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七章 尾声 历史的判决

横笛竖箫 收藏 0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1946年1月7日,国民党3个军由徐州分三路北犯,向鲁南解放区进攻。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当即组织自卫反击,由津浦前线野战军改称的山东野战军,集中第1、2纵队,第7、8师及鲁南部队,在华中野战军第6纵队的配合下,围攻韩庄、枣庄、贾汪。。。。。。 1946年1月,徐州绥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1946年1月7日,国民党3个军由徐州分三路北犯,向鲁南解放区进攻。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当即组织自卫反击,由津浦前线野战军改称的山东野战军,集中第1、2纵队,第7、8师及鲁南部队,在华中野战军第6纵队的配合下,围攻韩庄、枣庄、贾汪。。。。。。

1946年1月,徐州绥靖公署设立。为审判日军侵华战争罪犯,于2月15日设立徐州绥靖公署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此后,对证据确凿的部分战犯进行判决。

齐藤弼州自然被送上了军事法庭。

对齐藤弼州的判决如下——

《陆军总司令徐州司令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决》三十六年度(1947)法字第五号


[被告]:齐藤弼州,男,年40岁,前日本贾汪煤矿常务董事兼矿长,住日本熊本县。

[判决]主文:齐藤弼州共同谋杀二罪,各处有期徒刑7年,强占财物,处有期徒刑10年。执行有期徒刑10年。

[事实]:齐藤弼州系日本矿业技术人员,在华日久,深谙我国情形。民国二十七年(1938)夏,苏鲁边区相继沦陷,齐藤即于是年10月23日,率领人员5名,武装占据贾汪煤矿,易名柳泉炭矿,自任矿长。将原有矿警队缴械,改编扩充,控制该地。因便利业务,乃将贾汪老矿至新矿间原路加宽,强占居民高永清、丁玉福等数十家良田400余亩。分文不给。又圈韩场民田390余亩作坝垄。民国十八年(1939),有农民黄志英、屈恒斌两名,受雇入圈内收麦,同被该矿矿警捕获枪杀。民国二十九年(1940),贾汪外土圩曾为地下游击队攻入(一运为土八路军),镇内居民张王氏(即王脉风),涉有沟通之嫌,当被该矿警大队第二中队捕获,翌日即予活埋。胜利后,由徐州绥靖公署调查室检举,经第三绥请区司令部扣送本庭军法检察官侦查起诉。

[理由]:查被告齐藤弼州,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10月23日,率同日籍职员,配备武装部队,至贾汪煤矿,强行占夺,自为矿长。为便利业务,扩大占领效果,乃将贾汪新矿至老矿之间原有道路加宽,称为工人大路,强占居民高永清、丁玉福等数十家良田400余亩。分文未给。业经贾汪镇镇长刘永芳、该矿职员王铁生及被害人刘怀勤、刘成祥、杨茂山等一致结证,列表存案。被告圈占韩场地方民田390余亩作坝垄,于二十八年(1939)5月4日,有农民黄志英、屈恒斌两名,受雇入圈内收麦,同被该矿矿警捕获,严刑拷打后刺杀,更经该管柳河乡乡长吕世观、被害人黄志英之胞兄黄志诚、目击尸身之吕世观、被害人黄志英之胞兄黄志诚、目击尸身之吕晏卿,指供历历,堪以证明。即该被告对干强占民田,亦不否认,乃时谓该田均系出钱购买时又谓为军事征用,应由日军大队长寺西负责,言出两歧,固难信采。该路既名工人大路,位于新矿老矿之间,非供军事,至为显明。纵为驻守该矿附近之日军修筑,亦系该被告所发动,殊无疑义。至二十九年(1940)秋,贾汪外土圩曾被地下游击部队攻入(一云为土八路军),该镇居民张王氏,因涉有勾通之嫌,被该矿矿警第二中队律子云部捕获,翌日即予活埋,全镇周知,非特向在该矿矿警队服务现任大队长之樊长清、第二中队分队长李维新、职员高心田、董星五、王铁生、居民朱如魁、樊自君、刘秉臣、邱柏歧等到案结证属实,众口一词。即该被告亦未否认其事,惟诿称“关于活理张王氏事情,是警务处长做的,我不知道”云云,是张王氏确被矿警活埋,已无疑问。该矿矿警队系被告一手组织,为矿服务,在体制上固应归被告监督指挥。而该队实际上一切行动,悉为被告之命是从,不仅樊长清、李维新等供述详明。被告于胜利后,已不任矿长,尚能掌握此项武力,抵御奸匪,确保安全,且据以表功,沥陈无异。樊长清、王铁生等供指张王氏之被害,系出诸被告命令,固近于推论,尚难谓有积极之证明,惟矿警队既归被告指挥监督,且任务单纯,防区狭小,组织龙非庞大,犯罪原极易防止,而杀人重案,讵竟屡见迭出。依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9条之规定,该被告自无解于谋杀共犯之责任。强占财物及两次谋杀,胥为国际公法及任何战斗法规惯例所禁止,所有罪行,均出手各别犯意,自应合并论处。黄志英、屈恒斌同时同地被杀,系一行为而侵害两个法益。杀害之前,先予拘禁,加以不入道之待遇,并施酷刑,均属于谋置死地之凌虐方法,合依刑法第55条从一重处断。综合本案情节,因犯罪所生之损害,虽不为不大,惟念该被告犯罪动机,既匪图利私人,所负谋杀罪责,又系由于消极上未尽防止义务;且于胜利后督串矿警,维护地方,致该矿产未遭糜烂,亦尚不无微功,衡情殊非毫无可原之处。姑依法审酌情状,各处较轻之刑。


至此,作者不得不把贾汪矿工配合运河支队抗日的故事宣告收尾,将一幅血与火交织的悲壮画卷在一声长叹中掩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