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30章 意外收获

寒光在此 收藏 11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72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十二日上午八点四十分,阳明堡外围,新第十七军第二路军防空阵地上早已是钢铁森立,无数炮管直指蓝天。


是时,第二路军所有防空官兵们各就各位,现场忙碌一片,官兵们迎望蓝天,在大声地谈论着就要开始的防空战,不少亲身参加过防空实战的老兵还端着水壶叼着香烟,说得兴致勃勃。那些聆听的士兵则有的人在他们的指点下擦着炮弹,有的人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着。


仗是越打越顺利,好消息不断地传到这些士兵们的耳朵里,防空士兵们原本就很大条的神经被磨练的更加粗壮了。现在的他们看上去与其说是在参加防空战,不如更像是参加某个大庙会热闹一样。


作为反低空轰炸的外围火力点,任铁作为少尉狙击手带着八名士兵,满头大汗的在不断调整各士兵站位。


就在这时候,空中响起了飞机发动机的声响,所有人都仰起头向着声响处望去。


东南方天空边露出一个黑点,看上去似乎不是个大飞机,发动机声非常清脆而有韵律,随后黑点渐渐清晰地出现在任铁他们的视线中,一架刷着红太阳机徽的94侦察轰炸机在上空轻盈的掠飞。这架轻型侦察轰炸机飞得较低,很多士兵都还是第一次从这么近的距离看到一架日军飞机,不由得一阵骚动。


“看啥……准备射击!”任铁在低吼。


“看,它被打中了,好像想要降落了!”一个士兵手指着突然大声欢呼起来。


任铁急抬头。的确,那架日军侦察机也不知是被哪一个火力点打中了,发动机停止了爆鸣声,一团黑烟从机腹下的整流罩里冒了出来,然后火舌开始从飞机的每一个缝隙里喷射出,就象被人踩住了一样猛地沉下。


“打得好……糟糕!该死的。它好像要朝我们这里坠落!”任铁看着日军那架飞机拖着一条长长的黑烟向自己这边一头冲来,惊叫道,“蹲下!蹲下……”


日军那架94侦察轰炸机拖着尾焰厉啸着俯冲而来,高度越来越低,看上去是想要跟这一面的大地作最亲密的接触了。


小鬼子的侦察机被击落自然是好事,只不过,它要在任铁他们这个阵地上坠落,就不是这么让人愉快的事了。


飞机刹那间就逼近,犹如有轨道牵引的一般斜斜插落,谁都看得出来任铁他们这个火力点将是在日机坠落线路非得经过的地方。


当此时,人力是不可能跑得过飞机失控俯冲的,任铁无力的望着瞬间临头的黑影,只在这一刻想:“操!小鬼子临死要拉老子陪葬!”


飞机仍在飞速滑翔,机首却在慢慢改平,两片犹如砍刀般锋利的螺旋桨发出巨大的风压飞速逼近,胆小的人已经闭上了双眼不敢再看下去。


就在那架飞机距离掩体不到二十米的时候,随着一阵刺耳的金属轰鸣声,日军的“94侦察轰炸机”竟然又猛的拔地而起,轰鸣着掠过蹲着的士兵的头顶,爆烈的飓风吹掉了任铁头上的军帽,轻型侦察机挣扎着又向前滑翔了近千米的距离之后重重的砸向了地面。


这一回由于前面机首抬的太猛,飞机看上去就像是只笨拙的跳跳熊在地面上无助的蹦跳着向着前方滑行,随着一串金属断裂声,右机翼掠过了土坡,顿时被巨大的作用力折断了,飞机一下子就侧身翻到在了地面上,然后是一片刺耳的摩擦声,飞机在地面上翻了过跟斗便猛的停了下来。


看到的人都呆呆的望着那还在冒着缕缕青烟的飞机,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随着逐渐的从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中清醒过来,先是任铁,随后是几个士兵,最后是任铁他们这个火力点的人全都飞快的向着翻倒在田野上的日军飞机冲了过去。


日机居然不在最后关头作他们的‘玉碎’攻击,反而紧急迫降了下来,这一点很不常理,之所以如此,还得从一分钟前说起。


……感觉机身巨震,日机驾驶员田久松下忙拼力拉升机头,并向他身边的观察手松命郎喊着:“发动机着火了,需要马上降落。”


“等一下田久君,下面是支那人的部队!天啊,你得滑过他们的战场,把机头拉起,我们不能在这里迫降!”


“拉不动了啊!”田久松下看着前方地面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防空阵地。在右前方还有个炮兵阵地,不断的扬起一阵阵的白烟,看来正在作他们的排炮射击。再远一点则是漫天的硝烟和无数股黑色的烟柱。那隆隆的爆炸声直如就在耳边。


田久松下一边脸现绝望,一边回答道:“我们要试着从支那人的阵地中滑过去,飞机不能坚持多久了,尾舵已经失去作用,没办法改变航向,现在只有向前,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希望支那人的阵地不会太厚,我们能够坚持到安全距离外降落。”


就这两句话功夫,设置在发动机的灭火瓶已经自动打开,白色的二氧化碳不停的喷射,使机尾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浓烟。


“好吧……但愿穿得过去!” 松命郎回答道。


这时的飞机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动力,只能勉强依靠原有的速度滑翔着,就那架势来看,应该可以坚持一段距离。田久松下拼命拉升着机头,以期减低俯冲的角度。他知道,飞行迫降时必须保持足够的水平,否则飞机马上就会失控坠毁,连滑翔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高度仍在飞速下降。


地面的防空军见把日机打冒了烟下坠,正都在抬头等着观看这架日机是怎么坠毁法的,只是在见了这架日机是拖着白烟向战友火力点撞去后,全都大叫了起来。军官们拿着手轮拼命的挥舞着,一边向飞机射击一边叫喊身边的士兵要他们开枪射击。机枪手们架起了机枪再次临空拦截射击起来。


田久松下还在拼力拉着极速下降高度的机头,他已经能清清楚楚地看清楚地面上的人影了,一串串的枪弹从机窗外嗖嗖的飞过,不过这些已对他不重要了。


田久松下叫到:“松命郎,你帮我握紧了副翼和升降舵。等穿过这片阵地我们就迫降。”


松命郎急急忙忙的问到:“田久君,要我用力拉么?”


“等一下……等降落的时候我叫你,你只要在我一叫你你就把那根杆子用力往后拉就行了。”


“明白,田久君。”松命郎紧紧的握住了驾驶杆的侧臂,然后头上不停冒汗。



“准备。”

田久松下咬着牙拉飞机机头,突地高喝道:“注意,下面是一个坡地,用力……拉!”


下面阵地上的一个火力点守军目瞪口呆的看着一架日军轰炸机呼啸着的从他们头顶掠过,后面拖着白烟。


“高度太低了。”田久松下说, “松命郎,看来我们只有拼一下了!”


飞机已经飞到了小树林上空擦着树梢飞行。这时上,眼前的树林消失,一片空旷的田野出现在田久松下面前,在田野另一头,松命郎看见了个小土坡,坡下面影影约约的有人影在晃动。那是中国人阵地。


“田久君!他们在向我射击!”松命郎焦急地叫喊着。


“松命郎,我没有任何办法。” 田久松下烦燥的回答到。


就在这时田久松下的飞机已经降到只能帖地飞行的高度了,离开中国人的阵地有了近千米远的样子。田久松下喊到:“准备碰撞!,松命郎,就在现在,拉!”


飞机就在士兵们的众目睽睽之下一头栽到了在田野里。


防空士兵们都停止了射击,凝神等着看就要爆炸的景象。


日机在刚触地时的巨烈震动就差点要了田久松下的小命,保险带死死地勒住了他的身体,疼的他想昏过去。而后机身在地面上颠跳了一下,就一路向前滑行……


田久松下被颠得整个身子突突乱抖,泥沙和各种碎石从碎裂的风档玻璃窟窿里迎面扑来,打得眼睛睁不开。松命郎脸被吓得惨白,一个劲死命拉着操纵杆副臂再不肯放。


“碰撞准备!”田久松下嘶喊起来。接着右边的机翼就狠狠地撞在了土坡上,随着一阵刺耳的金属撕裂声,机翼从发动机处断开了,猛烈的撞击也使飞机急剧地向右边转去,巨大的离心力差点把田久松下的心腔拉移位。飞机翻个跟斗横着滑行了十几米后总算是停了下来。


田久松下摘下了飞行帽,然后推了推还在呆呆坐着的松命郎。松命郎打了个哆嗦后茫然的转过头看着田久松下问:“结束了吗?”

“结束了,我们着陆了……”

然后田久松下开始解保险带,说:“现在我们掉在了离支那人阵地不远,快解!准备跑路。我们要离开这里。”

刚说到这里,突然一阵呐喊声自后面响起,中国军人端枪向他们发起了冲锋。


“中国人,中国人来了,我们怎么办!”松命郎在喊着。


田久松下也开始惊慌失措起来。飞机在高空时是一等一的杀手。但是如果是地面作战的话,那根本是没啥战力。如果中国人的步兵攻来,那他铁定会被打死在飞机里。。。。


“田久君,我们还没飞出中国人的阵地,他们追来了!”松命郎扯着嗓子喊道,看那熊样儿都快哭出来了。


“别吵了!我们快跑就是!”田久松下头也不回地当先开路。


就在任铁刚惊喜地从死里逃生的喜悦中抬起头来的时候,日军飞机已经一头载在了地上。


“活捉!”“我要活抓一架鬼子飞机!”“荣誉”“欢呼”几个词语开始不断地向任铁脑子里冲击。任铁死盯着飞机看,希望看到飞机里还有人活着的迹象。当他看到驾驶舱里还有人活动时,一投喜意就冲上了他的胸膛。


“见鬼!你们还楞在那里干什么?”任铁对站在自己旁边还犹心有余悸地看着飞机的士兵们吼到:“跟我去活抓那架飞机!”说着,任铁第一个跳出了掩体向那架飞机跑去。


任铁边跑边望去。只见飞机的驾驶室边的一快玻璃风档被掀开了,有两个人从驾驶室里跳了下来,然后拼命的向自己反方向跑去。


“那两日本人还没事!”


任铁欢叫着,“别射击,咱们抓活的!”任铁接对要开火的士兵们怒吼着:“向天空开火!抓到活的鬼子飞行员说不定军里要用得着!”


任铁快抓狂了,现在是决定他以后命运的关键时刻,在自己的阵地上落下了一架还没爆的日军飞机,这样的机会,他决定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站住!”任铁想到这里禁不住对着田久松下他们大喊起来:“小鬼子,站住!再跑我打死你!”


逃跑中的二人当然不肯站住,他们拼命地跑着,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肺叶烧得火一样疼,心脏快从嘴里跳出来了。而后面有中国军人在拼命的向自己叫喊着。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好多子弹开始嗖嗖的从他们身边飞过,打在周围的地上出扬起一朵朵的尘烟。蛮也吓人。


一边是,才从疯颠的机上下来;另一边,养精蓄锐已很久,加之天降横肉,岂有不卖力死追的道理。一追一逃约一分钟,双方距离就已明眼可见的差距在接近,又跑出十几步,任铁奔跑中飞起一脚,立时把松命郎一头踢滚倒了地上,紧跟着,田久松下也被另一战士一枪托砸翻,各处在观看的防空掩体里顿时发出了一片欢呼声。


任铁努力的平息下自己的呼吸,然后按着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把枪口对准了松命郎。


“#@×&¥%#¥”松命郎茫然的举起手,望向正一脸开心地持枪比着他的中国军人,连连摇头,表示不懂中国话。


只是,在枪的指着下,他倒是会把双手高高举起,清楚地表达了他会投降的意思。


任铁还在大口的喘着粗气,看到田久松下举起了手来,不由志得意满地一摆枪,高喊,“小鬼子儿,你被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