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政局在冷战结束后可谓动荡不安。但其变化的根本原因是国内经济政治的固有矛盾及国际外部环境的共同作用。常量是乌克兰国情、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历史联系和现实经济利益、乌克兰与欧洲的历史联系。变量是乌克兰内部各政治势力的此消彼长,欧洲与俄罗斯两种政治军事势力的相互关系。中国在欧洲(包括乌克兰等前苏联影响区)政治格局变化中作用甚微,这符合中国一贯的外交原则和战略方针。因此,有人说乌克兰最近的政局是中俄之间上演的双簧,这种观点实属混淆视听。

首先,中国的对外政策具有一贯性和持续性。中苏关系恶化以后,外交政策调整后,基本原则没有根本改变,外交策略越来越灵活、成熟。

表现在对苏(包括今天对俄)、东欧、西欧、美国等世界主要政治体的政策上,有以下几方面:

苏俄:抛弃军事政治同盟关系,发展具战略意义的合作关系。重大国际问题的合作与相互支持。但有一个原则,即俄国内问题不干涉;涉及中、俄、美、欧、日多边关系时,只促进多边利益平衡,不作利益方面的私下交易,否则不利于促进国际格局的多极化发展(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外交目标)。

东欧:积极促进原有友好关系的恢复(主要已不是政治方面,也没有可能。经济、科技和文化方面)。改革开放后,我们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只发展正常的国家关系,不在俄罗斯与东欧之间搞平衡(容易被误解,以至于两边不讨好,那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俄承认其独立,我们争取与之友好发展;俄不承认, 我们避而远之,因为我们不谋求在这些是非之地的任何私利,并且搞不好什么都得不到,还会引起俄的反感,失去战略伙伴。(这些从上合组织的平稳发展即得到印证,得到了俄的理解支持)对乌克兰这样的国家,我们除了政治以外,其他都可以友好交往,不搞小动作。不从任何政治团体中获益,这样才能保证不管哪个政党执政,我们都能与其发展友好关系。

其次,乌克兰最近局势的发展,其实是其独立以来一直存在的左右两种政治势力相互较量的结果,并且现在的局势远没有平静下来,而且也不可能平静下来。内部的两种力量,受到外部俄与美、欧两种势力的影响,导致这种政治动荡,并且在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都将保持这种动荡,直至形成两种力量的稳定的制衡关系。

第三,乌克兰的复杂国情及外部复杂的国际环境,决定了乌的政治格局必然是长期动荡与暂时平衡的交替,即使左派掌权,也不会放弃欧洲的支持(既是经济利益驱使,也是为避免受夹板气)。右派掌权,也不可能再忽视与俄发展关系了(经济损失太大,政治军事上也不现实,历史联系难以抹杀)。因此,结论是,靠近欧洲,但也与俄实现关系正常化,这才是上策。

最后,中国与乌克兰的关系从其独立以来发展平稳,各方面合作进一步加深(包括正常的军事合作)。中国不可能插手其内部事务,更不会与俄联手,以干涉别国内政的方式导演所谓的双簧。

综上所述,乌克兰今天政治格局的形成,根本上是国内复杂矛盾的必然产物,又是外部势力在国际金融危机下暂时势均力敌、短期妥协的产物。如果说这是受俄罗斯支持的结果,不如说是乌克兰政治领导人越来越成熟的结局。这样的局面是暂时的,必然还要经过一段长期的此消彼长,最终确定有利于国家发展的政治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