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纪念为西藏事业捐躯的民国传奇人物谢国梁、谢伏波父子

湖南湘乡,自古人杰地灵,栋梁之才辈出。而这其中,就有一对英雄父子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而呕心沥血、英勇献身。他们就是湘乡人民的好儿子——谢国梁、谢伏波父子。

谢国梁(1868 - 1930)字庭树,湘乡莲花六都丰冲(今湘乡市栗山镇新丰村)人,清同治七年生,父明焕公。国梁生性聪颖好学,幼时过继给叔父(湘军提督谢汉南)为子,因目睹甲午战争、甲申战争时势,痛心疾首,渴望觅求富国强兵之道,以挽救国家厄运,于是毅然舍弃制艺科举,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离妻别子入浙江武备学堂。二十七年以最优等毕业,历任新军哨官、升旗官、督队官,三十年奉调入闽(今福建省)任电光山炮召督召官,迁炮科学堂提调及教习。

光绪三十二年(1905年),谢国梁奉驻藏大臣联豫命令至拉萨,创办拉萨武备学堂,训练藏族青年兵队并担任管带。

光绪三十七年(1910年),当清廷复调川军协统钟颖部入藏平叛时,谢国梁奉命率部参加江达战役和曲水战役,平息动乱。次年钟颖擅自称兵波密,因败绩而遭解柄,联豫改调罗长绮接领其军。谢国梁被任为统带,督率硕板多、洛隆、边坝三路藏军出发,6月与川军彭日升部相会,复与波密地方保守势力战于丁拉卡,大破之。谢国梁进而追至春多寺,再战于尼罗卡,三战于宿水宗,连战连捷。7月,与罗长绮在易贡会合,波密之乱自此得以平息。

后来,钟颖利用川军哗变,打着“勤王”旗号破坏西藏安定局势。谢国梁曾多次劝诫,钟颖非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残杀左参赞罗长绮以及范金、李维新、何光燮父子,并纵兵大肆劫掠。至时,谢国梁为维持西藏安定和民族团结大局,坚决站在噶厦(藏语:意为发布命令的机关,亦即原西藏地方政府)一边与为害地方的钟颖开战。

民国元年(1912年)3月,钟颖因拉萨市区再无财物抢劫,遂驱兵攻打郊外的色拉寺,企图抢劫寺中财物及避难于此的达官贵族和富商们的家财,后被护寺喇嘛兵打败。这时商上(藏语:清政府优加达赖·班禅封号,泛指西藏地方行政总机构,有时指西藏地方管理库藏及财赋收支机构)也因钟颖乱军抢劫杀戳过甚,急募士兵万余委付谢国梁一并统领。谢国梁率军与钟颖部前后相持大半年之久,至7月30日终将其围困于拉萨市内,后由廓尔哈驻藏官员噶卜典居中调停休战。

休战后,钟颖恐恶行暴露,于是恶人先告状向北洋政府诬告谢国梁纵兵乱藏。谢国梁为洗不白之冤,乃离藏去内地向政府汇报藏事。钟颖做贼心虚,派兵于途中截击,谢随从大部被杀,仅以身免,被迫亡命隐匿于达木寺。数月后,钟颖部退去,谢国梁闻达赖已自印度回藏,即返回拉萨晋谒达赖于布达拉宫,解释半年来汉藏冲突咎在少数不肖军阀,并力劝达赖派员及早赴中央政府筹商善后事宜。此次唔谈令达赖深受感动,对谢之品德和忠诚表示赞赏和信任,藏汉形势终于趋向缓和。

1913年,谢国梁回到北京向北洋政府报告西藏情况,澄清了藏乱事实,被留在陆军部任职。

1920年,北洋政府国务院派谢国梁赴甘肃襄办西藏专案,因劳绩卓著,被擢为国务院顾问及外交部藏案讨论会官员。

1924年,广州革命政府经国务会议决议,对西藏地方实行辖治,委派谢国梁赴西藏宣慰,因故未成行。1925年广州革命政府任命谢国梁为善后会议专门委员、国政商榷会会员。

1926年国民政府任命谢国梁为研究蒙藏事宜专员;1929年任蒙藏委员会专门委员,5月,擢升为国民政府行政院参议。当年下半年,达赖派驻北京雍和宫的堪布(藏语:大型喇嘛寺的住持)贡觉仲尼前往南京政府觐谒蒋介石,解释“达赖无联英之事,不过境域相连,不得不与周旋”等三个问题。12月,蒋介石给达赖去信慰勉,国民政府加委贡觉仲尼为赴西藏宣慰专员,带着国府蒙藏委员会拟具的“对于西藏问题如何解决”的八项条款,于1930年2月抵达拉萨,取得噶厦圆满答复。达赖委任贡觉仲尼为西藏总代表常驻南京,表示服从中央。

此时,英帝国主义仍不甘心,竭力挑拨藏汉关系,甚至不惜以武力相威胁,唆使尼泊尔借故入侵西藏,企图使藏族同胞背离国民政府。

尼藏纠纷发生后,国民政府特选调精通藏事的谢国梁赴藏处理。此时他已62岁高龄,身体健康欠佳。但出于爱国热忱,他强撑病体于当年5月毅然偕秘书谭云山及其子谢伏波(亦任秘书)衔命启程,绕道缅甸、印度,于九月抵达曼德里。由于万里跋涉,身历异国,备受艰辛,其子谢伏波感染恶疾,救治无效,于9月22日(农历八月初一)溘逝曼德里医院。(谢伏波,一名瑞清,单字舒,1907年生,1929年供职外交部,1930年随父领命入藏,殉职藏务时年仅23岁)。年迈病弱的谢国梁强忍丧子之痛,扶病偕谭云山挣挣前行,途经曲水,不意竟病入肓肓,于12月17日与世长辞,终年62岁。谢氏父子奔波万里于同年殉职藏事,令世人扼腕痛惜之余亦肃然起敬。

谢国梁临终时遗命秘书谭云山全权代领至拉萨晋谒达赖,传达中央宣慰事项———“西藏为中国之一部,南京中央政府为中国全国(含汉、满、藏、蒙、回、苗等)之中央政府;中藏之关系乃国家与地方或特别区域之关系;解决中藏问题即解决中央与西藏地方联合统一合作,以共谋国是之问题”。

谢国梁逝世后,达赖亲自接待中央命使并笃念旧谊,敛以汉制衣棺,率众高僧亲为之诵经、扶榇,以国礼厚葬于罗布岭冈之荫。

1931年5月31日,国民政府为谢国梁举行公祭会:蒋介石、邵力子、马福祥、王之觉、张我华、刘峙、于右胜、王正廷、何应钦等政界要员闻人以及西藏驻京办事处同仁等均躬临致祭。

为纪念谢氏父子的卓越功勋,著名诗人邵力子撰诔词曰:

“西羌边远,实我藩屏。强邻虎视,所系匪轻。谢公健者,留意边情,卅年奔走,竭虑殚精。尼兵肆虐,内患顿生,毅然受命,匹马西行。跣足投荒,自强不息,排解纷争,唯公之力。胡天不吊,淹忽云亡,黄沙白竹,归骨殊方。呜呼哀哉!我公不作,国难方张,感时叹逝,如何弗伤!”


此文乃余访谢氏后人所作,因感其英烈,特撰文以记之。须知湘人血勇尚存,存忠义之心,识国是大体,古而有之。

借用李白诗言之——“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

参考文献:

1、袁世凯《大总统申令》

2、《湖南省志稿列传原始资料汇编》第六册

3、《罗参赞传》民国壬戍年《辛亥殉难记》上册卷一

4、《湘乡文献人物志》民国三十六年手稿本

5、《湘乡人物志》民国三十六年邬思亮征编手稿本

6、《湘乡人物志》公元二OO五年湘乡市志史志工作办编

7、《式南堂谢氏大守分修族谱》

8、《国民政府派赴西藏特派员谢国梁先生哀荣录》

9、《达赖喇嘛传》公元一九八四年九月人民出版社

10、《先父谢国梁先生轶事略述》

11、《谢国梁先生事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