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教对我们的毒害,必需割除

qjwyw 收藏 0 158
导读: 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上曾出现过两次文明高潮,自然粗犷的汉朝和融合豪放的唐朝,这两次高潮的前奏是由变革、强盛但时间短暂的秦和隋完成的。如今我们文明史又迎来了第三次高潮,他的前奏已有同样是变革和短暂的民国完成的。但我们伟大的共和国要达到这次文明的高潮,就必须割除我们民族机体上的癌症——儒教,这个顽症在前两次高潮中还只是癣疖之患,而今却是阻碍我们民族进步的心腹大患,它带给我们的是软弱,禁锢我们的头脑,让我们丧失前进的动力,只有割除这个毒瘤,中华民族的第三次文明高潮,必将成为中华文明的顶峰。 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上曾出现过两次文明高潮,自然粗犷的汉朝和融合豪放的唐朝,这两次高潮的前奏是由变革、强盛但时间短暂的秦和隋完成的。如今我们文明史又迎来了第三次高潮,他的前奏已有同样是变革和短暂的民国完成的。但我们伟大的共和国要达到这次文明的高潮,就必须割除我们民族机体上的癌症——儒教,这个顽症在前两次高潮中还只是癣疖之患,而今却是阻碍我们民族进步的心腹大患,它带给我们的是软弱,禁锢我们的头脑,让我们丧失前进的动力,只有割除这个毒瘤,中华民族的第三次文明高潮,必将成为中华文明的顶峰。


毛泽东读《封建论》呈郭老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


祖龙魂死业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多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宋朝的赵氏集团,为了维护他们偷来的政权,有意的用儒教来阐割我们民族的尚武精神,也开始了中华民族千年的苦难史,结束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化格局,让儒教一枝,侵蚀毒害民族的机体,从此中华民族变得异常软弱,人民的思想受到禁锢,文明的发展受到阻碍。


孔孟之道、程朱理学的道德规范彻底剥夺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自由,他们对维护孔子牌位的兴趣,已经远远地超过了他们应有的天职——保护和发展中华文明。从宋朝开始,中国知识阶层不再是民族的精英,而是论为任何主子——不管他们说任何语言,不管他们如何残暴,只要这些主子承认儒家思想、在孔庙上几柱香就行的人,沦为他们的奴才。


我们不必对抗日战争时期出现的几百万汉奸感到惊奇,因为满清入关时,大多数文人早早的蓄起辫子,无数将军率领比八旗兵多十倍的军队投降,转身杀自己的同胞,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湖广填四川,一万女真人就是通过强奸汉族女子才在十七八年间发展为近百万的满族。我们所谓的历史学家说“我们应该向前看,满族也是中华一份子,你看满人都不会说满语了,被我们同化了”,便想轻轻的翻过这一章,可惜满人入关前英勇善战,可是到后期丧失了战斗力成了整日提笼架鸟的满大人,打仗还得靠汉族绿营兵。可惜无数垂诞中国的外族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只要在中国杀光几个城市的人,中国人就会被吓住,丧失了反抗,以后就可以任意奴役中国人,日本人已追随满族人这样做了,谁敢保证不会出现第三、第四?纵观千年的汉族悲惨历史,不难发现总有一只幕后黑手——儒教,正是它使我们民族变得软弱和涣散,从思想上使我们换上了“软骨病”,失去了一个民族的安全保障——尚武精神。


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成功,有人说是因为它有先进的思想。然而空想是打不败敌人的,正是中国共产党的组织严谨和敢于向强敌进攻的气概,一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亮剑精神才使它成为我们民族的脊梁,支撑着我们民族病弱的身体,使帝国主义在中国支一门炮便可称王称霸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附 满江红 和郭沫若同志


毛泽东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急,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但是今天我们可怕的发现党的组织正在涣散,尚武的精神正在倚红偎翠中腐化,腐败、官僚作风成了我们新的敌人,这一切是因为我们没有正确发展先进思想,去抵消儒教的影响,我们只是从形式上消灭儒教,没有从根源上铲除儒教对人民思想的禁锢,使之打着中华文化的旗号死灰复燃。而各界还不断年年以祭孔大典的形式为之招魂。我们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当做圣经一样神圣不可侵犯,就如同儒教徒把孔子等人的泥像迎进孔庙,这本身就是对儒教的投降,我们不能把马列、毛、邓、的主义变为宗教,而应该当做科学来发展,并不断接受正在巨变的社会的严酷考验。我们很多人对互联网的发展视之为洪水猛兽,处处加以限制,惟恐它沾染了人民的头脑,却没有看到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普及,第一次使国家对人民的要求实现了量化了解,从而使计划经济更有了技术上的保障,我们的经济起飞便可平衡地展开计划和市场双翼齐飞。


作为唯一数度浴火重生的古老民族,中华民族过去不曾,将来也不会屈服于与外族的统治,就像抚育他的黄河,绵延5000年的中华民族经历了无数高潮和低谷,但文明的火种从没熄灭。没有见过黄河大潮的井底之蛙们,在黄河的枯水期,徒劳的筑起泥坝,试图征服黄河,然而黄河大潮将不可粗挡的来临,不但要冲毁阻挡他的一切,而且将不会驯服地沿着固有航道奔腾,他将不受限制地在大地上释放积蓄的力量。


诚然儒家思想也有可取之处,我们要取之精华,弃之糟粕,对危害民族进步的必须割除,只有割下这些死肌,才能使中华民族焕发出新的生机,儒教只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发展史上的沧海一粟,一个过客,切莫将它当做宝贝,代代相传,捧为圣经。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行动起来,重整思想,共同割除我们机体上的毒瘤——儒教,崇尚文治武功,开拓进取,重振大国雄威,重树民族精神,和“退让、委曲求全、声明、抗议”彻底的说拜拜!


附 毛泽东 读报有感


反苏忆昔闹群蛙,喜看今日大反华。


恶煞腐心兴鼓吹,凶神张口吐烟霞。


神州岂止千重恶,赤县原藏万种邪。


遍访全球侵略者,惟余此处一孤家。

本文整理自周梅森《开战中国》,也不算转帖,不过也不算原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