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 第一章 军校升迁

烈焰红星 收藏 30 1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URL] 来到1927年后,刘仁俊发现自己附身在一个年仅15岁的少年身上,从少年的记忆中,他知道这个少年与自己同名同姓,出生于1912年。其父母都是唐帝国的军队高级军官,但是都牺牲在了西伯利亚的上扬斯克战役。他从小被军队保育院养大,9岁就进入少年军校。也从此和家庭的其他人失去了联系。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来到1927年后,刘仁俊发现自己附身在一个年仅15岁的少年身上,从少年的记忆中,他知道这个少年与自己同名同姓,出生于1912年。其父母都是唐帝国的军队高级军官,但是都牺牲在了西伯利亚的上扬斯克战役。他从小被军队保育院养大,9岁就进入少年军校。也从此和家庭的其他人失去了联系。15岁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被授予中尉军衔,在当时的帝国首都北京的禁卫军里服役。在禁卫军中,作为立志为祖国崛起多做贡献的军官,他很清楚,最重要的是军功。有了军功就有了军权,也才能够改变自己的地位。也只能拥有在军队中的地位之后,才能大展宏图。

数月来,他凭借着脑中的记忆芯片,运用后世的气功改造着自己的身体,使之异常健硕。在训练之余潜心研究大唐帝国的军事现状、与列强相比的优劣和改进的办法。况且,脑中储存的丰富的研制武器的科技资料还有大量埋藏于帝国的矿产,在没有足够的权力之前,这些计划是无力实施的。特别是现在,苏联开始了一五计划,大力发展军备;日本的大陆计划也在紧锣密鼓的执行当中;尤其是过两年经济危机一到、盘踞在帝国西南的英法殖民主义也会有所动作的,到那时,不愁没有立功的机会啊。现在最要紧的是争取有个好起点,一来,自己太年轻,可以通过上军校的办法,加快晋级。二来,自己虽然喜好军事知识,但是不成系统,正好通过正规的高等军事学校培养一下,也好梳理一下脑袋里的那些军事知识。三来,帝国的军事院校向来学术风气浓厚,自己正好可以将一些全新的军事理论提出,促进帝国军事变革早日进行。

想到这一切,刘仁俊找来了自己的发小李子健和徐树铮。三人不仅同岁,而且都有相似的经历和身世背景,同为烈士之后,从小一起在少年军校长大,情同手足,彼此早已不分你我。

“子健、树铮,我想考考正规的军事院校。你们觉得怎么样?”刘仁俊一直以来都很重视二人的意见,这次也不列外。

“你是想报考各军兵种和各总部直属的军事大学吧。可你刚从少年军校毕业啊,又想读书啦?”李子健倒是快人快语。

“嗯,总觉得要上上正规的高级军校才行啊。而且我也不想就这么在禁卫军里干上几十年啊?”刘仁俊感触颇多。

“就是,我来当兵是为了给家里报仇的,老在北京呆着,上不了前线,还怎么报仇啊?”徐树铮性子是三人里最急的。

“是啊,子健,我们都还很年轻,这禁卫军就是中看不中用的摆设,在这也没什么前途,国仇家恨都报不了。”刘仁俊向来喜欢循循善诱,“再说你也不在乎多读这几年书嘛,呵呵,几年下来,咱们也有个好前途不是?”

“哎,行吧,都服了你们了,两个读书读上瘾啦,行,我就一陪到底啦!”看到二人态度坚决,加上刘仁俊说得在理,李子健只好同意了。

很快三人就进入了军校学习,但对于少年军校出身的军官,本身就是已经有了相当于大专的文凭(按照帝国军制条例,从士兵直接提为军官,要进教导队学习,毕业后相当于拥有中专为凭,授予少尉军衔)。

所以三人都是直接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

对于在职军官进入军校学习,学校会根据学员的特长分配其进入不同的军校。刘仁俊由于其理论成绩优秀,进入了装甲兵指挥学院战役指挥系;李子健进入了装备学院枪炮研制系(该院直属于总装备部);徐树铮进入了特种侦察学院学习战场监视与侦查专业(该院直属于总参谋部)。

转眼间,四年过去啦,李子健和徐树铮顺利毕业,获得了硕士学位,被授予了大尉军衔(按帝国军制,本科毕业生授予上尉军衔)。现在早已在部队工作了。而刘仁俊,由于脑中拥有极其先进的知识储备,学习成绩一直全系第一。是系主任汪良直(也是刘仁俊的研究生导师)的得意门生,同时也是学院院长范厚忠给予厚望的学生。在刘仁俊用两年时间就顺利毕业后,范厚忠给自己的老上级——国防大学校长季献捷将军写了一封推荐信,还专门给老将军打了电话,介绍了自己的高徒。于是,刘仁俊顺利的进入了国防大学军事战略研究系,攻读博士学位。两年间,他潜心研究军事理论,结合在后世所学的军事知识,先后发表了十余篇论文,在军内产生了重大影响。其中,以《论合成集团军》、《闪电战》、《大纵深、宽正面》、《下一次战争会怎么打》和《海陆空一体战》等等论文,更是深得季献捷的赞赏。

在他以少校军衔毕业时,季献捷很想留住他,毕竟人才难得:“仁俊啊,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留校任教,多搞搞研究;另一个是到部队去,当营一级主官。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个人倾向于你留下来,我可以让你进学校的战略研究室当研究员嘛。”

“校长,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想下部队。”刘仁俊情意恳切。

“为什么?要知道,留校的名额很少啊,不瞒你说,很多人都争得个头破血流。”季献捷有点意外。

“校长,我们为什么会输掉上次大战,我想您应该知道吧!日本的背叛是一个原因,但是我们的作战方式太陈旧,在几线同时陷入胶着状态,长期拼消耗。如果在下次战争中,我们还这样在四条战线打消耗战,一旦拖到美国参战,必败无疑啊!”刘仁俊有些激动了。

“我相信你说的话,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你留下来继续研究的原因啊!”

季献捷更疑惑了,“要知道,军队里的保守势力还很大,你这个留校名额可是我和几位老教授力保争来的!”

“校长,正是因为军中保守势力太大,我才希望去部队,到实践中去,检验我的理论。只要我能在训练演习中拿得出能出成绩来,那些保守派就无话可说了”刘仁俊很有自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季献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恐怕也只有你啊,放着北京不待。呵呵,好啊,有志气,有远见。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想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好吧,我放人,你可以在全军挑一个部队。”

“谢谢校长栽培!我听说全军正在大整编,要组建装甲师,其中第六集团军要组建一个实验师?”刘仁俊问道。

“嗯,不错,哈,鼻子挺灵啊。”季献捷打趣道,“首先要组建第一批六个装甲师,然后在全军铺开,每个集团军都要组建一个装甲师。哎,这个计划你不是也参加讨论了吗?”

“是的,我听说装六师师长杜宇衡也倾向于装甲兵集团化,所以就想去装六师,去实践一下我的理论。”刘仁俊原来早就想好了。

“好吧,我批准了,我去帮你联系。”季献捷来了豪情。

“谢谢校长!”刘仁俊谦虚依旧。

“嗯,我可就静候佳音啦!”说这话时,季献捷眼中充满了期待。

就这样,刘仁俊当上了第六装甲师师属侦察营的少校营长,开始了新的生活,也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人生,这时他才19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