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沧海的蝴蝶 序篇三 灵异现象 第五十二章 美女俊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





身后的男人没有伤害他的意思。这点,她能感觉到。


苏莹还感觉得到,抱着她的双手非常有力,但同时又非常温柔,并没有弄疼她任何地方,只是抱得特别紧,使得全身象被绳子紧紧捆住,半点动弹不得。


苏莹还隐隐有一种想法,这只手这样抱着她似乎是有特别的用意。不然,为什么要这样呢?


但来不及想这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又钻入了她的脑海。


她老公没这样大的力气,陈大伟倒是有但自己从没给过他钥匙,怎么可能进入关上的门呢,并且,没有她的召唤陈大伟是不敢来家的,他知道她很在乎这个。


那么,后面的男人会是谁呢?应该是一个认识的人,但认识的人中谁会这么放肆,谁又会有这么好的调情技术?苏莹搜编脑海,在自己认识的男人中还真想不出来有这样一个人。两条无法联系在一起的逻辑让苏莹的大脑充满了困惑和奇怪。


陶醉在说不出快意中的苏莹,本以为那只手,而且她也希望那只手会顺理成章地挑开丝质内裤的边缘,一蹴而就抵达终点的时候,——并且苏莹已经为此做好准备,那只手却大煞风景地停住了。


春情萌动的苏莹从沉湎中抬起头。荡漾着柔情的眼睛像蒙上了清晨湖面一层薄薄的水雾。这对眸子在漫无目的寻找着目标。她不是在有目的要寻找什么,只是条件发射地要四下张望。


突然,对面的立柜穿衣镜闪过一抹亮光映入眼帘,苏莹这时候这才发现,也才想起,镜子能帮助她看到身后的东西!但遗憾的是镜子还不能照到条桌这里的情形,得向左边移动过去一个身位才能看到。


苏莹的沉迷在慢慢消退,就如同汹涌的钱塘潮汛到时候也会渐渐退却。苏莹欲火的烈焰像渐渐西沉的夕阳在烟波浩渺的湖面波光潋滟的时候,她的好奇心出现了。好奇恰到好处地在熊熊欲火的背景中出现,犹如苍茫云海间初升的一轮明月,照耀得洞庭一泓秋水明澈通透。造物主的设定,或者是自然的进化真是神奇万分啊!


欲望和好奇心是人类最基本的源动力。这是上帝或者说自然早就为人类设计好的方程式。就如同二进制和逻辑的或与非是人类早就为计算机设计好的方程式。计算机虽然功能强大但也只能在人类设定好的逻辑下运行。那么人类呢?人类会不会也是一种“被设定”的“机器”呢?


这将是下一个世纪科学研究的方向。


苏莹只是一个小女人,她也跳不出神预先的设计。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苏莹一点一点地向镜子能照到的角度挣扎,直到这时候她才开始有一种要看看身后男人模样的想法。


她非常好奇,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她体验到那种宇宙洪荒,万物初创的感觉?


身后男人并没太在意苏莹的这种移动。男人身体压着她象磨盘一样沉重,这使得她移动困难。欲望的动力是强大的,但好奇的动力同样强大!苏莹扭动着身体,带着身后沉重的男人一寸寸地向穿衣镜方向移动,这几乎耗尽了她的体力和耐心。但终于,她觉得镜子应该能照到自己了,抬起头来,散乱的头发耷拉下来,轻抚脸颊,有一种风尘的俏丽,还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偷眼向镜里看去......


在苏莹和男人缠绵的那一小会儿中,苏莹的意识里,已经建立起那个男人的模样了,她觉得,这么一个会玩女人的男人应该是一个很帅气,很酷、同时又很成熟,肌肉结实、充满男性魅力的男人。至于什么叫充满男性魅力,苏莹也不确定,总之,就是充满男性魅力啦。


这女人有时候真怪,首先想知道的不是是否安全,而是对方的相貌,后面的男人终于在镜中现身了,苏莹看到,在自己的肩膀后面,确实是一个男子紧紧搂抱着自己,这男人不是自己老公,也不是陈大伟,而是一个根本不认识,相貌俊朗的青年男子。


苏莹的大脑皮层象被一股强烈的电流在里面闪烁了一下,这道闪烁,像暗夜中突然划过天际一道明亮无比的锯齿形闪电,穿透了苏莹的大脑皮层,直达丘脑,并激起了之间数百万个神经元产生自激,象圣诞节漫天的烟花。烟花过后,是一瞬间的苍白。这种现象,有点像一种智能芯片因为过载而突然短路。苏莹在一片苍白之后便愣住了,再接着是诧异,然后是意识慢慢的复苏,像是智能芯片开始了自我修复。


导致这一切产生的原因,是因为身后男人的模样和苏莹起先在脑袋中建立起来的模样全然不同。


这种情形似乎就像“更深的蓝”经过上亿次的计算,自以为已经穷尽对手招数,完全预判了大师下一步棋所有妙招,而突然间大师下出了一手更妙的招法不在计算机预判的所有招数之中,而导致计算机程式突然崩溃而程序当机。


有科学家说,当然不是中土大陆的“专家”,“人脑其实就是一部更精密的计算机”从今天苏莹所表现的状况看,确与此语极为相似。


苏莹此时就是这样的情形了。思维混乱,而混乱中秩序渐生。


身后男子和她预想的模型大相径庭。这个男人,不,准确地说应该是男子,比她想象的要年轻得多,看样子比自己还年轻5到6岁,也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种流行的帅气和酷,而是非常俊朗。


很难形容苏莹心目中那种流行帅气和俊朗的差别。如果说苏莹心目中的帅气类似于一个男子穿上街头流行的韩款衣服跳着街舞这种时尚和新潮,那么这个男子的俊朗便是穿着白色丝绸唐装,在树荫下舞动太极剑式吴带当风的飘逸。如果说苏莹心目中的帅气类似于女人脖子上廉价的玻璃项链生硬地反射着太阳光,那么这种俊朗就是另一个女人身上戴着南浦的珍珠项链光华温润而内敛。如果说苏莹认为的帅气就是街边花园里五颜六色的波斯大丽菊,那么这种俊朗就是南山下傲霜而开,淡淡的一丛菊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