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英魂 正文 《鏖战中国篇》第二章 中星军系的成立 第三讲 遇见凤凰

wuli6801027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size][/URL] 红旗轿车开进中南海,在一个小院子门口停了下来,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庞大的身影走了出来,拉开了车门。 “司令,您回来了。凤凰来过。” “卫东,帮彩云拿东西。”萧朝华对巨汉说了声,停了下,又问:“她来干什么?” 卫东吞吐地说:“我也不知道,她来了一下,走了……。”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红旗轿车开进中南海,在一个小院子门口停了下来,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庞大的身影走了出来,拉开了车门。

“司令,您回来了。凤凰来过。”

“卫东,帮彩云拿东西。”萧朝华对巨汉说了声,停了下,又问:“她来干什么?”

卫东吞吐地说:“我也不知道,她来了一下,走了……。”

“哦。”萧朝华头也不回地走进院子。

凤凰,这个名字不错,彩云想。

彩云走出车子,她吃了一惊,她的身材在这世界上已经够的上出众的了,但眼前这个巨汉更加高大,目测高度至少有2.50米高。

看着彩云目瞪口呆的样子,卫东见惯不怪的说:“我帮你拿东西,小姑娘。”

他标准的中文普通话也很让彩云吃惊,过了半晌,才缓过神来。“谢谢。”

卫东的巨灵掌就提起了彩云的所有东西,在这个山一样庞大的男人身后,苗条纤细的彩云就像一棵小树。

“我的中文名叫做卫东,是萧司令的卫队长,德国人。”

彩云跟在他后面走进院门。“我叫陈彩云,我以后的中文名。”

“哈佛大学百年一遇的天才,我就知道司令一定会带你回来。”

“你知道我,我没想到我这么有名。”彩云苦笑着说,原来自己的底细早被人家了解得清请楚楚了,她还自以为伪装得很成功。

“我们只招聘最优秀的人才,你绝对是。”

“你的房间在那边。”卫东指着右边的一间小房子对彩云说,又指着中间的房子说,“这是司令的房间。”

“那边是我们卫队的。”他指指左边的一排房子。

“我一个人住?”

“难道你想和我们一起住。”巨汉脸上浮起了暧昧的笑容。

彩云一笑:“当然不是,我不想一个人住,但也不想跟野兽一起住,我住中间,跟那个威胁不了我的人住。”

她白了巨汉一眼,抢过行李,走进萧朝华的房间。


萧朝华走进自己的房间,他目瞪口呆地看到彩云正忙得不可开交,他的东西全被扔在地上。

“你睡书房,我睡你这里,我不敢一个人睡。”当事人若无其事。

“好吧,我睡书房。”萧朝华楞了一下,收拾自己的东西,真的搬到书房去了。

萧朝华的举动让彩云也觉得不可思欲,这个一点脾气也没有,软弱可欺的人就是她的真命天子?这个被超级女巫预言要统治世界的男人就这么副窝囊相!会不会是哪里出了错?

彩云呆呆的想,是不是她猜错了?


中秋的圆月高高的挂在北京的晴朗夜空中,穿过一朵一朵白莲花般的云,天空下的中南海小筑平静而安详,披着月色轻纱的小院笼罩着梦幻班的美,萧朝华就坐在葡萄树下,静静的看着天空,像个小小的雕像。

中秋的圆月高高的挂在北京的晴朗夜空中,穿过一朵一朵白莲花般的云,天空下的中南海小筑平静而安详,披着月色轻纱的小院笼罩着梦幻班的美,萧朝华就坐在葡萄树下,静静的看着天空,像个小小的雕像。

彩云坐在他旁边的时候,萧朝华依旧还在看他的天空,他还像个小孩子一般入迷的看着他天上的玩具。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苍天夜夜心。”彩云品尝了一块月饼,说,“你应该给我说说嫦娥奔夜的故事。”

“现在你还信这个?”

“这是个很美丽的传说,我一直觉得你们中国人是个浪漫的民族,从这些故事中。《梁三伯与祝英台》,《嫦娥奔夜》,《孟姜女哭长城》,《白蛇传》,我都很想听。但现在的中国人却太功利了。”

“幸好我不是这样的人,你总算找对人了,我讲给你听,事实上,我最会讲故事。”萧朝华露出调皮的微笑,这一刻,他像个小孩,那些失去的童心又回到他的身上。

“给我说说牛郎织女的故事,好?”

彩云在他身边坐下,摇了摇他的肩膀。

萧朝华笑了笑,淡淡的说:“今早你催我起床太早,我没精神讲故事,况且,这样的故事在今天已经毫无意义了,谁信这个。”

“我信,我信有牛郎织女这样纯真的爱情。”彩云很认真的说。

萧朝华笑了笑,说:“不谙时事,好吧,我讲给你听。”

“以后,你每天讲个故事给我听”。

“好呀!”萧朝华起笑了,这样也挺有意思的。

彩云聚精会神的倾听着,葡萄叶间露下的点点清辉照在她如梨花洁白的小脸上。


这样的日子是过得很快,但是这样快乐的日子是不会太多的。

在彩云加盟中星军十天后,萧朝华带着她来到了位于北京城郊的一座破落的庄园,卫东提着他的转管机关枪下了车,这门恐怖的机炮本来是装在直升机上的,此刻在巨人手中却仿佛一枝小巧的步枪。

卫东伸出巨掌拍了拍门,许久,破旧的铁门咿咿呀呀的打开,一个篷头垢面的神经质的酒鬼在岗亭里大力的挥手。

卫东回到车上,对萧朝华说:“司令,很安全。”

但他的目光还犹豫的在彩云的脸上扫了一遍,显出不信任的神色。

“进去。”萧朝华没理会他的犹豫。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们得相信她.”

加长型的红旗轿车压在落叶上驶入阴森地庄园,在曲曲折折的布满蜘蛛网的林阴道上无声的前行。

彩云在心中嘀嘀咕咕,搞什么神神密密的,搞得像在拍鬼片,这样阴森的气氛让她很不舒服。

她大着胆子往车窗外看了一下,接着她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死命的抱住萧朝华,紧紧地闭上眼睛,急促地呼吸。

车窗外,布满蜘蛛网的道路两旁,竖立着一排排的树桩,树桩上挂着一具一具腐烂的尸体,在草丛中散落着破碎的骸骨,一团团恶鬼变化的雾气猛烈地冲撞着车窗,发出沉重的响声。

“这里以前是清朝一个大户人家的庄园,不知道什么缘故,一夜之间,府上1000多人被人用及其残忍地的手段残杀,连小孩子也被撕成碎片,那些死后的冤魂不散,聚啸在这里,日夜号哭,方圆几里都听得到,恶鬼化为各种可怕幻像,误人此处的人无不被吓得精神失常,几百年来人不敢近,后来这里又成了执行死刑的地方,怨气更重,在庄园上空愁云密聚。”

过了很久,萧朝华轻轻地推开惊吓地少女,轻声的说:“但无论多可怕的事,你都得去面对,当你去面对时,它就没那么可怕了,事实上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可怕的传说,彩云,睁开眼,看天空。”

彩云悄悄的睁开眼,望天窗上看。

一抹阳光从天窗射入,照在彩云精致的小脸上。在低低压着地面的怒号的黑色旋涡中央,一道温暖的阳光照耀着一座花团锦簇的美丽的小洋楼。

“不管怎样的黑暗,总会有看见阳光。如果你害怕前路,就不会看见美景。”

“你今天就像个哲学家。”彩云白了萧朝华一眼,还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

卫东拉开车门,提着机炮下了车,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危险后,拉开了车后门,萧朝华整了整衣领,走出车外,彩云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衣角下去了。

卫东皱皱眉,没说什么。


司机很用力地甩上车门,摘了帽子,一头如瀑布般的红色长发飞舞着散落下来,披在她浮凸丰满的娇躯上,她高傲地走到彩云的面前,看也不看她,就轻蔑地对萧朝华说:“哲学家,你这一路上说得太多了吧。没事干去弄个未成年女孩来干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们的事业别坏在她身上了,哼!”

她头也不回地拉开院门走进去,火红的军衣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只飞翔的凤凰。

卫东皱皱眉,没说什么。

彩云看着她的背影,气乎乎地问:“这只母老虎是谁?怎么事业就坏在我身上了?”

萧朝华没有回答她,说了声:“走吧。”

卫东粗重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叫凤凰,不是什么母老虎。烈焰重生,凤舞九天的凤凰。”

“她太过分了吧,矮华?”

萧朝华停住脚步,回头眼神复杂地对她说:“彩云,不要跟她计较,她是凤凰。她天生就是凤凰。”

凤凰,这个人和真个名字从此深深的记在彩云的心中。这个连萧朝华也不敢得罪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凤凰,她没什么了不起的,哼!


萧朝华的加长红旗轿车消无声地进入庄园不久,一辆黑色的奇瑞QQ出现在庄园外的墙根下,一名黑衣黑裤的青年人跳了下来,他若无其事地在四处张望,确定没人之后,他像风一样翻入高墙之内,一霎之间,快如闪电,一看就知道是个身手不凡的家伙。

“萧朝华偷偷跑这个森罗鬼城来干什么?害得老子全身起毛,格老子的。”黑衣人躲藏在一棵大树下,喃喃的骂道,“什么东西?臭死了,老子接这么个差事,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他边小声骂边爬起来,突然他两眼翻白,感觉自己的脚尖不由自主地离开地面,连挣扎的意识都失去了,黑暗慢慢的占据了他的视界,慢慢吞食了他年轻的生命。

一双腐烂的手臂把这具因恐惧而还在扭曲地尸体挂在大树的绳套上,和其他枯骨腐尸一起摇晃,这恐怖的场景让正趴在墙头上的另一名跟踪者落荒而逃。

杀死年轻人的不死腐尸从年轻人的口袋中搜索,拿了一些不知什么东西,然后它一拐一拐地消失在哀号的迷雾中。


小洋楼地下的庞大的大厅巨大的中国全息立体地图前,一个全息人影在凤凰面前闪了出来,正是刚才那个腐尸,光在他身上一闪,现出他及其先进的幻行伪装服。

立正!

敬礼!

“报告司令,击杀柏崇枫系间谍一名,吓跑不知名间谍一名。”

凤凰冷冷一笑,高傲地说:“这几个不知死的东西,干得好!以后所有进入庄园的不速之客,给我全部击杀,不留活口!”

站在旁边的彩云看着凤凰那冷艳无情的脸,大气都不敢出。这个看起来如此姣妍细嫩的女人如此凶狠,如此无情,在她眼中,似乎天下的人都不是人,她就是那个发号施令的女皇,以她的喜好杀生以夺。

萧朝华默不作声,卫东默不作声的擦着他的机炮,仿佛什么也没看见。小屏幕上,凤凰正在欣赏着“腐尸”残杀入侵者的镜头。

“小女孩,记住!要生存,就得残忍。”她回头对彩云笑了一下,像个地狱来的魔女。

彩云抱以冷笑:“也许可以不那么残忍。”

“哈哈,哈哈……。”凤凰笑了,过了半会,她转向萧朝华,刺骨地说:“你什么时候换了口味了,喜欢慈善家了?人真是善变。”

“是的,人善变。”萧朝华不置可否的说。

凤凰敛住笑,板着脸骂:“你除了真够嘴尖,还是这么软弱,这正是我看不顺的地方。”

萧朝华默不作声,半天,轻声地的说:“所以我才是萧朝华,而不是凤凰。”

凤凰的眼睛似乎都气红了,她盯着萧朝华,红头发如同着了火般舞动,过了半天,她转过身,走进会议室,在她走过的地方,仿佛火焰还在燃烧。

“凤凰的弱点是愤怒。”萧朝华叹气说。

“但那也是她的长处。”

一个细嫩的声音在萧朝华背后虚无的空气中缥缈的响起。

彩云听到这个声音高兴得跳了起来,她兴奋地大叫起来。

“影阿姨!”

“彩云!”

萧朝华满脸惊谔。

空气中,一条淡淡的人影出现了。

这是个穿戴着奇怪盔甲的身材高挑的女人,她的周身似乎都被一缕缕黑色烟雾包围着,使她的全身模糊不清,充满了神秘感。

“彩云。”来人轻轻搂住彩云的纤腰,十分温柔的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