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43节:守口作战

平山大侠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43节:守口作战


北洋舰队在海上犹如客船商轮,疲于奔命,究竟是为了寻机歼敌?还是游走自保?丁汝昌实在是闹不明白。他现在是既要执行老上司的“初战宜慎” 的作战方针,又要尊命皇上的催战圣旨,同时还要应付京城大佬们的巨大舆论压力!——平山大侠


从建设海军之日起,李鸿章的战略指导思想就是近海作战,也就是扼守天津、旅顺等几个重要港口,确保渤海门户“深固不摇”。 如果单从这一点来说,他确实是做到了。

中日宣战后,“拱卫京畿” 便成了他的第一使命,他也自信北洋舰队完全有此能力。可是皇上却不这么想,他频繁降旨,调动海军,一会儿威海、一会儿旅顺,只要听说那里出现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踪影,便下令海军立即奔驰那里,寻敌作战,全然不顾是否捕风捉影、道听途说,根本不是让海军去夺取制海权,只是让它“力挫敌锋” ,他极想尽快打一场海战,用一次海战的胜利来证明大清国的雄威,教训教训小日本,挽回大清国的脸面。归根到底,目的仍未超出李鸿章的“严守各口勿失” 的战略指导思想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比李鸿章更积极主动寻战,因为他要战胜小日本的心情更为急迫!

这样一来,丁汝昌的日子就很不好过了,真是“老鼠钻进风箱里——两头受气” !

丰岛海战后,一个月内,丁汝昌在上命差遣下,左顾右盼、手足无措,弄得焦头烂额、疲于奔命、狼狈不堪。8月6日,皇上下旨,令海军确保增援平壤的运输线,固守大同江。他率北洋舰队从威海立即奔驰大同江。谁知北洋后脚刚离开威海,小日本前脚就到了。皇上又下旨,说“威海为南北要冲,应实力严防”,令海军迅疾回防,丁汝昌又率北洋舰队从大同江急返威海。

8月12日,皇上听信传言,日军将猛攻山海关。这还得了!当年满洲八旗正是攻下山海关,这才势如破竹,昂首阔步进了北京城,一举夺了大明的江山!

皇上着急之下,立即下旨,令海军赶赴山海关一带,“遇贼截击” 。可是北洋急急忙忙赶到山海关,根本不见鬼影。

8月23日,皇上又下旨,令海军在“大连湾、旅顺、山海关、大沽口一线往来梭巡,勿令一船阑入。尚有疏虞,定将丁汝昌从重治罪!”

在皇上直接干预、指挥下,北洋舰队在一个月内,人不解甲、马未卸鞍,一艘艘战舰,尤如巨大的游动炮台,在海上到处移动,渤海湾赫赫然建起一道海上长城!但是这道海上长城却漏洞百出、防不胜防!白白耗费了不少煤炭,未发一弹,未建尺寸之功不说,反而坐失良机,丧失了制海权!

北洋舰队在海上犹如客船商轮,疲于奔命,究竟是为了寻机歼敌?还是游走自保?丁汝昌实在是闹不明白。他现在是既要执行老上司的“初战宜慎” 的作战方针,又要尊命皇上的催战圣旨,同时还要应付京城大佬们的巨大舆论压力!

海军——北洋舰队——丁汝昌,已经被包围在一片斥责、痛骂中,淹没在一片弹章、唾沫中。

皇上的小舅子、兵部侍郎志锐一马当先,在奏折里请议处贻误军机的丁汝昌: “所谓老成者迟缓耳,持重者怯懦耳。丁汝昌如此玩误,朝廷若不迅发明威,立正军法,欲海军得力,恐未能也。”

御史易俊奏曰: “委带水师统领丁汝昌,畏葸无能,闻风远遁,遂使牙山一隅,亦半为倭人有,凡我可进兵之处,皆一律堵御……聚六州之铁,不能铸此错也!”

侍郎长麟奏曰: “丁汝昌退缩不前,巧滑推宕,并未在海中一战,但见倭船旗色,辄已远彪……”

御史高燮曾奏曰: “倭海军勇,到处梭巡,我海军怯,一意畏避,遂致海道为其所阻。夫我军之所以怯,非水师尽无用也,提督不得其人,斯军士不免迁延观望……为第一重门户计,请皇上整顿海军,更易提督。”

易俊意尤未尽,再次上奏: “不重治丁汝昌之罪,何是伸国法以快人心?即姑予宽容,不加显戮,亦当从严惩处,即时更替……”

翰林院侍读学士文廷式上奏请求皇上: “丁汝昌屡经弹劾,罪状昭然,林泰曾、刘步蟾怯懦昏庸,情尤可恶。应请旨特撤丁汝昌、林泰曾、刘步蟾三人……

御史安维峻则担心丁汝昌是武人,恐拥兵作乱,竟然上奏建议、并提出具体办法:令丁汝昌“来京陛见”, 乘机诱捕之。

中国的言官与言路是一种很奇特的历史现象,各朝各代都设有御史这一官职,让他们广开言路、畅所欲言,以此标榜统治者政治清明、从善如流。尽管数千年来,确实也不乏忧国忧民、针砭时弊、高风亮节之辈,但是它在封建王朝中更多的是统治集团的一块招牌、是权术的另一手、是高层政治斗争的工具,那义正词严、慷慨陈辞的奏折里,其实暗藏着杀人的玄机,不过一句一词一字无不经过反复忖酎、推敲,被师爷们高超的技巧,艺术地处理过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