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三十三> 花姑娘啊,花姑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小日本是个莽夷之岛,一千多年前岛上的原始居民因为没有文字,不认字,没有姓氏,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种,跟猴子一样最多明白他是公她是母。

在中国盛唐时期,日本岛有人来中国学经,见识了泱泱大中华的高度文明,这才明白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高级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姓,靠,这办法好啊。他们回去后就学着中国人也给自己的宗族起姓氏,以免乱了种。可那时日本鬼脑子还没开窍,经过海浪一冲刷,把学到记下的中国百家姓全忘了,这咋办?辛辛苦苦冒死到大唐不能一点文明也学不到啊,若那样还不被别人笑死?日,干脆随便乱起名吧。

于是就胡乱指着地貌开始给那些原始人划姓氏,你家住在河边就姓河川吧,他家住在山上就叫山本得了。

我们从日本人的姓氏就可知道他们祖宗当时住在什么地方。如:小泉纯一朗,他祖上肯定是在一泉眼旁过活。侵华日军头子岗村宁次,他祖宗是住在山冈上的。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呢?他祖宗比较聪明,找了块比较肥沃的平原按家。有些人家穷的叮当响没什么可炫耀的,但日本人是死要面子的,家里不是还有三根木头吗,那就姓三木吧,好歹有几块烂木棍撑门面不至于光腚。这个田中呢?他家心眼多又是个守财奴,种的庄稼怕别人偷去,就在田地中间搭了个草屋一家人在那守着,故姓田中。

可惜那时还没有电视,冰箱一类的电器,要不日本姓摩托车,拖拉机的海了。

这个土鳖二十四,祖上住在一王八聚集的河湾边,所以就姓土鳖,名二十四,可能是传了二十四代吧,或者是在家排二十四?不太可能,那样他娘也太能生了吗,一气生二十四个土鳖不靠谱。

言归正传,第二天,鬼子曹长土鳖二十四派人把伪军中队长花脖找来,要他带路去山里抓花姑娘日。

花脖一听傻眼了,草,惹谁不好呀去惹王家山里,那是我们这些人能去的地方吗,上次山口大战自己没把小命赔上是老天爷开恩。可他也不敢拒绝啊,若不答应自己的脑瓜说不定眨眼就被这小鬼子砍了。去了我跟在后面看情况若不好就立即撒丫子蹿。他眼珠眨巴两下狠狠的点了下头说:太君,如果您去,要多带些兄弟啊,那里人太野蛮。

土鳖二十四望着面前这个尖嘴猴腮的支那人哈哈狂笑:你的,太胆小了,不就是几个花姑娘吗,我们,大日本皇军战无不胜,锐不可当。别说几个女人,就是几百万支那正规军也照样被我们打的屁滚尿流喊爹叫娘的求饶,哈哈。

花脖看着土鳖不可一世的神态,心里竟也有了胆气,连说好好,我的陪皇军去找花姑娘。

土鳖二十四叫来几个从青岛一起过来的同乡,加花脖共八人,骑着高头大马兴冲冲的踏上了乡道,一路上马不停蹄,耀武扬威的穿过几个村庄,惊的乡民纷纷躲藏,土鳖二十四在马上见了,狂笑不止。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就到了铁镢山下,花脖抬头望着巍峨庄严的大山,想到那场恶战,后背不由的嗖嗖冒凉气。

土鳖二十四见山口已被山民用大栅栏堵死,就招呼兄弟们过去砸,几个鬼子跳下马拥过去嘿哈一阵乱踹,大木栅栏纹丝不动。一个鬼子急了,从腰上摸出俩手雷绑在栅栏上引信一拽,纷纷卧倒,一声巨响过后,木栅栏破了个大口子,他们又跨上马争先恐后的喊叫着向山里奔去。

再说二楞子他们自今年春暖雪溶后,为防备鬼子偷袭,村里就安排人每天24小时在山口轮流驻扎,晚上是大人,白天是一群10多岁的孩子,顺便在山坡上放羊,只要一发现山外小道上有成群结队的人朝山里这边来就赶紧敲锣通知村里老小。

这天是村里石伢子几个小孩放哨,土鳖二十四他们骑着大马还没奔到山根,就被石伢子几个发现了,几个孩子扔下羊群,敲着锣大声吆喝着:鬼子来了!从山坡上飞奔进村里。

二楞子和四虎狗子此时正在王家大院门前的空地上给王玫瑰家打土胚,王家住在村东头,外面人进山必先经过他家门前。他们忽听有人喊,大吃一惊,互相对望一眼。

这时石伢子敲着锣跑到跟前,二楞子一把抓住他急问:你们真看清了是鬼子来了?

石伢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叫:是啊,都骑着大洋马,就是鬼子。

狗子急问:他们多少人?

石伢子答:七八个呢,这会怕是到山口了,咱快跑吧。

王玫瑰和几个妇女在院子里做针线,听到动静也从急里面跑出来问情况。二楞子嘴一撇:不用跑,他们既然找上门来正好灭了这些狗日的。又吩咐狗子道:你赶紧去招呼村里老少娘们别乱跑,咱现在跑也来不及了,都躲进屋里藏好。

狗子一跺脚:二哥,怎么光让我干跑腿的事啊,我要跟鬼子拼!

二愣子眼一瞪,狗子不敢吭声了,赶紧挨家挨户通知去了。

二愣子转身对王玫瑰道:妹子,你们几个赶紧按事先说的方法做,把鬼子引到这里,注意藏好刀子。

几个妇女一听,忙从屋里摸出双刃小刀别在腰里,提着板凳跑到门前空地上坐下,若说此时她们不怕那是假的,但几个妇女因为有王玫瑰这个一身武艺的主心骨,心里安慰了许多。她们一坐下,王玫瑰就大声说笑开了,那笑声中透着颤音。几个妇女跟着瞎咋呼。

二愣子提着枪几下蹿上门前的大柳树隐蔽好,几乎在同时,四虎也攀上了王家大门楼,端着枪蜷缩在门顶上等待鬼子到来。

只听山口处传来一声巨响,他们知道鬼子炸开木栅栏进来了。

大山媳妇看看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成流的姐妹,高声道:姐妹们,割鬼子老二的时候到了,咱一定要多割他们几下,撕下来当煤油灯点啊。

妇女们一听轰的一下笑开了,狗子这时提着枪从胡同里跑过来,见空场上只有一群妇女不见了二愣子和四虎,急问:我二哥他们呢?

二愣子趴在树上吼道:不是让你去保护大家伙吗,你怎么回来了?

狗子抬头道:你们在这打鬼子要我躲后面,我不,都通知好了就行了。

二愣子恨声道:好吧,如果他们出了事你要负责。你快进院子藏起来。

狗子一听二哥同意了蹿进了院子,突然看见王张氏抱着外孙女在牛棚里向他招手,他几步奔过去把婶子娘俩推在后面,自己堵在了牛棚门后。他们都知道小鬼子若发现爷们必老远就开枪,为了不惊动鬼子,只能先躲起来伺机消灭。

土鳖二十四几个骑着马吆五喝六的进了山口,花脖心眼多,他骑着马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东张西望,生怕突然从山上冒出个人来结果了他。而土鳖他们在青岛横行霸道惯了,根本没把支那小山民放在眼里。从他们一踏上中国这块土地起,只发现这些支那人见到他们就象羊躲狼,从没见到有羊攻击狼的。

远远的,几个鬼子看见村口的一户人家的门前有一群妇女在嬉笑打闹,全然不知他们的到来,鬼子们一看,眼都红了:日啊,花姑娘啊,哈哈。

没等土鳖二十四下命令,几个鬼子就争先恐后的跳下马端着枪大声吼叫着扑向了这些穿戴花红柳绿的女人。

王玫瑰见鬼子蹿过来,故意惊叫一声,丢下板凳纷纷跑进屋里躲起来。鬼子们大喜,草,进屋正好啊,省的老子追赶费力气,土鳖二十四带头蹿进院子,也顾不得四处查看,仍掉枪就直奔堂屋抓花姑娘来了。

几个妇女惊恐地躲进里屋,王玫瑰和嫂子及大牛媳妇就跳到炕上躲避。三个鬼子哈哈狞笑着张牙舞爪向她们扑来,另几个鬼子见闯进里屋朝里面的妇女下开了手,只听哭喊惊叫声一片,屋里乱做一团。

土鳖二十四见王玫瑰既年轻有漂亮,抢先占住,裂着大嘴流着哈喇子张开双手就抓,还没等他压上来,王玫瑰翻手一刀就刺进了他的心口窝,土鳖二十四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瞪着狼眼恩哼一声灭了气,大山媳妇见小姑子动手了,也举着刀朝压上来的鬼子乱捅,鬼子们正兴奋着呢,突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顷刻吓了个半死,惊吼一声跳下炕就朝屋外蹿,他们想拿枪还击。身子刚在屋门口一显,几颗子弹就飞过来打中了他们的头颅。里屋的鬼子正在跟花姑娘们夺刀子呢,听见枪响猛的一楞,妇女们趁机把刀子纷纷扎进了他们的胸腔。

几个鬼子嚎叫着满地乱滚。狗子近水楼台先得月,抢先冲进屋劈刀朝鬼子一阵猛砍,二愣子和四虎也奔进屋里挨个过刀,银光闪处,嚎叫震天,鲜血四溅.可怜这些小日本连花姑娘的毛都还没摸着就先后见了阎王.

此时一直站在村口马群里的花脖听到枪响和鬼子呜哩哇啦的惨叫声,心底一惊:完了。急跳上马拨头撒蹄子向山外蹿去。

这一仗干的漂亮啊,七个鬼子一个没剩,妇女们手里攥着血红的刀子直着眼盯着地下满面狰狞的鬼子们,好半天都没从惊悸中缓过魂来。

大牛媳妇揉着高耸的胸脯呲牙裂嘴的骂道:草他娘日本鬼,下手忒狠了,一爪子差点把我的奶抓下来。。。

众人没有笑,四虎抬眼直钩钩的盯着她结实丰满的身体看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