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35.html

(潜水甚久,虎年冒泡;新春大吉,虎虎生威。——狂龙轰天)

(纯属虚构,请勿对号;不足之处,敬请笑纳。——狂龙轰天)

在戴维斯将军的办公室外,厉剑正正军帽,拍拍满身尘土的训练服,扯开喉咙大吼:“报告!”

厉剑是黑鹰安全顾问公司的雇佣兵,军衔是上校。他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左右,脸部线条刚硬,菱角分明。他额高,额宽;浓眉,如剑,直插云鬓;眼细,单眼皮让他的双眼显得更细;鼻高,鼻隆,大如蒜头,就像成龙的大鼻子。他不英俊,却非常硬朗。每当他半眯着眼睛看人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把刀,一把出鞘的刀,一把令人心生寒意的削铁如泥的刀。

“请进!”传出戴维斯将军有力而苍老的声音。

厉剑推开戴维斯将军的门,挺胸,收腹,立正,“啪”的一声举手向坐在大班椅的满头银发的戴维斯将军敬礼。

戴维斯是退役将军,每天都穿公司特制的将军服,现在阿布国(后文简称阿国)协助美英联军和政府军清剿反政府武装塔班的工作。

戴维斯将军老而弥坚,双眼炯炯有神。他缓慢地说:“厉上校,怀特上校来电需要你的支援,请你的利剑突击队整装待发。”

“是!”厉剑敬礼回答。

“呵呵,”将军笑着说,“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来自中国的小伙子。哦,中国可是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古国,有时间我绝对会再次去……噢,扯远了,这次任务我也不清楚,具体行动由怀特上校全权负责。根据怀特上校的意思,你们利剑突击队的队员马上换成本地服装,不用携带任何武器,分乘三辆悍马车离开基地。坎太哈市郊外正北方30公里的一个废弃村庄,村庄中有一座废弃的清真寺,你们就藏身在清真寺里,怀特上校已经在那儿等候你们。”

“明白!将军!”厉剑挺一挺已经挺得很直的腰肢,大声回答。

“好,好,”看来将军非常欣赏厉剑,“新组建的利剑突击队从来没有在沙漠地区执行过任务,相关的训练也少,你就把这次简单任务看成实弹实战的训练任务吧。”最后,戴维斯将军叮嘱厉剑,“一切行动听从怀特上校指挥,少问多做。喏,这是怀特上校的联系电话。”

雇佣兵是一个残酷的职业,哪里有战乱,哪里就活跃着雇佣兵的身影,例如伊拉克和阿富汗等。不经历过血与火的战争考验,永远成不了真正的战士,许多新出道的雇佣兵只能充当炮灰,成为某些国家的牺牲品。

炎夏,骄阳似火,天空像一口锃亮的白热化的铁锅,倒扣下来笼罩着大地。满眼黄土,遍地焦黄,连顽强的小草也在烈日的暴晒下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

土路布满弹坑,坑坑洼洼的,汽车驶过,卷起漫天烟尘,如一条黄色的巨龙,历久不散。

荒郊,小村;寂寥,无声。

杂草,丛生;断壁,残垣。

全村没有一座完整的房子,残墙弹洞遍布,依稀可见斑驳的血迹。村里到处都是硕大的弹坑,弹坑周围的泥土是暗红色,那是被鲜血染红的。弹坑如一张张裂开的血盆大口,坑中偶然还见到一截二截森森的白骨。燥热的微风携带着腥臭的血腥味拂过,吹来一种死亡的气息。

厉剑咬着钢制牙签,呆望着眼前的一切。朗朗乾坤,炎炎夏日,萧索而死寂的小村竟然给他一种阴寒之感。他仿佛看到无数的炮弹呼啸而至,村民四散奔逃,在震天动地的剧爆声中,在沙石激溅、尘土飞扬中,人的断肢残臂在空中漫天飞舞,洒下一场猩红的血雨,焦黄的土地顿时染成红色……

这就是残酷的战争,惨无人道的战争。

“呕……”有队员弯腰呕吐。

“谁?出来!”厉喝声中,厉剑飞身扑向一堵矮墙,动作迅猛刚劲,如一头猎豹。防身的匕首已经擎在他手中,手中的匕首呈投掷之势。他全身的肌肉绷紧,眼中寒光爆射,怒瞪着十点钟方向的一堆杂草丛,一股凌厉的萧杀之气顿时向四周激射。

此时的厉剑,就像是一头要择人而噬的猛虎。他不动则尔,一动必定惊天动地。

听到厉剑的厉喝,队员们如一头头小老虎,迅速滚动,寻找掩体,有条不紊,干脆利索。其中一个身材颀长的队员轻灵如烟,眨眼间就灵活地扑入另一堆草丛,灵活得如一条灵蛇,和厉剑呈两翼夹攻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