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不大懂得驯马和练马。他们平常生活中所使用的都是阉过的,因此很安静,脾气很好。他们有无数军用的马,但都退化得厉害并缺乏勇武精神,甚至鞑靼人的骏马一叫就能使他们溃散,因此达起仗来实际上是无用的。此外,由于马蹄上不达掌并且很纤弱,所以这些马不耐在硬地或山道上走较长的路。


我们前面讨论的这三种等级,同样也以相似的称号授与军界人士。这几种学位在同一年授与,但是在下一个月内,并于前者在同一地点。然而授与仪式要简单得多,这是由于军事科学在这个国家不受培育和重视的缘故。事实上,军界很少有人追求这种学位,并把它看得有什么重要意义。军事方面的学位考试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军人驭快马奔弛着射九箭。第二部分是站定不动再射九箭。凡是能在马上射中四箭,站着能射中两箭的,就可以参加考试的第三部分。在这一部分中,他们必须笔试回答有关军事策略的一些问题。主考官宣布结果,以及各省被授与军事硕士学位的人事总数约为五十名。在北京授与哲学博士的那一年,在通过必要的三场考试之后也给从全国军事硕士学位选中的大约一百名博士名名。取得博士学位的军人要比硕士学位的优先被任命为军官,但是他们必须花钱谋求官职。


这个国家大概没有别的阶层的人民比士兵更堕落和懒惰的了。军队的每个人必定过的是一种悲惨的生活,因为应召入伍并非出自爱国心,又不是出自对皇上的忠诚,也不是出自任何想获得声名荣誉的愿望,而仅仅是作为臣民不得不为雇主劳作而已。军队中大部分人是皇上的奴隶,他们服奴役,有的是因为自己犯过罪,有的则为其祖先赎罪。当他们不从事军事活动时,他们就被派去干最低贱的活计,例如抬轿,饲养驮畜以及其他这类的奴婢行业。只有高级军官和军事长官才在军队范围内有一定威权。供给军队的武器事实上是不能用的,既不能对敌进攻,甚至不能自卫。除了真正打仗时外,他们都只携带假武器。我们已经描述过,无论是官是兵,也不论官阶和地位,都像小学生一样受到大臣鞭打,这实在荒唐可笑。


中国人害怕并且不信任一切外国人.他们的猜疑似乎是固有的,他们的反感越来越强,在严禁与外人交往若干世纪之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所有中国人尤其是普通百姓所共有的这种恶感,在广东省的居民中间来得特别明显,这里的文化不如别的省份先进.事实上广东省是帝国的附庸.甚至今天还被其他省份当作蛮夷之邦,其他省份在文化教养方面比它强得多,授与的学位更多,提供的高官显宦也更多.


因为他们不知道地球的大小而又夜郎自大,所以中国人认为所有国家中只有中国值得称羡.就国家的伟大,政治制度和学术名气而论,他们不仅把所有别的民族都看成野蛮人,而且看成没有理性的动物.他们看来,世上没有其他地方的国王,朝代或者文化是值得夸耀的.这种无知使他们越骄傲,则一旦真相大白,他们就越自卑.


一群中国暴徒冲进我们的院子,他们对面遇到一名埃塞俄比亚守卫.他是一个非洲黑人,从欧洲好望角之后就会碰到这样的黑人;葡萄牙人把他们叫做卡菲尔人,他们天生体大膘肥,无所畏惧.他一个就单身驱散了这群暴徒.我认为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容易受惊吓的人.他们一见黑人就感到害怕,好像他是个恶魔或黑鬼.起初那群中国人逃跑了,后来他们就再集合起来,从老远向房子扔石头.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用武力把他们感走,因为我们的仆人差不多都是印度人,和埃塞俄比亚人一样黑.


每年都有一些人逃到中国来,他们一般都被军事长官拘捕,这批人比中国正规士兵更勇敢,更善于使用武器,因为他们跟葡萄牙人有联系.他们大多是中国人所害怕的日本人或者埃塞俄比亚人.


广东省附件海域有很多海盗,大多是由日本人和中国叛徒组成的.


我们一到南京,就惊奇地发现人人惶恐不安.日本人在武装侵犯中国的附庸国朝鲜中已越过国界.保卫朝鲜要花费大量金钱,而且还没有希望能阻止日本的进攻.由于这种情况,没有人愿意接待神父一行到自己的家中,因为刚刚通过一项新法律,严禁任何人窝藏一个衣服或容貌有嫌疑的人.就在前几天,还捉到几个日本间谍.


现在整个城市比上次访问时好多了.根据最新报告,日本人已被赶出朝鲜,损失重大,回国去了.关白王已经去世,他就是以其征服朝鲜和整个中国的计划而使并不好战的中国人感到惊恐的那位日本统治者.还有一个使人高兴的原因是取消了国库征收的特别饷银,因为军队的数目已减少了十万人.


中国接纳来自其他很多国家的这类使节,如交趾支那,暹罗,硫球,高丽以及一些鞑靼首领,他们给国库增加沉重的负担。中国人知道整个事见是一场骗局,但他们不在乎欺骗。倒不如说,他们恭维他们皇帝的办法就是让他相信全世界都在向中国朝贡,而事实上则是中国确实在向其他国家朝贡。


《利马窦札记》:“最后,我们应该谈谈硝石。这种东西相当多,但并不广泛用于制造黑色火药,因为中国人并不精于使用枪炮,很少用之于作战。然而,硝石却大量用于制造烟火,供群众性娱乐或节日时燃放。中国人非常喜欢这类表演,并把它当做他们一切庆祝活动的主要节目。他们制作焰火的技术实在出色,几乎没有一样东西他们不能用焰火巧妙地加以模仿。他们尤其擅长再现战争场面以及制作转动的火球、火树、水果等,在焰火上面,他们似乎花多少钱也在所不惜。我在南京时曾目睹国为了换请春节而举行的焰火会,这是他们的盛大节日,在这一场合我估计他们消耗的火药足够维持一场相当规模的战争达数年之久。


“供给军队的武器事实上是不能用的,既不能对敌进攻,甚至不能自卫。除了真正打仗时外,他们都只携带假武器,发给他们假武器是为了在演习时不致完全没有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