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狼 正文 第七章

铁血姑娘 收藏 2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size][/URL] 第七章   进入无人区了。  我们在测绘点安下营寨。这是一个比较平坦的草滩,草滩上蒙了一层薄厚不等的积雪,我们清理出一片空地架好毡房。  仁丹才旺走过来,围着毡房检查了一圈,说:“你们这样搭毡房不暖和。”   “为啥不暖和?”在怎样搭毡房的问题上,他肯定比我们有经验,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


第七章

进入无人区了。 我们在测绘点安下营寨。这是一个比较平坦的草滩,草滩上蒙了一层薄厚不等的积雪,我们清理出一片空地架好毡房。 仁丹才旺走过来,围着毡房检查了一圈,说:“你们这样搭毡房不暖和。”

“为啥不暖和?”在怎样搭毡房的问题上,他肯定比我们有经验,人家祖祖辈辈都是在毡房里过日子的。 “你们的毡房下边漏风,火烧得再大也不管用。要在毡房外面用冰雪砌一圈围墙,既挡风又保温,像布达拉宫一样,又漂亮又暖和。”

“才旺,你说用冰雪挡风还有道理,但让我们睡在用冰雪砌的屋子里暖和,我就搞不明白了。”李石柱手拿着铁锹,没有动弹。

“才旺,你让我们把冰雪砌在毡房外边,我们在毡房里生火取暖,会不会把毡房外的冰雪融化了?”王勇刚也不相信仁丹才旺的话。 “你们按仁丹才旺说的办,他有实践经验。”雷指导员带头铲了一下雪。 “现在的温度白天在零下二十多度,夜里达到零下四十多度,而结冰点在海平面是零度,冰雪的温度比气温要高几十度,用冰雪砌成的房子肯定暖和……”石技术员把科学道理讲出来了。 我们就卖力气地在毡房外边砌冰雪。高原缺氧,干不了几分钟,就觉得胸闷、头晕,眼冒金星、筋骨发软、耳朵也轰鸣起来。我们就停下挖雪,拄着铁锹,大口大口地喘气。喘上五六分钟,又去挖,挖不到五六分钟又得休息,工效极慢。 “你们干别的去吧,我一个人干。”仁丹才旺褪去皮袍子,甩开膀子干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毡房外的雪墙砌好了。我们从雪地里捡回许多野牦牛粪,在石头围成的炉灶点燃。一会儿工夫毡房就充满温暖。我们差点被这温暖融化了,钻进被窝睡了整整一天还不想起床。 休息了一天,就开始执行测绘任务了。测绘兵先是乘坐汽车向测绘点进发,当汽车再无法前进时,他们就下车,扛着测绘仪器向测绘点步行,完成测绘任务后就返回营地。一般情况下,下午三点钟左右就回到营地。一直到晚上十点就寝,除了吃饭,剩下漫长的空闲时间里,我和李石柱、王勇刚就围着石技术员,让他给我们讲知识。 又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好天气。风极小,风小就意味着气温不是难以忍受的寒冷。还有偏西的太阳,太阳的光辉给冰天雪地的世界送来许多温暖。洁白的雪又变得刺眼了。我们钻出了毡房。我们在享受毡房给予温暖的同时,也得承受毡房里空气的混浊。只要外边的寒冷不是特别难以忍受,我们还是瞅空就朝毡房外跑。我们把大衣反铺在雪地上,人坐在大衣上,开始了每日都要进行的工作,抓虱子。常年生活在青藏高原,一年难得洗一次澡,几个月难得洗次衣服,给这种小动物营造了极好的生存条件。无论我们怎样努力,想把它们彻底消灭就像拿根竹竿想跳到月球上一样。甚至我们越抓它们,它们家族越兴旺。这阵,我们都解开军用裤带,把棉裤、绒裤的裤腰翻开,鼻孔就吸入暖乎乎臭烘烘的气息。青藏高原的虱子好抓极了,它们受到冷空气的刺激,就钻进裤缝一动不动。虱子太多,我们根本不用搜索,就像割韭菜一样,指头在绒裤上一捏一个,专拣大的捏,小的还顾不上。捏住了用大拇指甲上对着一挤,随着一声细响,虱子被挤成一团污血,有的母虱子还能挤出一团白色晶亮的虮子。不大工夫,我们都捉了一百多个,两个大拇指沾了厚厚一层血污。 石技术员捉住虱子后不挤死,而是存放在用纸叠的三角袋里,拿回帐房丢进牛粪火中,就发出一阵细微的爆响,还有一股血肉之躯燃烧时的焦臭味。 抓了一阵虱子,我们又无事可做了,望着不远不近的雪山发呆,那就是可可西里山。 我们就这样闲闲地坐着,寂寞得难耐难熬。 王勇刚站起来,说:“咱们摔跤,有事情干总比没事情干好。”

我们看着他没有说话。 “杜班长,咱俩先摔一把。”王勇刚走到我跟前。 我对摔跤并不陌生。参军前我都在练拳、练摔跤。我练拳的师傅是西安北郊草滩的冯彦虎,练摔跤的师傅是铁路上的马胜利,这两个人在西安很有名气。像少林派的小洪拳、大洪拳、老洪拳、四门锤,摔跤的大背、小背、腿别子、手别子,正三十六招,反三十六招,我都练得很熟稔。只是我练拳练摔跤没有下力气练功夫,练成了花架子。“拳假功夫真,力大强十分,一窍破千斤。”没有力气光花架子不管用。王勇刚比我要高五六厘米,胳膊比我的小腿都粗,还有比女人胸脯都高的胸大肌,力气比我大得多。摔跤这玩意,只要力气大,扎着势站在那里不出招、不露空子给你,你就是有再多的招都没有用处。我没有和王勇刚过过招,有些怵他的身坯子,谦虚地说:“我这半条命身子,哪能架得住你摔,你看李石柱摔不摔?”

“我不行,我不行!”李石柱吓得双手直摇。 “才旺,听说你们藏族汉子都会摔跤,咱俩试两把?”王勇刚走到仁丹才旺跟前。 仁丹才旺把皮袍紧了紧,就去抓王勇刚的肩膀。谁知,他的手还没有搭到王勇刚的肩膀上,王勇刚顺势一拉,他就匍匐在雪地上了。 “你怎么不懂摔跤的规矩,摔跤要这个样子……”仁丹才旺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王勇刚跟前,让王勇刚先抓住他的肩膀,他又抓住王勇刚的肩膀,双方站好姿势才说:“现在好啦,开始摔吧。”

仁丹才旺用的是笨力气,他比王勇刚力气大多了,加上王勇刚高原反应,被仁丹才旺折腾得没有一点办法。但他很快就适应了仁丹才旺这种摔跤,也就不再用力气,随着仁丹才旺的力气转圈,趁仁丹才旺不注意,脚下一个绊子,把仁丹才旺绊倒在雪地上。 “王勇刚,你怎么用脚,摔跤不能用脚绊人!”仁丹才旺从地上爬起来,不服气地嘟囔。 “谁说不能用脚,你也可以用脚呀,输了还不服气。”王勇刚得意地嘲笑仁丹才旺。 “再来一次,我也用脚。”仁丹才旺紧了一下腰带,又朝王勇刚扑去。 两个人又厮搂在一块,脚下踢起的冻雪溅起老高。人常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这几下我就看出,王勇刚的摔跤还没入门,根本不懂得正三十六招,反三十六招,充其量和一帮玩尿泥的小伙伴在村边摔过几次。我也看出,仁丹才旺的藏族摔跤的功底很扎实,要是再点拨几招汉族的摔跤招数,摔王勇刚就像摔小鸡一样随便。两个人你揪我拽地兜开圈子,还是王勇刚脚下使了个暗劲,把仁丹才旺摔趴在地上。 王勇刚得意极了,对还在地上趴着的仁丹才旺说:“才旺,不服气再来一把!”

仁丹才旺爬起来,说:“你不光明正大,脚下偷着使力气,胜了也不光彩。”他再不和王勇刚摔了。 “谁还上,来呀!”王勇刚像斗胜的公鸡,在我们面前转来转去,手还对着我们一招一招,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一班长,你上去试试。”雷指导员从帐房里出来。 我是雷指导员接的兵。那年冬天,雷指导员到我们公社,正好我们两个村比赛摔跤。按规矩摔跤比赛前先打一阵拳。我练的是少林派的洪拳,在村里数我的拳打得最好,先上场的自然是我。在此之前,雷指导员到我家做过家访,认识我,又见我还有打拳摔跤的功夫,就在几个体检合格的小伙子里选中了我。 雷指导员亲自点了我的将,我就不再推托了,也看不惯王勇刚趾高气扬的傲慢。打拳人讲究摆场子前要拜四方,说上几句“小可初到贵地,借贵方宝地混碗饭吃。望各位前辈包涵包涵,有不到之处多多指点!”然后再耍自己的。王勇刚那样子,明摆着看不起这几个人,显然,他不知道我的拳脚功夫。于是,我故意慢慢站起来,说:“指导员点我的将,我就陪勇刚玩两把,请勇刚手下留情!”说完,我忽地扎下门户,摆出蛟龙出海的招式,等待王勇刚出招。 王勇刚根本不懂出招摆式,又像抓仁丹才旺那样抓住我的双肩。我右腿向他左腿外侧一靠,右手顺势朝他的左臂臂弯一压,左臂猛地向下一推,王勇刚就歪倒在地上,这是摔跤动作中的“手别子”。我立即按摔跤场上的规矩,把他拉起来,嘴上还说:“承让,承让,献丑啦,献丑啦!”

“杜班长,再来一次,我要看看你到底是咋着把我摔倒的?”他又猫下了腰向我逼过来。这一次他变聪明了,两只脚不再平行站位,而是右脚在前左脚在后,双手抓住我的双肩,把我用力朝前拉。 我就借他拉的力量,右脚伸进他的左脚后边,绊住他的左脚不能后移,身体借势靠在他的怀里朝下一蹲,用左膀顶住他的腹部猛然发力,他又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这一招在摔跤招数中叫“跪脚”。 王勇刚迷瞪着眼睛,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情。 “王勇刚,你不要跟你们班长摔跤了。他是我接来的兵,我了解他,他当兵前练了好多年武功哩。”雷指导员走过去,替王勇刚拍去身上的冻雪。 “杜班长,把你的摔跤技术教给我吧,我也学你们汉人的摔跤,以后就不怕王勇刚了。”仁丹才旺捡起我的大衣,替我披在身上。 “杜班长,你是真人不露相呀。往后咱们收车回来,你就收我和仁丹才旺做徒弟,教我们摔跤。不管咋说,这也是一门手艺,以后复员到地方,谁要欺负咱……”王勇刚也过来求我。 “只要你们愿意学,我就教给你们。不过咱把丑话说到前头,我学的净是花架子,没有练过功夫,摔你们没有练过功夫的人还凑合,要是到了行家跟前,就像鸡娃子一样叫人家摔。摔跤要练功夫,我的师兄弟们练锁子石、踏树桩、背口袋……”

于是,每天下午收车回来,我们就有了新的活动内容,我教他们练摔跤。没过多长时间,像手别子、跪腿、大背、小背、倒把、过桥这些简单的招数,他们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了。有时,我就让仁丹才旺和王勇刚互相摔,我纠正他们的动作。很快,仁丹才旺的摔跤天赋和力气大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和王勇刚演练时就胜得多输得少了。 我们又是两点钟收车,吃过午饭才三点钟。仁丹才旺和王勇刚练了四十多分钟摔跤,就没有力气了,我们又坐在雪地上无所事事了。在这远离人类的地方,一旦闲下来,心里就火烧火燎地难受。 “石技术员,给我们讲点什么吧!”王勇刚望着石技术员。 那时,我和王勇刚、李石柱都不到二十岁,石技术员大约有二十五六岁,又是大学生,我们总觉得他是个非常神秘的人物。 “我给你们吹口琴听。”石技术员从裤兜里掏出口琴,琴格是绿色的,两侧用白铁皮夹着。他吹得很好听,单奏,双重奏,还用手和舌头配合着吹出节拍。于是,琴声就在可可西里飘逸起来。这种金属弹片振动发出的音乐实在好听,撩拨得我们心里头一醉一醉的,驱散了我们心里头的凄惶。石技术员吹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又吹了《喀秋莎》,还吹了《三套马车》,连美国黑人歌曲《老人河》都吹。他吹完一曲,都要给我们报出歌曲的名字,还有这支歌曲的内容。这里严重缺氧,吹不到十几分钟,就呼吸急促,头昏脑涨,喘着气说:“吹不动啦,要是在内地,我可以一口气吹两个小时。”

他不吹口琴了,我们就无事可做,又觉得空虚无聊起来。 “才旺,唱个歌吧!”我对仁丹才旺说。 “唱什么好?” “随便唱什么都行,反正闲得难受。”

“我就唱一首《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仁丹才旺站起来,走到我们中间,干咳一声,又长长嘘了口气,望着不远不近的可可西里山,一边舞蹈一边放开嗓子吼唱起来:

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 高举金杯把赞歌唱, …… 各民族兄弟欢聚在一堂, 赞美中华的崛起和希望 ……

仁丹才旺的嗓音棒极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雄浑洪亮的歌声,仿佛不是从人的喉咙里吼放出来,而是从大地、从草原、从冰山、从苍穹、从大自然中迸发出的共鸣,又在大地、草原、冰山、苍穹之间激荡。 “太棒啦!”石技术员感慨地说。 “仁丹才旺要是在部队,肯定调到军区文工团了,说不定会调到总政文工团给毛主席唱歌哩。”雷指导员也激动起来了。 “才旺,你唱的不是藏族歌曲,是蒙古歌曲。你要唱一支真正的藏民歌曲。”王勇刚还想听仁丹才旺唱歌,就故意说那首歌是蒙古歌曲。其实,我们都不知道这首歌到底是哪个民族的歌曲。 仁丹才旺又干咳一声,放声高唱起来:

喜马拉雅山哎, 再高也有顶; 雅鲁藏布江哎, 再长也有源哎; 藏族人民的苦难 ……

歌声停止了好长时间,我们还在回味歌声的韵味。 这时候,雷指导员回帐房去了。 最耐不住寂寞的王勇刚又问:“石技术员,你有没有对象?”

石技术员苦笑了一下,不说有也不说没有。 “石技术员,你是大学生,肯定有女朋友啦!”王勇刚又逼问了一句。 石技术员还是不说有也不说没有。 “石技术员,你肯定有……说不定也是大学生。哎,你亲过她的嘴没有?日他先人,和姑娘娃亲嘴到底是啥滋味,说不定能把人受活死。”王勇刚眯缝着眼睛,幻想着和姑娘娃亲嘴的滋味。 “说得难听死啦,肉麻兮兮的。”李石柱不好意思起来。 “你他妈的装圣人,谁一辈子不结婚?我要是今年复员了,这阵正好搂着姑娘娃亲嘴哩。现在工厂里的姑娘第一追大学生,第二追的就是复员军人。我还要挑厂里最漂亮的姑娘亲,不漂亮的想让我亲我还不亲哩……班长,你讲个故事,最好能逗人发笑。”王勇刚又把乞求的目光瞄向我。 我想了想,就给他们讲了个傻女婿的故事,逗得大家都笑,就忘了恓惶和空虚。 “指导员来啦!”李石柱看见雷指导员从帐房钻出来。 我们不说话了,我们不能让雷指导员知道我们在谈论女人,他会批评我们缺乏思想改造。 “开始政治学习啦。”雷指导员在我们中间坐下,顺手把吊在胯骨上的手枪套移往肚皮上,右手捂在上边。他曾经给我们解释,这种姿势最好,一旦有情况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抽枪、上膛、射击一系列动作。 这次政治学习的内容是讨论什么是共产主义。雷指导员讲到了共产主义就要消灭家庭……

王勇刚满脸狐疑地看着雷指导员,憋不住地问:“指导员,没有家庭人们还结婚不结婚?”

“这个……”雷指导员想了半晌,也说不出到了共产主义还结婚不结婚。 “这个问题……这本书没有讲到。”雷指导员手里拿着一本上边发下来的书。 “不过根据我个人的理解,共产主义消灭家庭就不能结婚,要是结婚了,消灭家庭就是一句空话……”雷指导员又补充了一句。 “不结婚男人女人咋干那事情,不把人憋死才怪!”王勇刚着急了。 “你怎么净往那上头考虑,到了共产主义人干那事情只是为了生孩子,与家庭没有关系。”

“要是和家庭没有关系,也就和两口子没有关系,谁想和谁干就和谁干,咋能行?哪个男人都想和漂亮女人干,漂亮女人一天到晚忙得闲不下来,长得丑的女人一辈子受活不上一次。哪个女人都喜欢和漂亮男人干,把漂亮男人累死了,不漂亮的男人一辈子也别想干女人。”

“你这是资产阶级的丑恶思想……” “照你这么说,资产阶级的男人搞女人,无产阶级的男人就不搞女人了?”

雷指导员看了王勇刚一眼,再说不出什么了。他对共产主义的理解也只能局限在他手里的那本书,就对石技术员说:“石技术员,你读过大学,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石技术员苦笑了一下,说:“我上大学时,辅导员讲的和你讲的差不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