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年我在城里安家了,前年岁末,我想如能让在农村住了大半辈子的父母来城里过年,他们肯定会高兴的。于是,我便在春节前几天回老家接父母进城。父亲答应了,母亲却以看家为由拒绝了。

父亲刚忙完家里的农活,布鞋上的泥巴还未磕净就进了我的家门。妻一开门,随手送上一双棉拖鞋。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也没见过城里人进家门要换鞋,便问我换鞋干啥?我说:“这是暖脚用的,您要是觉得不习惯,就别换了。”于是父亲便一步一个泥脚印踩在洁白的地板砖上,妻一看傻了眼,她一边摇头一边抱怨起来。

就是因为妻的摇头和抱怨,父亲怄气了,虽然勉强在城里过完了春节,但临走时他却连声对我说:“还不如在自家农村过得自在!”

等父亲走后,我着实说了妻几句,地面弄脏了,也不该大惊小怪呀。妻却说,农村人太邋遢,今后无论如何也不到乡下过年。

于是,去年春节,我只得一个人回老家过年。母亲问咋回事?我只好撒谎说:“春节妻要加班。”母亲信以为真,只有父亲跺了一下脚叹着气说:“还不是因为我不穿拖鞋,留下泥脚印的事!”

今年春节前两个月,父亲就打电话过来,要我和妻请假也一定要回去过年。回家把这事跟妻说了,她却说啥也不答应,我耐着性子做了许多思想工作,妻总算让步了:“可以去老家过年,不过一定得尽快回来。”

临近春节,我和妻回了老家,一进院门,就看见父亲在家中拖地,母亲也忙着擦桌子。父亲见我们回来了,连忙送上两双拖鞋:“坐了半天车够累了吧?快换上,暖暖脚!”母亲闻声也赶了出来,见到我们,笑得合不拢嘴,忙着又是倒茶又是拿瓜子。

妻换鞋的速度很慢很慢,母亲说:“你爸为了你们回家过年,半年前就忙开了,请人贴了地板砖,鸡也圈了起来,院子里也浇上了地坪,他还去镇上买了十几双棉拖鞋回来,说你们在城里住惯了,怕冷......”

听着母亲的唠叨,看着门外鞋架上一双双棉拖鞋,我心里涌起一阵热浪,泪水盈满了眼眶。这时妻凑近我,轻声说:“我想在老家多住几天,好吗?”

“好!好!”我除了连连点头,已说不出其他语言......

本文内容于 2010-3-2 20:06:59 被日月盈泽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