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迪:回忆毛岸英的最后时刻(转贴)

33mydog 收藏 0 5729
导读:杨迪(1923-2006)沈阳军区原参谋长、抗美援朝期间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亲身经历了抗美援朝战争,并参了我志愿统帅部的决策及战争指挥的个过程,是抗美援朝战争权威的历史见证人之一。他在《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一书中,回顾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战役决策的情景,史料真实可信,极其珍贵杨迪同志注重军事理论的学习、研究,也注意总结亲身经历的战争经验,这方面的著述颇多,受到好评,有已被党史、军史部门采用。离休后曾担任沈阳军区学术研究委员会副主任、第四野战军战史编写领导小组成员。撰写此书时,他以75岁高龄强烈的政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杨迪(1923-2006)沈阳军区原参谋长、抗美援朝期间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亲身经历了抗美援朝战争,并参了我志愿统帅部的决策及战争指挥的个过程,是抗美援朝战争权威的历史见证人之一。他在《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一书中,回顾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战役决策的情景,史料真实可信,极其珍贵杨迪同志注重军事理论的学习、研究,也注意总结亲身经历的战争经验,这方面的著述颇多,受到好评,有已被党史、军史部门采用。离休后曾担任沈阳军区学术研究委员会副主任、第四野战军战史编写领导小组成员。撰写此书时,他以75岁高龄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勤奋笔耕二百多个日日夜夜,有时通宵达,有时吃几粒片坚持写作,洋洋30多万字,句句是历史的再现,字字包含一个老战士的辛勤汗水和心血。此书是他向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牺牲和逝世的老首长和老战友的一份凝重的祭礼,是为庆贺抗美援朝战争胜利45周年奉献的一颗赤诚的心。他回忆的毛岸英的最后时刻: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后, 志愿军第13兵团司令部进驻鸭绿江南岸朝鲜境内的朔州以东偏南的大榆洞(北镇西北)。在大榆洞, 于1950 年10月25日正式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这是志愿军进入朝鲜抗美援朝,志愿军司令部的第1次指挥位置。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在大榆洞指挥了第1、第2次战役。

第1次战役后,敌人的空中活动更加猖狂了,野马式轰炸机,沿公路。穿山沟低空飞行侦察,发现可疑目标就轰炸扫射。 对志司所在的大榆洞沟这条山沟也注意了,不断地飞来飞去。 11月中旬,我们加强了防空措施:一是要求机关各部门一定要提高对加强防空的认识,不能存在一点麻痹大意的思想; 二是没有挖猫耳洞的,一定都要迅速挖好; 三是都要在拂晓前做好早饭午饭,烧好开水,天亮后白昼不准冒烟;四是白天人员都离开住的房屋到猫耳洞去工作; 五是将车辆隐蔽好,白天不准开车进出沟里, 在山沟口加设岗哨检查车辆进行拦阻。

11月23日,敌人的侦察机对大榆洞这条山沟低空飞行好几次。 我即向解方参谋长报告:“参谋长,情况不妙呀!敌人大概发现了我们这条山沟驻部队了, 今日敌机的侦察飞机很异常, 建议研究布置一下明日的防空,彭总住的那间独立房子目标大,必须特别注意防敌飞机的轰炸。”

解方参谋长即召开机关各部门领导干部开会,重申防空纪律,严格要求明早拂晓前,吃完饭都一律进入防空洞。 他随即去与邓华。洪学智。韩先楚。杜平等首长研究如何去说服彭总能在拂晓前进入猫耳洞去防空。

不久解参谋长来到作战室, 我向他汇报了机关布置防空落实的情况后,即问他:“彭总同意进猫耳洞去防空吗?”

解参谋长说:“彭总不愿意去猫耳洞内防空,还说:‘谁怕死,就去躲飞机。’我们几个人研究、商量好了,不管彭总愿不愿意躲飞机,也不管彭总骂人,明早必须要动员彭总甚至拉着他去防空。 我们几个人都推举洪学智副司令去劝说彭总, 因为他们两人休息时爱下象棋,谁也不服输,就要他拉彭总去防空洞下棋。

第二天(即11月24 日)拂晓前,我派参谋分头去检查防空落实情况, 我自己也准备到重点地方去检查,这时,邓 华副司令员派人来找我, 对我说:“你到彭总那里去看看, 看洪副司令是不是已把彭总拉进防空洞了?”我迅速跑向彭总的防空洞,正看着洪副司令推着彭总进防空洞, 并说:“老总,我和您下三盘,今天非赢你不可。”因为彭总唯一的爱好就是休息时下象棋,平时休息总是和洪学智对弈。 洪副司令棋下得好,有时连赢彭总两盘,彭总就急了,说:“洪麻子,你搞什么鬼名堂?”洪学智说:“老总,我敢在您面前搞鬼名堂吗?”再下就下,可不要悔棋。”结果总是洪学智在彭总不觉得是让棋的情况下,让彭总赢一盘棋,形成平局。

趁彭总和洪副司令正在摆棋子时,我赶快跑去向邓副司令报告。 在我路过彭总办公室时,看到烟筒冒烟,立即跑进里面去看看, 房里还有三个人正在用鸡蛋炒米饭吃。 这些鸡蛋是前一天黄昏,我看到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朴一禹次帅(朝鲜金日成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给彭总送来一小筐鸡蛋(约10 多个)。 这在当时的朝鲜是极难得的, 当时彭总已吃过晚饭,还没来得及吃。 三人中我只认识成普同志, 那两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总的俄文翻译, 一位是才从西北调来的参谋,他们的姓名我不知道。

我问成普:“老成, 你们怎么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 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怎么敢呀, 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我不高兴地说:“你要他赶快不要炒饭了,快将火扑灭,赶快离开房子,躲进防空洞去。”成普说:“我们马上就走。”说完,我就向邓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

拂晓后,敌人的飞机编队飞临大榆洞上空,也不绕圈子就投弹,第一颗凝固汽油弹正投中彭总那间办公室,敌机群先将凝固汽油弹和炸弹投下后,绕过圈来就是俯冲扫射,然后就飞走了。

我迅速跑出来看看敌机轰炸情况,一眼就看到彭总办公室方向正着大火冒烟,迅速跑去,彭总办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满脸黑乎乎地跑出来, 棉衣也着了火,我要他赶快把棉衣棉裤都脱了,躺在地下打滚,将火滚灭。(凝固汽油弹,在当时是美空军的一种新式炸弹,用水扑灭不了)

我问成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成普说:“听到飞机投弹声,就从你让我打开的窗户门跳出来的。”

我急着问:“那两位同志呢?。”成普说:“他们往床底下躲,没有出来。”

我着急地大声说:“他们怎么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弹烧焦了。”我就要随来的参谋赶快去叫警卫营派部长来救火,叫医护人员来救人。

这就是毛岸英同志牺牲的真实情况。

随后,我迅速跑到彭总和洪副司令的防空洞,看到他们很安全就放心了。

我急喘喘地向洪学智副司令报告:“洪副司令, 不好了, 彭总办公室被炸毁了。”

洪学智副司令急着问:“里面的人都出来了吗?”

我说:“只有成普跳窗户出来了,还有两位同志没有出来。”

彭总和洪副司令一听那两位同志没有出来,就急了,洪学智喊着赶快派人抢救。我说:“已调部队和医务人员抢救。”

洪学智副司令很快向着火的房子跑去,我也跟着跑去。

火扑灭了, 那两位同志牺牲在里面了。 洪学智副司令很着急地说:“这可糟了,这可糟了!”我听了莫名其妙,又不好问。洪学智副司令要我赶快去报告邓副司令,他去报告彭总。

当邓华副司令等首长听了我的汇报后,都奔向那烧塌的房子,也很着急很悲痛地说:“这可糟了,这怎么交待呀!”

我仍是不明白彭总和其他首长们为何这样着急和悲痛。由此,我突然想起在11月13日志司开作战会议时,彭总严厉批评梁兴初军长,大家都很紧张,都不敢说话,我指地图稍偏了一点,彭总就批评我。唯独那位俄文翻译,年纪轻轻的,在当时会议那样严肃的气氛中,敢在彭总面前说这说那,彭总没有说他什么,而只坐着不吭声,邓华副司令等首长也没有制止他说话。我想,这位年轻同志大概不是一般的翻译。

邓华副司令对我说:“杨迪,快迅速找个安全的地方作为彭总的指挥室。”

我说:“山下有个用钢筋水泥制作的有2公尺高,约有200公尺长的夏天下雨的流水洞,上面有土覆盖还有枯黄的小树和草,不易被敌机发现。我看这条流水洞,可以作暂时的隐蔽部,我即派部队很快去清理, 并很快在洞里隔出若干个木板房间,彭总和首长们及作战室、机要部长都可进去。”

邓华副司令说:“好,你赶快将这个流水洞清理出来,先隔一个木板房间,请彭总先进去。”

随后我指示警卫营及工兵连迅速清理出流水洞,做了指挥室。

洪学智副司令请彭总进住流水洞后,彭总表情很沉重严肃,除了看电报看地图和研究正在进行的作战问题外,其余时间就一个人坐着不说话,发闷。其他志司首长也都不像过去那样有说有笑了,在一起只是研究作战问题。

就是平常有说有笑的丁甘如处长,也不说笑了。 我实在憋不住了, 就问他,我说:“丁处长,今早牺牲的两位同志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由于他们的死而使彭总等首长们都沉浸在悲痛中?还有你也很沉寂了,不和我们有说有笑了,这是为什么?。”

丁甘如同志长叹一声, 悄悄对我说:“炸死的那位俄文翻译, 是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同志。那位参谋是彭总从西北第一野战军刚调来的高瑞欣同志。毛主席的儿子炸死了,这怎么向毛主席交待?老杨,这件事是绝对保密的,因为你是作战处副处长,来问我,我也了解你、信任你,不会乱讲,就告诉你。你一定要遵守纪律,这事在没有正式公开以前,你不准对任何人讲。”

我听后说:“呵,原来如此,请你放心,我绝对遵守保密纪律。”

第4次战役后,志愿军司令部在向上甘岭北麓转移途中,1951年4月7日拂晓,遭到美机轰炸,这是彭总第二次遇险。

1951年4月6日半夜, 彭总和解参谋长到达寺洞。 因只在此住一个昼夜,就选择在山下没有被炸毁的几间民房,临时住一昼夜。

我看着彭总和其他首长们都住在山下民房里,很不放心,天亮后,敌人的飞机肯定会到这儿来飞转寻找目标。

天刚拂晓,我们听到了防空哨鸣枪报警:敌机来了!我和丁处长一道跑到树林边,向天上一看,敌机已快临头了,往下看,首先看到彭总房间里的人员在往防空洞跑,再往邓华、洪学智等首长住的房间看,他们也出了房间在跑, 可是都没有往防空洞跑, 而是沿着山边跑到另一条沟岔里去了,看到洪副司令还摔了一跤,爬起来后,被警卫员搀扶着跑,也跑进山沟里了。

我和丁处长看到敌机扫射完最后一梭子弹后, 经验已告诉我们敌机要飞走了,我们还没有等敌机飞离上空,就向彭总住的房屋跑去,看到彭总住的民房被炸中,被机关炮子弹扫的很厉害,躺的行军床都中了机关炮弹。当我们赶到彭总防空洞,看到彭总安然无事,我们的心就放下了。

彭总看到我们后急着问道:“几位副司令、参谋长、主任怎么样?没有事吧?”

丁甘如回答说:“敌机飞临上空前,我们在山坡上看到他们都出了房屋,但没有进防空洞,都跑到那面小山沟去了,我们现在就去看他们。”

我们跑到邓副司令等首长那个房屋一看,他们睡的行军床都被扫了一溜子弹眼,被褥都被打坏了。

这时邓华等首长也都返回来了,看到这个情况,邓华对洪学智双手抱拳说:“老洪, 这次我这条命一半是马克思在天之灵,一半是得到你老弟嗓门大,个儿高,力气大,要不是你把熟睡的我连喊带推地叫醒拖走,我就报销了。”

洪学智副司令说:“那你怎么感谢我,请客吃狗肉。”

邓华副司令说:“那好、好,我一定从国内搞一条狗、搞一瓶好酒,请你和大家喝一杯、吃一顿。”

听了我们的汇报后,邓华、洪学智等立即跑向彭总的防空洞,正好彭总从防空洞内出来。彭总说:“你们都来了,一个不少,都安全,这就好。刚才他们告诉我,我的住房被扫射中了......我们去看看。”大家即随彭总到他的住处看了一遍。

彭总风趣地指着被炸的房子说:“美国鬼子总想找我,找到后,连皮都没碰着我。过去国民党、日本鬼子的炸弹,子弹总想打中我,就是打不中,现在连美国鬼子的炸弹、子弹也打不中呀。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朝鲜战争期间,志愿军司令部6 次变更指挥位置,9 次遭敌机轰炸, 彭总有两次遇险。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