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18 灾民成了商会的难题

花神马甲 收藏 0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URL] 挨至腊月,适逢一场大雪降临归化。鹅毛大雪一连下了三日,许多人家早晨起来连门都推不开,屋门被雪堵上了!大雪造成了交通阻断,城外的车进不了城里。没有粮食,没有蔬菜。市民,商户,驼户十之六七都揭不开锅了。没有了生计,啼饥号寒。 是的,恰克图买卖城都自动闭关了。这一次的闭关与以往不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挨至腊月,适逢一场大雪降临归化。鹅毛大雪一连下了三日,许多人家早晨起来连门都推不开,屋门被雪堵上了!大雪造成了交通阻断,城外的车进不了城里。没有粮食,没有蔬菜。市民,商户,驼户十之六七都揭不开锅了。没有了生计,啼饥号寒。

是的,恰克图买卖城都自动闭关了。这一次的闭关与以往不同。以往每次都是大清朝廷下令闭关。这一次却是商人们自动撤庄。恰克图闭关的影响很快就在归化城显现出来了!市面上人心惶惶,许多字号都忙于宣布撤庄、歇业、辞退工人。归化市面出现了前所未见的大萧条,失业人员剧增。在小南街的人市上每天都聚集着成千上万寻找事做的人。面对此情此景林道台没了主意,或者说是有主意也扭转不了局势。一天到晚找他的人不断,都是那些因恰克图撤庄没了生计的商号掌柜,当然大多数是通司商会的商户。为解决这些人的生计林道台是费尽了心机,简直是焦头烂额。找绥远将军请示,奔走于各个商家为帮助困难户渡过难关筹措善款。然而他的努力只能是杯水车薪,广大的停业商户的处境还是得不到根本的缓解。商业面临的重重困难得不到解决,破产的商户与日俱增。

归化商界过起了群龙无首的日子。大掌柜去世,不仅给大盛魁本身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同时也牵动了归化通司商会。就是说通司商会没了领袖。

通司商会在归化属于商界中的中流砥柱,耆老商会还有市面上许许多多的商社行社都在看通司商会的眼色行事呢。把通司商会开会的情况给林道台汇报了,林文钦坐不住了。市面得维持,社会得稳定,靠的是什么?在归化城包括归化周围七厅二县,首先是大盛魁商号和通司商会的配合,要想得到大盛魁的支持它自己本身得稳定。现在由于大掌柜的猝然去世大盛魁内部出现了分裂的趋势,而通司商会又是群龙无首。没了通司商会没了大盛魁,林文钦心里就没了底。

林文钦决定去找天义德商号!王廷相猝然去世,归化通司商会会长一职由天义德大掌柜李泰代行。

李泰代行会会长一职时,通知六十八家通司商号会首商会。说是六十八家,其实到会的也就是三十家左右。大家公推李泰接任归化城通司商会会长。李泰也捐有四品顶戴,天义德商号又是三大号之一,大家都没什么异议。推举会长一职包含两方面的考虑,第一是会长本人所在的商号必须是有影响有权威的商号,具体说比如三大号。第二,会长本人得有德行有威望。这两条李泰都符合。天义德乃三大号之一,在归化商界的影响仅次于大盛魁,而且李泰本人才华出众是归化城商界公认的。

归化城内的“大炕”和“梦楼当”成了林道台经常出入的地方,他动员李泰,作为会长但凡是有通司商会的人走进这俩地方,他必须得去解救!这是代理会长的义务,既是通司商会的脸面也是林道台个人的脸面。归化市面上的人都知道,通司商人那是长着三条舌头的人,是挣钱无数的人,是归化最有钱的群体,你们的人都被抬进了“大炕”,抬进了“梦楼当”。你通司商会颜面何在?要知道这两个地方是乞丐该去的地方。所以想尽办法也要把他们从那里弄出来,哪怕是贴钱。半年的工夫,林道台从上述两地弄出来的通司商会的破落商户将近二十人!没家的帮助安家,有病的帮助治病。有的人被救助两次,有的甚至被救助三次。但是俗话说救急不救穷,你救助得了一时,不能救助他一世,说来说去最后总还得自己找谋生的出路,商人商户的出路就是市场与商机。市场萧条到了极点,商机则是渺茫得很,结果是救助来救助去,失业的人却是越来越多,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是越来越多,落进“大炕”和“梦楼当”的是越来越多。

还有那些非通司商会的商人,也抱着一线希望来找林道台求助。道台衙署和商会的大门前总是聚集着许多衣衫褴褛的人。

倒卧者随处可见。林道台害怕了,束手无策,找通司商会也没办法,便去找大召的大喇嘛想办法。

在林道台的动员下,不少商号都在门前搭起了赈灾的粥棚。每天一大早前来喝粥的人就把商铺前的道路拥堵了。冒着腾腾热气的大锅被饥饿的人群包围,常常是还没等小米大麦熬熟就被一抢而空!饥饿的人们就像是疯了似的。

可是过了不久新的问题出现了,粥少人多无法满足灾民的需求。打架斗殴时有发生。直到有一天出了人命,一个妇人竟然把一个老头打死了。为的是争夺一碗粥!说来也是奇怪。血糊拉碴的惨烈景况,令林道台恶心、紧张也让他感到害怕。

过了不久人们就发现,李泰和王廷相远不是一回事。无论气魄、智慧还是能力和号召力,李泰都差王廷相一筹。甚至可以说干脆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会首是有了,但是没有足够的感召力和凝聚力。因而同是会长在人们的眼里分量是大不一样。李泰自己也觉得没有底气。

于是天义德首先停了粥棚。

官府也不轻松,道台衙门、二府衙门、土默特衙署正日益被灾民包围。饥饿的灾民层层叠叠围在官府门前,简直就是人山人海。白天吵闹声、喧嚣声、叫骂声不绝于耳,夜晚他们就睡在官府的门前也不离开,弄得官府日夜不得安宁。数以万计的灾民围着官府吃喝拉撒,弄得官府周围臭气熏天!

也就是在天义德商号把粥棚停了的第二天,归化道台林文钦就找上门来了。

总号正值段靖娃在,一看见道台大人乘坐的蓝呢大轿停在院子里,段靖娃赶忙迎上去替林文钦把轿帘撩起来。

“林大人!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不客气。”

林文钦板着脸走进天义德的客厅。

段靖娃又是亲自沏茶又是亲自上烟,围着道台大人团团转。

“怎么就把粥棚随便给停了?”

“大人知道的,”段靖娃解释说,“因为放粥闹出人命了。”

“你不想想,不放粥会死更多人,会闹出更多人命!”

“那宗命案子还没了结呢。”

“我还没审清楚呢。”

“何时才能审得清啊?”

“先别说那宗案子,赶快放粥!”林文钦命令道,“不然我就判你天义德扰乱治安!”

赈灾的粥棚重新开启。但是不管是关闭还是开启,灾民一天到晚就是不肯走。坐落在扎达海河岸边的天义德商号的大院整天都被灾民包围,搅得李泰连夜里都不能睡觉。实在是受不了了,李泰向段靖娃讨主意:“我哪曾见过这种阵势!活活要我的命吗……你帮我拿个主意。”

“我能拿什么主意?我什么主意也拿不出,”段靖娃愁苦着脸说,“通司商会代会长这事情……想当初是咱硬争来的。谁会想到咱争来争去的倒是争来个祸害。”

“还是退回给大盛魁吧。”

“又不是什么货物,一个退字咋能说得出口。”

“事到如今说不出也得说。”

“想当初通司商会何等的威风,真是跺跺脚归化城的四个城门都打战呢!”

“如今会长成了烫手的山芋!”

结果李泰去了。在大盛魁城柜还没进小院呢,就听见里边吵架的声音。进退两难之际打里院出来一个人,定睛一看正是王福林王掌柜。

李泰随王福林来到内院小客厅,分宾主落座。

“有什么吩咐,李大掌柜请讲,不必客气。”

“这个……”

“不必客气。”

“我想,归化通司商会会长的事……”

“会长怎么了?您不是当得好好的吗。”

“好?哼……”李泰苦笑道,“唉,真是一言难尽!”

其实就是李泰不说,关于通司商会所处的困境王福林也清楚得很。他只不过是说说而已,故意装糊涂。

“当今,归化商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没有了大盛魁的王大掌柜,论威望论能力能够领军的也只有你李大掌柜了!何必为难我们,大盛魁今非昔比,别的字号就更不要说了。没有人敢担起这副担子。”

结果可想而知,通司商会会长的职务李泰是推脱不掉了。

有必要说说天义德商号了,天义德是旅蒙商中有名的三大号之一。它的成立比大盛魁稍晚几年,但是也有一百几十年的历史。它的财东结构较比大盛魁要复杂得多,它除了三姓创始人郭姓、范姓和马姓各有一股外,后来又吸引元盛德加入二股。以后库仑的活佛雅克格圪森加入二股,总共有七个财股。最初也是人力合伙,它的资金周转,主要也是依靠多年积累的公存来活动。

李泰是个改革家,他主持天义德有三大创新举措,最重要的是他吸引了库伦的活佛雅克格圪森入股;第二是允许当地人和工人入股;第三打破两百年来归化通司行的老规矩,就是不允许铺伙携带家眷,允许在字号万金账上顶了生意的掌柜在归化安家。

李泰只好硬着头皮通知归化各通司商号开会。这些年归化通司商会发展很快,由原来的二十八家发展为四十三家,而后就是六十八家!大盛魁、天义德、元盛德、日新公、天元恒、同和号、隆和义、双舜全、万心德、福来号、东盛义……都快中午了陆陆续续才到了不到二十家。会议开得索然无味,除了研究赈灾事宜,重新上书朝廷,请求允许假道俄罗斯做生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打到俄罗斯。这话重复了几十年了,跟没说一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