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请记住这个伟大的父亲---陈霸先

皇汉教程09防封版 收藏 105 22146
导读:汉族,请记住这个伟大的父亲---陈霸先 作者题记:在六世纪南中国刀兵血火的混乱中,他似一个勇敢的父亲,忍受着一切指责,在四邻强敌的夹缝中,顽强的守住华夏历史最珍贵最脆弱的东西——-汉文明。他所给予南中国的太平,或许不是最繁荣,却是最艰苦。 正文: 原标题:陈霸先,佑护华夏血脉的伟大民族英雄 某日与三位好友饮酒,一位姓朱,一位姓刘,还一位姓陈,皆是历史爱好者,酒过三巡,头晕耳热,竟乱认起皇帝亲戚来,朱姓朋友拍案大叫:想当年,俺家祖宗朱元璋如何如何,刘姓朋友不甘示弱:再如何不也是跟着我家

汉族,请记住这个伟大的父亲---陈霸先

作者题记:在六世纪南中国刀兵血火的混乱中,他似一个勇敢的父亲,忍受着一切指责,在四邻强敌的夹缝中,顽强的守住华夏历史最珍贵最脆弱的东西——-汉文明。他所给予南中国的太平,或许不是最繁荣,却是最艰苦。


正文:



原标题:陈霸先,佑护华夏血脉的伟大民族英雄


某日与三位好友饮酒,一位姓朱,一位姓刘,还一位姓陈,皆是历史爱好者,酒过三巡,头晕耳热,竟乱认起皇帝亲戚来,朱姓朋友拍案大叫:想当年,俺家祖宗朱元璋如何如何,刘姓朋友不甘示弱:再如何不也是跟着我家祖宗刘邦学的么。唇枪舌战间,陈姓朋友憋红了脸,忽插了一句嘴:都不如咱家祖宗陈霸先呢!

只一句话,朱姓朋友和刘姓朋友齐结舌,似看天外飞仙似瞧着陈姓朋友,半天嘲道:陈霸先?何许人?干啥的?

陈姓朋友哑然,求救似望我。我轻品一口香茶,微笑道:诸公莫讽,这位陈武帝陈霸先,虽未完成一统华夏的大业,却当真是了不得。

也不怪今人对陈霸先如此陌生,陈朝?南北朝最弱的一个朝代,地盘最小,年头也不过三十三年,还出了位臭遍青史的荒唐末帝陈后主,这样的朝代,说皇帝是英雄,鬼才信。可金戈铁马终究打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正是陈霸先了不起的原因——他把太平日子还给了江南

说的轻巧,刘裕,萧道成,萧衍,不都做到了么。可那也得分什么时候,陈霸先能做到这个,最不容易。

自古帝王论出身,要么草根,要么显贵,可陈霸先,似乎哪样都不是。

论高贵,陈家江南宗族繁盛,说到底却是寒门,让世家大族瞧不起。可论贫贱,却又比刘裕们“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强得多。发迹的方法也特别,从寒门子弟到方面大将,他只靠了一个字——混!

混!不是混社会,而是混官场,陈霸先从建康城一个小小的街道主任干起,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殷殷切切拍马屁,从街道主任到管仓库的小科长,再到梁武帝侄子萧映的秘书,最后外放到广州,提拔成越南军分区司令(当时越南是中国领土,归广东管)。官场自古就是无烟的战场,在门阀世族垄断高位的南北朝,出身寒门的陈霸先从芝麻官混成封疆大吏,容易嘛。

可一个意外,却让他混不下去了——侯景之乱

侯景在北方本来就是反复无常的主儿,梁武帝非把他招降了来。想养成一条看家护院的狗,却招来一条白眼狼,没几年就扯旗造反,勾结梁朝宗室攻下了建康,承平几十年的梁王朝火海四起,宗族遭杀戮无数,连粱武帝本人都被困死在建康,国家眼看摇摇欲坠了,可纯粹是自找的,活该!

可百姓是无辜的,侯景之乱,蔓延整个江南地区,南中国烽火四起,侯景的士兵,多为冉闵屠胡时漏网的羯胡余孽后代,尽是穷凶极恶之徒,侯景本人,用兵阴险毒辣,其大军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是十足的恶棍匪徒。江南百姓能有好日子过?据今天某些史学家统计,侯景之乱时期,江南地区人口,整整锐减了三分之二!

这真是触目惊心的数字。

建康城在血火中颤栗,富饶的江南大地在兵灾中呻吟,社稷危急,国家危急,更重要的是,南方汉文明危急!

于是,混了大半辈子的陈霸先不混了。历史,注定他去当这个救世主的角色。

出兵,先灭了勾结侯景的广州刺史元景仲,陈霸先不屈不挠,或打或拉,终于平灭了大大小小的势力,两广的力量,终于被捏成了拳头。

他也许没有拓拔焘猛,却有另一样珍贵的品质——谋略!在几十年混官场生涯里累积的谋略,此刻将化成一条柔软却宁折不弯的绞索,套在侯景的脖子上

北伐!公元551年,陈霸先率三万广东兵经南昌进江南,侯景却不在意:广东兵嘛,有啥可怕的,北方的鲜卑骑兵和粱朝Z.F军都被我灭了,一群地方民团,不是来送死吗?

事实证明,死的是他。

冲锋,老天也帮陈霸先,江西大地暴雨滂沱,侯景的羯胡骑兵寸步难行,从江西到江南,陈霸先的大军势如破竹,凶悍的羯胡精锐碰到了更凶的广东兵,几番被打的大溃,三万精兵扬帆东进,与另一位梁朝大将王僧辩的部队会师西昌。陈霸先慨然将自己的三万石军粮赠送给王僧辩,两军团结一致,共同破敌,兵锋直指侯景最后的巢穴——建康!


侯景之乱,即将迎来最后的决战。

552年3月,陈霸先与王僧辩兵分两路,扫荡健康外围,逐步消灭侯景部队,3月29日,两路大军合围建康,侯景狗急跳墙,集结所部所有兵马展开决战,他的如意算盘很明确:羯兵凶悍,又身临绝境,背水一搏,或许还有求胜之机。

可惜,他遇到了陈霸先。

战幕拉开,侯景的八百精骑组成敢死队,奋不顾身的朝粱军防线冲去,在反复冲荡下,粱军阵脚松动,渐渐开始败退,侯景大喜,广东兵,不过如此么。登时精锐尽出,齐朝对方杀去。

杀过了才知道,他们已经落到了陈霸先的陷阱里。

示敌以弱,诱敌深入,聚兵合围,陈霸先的算盘,步步都算到了侯景的前头,数万羯胡军,此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被广东兵围了个严实。

侯景恼了,单枪匹马冲向陈霸先,嘴里嚷嚷着:陈霸先,敢和我斗吗?

陈霸先不理他,却不是不敢:武松打虎固然英雄,可对付禽兽么,最好的办法还是用弓弩了。

万弩其发,密集的箭雨笼罩了战场,绝望的羯胡兵一次又一次发起反冲锋,却终不能冲出去,数万羯胡兵,尽被陈霸先射死。建康收复,侯景仅带数十人窜逃,不久被部下杀死,尸首送到建康,饱受荼毒的民众自发欢庆,争食其肉。

历时五年的侯景之乱,至此完全拉下了大幕,羯族,这个来自中亚草原,自西晋开始持续肆虐中国数百年的野蛮民族,至此整族被株,再无遗类。

报应!该!

江南,重又归于太平,作为这一切的完成者,陈霸先,功不可没。

乱平了,可事还没完。

立大功的陈霸先成为粱朝重臣,与王僧辩一起拥立梁朝宗室萧绎为帝,而国家的北面,两大鲜卑强国北齐与西魏正在虎视耽耽,正是内忧外患之时,陈霸先身为重臣,恢复民力,并大量迁移两广民众耕种江南,一时间,原本山河破碎的江南大地生机初现,照这个情景下去,梁朝,貌似还能维持几年。

可事情偏偏不消停。

554年,梁元帝萧绎死,鲜卑北齐政权送逃亡北方的梁朝宗室萧渊明南归,意图让萧渊明继承皇位,这目的很明确,萧渊明若顺利即位,自然成了北齐傀儡,鲜卑人兵不血刃就可一统南北,若萧渊明不能顺利即位,那势必也引起南方一场皇位纷争,到时候坐山观虎斗的鲜卑人,同样可坐收渔翁之利。

算盘精明,精明到家了。

陈霸先一眼看穿了这套把戏,极力反对,可主持梁朝大政的重臣王僧辩却吓破了胆,废黜了已即位的萧方智,萧渊明顺利接位了,可陈霸先,想的却不是这个。

浴血奋战,平灭侯景,多少年劳心力血,为的就是把南中国送给一个傀儡,再沦入鲜卑人之手么。

兵变!奇袭建康,杀王僧辩父子,废黜萧渊明,重立萧方智为“皇帝”,整个过程做得干净利索,陈霸先独掌大权,已然是第一权臣。这一来,却产生了轮番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王僧辩的部将杜龛率北齐军入侵,强敌压境下,陈霸先巧使谈判计,打打停停,然后瓜步一战,众将同仇敌忾,大破北齐精锐部队,北齐数万人被杀,十数名大将败死,陈霸先,终于打退了最强大的对手,然后是广东萧勃,长沙王琳,在经过了一系列讨伐以后,江南,终于归于平静了。

公元555年,陈霸先废黜萧方智,登基称帝,建立陈朝。

说是篡逆,却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北方诸强虎视耽耽,南方梁朝残部也蠢蠢欲动,作乱不休,残破的江南更是百业凋零,人心思治,这等情形下,不改立新朝,稳定政局,能成么。

事实是,陈霸先做到了,自登基之后,兢兢业业,外抗强敌,内整民力,大量的广东兵民迁移到江南地区,补充人口,恢复生产,代表汉文明的南朝政权终于重复生机,陈朝,看似国力孱弱,却顽强的守住了中国经济最繁荣的地区,为隋唐大一统留下了最丰厚的遗产,作为缔造者,陈霸先,功不可没。

历史上对陈霸先指摘最多的,一是他的篡权,二是杀害老战友王僧辩的丑事,可大义不拘小节,若北齐阴谋得逞,当时的北齐恰是暴君高洋在位,江南百姓势必要饱受屠戮,汉文明的最后一脉也将不复存在。

陈霸先,却因这场不光彩而被史家忽略,被忽略的还有他平定战乱的武功,他延续江南文明的贡献。事实上,他或许不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开创者,却是一个合格的守护神,统一江山?他没这个机遇。

在六世纪南中国刀兵血火的混乱中,他似一个勇敢的父亲,忍受着一切指责,在四邻强敌的夹缝中,顽强的守住华夏历史最珍贵最脆弱的东西——-汉文明。他所给予南中国的太平,或许不是最繁荣,却是最艰苦。

10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