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一卷:神枪打皮子 第二章:皮子

金蝉 收藏 51 3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URL] 女子的亲哥顺着妹子的声音看去,他看到荒草丛中有一个洞口,妹子的声音就是从洞口传出来的。女子的亲哥跑过去,趴在洞口向里一看,妹子破衣烂衫一个人正照看着一窝小皮子,小皮子刚会动,不会爬,妹子正用手遮住从洞口飘进去的泥沙。 女子的亲哥这会才知道,找不到妹子,不见了青堂瓦舍的大房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女子的亲哥顺着妹子的声音看去,他看到荒草丛中有一个洞口,妹子的声音就是从洞口传出来的。女子的亲哥跑过去,趴在洞口向里一看,妹子破衣烂衫一个人正照看着一窝小皮子,小皮子刚会动,不会爬,妹子正用手遮住从洞口飘进去的泥沙。

女子的亲哥这会才知道,找不到妹子,不见了青堂瓦舍的大房子,妹妹原来是落在皮货精的手里。

女子的亲哥喊了一声:“妹妹!”

女子看到了亲哥,一脸惊恐,问:“哥哥,你怎么来了?”

女子的亲哥说:“咱娘想你,让我搬你回家!”

妹子哭了,妹子说:“我走不出这个洞口了,我被皮货精锁在了洞里了。”

女子的亲哥,看着妹子身上并没有枷锁,更没有锁链,怎么能说被锁在洞里呢。女子的亲哥不信,女子的亲哥就跳进洞里把妹妹往洞外送,妹妹仿佛有千斤重,女子的亲哥无论怎样努力,妹子根本就送不到洞口。

怎么办?妹子说,钥匙随身就带在皮货精脖子上,是一根发红的细毛,动一下皮货精就发疼,根本就没有办法拿到。

女子的亲哥想了一下说:“我有办法,到时你只管拔那红毛就是。”

说话间,洞口外面就有走动声,女子知道皮货精回来了,女子连忙把亲哥藏了起来。

皮货精从外面跳进洞里来。皮货精进洞就猛地抽动鼻子,问:“谁来过了?咱家有生人味。”

女子说:“那是你的鼻子不好使唤,我们家怎么会有生人来?。”

皮货精不信,皮货精追问女子说:“咱家谁来过了?你别骗我了,就藏在咱的家里,生人的味道越来越浓了,告诉我,要不然我自己找出来,我非生吃了他不可。”

皮货精说到做到,女子见骗不过皮货精,就只能实话实说了,女子说:“是孩儿他舅来看孩儿了,我怕你不高兴,所以就藏了起来。”

皮货精一听,高兴,说:“是孩儿他舅来了,看孩儿,大舅哥,亲戚啊,来了是客啊,干嘛藏起来,这不是骚我的脸么?”

皮货精转眼间,又变成了风度翩翩地公子哥。

皮货精说:“快请大舅哥!”

女子的亲哥没有法自己走了出来。

皮货精吩咐女子快去炒几个小菜,以水代酒要和大舅哥喝几杯。皮货精很热情,把女子的亲哥让在上首座位上坐了。不一会儿,女子就开始上菜,皮货精解释说:“这段时间,生意上不顺,连赔了几单,不怕大舅哥笑话,连酒都买不起了,只能以水代酒和大舅哥喝上几杯,还望海涵。”

女子的亲哥说:“可惜了,这么好的菜肴,没有酒,真是可惜了,恰巧今天我刚打了壶酒就带在身上,今天我们就把它给喝了,一醉方休。”

皮货精连忙制止说:“不不不,我们还是以水代酒好,大舅哥初来咋到就喝你的酒,情理上说不过去,我们还是以水代酒的好。”

皮货精变成了人,那只是暂时的,绝不能饮酒,饮酒之后,非原形毕露不可。皮货精极力制止想不喝酒。

女子的亲哥不依不饶,女子的亲哥说:“无酒不成席,有酒不喝哪有这样的道理,满上满上,一家人客气什么。”

女子的亲哥就给皮货精满上了一杯酒,自己也满上。皮子都奢酒,不喝也馋,喝了又怕现出原形。可还是抵不过酒香的诱惑,加上女子亲哥三番五次的劝说,皮货精也就动了心思,心想少喝一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皮货精终于端起了酒杯,与女子的亲哥对喝了起来。

你一杯我一杯,推杯换盏,转眼几杯酒下肚,酒能乱性,真喝起来皮货精已完全没有了尺度,加上女子的亲哥有意要灌醉皮货精,酒至半酣,皮货就已精酩酊大醉,女子的亲哥又给他灌下了几大杯,皮货精已原形毕露,烂醉如泥,人事不省一点,以致女子拔去皮货精脖下的那根红毛,皮货精都没感觉到丝毫的疼。

拔去了红毛,女子出了洞口,刚走了几步又返回身来,女子舍不得那些小皮子。女子的亲哥只好用驮篓装了,抬上了驴背。女子的亲哥返回去想把害人的皮货精搞死,被妹子拉住了胳膊,女子实在不忍心看着朝夕相处一年多的皮货精死去,女子的亲哥只能作罢。

女子的亲哥只好把妹子扶上了驴背,带着两驮篓的小皮子离开了深山老林,一路往家里赶。

女子的亲哥一路走,一路想,妹子这么漂亮的一位女子,被皮货精所惑,生了这么多的小皮子,妹子回家如何有颜面见人?

女子的亲哥一路走,气就不打一处来,看看两驮篓的小皮子,就随手拿出一个丢进了山沟,妹子听到了声音从驴背上回过头来,问:“刚才是什么掉进了山沟里?”

女子的亲哥说:“山路不好走,是路边的石头滚进了山沟。”

每一次响动,都是女子的亲哥在悄悄地抛弃小皮子,响动声多了,妹子倒关心起亲哥来,女子对亲哥说:“山路不好走,总有石头滚动声,哥你要仔细啊,别摔着。”

女子的亲哥说:“妹子放下吧,我不会有事的。”

女子的亲哥一路走,一路抛丢小皮子,当赶着毛驴回到村口时,驮篓里就剩下了最后一个小皮子。女子的亲哥提起最后一个小皮子的后腿,使使劲,用力抛进村口一湾深水坑里,激起了很像的水声,大大的浪花。

妹子问:“哥刚才抛了一个什么东西在水里?”

女子的亲哥说:“石头,我想看看湾里的水深不深……”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