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分高下 三军官操场打靶

张海祥 收藏 3 2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第五十九章 分高下 三军官操场打靶 请吃饭 酒席上激烈争论 郑大发带人来到青龙镇之后,刘永义发现他的手下都是些歪瓜裂枣,心里不由得轻视起来。 刘永义建议两军来一次比武,双方各出一千块钱作为奖金,他盘算着,这场比武下来,自己既可以在郑大发面前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五十九章 分高下 三军官操场打靶

打平手 刘永义提议射猪

郑大发带人来到青龙镇之后,刘永义发现他的手下都是些歪瓜裂枣,心里不由得轻视起来。

刘永义建议两军来一次比武,双方各出一千块钱作为奖金,他盘算着,这场比武下来,自己既可以在郑大发面前显摆一番,又可以从郑大发身上捞上一笔。

郑大发知道刘永义打的什么算盘,他脑子一转,同意这个建议,但要求把民团也请来参加比武,他盘算着,自己的队伍再差也不会差过民团。

刘永义把高平之和崔耀西请来商量,两人答应参加,但每人只愿出五百块,而且,他们要求增加比赛项目,让青龙镇和白沙镇的百姓也能参加进来。

吵吵嚷嚷一阵子之后,事情总算定下来了,在青龙镇举办一场运动会,青龙镇、白沙镇的百姓及驻军都可以参加。

官员们并不想与老百姓同场竞技,那样有失身份,因此,他们把运动会分成两场:3日、4日是百姓运动会,由士兵和百姓参加,奖金是一千三百元;5日、6日是官员运动会,仅限官员参加,奖金是一千二百元。

在百姓运动会上,刘永义和高平之是胜利者,刘永义的人在军事项目上称雄,高平之的人在非军事项目上占优。

到了官员运动会时,刘永义傻眼了,自己的三连,军官连自己在内总共才四个,郑大发的营却有四十名军官。

“郑营长,你的营怎么会有这么多军官?按编制,一个营最多只能有26名军官,况且,你的营才一百来号人。”刘永义大感惊讶。

“没办法,我的那些弟兄太想当官了,都想疯了,不给他们官做,他们天天围着我闹。”

“这么多军官中央承认吗?”

“中央只承认了30个,剩下的10个中央不承认,不过没关系,我们慢慢跟中央磨就是了,会让他们承认的。对了,刘连长,按编制,一个连应当有8名军官,怎么你的连只有4名呢?”

少设军官的目的是为了多拿钱,但这个话不好说出口,于是刘永义撒谎道:“我们这里要求很严格的,宁缺勿滥,所以军官比较少。”

“哈哈哈哈。”郑大发大笑起来,“刘连长,这样不好,很不好,听老哥一句劝,多提拔弟兄们当官吧,让弟兄们光宗耀祖,让弟兄们感激你。”

“有道理,有道理。”刘永义赞同这个建议,“回头我跟大家商量一下,是该多提拔几个弟兄上来当官,最起码,编制里的8个官得凑齐了。”

到了比赛的时候,刘永义更傻眼了,郑大发那些土匪出身的军官里有好几个能人,这几个能人枪打得准、腿跑得快,夺走了官员运动会的大部分名次。

刘永义的军事项目水平不高,因而,他参加的多是非军事项目,可两天比赛下来,拿到的名次却只有两个:100米的第四,1500米的第五,这令他非常沮丧。

所有人中最沮丧的莫过于杨大个和刘黑子,他们在手枪射击中输给了郑大发。

官员运动会结束的当晚,杨大个和刘黑子来找刘永义,强烈要求再和郑大发比试一场。

“你们有把握赢他吗?”刘永义问道。

“有把握!绝对有把握!”杨大个拍着胸脯保证,“前两天输给他,那是因为我们太大意了,事先没校好枪、没选好弹,否则,成绩绝不会那么差!”

“既然你们那么有把握,好,那就再比试一场,待会我去找郑大发,跟他说我要跟他打赌,赌你们两个的枪法比他好,赌注是五百大洋,这五百大洋,你们两个各出一百,我出三百。”

“好,就这么办。”杨大个和刘黑子答应道。

刘永义随后去找了郑大发,郑大发答应再比试一场,比试的项目一共是三项:10米射鸡蛋,20米射鸡蛋,10米射抛起来的鸡蛋。

7日清晨,郑大发、刘永义等人来到了练兵场。

首先进行的是10米射鸡蛋,鸡蛋放在10米远的三张桌子上。

郑大发首先上场,10发10中,杨大个和刘黑子随后上场,他们也是10发10中。

旁边围观的人很多,三人精湛的枪法博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

20米射击的难度显然大了好多,郑大发10发6中,杨大个和刘黑子都是10发5中。

“看来我是嬴定了,刘连长,你的五百大洋,没了。”郑大发洋洋得意地说道。

“不见得吧,不是还有最后一场吗?”

“最后一场?这一场我嬴定了,要知道,打抛起来的鸡蛋我最在行了。”郑大发很有把握地说道。

抛鸡蛋的人是选手自己选的,他们藏身在10米远的战壕里,听到号令后就把鸡蛋向空中抛。

比赛结果未能如郑大发的愿:郑大发10发7中,杨大个10发8中,刘黑子10发7中。

“郑营长,打活动靶才是真本事,打固定靶算个啥呀,打仗时,敌人会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吗?”刘永义神气起来了。

郑大发把失败原因归咨于抛鸡蛋的人,他叫人把抛鸡蛋的人拉出去打10鞭子。

“你这个笨蛋,扔个鸡蛋都不会,害得我打不中,看看别人扔的鸡蛋,时间合适,高度合适,你呢?要么过早要么过晚,要么过低要么过高。呸!”郑大发骂道。

打平了自然要加赛,加赛什么呢,他们商量了一阵,决定加赛时打真正的活物:鸡。

刘永义把刘平叫来,“你带上几个弟兄,到市场去买三十只活鸡回来,记住,别买太大的,也别买太小的,鸽子大小的正合适。”

刘平走后,刘永义叫人在练兵场里用半米高的竹杆围起了一个5米见方的围栏。

比赛间隙,郑大发大吹牛皮。

“我10岁开始玩枪,15岁正式落草,刚落草那会,山上的枪缺得很,一支盒子炮三个人轮流使。

20岁那年,我们的窝被官兵端了,大当家被打死,我从大当家身上摘下那支德国盒子炮,然后就拚命跑,官兵的子弹‘嗖嗖’地从我身旁飞过,可一发也没打中我。

逃出来之后,摸摸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就剩了一身到处见肉的破衣裳和那支大当家的德国盒子炮。

想了一个晚上,我决定去劫道,先弄上一笔钱再说。

我劫的第一个商队是贩运苹果的,我向他们要了一袋苹果。

拿到苹果之后,我坐在道旁一边吃苹果一边等。

后边陆续有商队过来,每个商队过来我都把他们叫住,叫他们看我的本领,我往空中扔一个苹果,然后一枪将苹果当空击碎。

打碎苹果后,我就向他们要钱,这些商队也很知趣,一看我这本事,没有不给钱的,一天下来,我打了六枪,劫了六支商队,弄到了30块钱。

道是不能随便劫的,当年,这条从永昌到古浪的大道,每一段都是有主人的,我一个人到别人的地盘上找食,当然就惊动了这一段道路的主人,九条岭上的‘一阵风’。

一阵风带着十来个手下找我来了,当然,他没敢把我怎么样,只是要我赶紧走,离开他的地盘,我答应离开,不过,希望他能宽限我一天,让我劫够50块钱做路费。

一阵风答应了我的条件,带着人离开了。

当天晚上,一阵风的人三三两两地找我来了,说不想跟一阵风干了,嫌他没本事,他们想跟我干,就这么着,我开始有了自己的人马,开始当上大当家。”

“那个一阵风呢?”刘永义关切在问道。

“他呀,不到一个星期,手下人就跑光了,光棍一条的他只好一走了之。”

正说着,刘平把鸡买回来了,一共三十只,都是大鸡,没有一个是鸽子大小的中鸡。

“怎么回事?不是叫你买鸽子大小的吗?”刘永义不高兴了。

“没办法,市场上卖的鸡要么是大鸡,要么是小鸡,鸽子大小的鸡老百姓要留着养大,不卖。”

“那你可以买小鸡呀,那样可以省点钱,你买这么大的鸡干什么?是不是想打我的牙祭。”刘永义骂骂咧咧地说道。

刘平把买来的鸡放入围栏,一次放一只,打枪的人站在20米的地方开枪。

才打了一阵子,他们发现问题了,什么叫做“打中”?打伤算不算打中?如果算,那么打中鸡脚算不算打中?打下一根鸡毛算不算打中?

吵吵嚷嚷好一阵子之后,刘永义提议,不打鸡了,打猪。

“我们在猪身上画上靶,这样就可以计算环数了,刚才的那些问题也就不会有了。”刘永义说道。

其他人同意这个提议。

刘永义把刘平叫来,叫他去买猪,买三十头猪。

“记住,是买三十头小猪,如果你敢买大猪,我就把你扔进去当靶子。”刘永义威胁道。

刘平带人买猪去了,刘永义叫了几个人过来,叫他们去加固围栏。

“这一次放的是猪,虽说是小猪,可力气比鸡大多了,不加固的话,猪会冲出来跑掉的,那样,我们就弄不清环数了。”刘永义说道。

布置完任务之后,刘永义回到了座位上。

郑大发继续吹嘘他的“草莽生涯”。

“当上大当家之后,我的势力发展很快,不到一年的功夫,人过了二百,枪过了五十。

九条岭旁边还有另一伙人,领头的叫‘林麻子’,他手下有三百来人,七十多条枪。

为了争地盘,林麻子和我打了起来,别看他人比我多,枪比我多,可他打不过我,屡战屡败。

打不过怎么办呢?林麻子想到了官府,他去找官府,请求官府派兵帮他剿匪。”

“剿匪?”刘永义大感惊奇。

“对呀,剿匪!听着奇怪是不是?土匪居然也剿匪!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林麻子出了一笔钱,官府居然就答应了,派出一个连的部队来帮他剿匪,也就是打我。

见他们人多势众,我把部队一分为三,跟他们在山里玩起了捉迷藏,见到官兵我就跑,见到林麻子我就打,十多天下来,官兵没碰到我一根毛,林麻子却被我打死了。

官府真是好本事,太能说了,明明打了败仗,可他们一本正经地向上面报告说,他们打了个大胜仗,把为患多年的林麻子给剿灭了,他们割下林麻子的头向上面邀功,结果,他们真的用林麻子的头换回了一大笔赏金。”

“哈哈哈哈。”在场的人大笑起来。

这时,刘平回来了,带回了三十头小猪。

刘永义叫人用红漆在小猪的身体两侧画上靶子,然后把小猪放入围栏。

这一次的比赛方式是三个人轮流射击,每人每次只打一枪。

才打了五六枪,柳冰冰走过来了,她对刘永义说道:“刘连长,出来一下,有个美女找你。”

刘永义对邓大志说道:“邓副连长,下面的比赛你主持吧,我出去一下。”

“好吧。”邓大志说道。

刘永义跟着柳冰冰出了操场,在操场边的一棵大树下,他见到了关秋红。

“这位就是刘永义刘副院长。”柳冰冰向关秋红介绍道。

“刘永义?刘副院长?原来刘永义就是刘副院长,你好,刘副院长。”关秋红向刘永义伸出手去。

见到关秋红后,刘永义有些紧张,他伸手和关秋红握手,一边握手一边结结巴巴地问道,“请问……请问小姐贵姓?”

“我姓何,何红红。”

“哦,何……何小姐,你是第一次来青龙镇吧?欢迎……欢迎你,对了何小姐,中午我想请你吃饭,怎么样,赏光吗?”

“吃饭的事过一阵再说吧,现在我有急事找你,我们有一批伤员要进来治疗,我们希望先治疗后交钱,韩院长说,这件事得由你做主。”

“伤员?哦,刚才进来的那批人就是你领的呀,这个李来福,报告的时候也不说清楚一些,早知道是你带队,我当时就去迎接了,何至于现在才见到你?先治疗后交钱?可以呀,完全可以。”

“好极了,那我们马上去医院,通知韩院长立刻开始手术。”

“这么急?那好吧,马上走,去通知韩院长。”

刚要走,柳冰冰想起了韩仁济吩咐的事,她对刘永义说道:“刘连长,你在练兵场‘乒乒乓乓’地放枪玩,韩院长很不高兴,说你吵着病人了,他要我通知你,别再放枪玩了。”

“玩?这可不是玩,这是比赛,两支部队之间的比武竞赛,关系着两支部队的脸面呢,放心,这个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最多不超过半小时,韩院长很快就不会抱怨的了。”

“比赛?比赛也不能搞得那么残忍呀,把小猪关进围栏里用枪打,打得小猪哇哇乱叫,听着多难受呀。”

“难受?放心,贺伙头带人守在旁边呢,受伤的小猪送到他那,一阵功夫就不叫唤了,你也就不会难受了。对了,柳护士,贺伙头中午要做烤乳猪,你马上就有口福了,能吃上香喷喷的烤乳猪。”

“烤乳猪?香喷喷的?”柳冰冰开始流口水,她伸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小猪呀,原谅我吧,原谅我。”

“刘连长,这些鸡蛋都是老百姓的血汗,是老百姓辛辛苦苦养鸡生蛋生出来的,你们怎么随便拿来糟蹋呢?”看见了地上那些被打碎的鸡蛋,关秋红忍不住开口指责。

“这些鸡蛋可不是老百姓的,是我的,是我买回来的,真金白银买回来的。”刘永义振振有词。

关秋红刚想反驳,忽然想到这里是白区,刘永义是国民党的军官,于是,她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柳冰冰没有这些顾忌,她开口指责刘永义:“何小姐说的有道理,买回来的鸡蛋就可以随便糟蹋了?你把这些鸡蛋送给百姓,让百姓炒着煮着吃了多好,至于比赛……你可以用泥土搓的圆球来代替嘛,效果是一样的。”

“有道理,有道理,我接受,虚心接受,以后不再拿鸡蛋打着玩了。”刘永义总是很听美女的话。

几个人向医院走去。

走到医院后,刘永义对韩仁济说道:“韩院长,马上给他们治疗吧,他们会给钱的。”

“好的,马上给他们治疗,现在把那个姓丁的伤员抬进手术室,他的伤最重,先给他做手术。”

郭丁山被抬进手术室后,关秋红和徐维义稍稍松了一口气。

刘永义很殷勤地对关秋红和徐维义邀请道:“何小姐,魏先生,跟我去吃午饭吧,我请客,在香香楼吃,这是青龙镇最好的酒楼了,饭菜还不错。你们不用担心丁先生,韩院长医术极高。丁先生会没事的。”

“好吧,我们接受你的邀请。”关秋红答应道。

“太好了,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叫个人。”说着,刘永义向办公室走去。

远远看见关秋红回来,杨心红赶忙躲进办公室,从窗子里偷偷地向外看。

刘永义走了进来。

“杨同志,我请了两个共党去香香楼吃饭,你也跟着一起去吧?”

“我不去!我不想见到他们!”

“杨同志,去见见嘛,认识认识共党,不然,你怎么做到知己知彼?”

“知己知彼?呸!刘永义,你越来越不像话了,过去,你是偷偷摸摸地与共党来往,现在呢?明目张胆地与共党来往,你就不怕蒋主席把你抓起来?”

“抓起来?不会的,我做事有分寸,我按这样一个原则与共党来往:蒋主席对我们好一分,我们就对共党坏一分;蒋主席对我们坏一分,我们就对共党好一分,现在蒋主席欠了我们两个月的军饷,我们当然就要对共党好一些了。”

“蒋主席只是欠你们的军饷,没说不给。”

“欠也是对我们不好呀,所以我就要对共党好一些,放心,只要蒋主席把军饷发下来,我立马就对共党换上凶面孔。”

“哼!你会吗?只怕见了共党的钱,你的凶脸立马换成笑脸。”

“不会的,不会的,我这个人很坚持原则的。杨同志,今天是个好机会,你可以接触真正的共党,你可以当面向他们问问题。”

“我没有问题要问他们。”

“没有问题?不会吧?你不是常常问我:共党不给官兵发饷,为什么官兵还会为他们卖命?共党一毛钱不出,为什么我们的人会被他们策反?”

“他们会回答这样的问题吗?”

“试一试嘛,不试怎么能知道,常言说的好,拿了别人的手软,吃了别人的嘴软,吃了我的东西后,他们自然会嘴软,然后他们就会说了。”

“好,听你的,我去,哼,一个小姑娘,难道我会怕她?”

出去见到关秋红后,刘永义介绍道:“杨同志,这是何小姐,何红红何小姐;何小姐,这是杨助理,杨心红杨助理。”

“杨助理?认识,刚来我们就认识了,我们还吵了一架呢,杨助理,你好。”关秋红向杨心红伸出手去。

“哼!”杨心红不屑地把脸一扭,双手背到了身后。

刘永义急忙伸手去和关秋红握手,一边握手一边说道:“我来代表她,我来代表她。”

“谁要你代表?你代表得了吗?”

“当然可以了,我是你的长官嘛。这样的开头太好了,太好了,吵架,说明你们之间有矛盾,有矛盾就要消除矛盾,如何消除矛盾呢?一起喝酒就行了,走,我们到香香楼去。”

“我不想和她消除矛盾!”杨心红声称道。

“我也不想和你消除矛盾!”关秋红并不示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