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英魂 正文 《鏖战中国篇》 第二章 中星军系成立 第一讲 巨头的矛盾

wuli6801027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size][/URL] 这个民族善忘战争的伤痛,被利益所麻木的神经已被洗去了战争加以我们头上的耻辱,内耗的民族劣根性已淡化了那浮于表皮上的对外敌的爱国言语,内战随时就要爆发,自己人屠杀自己人的好戏就要上演。这个只知同化入侵者的民族无法征服世界的,虽然也不会被入侵者从根底上征服。这个民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这个民族善忘战争的伤痛,被利益所麻木的神经已被洗去了战争加以我们头上的耻辱,内耗的民族劣根性已淡化了那浮于表皮上的对外敌的爱国言语,内战随时就要爆发,自己人屠杀自己人的好戏就要上演。这个只知同化入侵者的民族无法征服世界的,虽然也不会被入侵者从根底上征服。这个民族与他所处的世界存在着一种尴尬的对峙。这样的民族或许是无可战胜的,因为这所在的世界是一种潜在同等级并存的强大,战胜它的,只是内耗,自相残杀,而导致这个民族崩溃。这个柔弱而内含刚硬的民族才能够存活了五千多年而不被灭亡,它可以被推翻,却不可能被消灭,也许正是靠这种看似矛盾的文明内涵吧。造就了这是一个令人又爱又恨的民族。但是着迟早会改变,会的,有人相信。

在这样漆黑的夜晚,人们早忘记了2045年中日战争中英雄的流血牺牲,在尽情的享受着曾经的敌人供给我们的音乐,汽车,手机等等,当然,还有A片。

敏感的政治问题也许在茶馆才会有人在闲谈时偶尔提几句,历史又便无胆地歪曲或销声匿迹了。当然,总有人还会记得,比如开茶馆的老张,他就记得,每天晚上会给茶客们说一段,也说给自己听。

“拍!”老张在茶桌上拍了一下,卷起袖子,站起来压了压手,众人知道今晚云香阁茶馆的节目到了,吵闹声慢慢停息下来。老张环视了众茶客一遭,咳了几声清了嗓门,张嘴露出两根焦黄的门牙。

“众位,今晚儿老张我给大伙说说中星军系的故事儿。”

“老张呀老张,今儿个是第几遍了?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就不能换个新鲜点儿的说说。”一个红头发小伙叫了起来,众人窃笑。

果然,老张脸憋得通红,生气地喊道:“你这个兔崽子,不听就滚蛋了你,现在有青年全都是白吃的家伙,哪懂得当年战争的艰苦!”

红头小伙子笑了笑说:“好了,老张,别生气,你说说,我洗耳恭听就是了。”

(题外音:历史学家都知道,中星军是共和国主席林一民下令成立的一支精锐部队,中星军系就是后来忠于中星军司令萧朝华的军队以及各方势力的统称。后来大家也都知道,它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超级文明。而鲜有人知,中星军系从中星军开始,中星军成立竟是个偶然,如果没有那次划拳,也许就不会有中星军,更不会有中星军系。)

于是老张开讲了:

那次,共和国主席林一民与众多高官在钓鱼台国宾馆喝酒,席间人民大会委员长柏崇枫与林一民主席划拳时出了老千,平时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人引发了激烈的争吵,两人谁也不服谁,林一民仗着自己位高权重,破口大骂老不死的;三朝元老柏崇枫,朝中党羽众多,有恃无恐,反唇相击小兔崽子。两人矛盾由来以久,此时借着酒兴,犹如泼妇骂街。文武百官大眼瞪小眼,手足无措。眼看双方就要大打出手。

这时忠于主席林一民的上将龙炎出来活稀泥。

“主席,委员长,大家自己人,有话好商量。”

脾气火爆的林一民嚷道:“商量个屁,我今晚就做了这个老不死的。”

推推拉拉中的柏崇枫大怒,一巴掌拍了过来。“你以为老子怕了你了,你这个兔崽子,忘恩负义的东西,没有老子你有今天。”

这下,两位大人打了起来,看得闲杂人等不知所措。

就在这是,林一民的秘书萧朝华和的秘书梅兰津带着各自的警卫队赶到了现场,见到这样的场面,双方剑拔弩张,刀枪上膛。

所有人脸都吓白了,人人自危,生怕惹上了池鱼之灾,林柏两人这才在各自部下的劝说下回到各自阵营中。

林一民气急败坏的指着柏崇枫的鼻尖。“你想反了,赶快叫你的人放下武器,我饶你不死”。

柏崇枫做出一个害怕的样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然后哈哈大笑,说:“难道我的人拿的都是搅屎棍,我怕你不成,饶我不死?你喝多了,你!”

看着柏崇枫不可一世的样子,林一民暴跳如雷,又要冲向柏崇枫。

这个紧急时刻,林一民的秘书萧朝华突然望前一把拽住林一民,大声叫道:“林主席,您喝多了,弟兄们,带主席走。”

接着他小声的在林一民耳边说:“主席,柏崇枫的装甲部队出动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然后他又向柏崇枫配了个不冷不热的笑脸,说:“柏委员长,主席喝多了,这件事就算了吧。”

于是萧朝华便带人七手八脚的拖着骂骂咧咧的林一民出了大门。

柏崇枫一伙看着他们哄笑不已。

上了防弹车,地面开始猛烈的颤动,那是柏崇枫的部队向这里行进,而林一民已经骂骂咧咧的醉倒了,所有人的脸都吓得惨白。

“走!”萧朝华目光炯炯的说,“按计划进行。”


第二天在林一民的办公室,萧朝华站在林一民面前。

“真想不到柏老鬼真的敢动手。”林一民心有余悸的说。

“防人之心不可无呀,昨晚我们的警卫队被吃掉了,幸好我们中途换了车。”

林一民皱着眉头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他的势力就在京城外郊,他的重装甲师就在我们的鼻子下,拥护我们的军队都部署在南方。”

萧朝华点点头,说:“目前,我们是应该忍一忍,七个军区中有3个军区明确支持我们,可是他们都在南方,离京城十万八千里,万一有事,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封锁消息了吗?这件事不能让媒体知道,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否则会影响安定团结。”林一民用力的吸了口烟,“先让那老鬼多活几天,日他娘的。“

“我已经办妥了,”萧朝华轻声道“可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们也不能等死吧。”

林一民烦了,大声道:“那你说,怎么办?下令开战,跟他打内战,你别忘了海峡那边闹着正欢,那才是我们最要紧的事,其他的站一边,包括昨天那事。”

“我的意思是说,既然海峡那边闹着正欢,我们也该防备防备………”

“行了,不正防备着吗?可是那不是老子的兵,那是那老鬼的兵蛋子。”林一民打断了萧朝华的话,大口大口的吸烟。

“您听我说完,我们可以组建一支属于我们指挥的军队,防备海峡那边,如果有事也不会像昨天那样狼狈。”

“你说的是,我堂堂一国主席,竟躲在厕所里逃命,实在是没脸见人,”林一民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萧朝华说“只是那老鬼会让我们如愿吗?”。

萧朝华问:“如果海峡那边出事了,您希望我第一个上战场吗?”

“你这不废话,你是我的王牌,不到最后不亮出,我怎会让你第一个上!”“同一个道理,那您是想让您的部队先上,还是委员长的部队先上?”

林一民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

“当然是他的。”

“您这样想,他难道就不这样想吗?”

萧朝华看着林一民说:“如果我们现在要成立一支军队,用来做统一大业的先锋队,我想他不会拒绝,特别是由高官子弟,外籍人士,以及………”

林一民摆摆手制止了萧朝华说下去。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支军队是要建成军中之军,但又要迷惑柏老鬼,高,实在是高。必要时我们还可以用来对付柏老鬼,他也不敢像昨晚那么过分。只有你这样缺德的人才想得出来。”最后林一民大笑起来,他早把被人羞辱的事忘光了,正想像着柏崇枫跪地求饶的情景。

“谢谢主席夸奖。”

萧朝华松了口气,现在他的任务就是如何建好这支军队了。

“这支军队叫什么名字呢?”林一民笑了一阵,缓过气来问萧朝华。

“我想它应该是一支军中的明星之师,就叫中星军吧,您觉得呢?”

“好,好名字。”林一民大为赞赏“我们还要个人选当司令呀,谁合适呢?龙炎吗?”

“不行,龙司令是第二炮兵的司令,换了他代价太大了。”

“是呀,我还真找不出人来。”

“我去,主席。”

林一民的眼睛瞪得比什么都大:“你枪都没摸过,什么叫军事你懂吗?少添乱了你。你懂得坦克和甲虫有什么区别吗?”

“我懂,司令。但我更加清楚,如果您要一个军事才能出众的人来担任中星军的司令,委员长会让这支军队驻守在皇城跟下吗?我是您最忠诚的下属,您应该相信我,我能做到,并不是每个人天生就是个能征善战的将军,我可以学。”萧朝华据理力争。

林一民突然火了,大骂起来。“我说你不行就不行,你是骡子是马我还不清楚,别他妈的自以为是,那动刀动枪的活可不好玩,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谁来帮我?啊!你傻了。还是您觉得我哪里对不起你小子,非要跟我分开不可。”

萧朝华一声不吭,他早知道了老上司的脾气,事实上林一民早同意了。

“你看你,当初是个什么货色,是老子把你从垃圾堆里扒出来,你这个

忘恩负义的东西.......。林一民越骂越生气,什么污言秽语都一起滚出来,骂得狗头喷血。

“我是你爹,你知道吗?啊!”林一民骂累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老泪从脸上滑下。

萧朝华眼圈一红,他感动地说:“主席,您不是我爹,但胜似我爹,我知道的,我知道您爱我,我也舍不得离开您。我离开您,也是因为我爱您,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的刀枪砍在您的头上。”

“乌鸦嘴,胡说八道,我堂堂国家主席,他们敢对我怎样?”

萧朝华低下头不语,过了许久。

林一民语气缓了下来说:“好,去吧,我知道你应该已经准备好久了吧,你做事,一向这样的,柏老鬼那边呢?要不要我帮忙。”

“主席,我想不用了,委员长已经同意了,让我们成立一支2万人规模的部队,您知道,突破建制是很容易的事,我会迅速在外地成立一支50万人的部队。”

“什么?那么快?”林一民跳了起来。

“他有个宝贝女儿,您知道。”萧朝华轻声地说。

林一民点着萧朝华的鼻尖。“你这个混蛋,又去拐人家女儿了,不只是这些吧,你还答应人家什么了,对吗?”

萧朝华的头垂得更低,他喃喃的说:“我答应他说如果海峡那边出了事,我说服您先出兵,反正说说而已。”

“好,你长袖善舞,还卖了我,你以为他在乎?3万人,怎么跟他城外的几十万大军玩?不要把自己玩丢了,不然老子扒了你皮。”

“是是是。”萧朝华忙不迭的说,他知道林一民是为他好。

“你那兄弟呢?”林一民坐下,又问。

“谁?”

林一民气得一拍桌子。

“除了你那大头鱼兄弟,还有谁?你忘了他?还是傻了?”

“他不关心政治,他在长安市科学院研究他那个不可能成功的人脑与电脑联通器。”

“叫组织部那边给他调个工作,调任长安市市长。”

萧朝华的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他,他,适合吗?”

“如果!你!适合!做!司令!他!就!适合!”林一民几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萧朝华呆在原地,一时间不知所措。

“发什么呆,给我滚。”

“是是是,那我不打扰您工作了。”

轻轻带上门走出来,萧朝华心头转过千百个念头,他知道他的人生从此将边得不同,也将变得更加的困难与凶险。以柏崇枫的老奸巨滑,自然知道萧朝华在利用他的宝贝女儿柏杨杨来说服他答应成立中星军,他也在利用他的宝贝女儿白柏杨杨来收卖萧朝华,就算收卖不了萧朝华,相信他也会在萧朝华和林一民之间制造点摩擦。退一步说了,就算是他什么也办不到,他也不会担心在他的重装甲部队重重包围的京城存在对方的一支3万人的小部队,如果是这样,我一定会让他明白,他的轻敌是错误的。萧朝华现在很清楚,柏崇枫的“爽快”已经引起了林一民对他的少许怀疑,林一民让梵文帝这个对政治毫无兴趣的人出任长安市长,事实上就是告诉萧朝华:“柏崇枫能给你的,我加倍给你,但你要对我忠心。”现在的形势很微妙,柏崇枫和林一民虽然闹得不可开交,双方也都不敢明争,只是暗斗。柏崇枫派人做掉了林一民的警卫队,给了林一民一个警告,可就是林一民在那里,他也不敢真做掉林一民,海峡那边的紧张局势决定了他们还不敢公然决裂,谁先挑起内战,谁就失去民心,谁就下台。

萧朝华非常清楚这是他的机会,只要有了自己的部队,哪怕再小,只要有火种,他相信可以把他的势力做大,最后实现他超级文明理论中的中星军系。

回到中南海小筑,他给梵文帝打了个秘密电话,在电话中他有些得意的告诉梵文帝,他成功地说服了两巨头,中星军要成立了。

梵文帝则告诉他,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但是以后请萧朝华不要再烦他,他要潜心科学研究,凤凰已经答应做长安市的副市长,帮助他们。末了,梵文帝心服口服的说:“一切都在你计划之中,我服了你了。”

这是萧朝华第一次被梵文帝如此夸奖,他哈哈大笑,然后哑然而止,他一向不是个很外向的人。

第二天,即公元2043年5月24日,中星军就在京城东面的军营里成立了,谁也没有想到两年后,这支军队会成为第三次中日战争的主力军。

林一民和柏崇枫两个政坛巨头亲自到场,这样的高的规格在中国军队史上也是少见的,场面之糟糕也是中国军队史上也是少见的。看着萧朝华站在一排排站得歪歪斜斜的大多由嬉皮笑脸的高官富豪子弟组成的队列前接受少将军衔,柏崇枫放心的哈哈大笑,对面的林一民脸上一会青一会白,不一会,怒骂一句,扬长而去。直到柏崇枫离去,少爷兵们散去之后,一支部队乘着夜幕进入营房,他们全是从南方三个军区调来的精锐部队,总数两万人,其中有号称魔鬼教官团的广州军区112军官教练团。他们将会训练出越来越多的军官,这支早期的中星军有别与其他军队,只有官,没有兵。按萧朝华的设想,用一支少爷兵去搞公关和后勤等等,别忘了他们父母大多是高官,那是如鱼得水,两万人是战斗部队,这样就没有突破柏崇枫规定的人数限制。他的想法是办军事企业,招收大量工人,把他们训练成不穿军装的军人,这个是他的拿手好戏。

(题外音:日后纵横宇宙的上海联合企业和风云重工就是那时侯开始发迹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