以影响到他这一生的惊悚场景。

“现在想起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瓦兹心里嘀咕着。虽然事后他曾经半个月吃不下饭,吃过就吐,吐完继续吃,然后又吐。

确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新兵瓦兹当时只不过是看见连长把一挺西奈斯克机枪中装得挤挤满满的子弹放了出来,放到被他们围住的一个新罗国小村庄的一群小村民身上,半空中也只不过是飞起了一些肉屑和一片片红色液体而已。连长也只不过是善意地想让这些村民好好睡上一觉。对于那些不听话,不能理解连长善意,还不想睡觉的村民,连长也只不过是用那把特种军刺把他们慢慢剖开而已,并命令新兵们每人寻了一名不听话的村民,把他们慢慢剖开。

作为婆罗联邦军紧那罗第三军警卫团团长的瓦兹今年三十五岁,跟随军长南征北战也已有十八个年头,这种类似的经历瓦兹有过很多次,只不过有时候对象会从村民换成战俘。在这些经历中,瓦兹也逐渐从一个茫茫无知的善良青年,成长为一位杀戮技巧高超的冷血军人。

跟随军长巡视军营已有一小时。虽然已跟随军长多年,但是眼前这个面带春风,对伤兵们嘘寒问暖,亲手给已熟睡的士兵盖上滑落的被子,并乐此不疲的军长,依然让瓦兹感到疑惑。直到如今,瓦兹也不能把眼前这位军长和当年那个连长联系起来,尽管他们是同一个人。

“难道人心不是世界上最难揣测的东西吗?”瓦兹心里琢磨着。

随着岁月的流逝,当年的连长如今成为了军长,新兵瓦兹也荣升为上校瓦兹,军服左胸上美丽洁白的蔓佗罗花也由一朵逐渐增长至五朵。

瓦兹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胸前那五朵漂亮的蔓佗罗花就是他实力的见证。

巡完营,带着微微疲惫的身体,费罗兹.泰戈尔回到了指挥部。自从知道第五军覆没的消息之后,直到今天,终于死死围住了那群可恶的华夏人,泰戈尔的心情才稍稍好过一些。

察觉到默默地跟着自己的瓦兹好象在思考什么,泰戈尔转头看向自己这位得力干将,调侃道:“瓦兹,在想什么呢?哦!我亲爱的朋友,难道你还在思念那些斯兰布塔卡街的女人?”

“不!我可不会想念那些永远也喂不饱的骚女人。长官!我是在思索那群可恶的华夏人。”

“思索他们?我的朋友,这可没有什么好思索的,思索他们只会白白浪费你的脑细胞。明天他们就会像破裂的肥皂泡一样,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不会留下一丝痕迹。难道你不是这样认为的吗?”

“我当然也是这样认为的。我第三军可不是第五军那群废物。自从我军到达这里两小时后,紧随我军的迦楼罗第十三军也赶到了。我军与十三军合计起来,八级机战好手就有数百名,九级机战好手更是有十多名,够那些华夏人好好喝一壶的。如今我军双神汇首,明天华夏人绝对防御不住我军进攻。我只是有些担心他们会从前方溜掉。”

“哦?怎么说?”

“长官,我说不出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心,只是一种直觉,也许是我多心了。”

泰戈尔看看自己的爱将,低低地发出愉快的笑声,说道:“你总是喜欢杞人忧天,别放在心上。有两个军守在谷口,华夏人是绝对跑不掉的。前方谷口的友军已经拦截住敌军三天,并且明天会配合我军对敌人前后夹击,一定要把那些该死的华夏人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掉。”

“是!明天我会狠狠地教训那些华夏人,是那种让他们下了地狱,也永远不会忘记的深刻教训。”青年军官蓝色的眼睛里浮现出残虐的神色。

“我非常期待你的表现。要喝一杯吗?我有很棒的白兰地哦!是二七五年的。”

“好的,长官。”

“为了紧那罗!为了大梵天!”

“为了胜利!”

。。。。。

“干杯!”

“干杯!”

正在虔诚祈祷的吕玲绮被一阵突兀而至的“干杯!”声吸引过去,走近了才发现一一五师几个兵痞头全都聚在一起。

这可不是吗?一个都不曾落下。

贪狼星一团团长、参谋长:“猛张飞”张月月、“赤眉煞”赵涵明;二团团长、参谋长:“马屁精”赵霆、“鬼见愁”马尚云;三团团长、参谋长:“笑面狐”关凌云、“弑邪神”黄华平;已被兵痞们完全同化了的师参谋长“名将之花” 凤文,还有那个斜靠在树上,面带坏笑,眼神戏虐,笑咪咪地看着几个兵痞耍宝的一一五师兵痞之王:“银狼”龙五。

龙五身边还直直立着六个人。

为首的那位青年军官,唇红齿白,面如敷粉,举止洒逸,形态雍容。但是,双目顾盼之间,却有一股子无可言喻的凌凌威仪,那种冷厉沉凝的意味,几乎使人不敢仰视。另外五人却全是矮矮胖胖,笑容可亲,一式的圆脸,一式的眯缝小眼,一式的蒜头鼻、一式的小嘴,五人长得一模一样,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

吕玲绮认得这六人正是龙五的贴身护卫——“银狼卫”的几个头领,但却对他们并不熟悉。她只知道为首那个一表人才却冷酷凌厉的青年上校军官叫作“玉面狼心”沈玉风,他是六百零六名“银狼卫”的首领。另外五位中校军官则是上官兄弟,绰号叫“贪狼五猪”。他们是“银狼卫”的五名队长,每人带领一百名“银狼卫”护卫着龙五。也不知道他们的母亲当年是经历了怎样的艰辛,才能生出这一模一样的孪生五兄弟。不过,无可置疑的,他们的母亲一定是一位华夏国传统知性妇女,这从她给五兄弟分别取名为“忠、义、仁、智、勇”便能瞧出端倪。

一群兵痞聚在一起嬉哈打笑,热闹非凡,半分也未有身处绝地的懊丧郁闷之情。闹腾得最厉害的人出乎意料地竟不是平时最喜热闹的张月月,而是“马屁精” 赵霆。

“他妈的!张老七,你到底说不说?”

“你究竟想让俺说啥啊?”张月月边喝着类酒边带着委屈的眼神看着赵霆。

“老子问你!你几招就宰掉了那个第五军军长,你平时和老子比赛是不是故意让着老子的?”赵霆感到被人轻视,怒火冲天。

“绝对没有!当时那小子已经没有一点斗志,光想着逃跑,俺才如此容易得手。不然的话,俺就是再快,起码也需要二十分钟才能宰掉他。再说啦,他本来就比你弱了不少,应该是刚刚进入九级水准没有多久吧。”

张月月的解释让赵霆心中怒火稍稍平息了下来,在机甲格斗这块领域,赵霆可以输!可以死!却绝对不能容忍被蔑视,这块领域是他心中禁地,任谁也不能冒犯。

“七爷!我看见你宰掉那个耸包军长干净利落之极,所用的那式搏杀术竟然能幻出十条虎影,那究竟是什么搏杀术?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妙的搏杀术呢!”“贪狼五猪”老四上官智好奇地问道,圆圆胖脸上,一张小嘴笑呵呵的,小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着。

“这算啥啊?人型机甲搏杀术里有一式可以幻出成百上千条影子,那才叫牛呢!”听见上官智的问题,张月月猛地怔了一会,然后才含含糊糊地答道,眼神飘忽不定,一副心虚的摸样。

“切!”“日!”“又忽悠老子!”。。。。。

想敷衍了事的张月月很明显地被在场的行家里手所鄙视。

赵霆刚刚平息下来的怒火又被张月月的敷衍给引燃了,高声质问道:“放你娘的屁!张老七!你小子又想糊弄我们?你说的那式是‘八卦游龙剑’中的‘万剑归心’。老子虽然不会,但起码老子清楚那招必须是在动态情况下,以极限速度移动才能形成幻影,这和你当时静态情况下幻出来的虎影能比吗?”

张月月被揭穿了谎言,好似赤裸裸地站在大伙面前,黝黑脸庞上泛起一片尴尬红色,浮现出左右为难、欲言又止的神色,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吭出声来,手拿类酒猛灌,好好的一瓶酒被他当成了出气桶。

“好啦,别闹了!这个问题关系到‘戮天’的秘密,这是军事机密,以后不允许再问。”

见自家兄弟尴尬不已,龙五只得下达命令解除张月月的困境,既而望向旁边正微笑着看戏的凤文,又笑骂道:“我的参谋长!我的‘名将之花’!我一一五师的‘狼脑’!你小子也别在那里尽顾着傻笑啦,时候不早了,赶紧的,把情况给这几个泼皮简单说说,安排突围行动。”

凤文收起微笑,正色道:“正面敌军防御非常严密,让我军不能一举而破,只得略施小计。我军在前三天战斗中十数次佯攻敌军阵地,示敌以弱,麻痹敌军,诱导敌军错误估计我军战斗力,已取初步成效。特别是敌军王牌部队——有‘半面神’称号的紧那罗第三军和有‘噬龙神’称号的迦楼罗第十三军,在今天傍晚从我军身后追上来之后,我方正面敌军防守力度已大大松懈,这点可由沈玉风说明。”

举止潇洒飘逸的沈玉风接过话头,笑道:“参谋长说得不错!我刚才潜近敌军阵地前三十米处,发现我方正面敌军士兵大部分都已休息,只有极少数敌军士兵还驻守在阵地上,估计敌军正养精蓄锐,做着明天前后呼应,夹击我军的春秋大梦。”

沈玉风的小幽默引得一群兵痞哄然大笑。

吕玲绮担忧的心情也被这阵突如其来的哄笑声吹得烟消云散,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注视着眼前这群身处绝景,却又豪迈无边的狼群中枢,回味起刚才群狼士兵们对“狼头”充满信心的话语,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心中也缓缓升起了必胜的信心。回想起曾经阅读过的一部书籍上记载着这么一段话:“在战争中屹立不摇的良将中,有所谓的智将、勇将,而超越这两种的境界,令士兵对其产生不败的信心者,则是名将。”凝视着那个正哈哈大笑,没有一点军人风范的俊朗男子,吕玲绮暗想:“你会是一位名将吗?”

“嘘!小声点,别影响战士们休息。”止住众人大笑,凤文继续道:“三小时之后,也就是凌晨四点,全师完成秘密集结。四点二十分,对我军正面之敌发起突然袭击,现在宣布具体作战计划:张月月,你一团成‘锋矢阵列’对敌左翼发起冲击。赵霆,你二团。。。。。”

凤文分配完众兵痞任务,又对龙五说道:“师长,根据目前情况判断,我军冲破敌军防线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关键是在这里。。。。。”指挥棒点向沙盘上峡谷后的一座小山坡,接着说道:“SN-33高地!当我军冲破敌军防线之后,必须在SN-33高地留一部分兵力阻拦身后追兵,我军才能安全脱困,否则必会被敌军阴魂不散地死缠在我军屁股后面。敌军王牌部队一定会对SN-33高地发起猛烈进攻,我已向军部建议,由我第七军最擅长防守的三三八师一部在这里防守,我一一五师也派遣一部协同三三八师进行反冲击,负责断后的部队一定要死死钉在SN-33高地上,在我军主力完全甩掉敌军后才能撤退。。。。。”

龙五微微一笑,打断凤文继续解说,道:“老凤,无须多说,我已明白你的意思。我带着‘银狼卫’留守SN-33高地,绝不会让那群婆罗阿三紧贴在我军身后。”

“绝对不行!”听见龙五的决定,众人异口同声道。

沈玉风白皙的额边冒起股股青筋,双眼泛着红光,一向的潇洒飘逸也忽然不见,急急道:“师座!难道您还不相信我?不相信‘银狼卫’的弟兄?您放心带着全师撤退,我沈玉风保证,在全军安全撤离之前,绝对不会丢掉SN-33高地!”

凤文亦轻声劝道:“师长!你是贪狼星‘狼头’,要对整个贪狼星负责,万万不可意气用事。留守SN-33高地也的确太过于危险,你看是不是再考虑下?”

“头!您放心!有沈老大和我五兄弟断后,婆罗阿三追不上来。您要是冒险留守,万一有个啥意外,我们‘银狼卫’上下六百多号兄弟只有去撞南墙了!”这是“贪狼五猪”老大上官忠的声音。

“五哥!俺哥儿俩换换,你指挥一团,俺留守SN-33高地。”张月月也着急起来。

赵霆、关凌云等兵痞都纷纷吵闹着要留守断后。。。。。

一时间,原本清风雅静的临时会议场登时响起一片嘈杂之声。

混乱的场面让龙五一阵心烦,“砰!”的一声,猛地摔破手中酒瓶,脸色铁青,眼角的伤疤狰狞地蠕动着,他暴烈地厉喝道:“闹够了吗?全都给老子闭嘴!嗬!全他娘的长本事了?老子的命令也敢违抗啦?这事就这么定啦!要是再有谁敢唧唧歪歪的,不要怪老子不顾兄弟情面,一律军法从事!”

龙五狰狞的面孔并未能吓住吕玲绮,虽然她从来没想到一向嬉皮笑脸,喜欢搞恶作剧的龙五居然还会有如此令人可怖的一面。吕玲绮只是认为自从来到一一五师之后,自己同凤文一样,变化太大了。不同的是,“名将之花”是被兵痞们完全同化,也变成了一个兵痞,而一向坚强的自己如今却变得多愁善感,眼泪也不知道已在这贪狼星上洒落过多少回。

听着喧嚣的争论,看着眼前这些个如扑火飞蛾般,争先恐后地要争抢那九死一生的危险任务,珍珠般的泪珠又滑满了吕玲绮漂亮的脸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