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锋 正文 第九章 贼窝 (二)

绺子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size][/URL] 山林中很寂静落寞,这里远离繁华喧闹,灯红酒绿。宁静的气息莫不给人带来一丝清爽舒心的感觉,心旷神怡。徐磊也惊叹于这幽雅的自然环境,一呼一吸都是犹如雨露般潮湿的新鲜空气,沁人心脾。 那两个土匪正在侃侃而谈,说到高兴处,更是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有趣的故事这么让他们这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


山林中很寂静落寞,这里远离繁华喧闹,灯红酒绿。宁静的气息莫不给人带来一丝清爽舒心的感觉,心旷神怡。徐磊也惊叹于这幽雅的自然环境,一呼一吸都是犹如雨露般潮湿的新鲜空气,沁人心脾。


那两个土匪正在侃侃而谈,说到高兴处,更是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有趣的故事这么让他们这么好笑。徐磊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似乎在说一些男女鱼水之欢的欢爱之事。说话那人,说的兴起,一脸的淫笑。而在旁倾听的那人,则听的津津有味,恨不得这故事中的主角是自己。


徐磊暗暗皱眉,怎么碰到了俩个话痨,这嘴巴太会扯了。


事实证明,嘴巴越会扯的人通常守不住口风。俩个土匪说着说着,竟说到他们的大当家那里去了。


“喂,陈老哥,你说大当家今天接待的那伙人是打哪来的。”刚才说故事的土匪长的倒挺清秀,相貌堂堂,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光看长相,看不出他竟是一个猥琐淫荡的人。“那还用问,当然是从镇上来的。”那个叫陈老哥的人回答道。


“废话,我问你这些干什么,那个穿着黑色长袍,头戴一顶黑帽,还戴着一副墨镜的那个——就像从墨池里洗澡回来的那个,看起来像是这伙人的老大的那个是谁啊。”这个眉清目秀的土匪怕说的不够仔细,添油加醋说了一通。


“嘿嘿,何老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做哥哥的告诉你,这是日本人派来的王兜——王副长官,这个王副长官在日本人那里可是个大红人呢,整天吃香的喝辣的,身边又有日本女人服侍,还有一大堆手下瞻前马后,啧啧,人家真他妈的有福气。眼下,大当家正在和他谈投靠日本人的事宜呢,等这事谈妥当了,俺们弟兄几个,也能泡上日本女人啦。”他说完还抹了一下嘴边挂着的口水,脑子里开始想入非非,意淫起来。



“哈哈,这倒不错,投靠日本人原来有这么多的好处,在山上当土匪,整日清闲,无聊的像吃斋念佛的老和尚一样,闷都闷死了,吃的粗茶淡饭,嘴巴都淡出个鸟来,你说,俺们弟兄受这份活罪干吗,早知道,要当家的早投靠日本人就好了,吃香喝辣,还是晚了点。”这个叫做何老弟的土匪幻想着自己翘着二郎腿,怀里左拥右抱,身边有日本女人揉肩敲背,嘴里啃着香喷喷的鸡腿,别提有多美了。


“哎呦,何老弟,你就知足吧,现在能赶上就算不错了,还嫌这嫌那的。”陈老哥说道。


这俩人一点也没区别,心里想的就是怀抱日本女人,亲亲热热,有吃有喝。“有了人家日本人做靠山,这辈子算是衣食无愁,高深无忧喽。”俩人想的竟不谋而合,还未吃到果子,先做起美梦来。


这两个土匪竟然连一点的家国之心都没有,前方将士抗战,军民浴血战斗,连同为土匪的同行都参加抗战,杀小鬼子,他们也不是没听说过。但打鬼子是送死,又得不到好处,凭什么去干。再说,这事也由不得他俩做主。他俩说的想的就是投靠日本人,充当汉奸走狗。俩人的眼里只有食色两种概念,谁对我好,我就跟谁,管他是不是中国人。只要能让我得到实际的利益就行,别的,甭提。


人至贱,则无敌,他俩认准这一条。


这些对话,无一例外传入了徐磊的耳中。虽然听的不大仔细,但诸如日本人、投靠、王副长官的字眼却清晰的映入了他的脑海之中。再稍一拼凑这些字眼,他就知道了这个土匪窝里有日本人派来的汉奸,而且这伙土匪就要投靠日本人,给鬼子当媚颜的哈巴狗了。


徐磊愤怒了!


愤怒的后果是严重的。


他生平最痛恨的就是鬼子汉奸,鬼子是外人尚且不说,而汉奸却是中国人,这对徐磊来说,根本就是国耻,玷污了华夏民族这个称谓。而且,这是一窝土匪都要投靠日本人,残害乡邻,中国人杀中国人来了。眼前这俩就像跳蚤的土匪在徐磊眼里原本是活宝,但现在却不同了。


徐磊双眼喷火,愤怒!愤怒!愤怒!


杀!


杀掉眼前的这俩个令人憎恶的土匪。


他已然不顾后果,没想过杀了眼前这两土匪之后自己是否还能逃走。他们的后面可有一大群残暴凶恶的土匪,现在,可不是以一敌二十了,而是一个对一群。


但显然,徐磊没有想过。怒火已经完全充斥了他的头脑,把他的理智淹没。汉奸,无论如何也饶他不得,更何况,眼前的这俩个土匪是在自己眼前大说投靠鬼子的美好前程。心甘情愿给鬼子当狗,这种汉奸,不,是这条狗更是非杀不可。


徐磊猛地扯掉胸前挂着的布条,受伤的右臂一下子失去支撑,突然落下,一阵子酸痛。他咬了咬牙,坚持忍住。左手艰难的从背上取下三八大盖,揭去布条收了起来。他动作蹑手蹑脚的移动,选了个最佳的射击位置,迅速的匍匐卧倒。杀完鬼子杀汉奸,他现在只想杀了眼前这两个即将加入汉奸行列的土匪。


射程之内,那俩个土匪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不觉,谈的正在兴头上。而徐磊隐蔽在野草丛中,将子弹上膛,一推一送,显然,他是准备好开枪射击了。


但天意往往不照顾人,就在他瞄准那个叫陈老哥的土匪时,恰不逢时,一只羽毛丰满,通体乌黑的小鸟,不知受到什么惊吓,“哇”的一声,惊飞起来。而这只小鸟飞起的地方正是徐磊隐藏的地方。


惊鸟一飞,野草晃动。


那俩个放哨的土匪相互吹嘘,却在此时被打扰,心情不痛快。自然而然,他们要看是什么东西扰乱了他们的兴头。何老弟一个转头,一看,原来是只晦气的乌鸦,不禁痛骂道:“死乌鸦,扰乱老子的兴致,真是晦气。”


那个陈老哥微微皱眉,说道:“今儿个是什么日子,连这倒霉的乌鸦都来凑热闹,难道会有什么不吉利的事发生。”


民间迷信,说出门如果碰到乌鸦,那今天铁定有不吉利的事情发生,出门就要小心了。


“不会吧,陈老哥,你瞎说什么,老子鬼都不怕,还会怕这只乌鸦。”何老弟嘴上虽然说不怕,但心里却有些犯虚。“老弟,既然有乌鸦,不吉利,那我们就下去歇息一会,到王五那个老家伙地方去讨杯酒喝,消消晦气。”


“好啊,陈老哥,我嘴巴正说的干了,你这么一说,嗓子更干,赶快喝点酒,等下,再跟你扯话。”何老弟转身就往梯子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