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四位汗王的母亲——唆鲁合贴尼

杭爱家园 收藏 4 1674
导读:生了四位汗王的母亲——唆鲁合贴尼

唆鲁合贴尼 成吉思汗儿媳:古今中外生过四位皇帝的女性 -

古今中外,同一个女人生出几个皇帝的事情虽然不多,可是也从来没有少过。中国有北朝娄太后,欧洲则有法国的凯萨琳太后。三人为众,那她们所生的儿子群可算是帝王众多。虽然这些帝王在吾辈小民看来,都是难以企及的人物,但是一山更有一山高,比起另一位母亲的帝王儿子们来说,他们就实在是芝麻绿豆的小角色了。

这位母亲的名字,叫唆鲁合贴尼。

唆鲁禾贴尼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其中有三人终身称帝,还有一个儿子运气稍差,没能把皇帝这个工作干到底就被撤了职。

按照出生的先后顺序,这四个儿子的名字分别是: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蒙哥是蒙古帝国大汗,忽必烈开创元朝,旭烈兀为伊利汗国(波斯)皇帝,阿里不哥则曾经与忽必烈争夺帝位并一度占上风,称蒙古帝国大汗(皇帝)近四年(公元1260-1264)。

而这四个儿子之所以能够登上人间巅峰,关键的原因在于他们不但有一个深得成吉思汗信任的父亲拖雷,更有一个睿智精干的母亲唆鲁合贴尼。

唆鲁合贴尼是什么时候嫁给拖雷的,已经难以考证。可以确定的是,她是拖雷诸妻中年纪最长、最早嫁给拖雷、也最受宠的。在拖雷的十一个儿子中,出自她腹中的就有四人。

做为后妃、做为母亲,唆鲁合贴尼无疑是幸运并且成功的,但是做为一个女人,唆鲁合贴尼却四十岁左右就成了寡妇。造成这两种情形的理由都只有一条:她是拖雷的妻子。

成吉思汗铁木真嫡妻孛儿贴一共为他生下了四个儿子。在这四个嫡出儿子中,拖雷是最幼子。按照蒙古习俗,幼子为“守产”之子,理应继承父亲的财产和牛羊。除此之外,拖雷本人更是同胞四兄弟中最有胆略才干的。因此,成吉思汗对拖雷的喜爱是不言而喻的。成吉思汗曾经让他担任监国,还曾经将拖雷称为自己的“那可尔”(同伴)。

成吉思汗曾经想将帝位传给拖雷,但是在家族内部纷争之中,他最后决定将帝位传给嫡三子窝阔台。大约是为了补偿,更因为蒙古习俗使然,成吉思汗随后将绝大多数的财产分给了拖雷。——有一个最直接的对比是这样的:拖雷所得军户为十万一千户,汗位继承人窝阔台仅得四千户。

不过,蒙古帝国时期有一个这样的规矩,即使老皇帝有遗嘱,也必须通过忽里勒台大会的最后批准,新帝才能继位。这是一个必须得走的过场。

成吉思汗死于公元1227年七月十二日,在他死后两年间,蒙古汗国都没有正式确定新汗。最终,在公元1229年8月,蒙古诸王大臣齐聚,召开了忽里勒台大会。

会议由拖雷主持,由耶律楚材从中周旋。经过长时间的议论考量,实力最雄厚的拖雷表示愿意接受父亲的主张,将汗位给予三哥窝阔台

由于拖雷的实力实在太雄厚,虽然他已经点头应允,窝阔台仍然颇为踌躇,说当着这位弟弟的面登上汗位,自己很过意不去。

经过多次推让,窝阔台终于被二哥察合台、弟弟拖雷、叔父斡惕赤斤一起又推又拉地登上了蒙古帝国的大汗宝座。

窝阔台登上帝位之后,拖雷遵守诺言,尽心尽力地辅佐他。不过我们可以想象,窝阔台心里面不可能不对这位实力超群的弟弟满心忌惮。

公元1231年,窝阔台和拖雷率大军南征,目的地是金国。

早在成吉思汗临死前,他就已经预言蒙古大军一定能够分头灭金灭宋,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理由,就是金与宋之间有“靖康”的死仇,宋朝绝对不可能给予金国任何协助,反而会给蒙古帝国帮大忙。灭金之后再灭宋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不幸的是,事实再一次证明了成吉思汗的战略远见,在这方面,他对战国年间“远交近攻”的策略即使不是再次发现,也可以算得是活学活用。当蒙古大兵压境之后,金哀宗果然接连遣使向南宋求和请援通好,宋理宋不予理睬,并且与蒙军结成了同盟。

金朝在左右夹攻之下,经过三年的挣扎,终于在1234年灭亡了,37岁的金哀宗自尽。勉强也算是一个祖辈造孽儿孙还债的下场。

然而就在蒙古汗国凯旋北归的路上,窝阔台突然患病,口不能言。病情发展得很快,自起病后不到一个月间,窝阔台已经到命悬一线的地步了。随军的巫师用了所有的方法也不能阻止大汗走向死亡的步伐。最终得出的结论是:由于蒙古军队灭金之时杀戮太过于惨毒,触怒了金国土地上的鬼神,他们一定要报复,因此任何祭祀都没有作用,除非大汗自己死掉,或者堪与大汗地位相比拟的皇族死掉,才能平息他们的怒火。

这时,拖雷站了出来,他认为自己正是有这个资格的人选:“父亲选择汗兄继承了汗位,承担了统率万国的至高任务,我辅佐汗兄,要把忘了的事情提醒你,睡着了唤醒你。如果失去汗兄,我能提醒谁唤醒谁?我愿意代死。何况在征战中杀人最多的正是我(也算是实话实说),造下无边罪孽的也是我,应该让我被带走。”

既然他这么说了,窝阔台自然不会客套。巫师立即将木碗端来,里面盛着据说是抹过窝阔台身体后又施了咒语的水。拖雷将这碗水饮下之后,窝阔台果然霍然而愈,而四十来岁的拖雷却死了。

由于拖雷有这样代兄赴死的“义举”,整个蒙古帝国上下,都将他奉若神明,窝阔台也非常感激。

不过这事儿实在透着糊涂。被蒙古帝国灭得寸草不生的国家多了去了,金国的百姓好歹还剩了那么一些,怎么说,金国鬼神的怒气也不至于能高过那些国家的鬼神吧!再者说了,如果灭了一个国家,那国家的鬼神就要立即现世报灭掉仇家的一个高级成员,那蒙古帝国的宗王老早就该一个不剩了。何况,北宋王朝那般惨烈的靖康之耻,咋没见鬼神出来效个力啥的!

拖雷之死,就这么神秘离奇地记载进了《蒙古秘史》,成为元史中最大的一桩谜案。

拖雷临死前,曾经嘱咐窝阔台照料自己留下的孤儿寡妇。然而再怎么照料,孤儿寡妇就是孤儿寡妇,何况从后来发生的事情来看,窝阔台照料的方法并不是很地道。

蒙古汗国盛行的是萨满教,当时的萨满教仍然带着原始宗教的印记,巫术、人牲、天意……以巫师的说法来解释拖雷之死,自然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然而唆鲁合贴尼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她是成吉思汗义父王罕之弟扎合干不的女儿。王罕的克烈部被成吉思汗灭掉,扎合干不也被杀。但是唆鲁合贴尼仍然坚持着克烈部的信仰,她信仰的可不是萨满教,而是“景教”,即***中的聂思脱里派,蒙语称之为“也里可温”。因此巫师的解释并不一定能在唆鲁合贴尼这里过关。

几乎是从知道丈夫死讯的那一刻起,唆鲁合贴尼就敏锐地感觉到了事情另有隐情。不光是因为宗教信仰差异太大,更因为她深知蒙古汗国皇族内部的许多隐事

——早年,成吉思汗就曾经派三名力士杀死了威胁自己权威的巫师阔阔出并毁尸灭迹,还声称是“上天”取走了阔阔出的性命和尸体。

不过,唆鲁合贴尼的理智很快就战胜了感情,再说人死不能复生,拖雷“义举”的名声肯定是比被大汗铲除的名声更符合实际需要,她没有做任何反应。与此同时,做为拖雷家族的当家人,唆鲁合贴尼开始严格地约束诸子及部属,既不让他们做任何违拗窝阔台大汗的事情,更不让他们彼此之间争执。总之,不能给别人任何整治拖雷家族的理由。

唆鲁合贴尼的默不作声,并不能平息窝阔台的疑心。他开始用各种方法挑衅拖雷家族。

窝阔台很清楚,拖雷家族如今的主心骨就是唆鲁合贴尼。于是他忽然颁下了一道诏书,要唆鲁合贴尼改嫁,而且是嫁给自己的长子贵由。

拖雷死时,贵由刚二十七岁,比唆鲁合贴尼的长子蒙哥大不了几岁(蒙哥小的时候还曾经做过窝阔台一段时间的养子)。如今居然要让养子的母亲嫁给自己的儿子,很明显这不是一椿般配的婚姻。隐藏在背后的真正原因,应该还是窝阔台想借机将拖雷家族的兵权财富统统纳入窝阔台系的囊中,也顺便使拖雷诸子没有母亲可依靠。(算一下这个辈份很壮观:唆鲁合贴尼是王罕的侄女,本应与成吉思汗平辈,却嫁给了他的儿子;现如今窝阔台更要将弟媳妇变成儿媳妇,如果成事的话,这是个什么道道儿)。

接到诏书的唆鲁合贴尼非常镇定,她委婉地答道:“我并不敢违背大汗的意旨,只是我已经立下誓言,一定要先把拖雷的儿女抚养到成年之时。我不能背誓。”

既有拖雷为兄替死的名声,加上唆鲁合贴尼又说得这么心平气和,窝阔台实在找不出什么毛病,再加上年轻的贵由并没有领会父亲的用意,始终没有坚持非娶寡婶不可。窝阔台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然而,贵由议婚之事并不是唆鲁合贴尼唯一遇到的麻烦。

窝阔台在毫无理由、未经过任何宗室商议的情况下,就忽然把原属于拖雷家族的三千军户划到了自己的次子阔端的名下。

这一次的挑衅如此公然,果然触怒了拖雷部下的将领,他们纷纷表示要去讨回这个公道。

然而唆鲁合贴尼仍然不动声色,她劝阻了部属的冲动,并平息了他们的怒火。经过她的说明,她的儿子和将领们都明白了忍耐的重要性。——除此之外,唆鲁合贴尼甚至变害为利:既然自己的部属和财产是不能拿回来了,何不趁势和阔端结下友情?果然,阔端从此成了窝阔台系最为亲近拖雷家族的人物之一。只是可惜他死得太早了一点,没能为拖雷家族帮上更大的忙。

早在拖雷去世之前,与他最为友好的大哥术赤就已经去世了,而且术赤的封国是遥远的钦察汗国(顿河、伏尔加河一带)。但是唆鲁合贴尼并没有因为术赤和丈夫去世、钦察汗国又地处僻远,就疏远与这一支宗王的关系,恰恰相反,在唆鲁合贴尼的主持之下,拖雷家族与术赤家族联系得更紧密了。这也进一步使得窝阔台不好轻易为难唆鲁合贴尼。

由于在唆鲁合贴尼的管理下,拖雷家族长期以来都表现得服从温顺,时间久了窝阔台也就不再成心找岔了。此后尽管拖雷诸子统兵四出征战,军事实力越来越雄厚,他也不再把他们视做威胁,反倒对他们非常喜爱。窝阔台对唆鲁合贴尼也渐生愧疚之心,对她仍然没有立刻轻举妄动。

宋理宗淳祐元年(公元1241)十一月,56岁的窝阔台因为饮酒无度离开了人世。由于他的六皇后乃马真脱烈哥那企图篡改窝阔台的遗愿,又想要自己称制掌权,致使蒙古帝国的汗国虚悬了五年之久。

在这五年间,无数的宗王都想打这个帝位的主意,互相打来打去,搞得乌七八糟。反倒是实力最强的拖雷一族,由于唆鲁合贴尼的审时度势,没有趟这混水。

在乃马真称制四年后的公元1246年春天,蒙古汗国又一次推举大汗的忽里勒台大会在哈剌和林召开了。由于窝阔台生前曾有交代,要由三子阔出之子失烈门继承帝位;再加上诸王都各有私心,因此都不太情愿让乃马真的长子贵由继承汗位,术赤之子拔都的不满尤为突出,他干脆连会议都缺席了。在这个时候,唆鲁合贴尼却表态支持贵由,而且她所带领的拖雷家族也是到达会场最早、最光鲜的一支。

当贵由终于登上帝位之后,他对唆鲁合贴尼非常感激,可着劲儿地给拖雷家族各种荣誉和权力。当然贵由报恩之馀也没有忘记跟自己早有私怨的拔都。称帝之后,他立即决定率军讨伐钦察汗国。

唆鲁合贴尼当然立刻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她派出密使,将贵由出兵的消息暗暗通知了拔都。——不用说,在贵由感激涕零之后,接着就轮到拔都感激涕零了。

有了这样两面逢源的局面,唆鲁合贴尼和她统率下的拖雷家族,能有未来那般远大的前途,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这年四月,贵由率领讨伐拔都的大军刚刚抵达乌伦古河,就突然离奇死去了。关于他死因的多种说法几乎都与拔都有关系,甚至于有一种说法就是早知消息的拔都派人将贵由给毒死了。这一切多少都与唆鲁合贴尼的报讯脱不了干系。

总之,刚刚当了三年大汗的贵由就这么死了。唆鲁合贴尼倒也礼数周到,第一个派人前去看望他的大皇后斡兀立海迷失。海迷失随后临朝执政。可惜的是她没有唆鲁合贴尼那样的头脑,更没有她管教儿子的本事。蒙古汗国又陷入混乱之中。

在这个节骨眼上,拔都突然向宗王广发“英雄贴”,要他们到自己的钦察汗国来召开选举新汗的会议。由于拔都是成吉思汗的长房当家人,包括海迷失皇后在内的宗室都不得不给这个面子,即使自己不想来的也都派了代表前来。

不用说,拔都也有心想打汗位的主意。但是经过一番权衡,他决定向拖雷家族投桃报李,主动提出要议立拖雷长子蒙哥为新汗。

蒙哥能被议立为大汗,是因为他幸运地拥有一个聪明的母亲唆鲁禾贴尼。

唆鲁禾贴尼在得到拔都召集的讯息后,第一时间派出了蒙哥赴会,没有象其它宗支那样拖拉。这个态度使得拔都对蒙哥刮目相看,他因此认定蒙哥会是一个尊重自己地位的新汗,选他是最正确的决定。

在拔都的一力主持下,蒙哥被术赤家族和拖雷家族推举为新汗。

这个消息立即引起了察合台家族和窝阔台家族的反对。然而此时的唆鲁合贴尼与蒙哥已经掌握了主动,在向他们连续发出两年的邀请都被拒绝之后,蒙哥决定自行召开忽里勒台会议。

公元1251年夏天,蒙哥正式在哈剌和林登基称汗,同时追封父亲拖雷为英武皇帝,庙号睿宗。

蒙哥称汗引起了窝阔台家族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当初早有誓言,汗位永远属于窝阔台系,如今怎么却变成了拖雷家族的呢?于是贵由的儿子脑忽联同窝阔台的另两个孙子忽秃黑、失烈门密谋造反。谁知道事情中途泄漏,蒙哥趁机将将察合台系与窝阔台系所有反对自己的人都抓了起来,在审讯后几乎统统杀光。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一场审讯,就是在唆鲁合贴尼的金帐里举行的。被审讯的是“元定宗”贵由的斡兀立海迷失皇后以及失烈门的母亲合答合赤哈敦。

这时候蒙哥和唆鲁合贴尼可不是若干年来一直低眉顺眼的模样了。海迷失皇后与合答合赤哈敦夫人,这两个曾经权势熏天的女人很快就屈打成招,并被判处了死刑。

窝阔台汗国从此被划成分零八落,由几个年幼的或亲近拖雷家族的窝阔台子孙分别执掌。蒙哥没有了后顾之忧。

自拖雷死后的整整十七年间,唆鲁合贴尼一直维持保护着整个家族的利益,并在不动声色中使这个家族日渐壮大,最终达了主掌蒙古帝国的终极目标。

如果说唆鲁合贴尼的所有动作都是为拖雷复仇,那是太夸张了:不光是因为史书无载,更因为蒙古帝国人的观念与汉人、金人、西夏人都大有不同。

但是无论如何,唆鲁合贴尼以她超群的计谋与政治头脑,完成了历史上最迂回的王位争夺战,她在元朝的历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她的影响力仅次于成吉思汗的母亲诃额仑。

眼看儿子成为帝国皇帝、丈夫也获得身后尊崇的第二年,如愿以偿的唆鲁合贴尼离开了人世。年纪大约在六十岁上下。按照习俗,她下葬起辇谷。

唆鲁合贴尼留在史书上最鲜明的一笔记录,是由她的三子旭烈兀写下的。他担任了蒙古第三次西征的主帅,一路横扫到麦加、大马士革。旭烈兀素有“屠夫”之称,所到之处尽成人间炼狱。然而由于母亲唆鲁合贴尼信仰***,他放过了各地的***徒。(蒙哥派他西征的理由之一,就是“扫清异教徒”。我汗,这是宗教战争吗?)

唆鲁合贴尼的长子蒙哥在称帝九年后的七月逝于攻打南宋的军营中,地点在四川钓鱼山。

蒙哥死时,同母弟忽必烈也在中原、旭烈兀则远征伊朗,留守帝国都城哈剌合林的幼弟阿里不哥想要趁机登上皇帝宝座。

公元1260年3月,唆鲁合贴尼次子忽必烈在开平称汗。

公元1260年4月,唆鲁合贴尼幼子阿里不哥在按坦河称汗。

公元1264年,经过四年的皇位争夺战之后,忽必烈最终胜出,阿里不哥于软禁中死去。

至元二年(公元1265),忽必烈为生母唆鲁合贴尼上谥号为“庄圣皇后”。

至元八年(公元1271),忽必烈改国号为“元”,正式建立元王朝,定都于大都(今北京市),将一个殖民帝国带入中原封建王朝时代。

至大二年(公元1309)十二月,元成宗铁穆耳为祖母唆鲁合贴尼再上谥号为“显懿庄圣皇后”。

十个月后铁穆耳再为祖母上玉册,曰:“祖功宗德,称诔于天。内则阃仪,受成于庙。行之大者名必显,恩之隆者报则丰。上以增佐定之光,下以伸遹追之孝。钦惟庄圣皇后,英明溥博,圣善柔嘉。尊俪景襄,阴教纯被。逮事光献,妇职勤修。勋聿著于承天,祥两占于梦日。迹圣绪洪源之有渐,知深仁厚泽之无垠。玄符肇自涂山,顾前徽之未称;苍箓兴于文母,岂后嗣之能忘。是用参考彝经,丕扬景铄。敷绎宝慈之谊,形容青史之规。谨遣摄太尉某奉玉册玉宝,加上尊谥曰显懿庄圣皇后。伏惟睿灵,昭垂鉴格。礼严閟宫,乐歌夷则。亿万斯年,承休无斁。”

由于生出了这么几个影响力巨大的儿子,拖雷和唆鲁合贴尼的身后待遇极高。至今在成吉思汗陵的东殿里,仍然供奉着他们的灵柩。

在蒙古族心目中的唆鲁合贴尼,不但是神圣的皇后、太后,民间更将她尊为送子娘娘。

本文内容于 3/1/2010 12:02:03 PM 被杭爱家园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