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每个大陆人都应该再去玩一次“贪食蛇游戏”

grrrrfish 收藏 16 1193
导读:新春UDN网上的大陆人的传统节目是喜欢谈论世界局势与中美之间的博弈。 很多的文章真是非常的有乐观主义精神,并且很多角度都是关注在中美两国的竞争性比较上,特别是外在表现出来的那种竞争。 但是小弟认为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美国的潜力还没有枯竭,它在很多方面拥有大量的战略资源与比较优势。 我希望我们大陆人都要有一个意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有自己不得不面对的极端困难的问题,但是没有一个国家在解决这些困难的时候有美国那么多办法——美国面对的困难是所有国家中最容易解决的。 不过虽然如此,美国的困难归根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春UDN网上的大陆人的传统节目是喜欢谈论世界局势与中美之间的博弈。 很多的文章真是非常的有乐观主义精神,并且很多角度都是关注在中美两国的竞争性比较上,特别是外在表现出来的那种竞争。 但是小弟认为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美国的潜力还没有枯竭,它在很多方面拥有大量的战略资源与比较优势。 我希望我们大陆人都要有一个意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有自己不得不面对的极端困难的问题,但是没有一个国家在解决这些困难的时候有美国那么多办法——美国面对的困难是所有国家中最容易解决的。 不过虽然如此,美国的困难归根到底是维护一个霸主地位与确保一个高度组织化的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单级体系的稳定。 这个困难是一种意图“在大气层内对抗重力与熵”的努力——其结果必然会是个“无可奈何花落去”。

前面的“容易”是方法论与可调动资源上美国优势地位的反应,后面的“困难”是一种哲学结构上的内在固有矛盾。 这个“容易”与“困难”一起构成了一种动态稳定与辩证统一:前者是帝国这个地位带来的比较优势,而后者是为了维护这个优势而不得不投入更多资源而带来比较优势的丧失。 这是个有趣的悖论——越是登高,越是面临加速消耗氧气的问题。

我们知道,在帝国百年历史的每一个局部决策的过程中,其每一个行动都是经过精细的策划,充满了理性与考虑了经济性的——都是当时最有智慧的人做出的— —甚至绝大多数行动都是成功了的。 但是,跨越历史的宏观尺度,我们不难发现,帝国命运的终点是一个极限边界—— 而帝国一切的努力不过是在这个边界内部的一个“贪食蛇游戏” ——这也是适应于美国与中国!

无论这个游戏的操纵者如何的有智慧与技巧,这个“蛇”必然有碰触到边界而被“游戏规则”一夕瓦解的一天—— 每一个帝国的决策都是在越来越小的博弈空间里寻求最优的角解 ——这是每一个帝国都经历过的,也是每一个帝国用几百年时间一一走过的——直到帝国秩序的崩溃! 这也是我们每一个大陆人应该有的基本认知——5000年历史与无数祖先的典故与经典都告诉了我们这个智慧—— 我想大家应该马上再去玩一次“贪食蛇游戏”体会一下那些帝国伟大决策者们在每一个瞬间面对的恐惧,孤愤与无奈!

那么美国超级帝国与其单极体系的稳定边界在哪里? 这是我们思考中美博弈的一个基本出发点。

美国要维护其现在的优势,起码要同时具备下面几个条件:

1.美国必须确保其GDP要超过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起码一倍以上;

2.美国必须确保其军事力量与军费开支要高于世界前二十个国家之和;

3.美国必须确保其拥有遍布全球的军事基地,对交通要道的控制与情报网络;

4.美国必须确保其在科学技术与应用研发上大幅度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

5.美国必须确保其在世界各地的地缘结盟与相关组织的稳定;

6.美国必须确保其美元在货币霸权中的唯一中心地位;

7.美国必须确保其在世界舆论与文化斗争中的优势地位,吸引力与影响力;

这些条件辩证统一而同时具备的时候美国才是“美国”! 否则,其中任何一个条件的失去都将带来帝国地位的严重动摇,而某一些条件的失去将马上带来帝国与帝国秩序的总崩溃(权重特别大的条件失去一个就足够了)! 这样我们就知道了美国这条“贪食蛇”的边界在哪里,也知道了美国必然考虑的应对策略。

但是思考“贪食蛇游戏”还有更加有价值的地方! 在只有“一个人,一条蛇”的情况下,“贪食蛇游戏”可以采用一种“小规模自循环”的办法来避免“长太大”而确保永远生存。 但是,我们知道世界不只是“一条蛇”,否则帝国本身就不具备意义。 在存在多条蛇竞争的情况下,“蛇”与“蛇”之间的博弈更加的残酷而有趣。

首先,你无法通过自我克制来实现系统的稳定。 当这个世界上存在两条以上的“贪食蛇”的情况下,互相都会强烈希望对方消失而“腾出生存的空间”——只有通过不断的让对方构建的系统崩溃才能确保自己这条“贪食蛇系统”的稳定性与延长——对参与的“贪食蛇”而言,这不但消除了一个严重的直接危险——还带来了大量的“食物”。

其次,当几条“贪食蛇”成长到了一个规模的时候,巨大的身驱使得双方都无法直接“吞食”对方——这会迫使大家一起碰触这个游戏不可逾越的那个最终约束——这就构成了寡头博弈与一种恐怖平衡。 现在世界上的基本秩序与国际规则毫无疑问正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

再其次,这个世界上90%以上的国家不具备成为“贪食蛇游戏参与者”的资格——中国幸运也不幸的正是这样一条“贪食蛇”。 幸运的是,成为“贪食蛇游戏”的玩家无疑是具备定义这个世界与构建有利于自己生存的“生态环境”的权力与可能;不幸的是,凡是参与这个游戏的玩家都随时面临自身系统崩溃而带来的无比惨烈的民族与国家灾难——很多这样的“贪食蛇”就此永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再也没有能够爬起来!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这种玩“贪食蛇游戏”到最高级时候的玩家,他们的死亡更多时候基本上不是因为对手的打击,而是自身无法在这样的博弈中坚持与确保自身的稳定了——“贪食蛇游戏”最深刻与有趣的规则之一就是——“蛇”只能越长越大——但是最后自己碰到了自己也是会“消失”的! ! ! 这与这个游戏规定的“框架约束”一起构成了一个对于“贪食蛇”的双重约束!

这个规则基本上就是帝国崩溃的最经常形态——死于他杀的帝国是很少的——死于自身矛盾的帝国才是很多时候的经常。 这不但适应于帝国,更多时候是适应于帝国的挑战者(博弈论里死掉最多的不是老大,也不是老三而是“老二”)! 这个道理也告诉了我们,对于中美这样的玩家而言,真正的挑战是“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帝国最终是死于自身的“重力” ,挑战者更多是死于自身的“瓦解” 。

因此“贪食蛇游戏”真正残酷与取胜的唯一途径不是去“吞噬对方”,而是比谁的系统更稳定,谁可以维持的更久,谁气长,谁的系统先崩溃! 这是一个比谁先死的游戏,不是一个“英雄无敌”的游戏! 只有对方系统崩溃的那一刻,你才能说“我们是冠军”! 你才能像互相纠缠在水底的两个人——他先淹死了,你才能挣脱出水面终于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空气!

诱导与引发对方系统(国家)的崩溃才是主要的攻击手段与获胜办法——这些可以由经济,文化,政治等各个方面进行——而军事一般是作为一个稳定锚存在。 美国玩这个很熟悉了。

我们知道,这个“贪食蛇游戏”在今天特别的对于大陆有意义! 我们必须认真思量我们面对的局势与客观认识中国的比较优势与外部性。

我们必须知道,在现在的全球竞争时期,对于中美这样规模的国家而言,外部竞争因为是一个不完全信息的动态博弈,并且反复进行,因此其实反而不是真正值得担心的——无论中美在斗争与妥协间的每一个回合是谁赢谁输——这都不具备战略决定性——也不是最后的结果——因为博弈是无穷的进行下去—— 生意是做不完的——“贪食蛇”很长! ! !

真正的威胁来至内部积累的势能。 双方都面对内部定时炸弹的滴答声——一但爆炸,必然是被判出局。 苏联不是在外部对抗中被美国击败的,苏联是死于内部积累的矛盾与矛盾的总爆发! 一但这样的内部矛盾因为种种原因而得不到缓解或者被短时间激化,那么无论在外部斗争上取得怎样的结果都无法抵消内部失败带来的灾难——这个时候博弈终止,结果具有决定性。 苏联突然解体了,全世界都没有想到。 解体之后的俄国已经完全不具备与美国进行博弈的能力,他只能在有限的边界内做出有限的防御。

普京说:“俄国三百年来第一次面对沦为二流,甚至三流国家的危险”。 这句话是错的,因为俄国现在已经是个二流国家了。 他的经济体质在“去工业化”。 在未来的很长时间里,俄国都无法从新回到一流的行列。 至于超级大国的地位,俄国人永远的失去了——他们绝无机会重新再来!

考察美苏博弈的每一个环节,双方的攻守互有胜负。 美国在大多数时候,确实是有优势的一方。 但是无论美国如何欢呼取得了对俄国的种种胜利,都不能指望达成苏联解体的结果。 传统上,这样的结果只能依靠战争的肢解,但是美国不可能赢得这样的战争——他也不敢赢——这就是“贪食蛇游戏”!

苏联的失败是我们每天都要想的事情,中央的决策者每天起床刷牙前都应该默念:你忘记苏联了吗?

大陆每一个人都应该清楚一点:美国人如果想依靠强力来攻击我们,那么美国人一定会面临可耻的失败——美国人对于我们毫无办法。 他们或许会取得一系列的战术甚至是战役的胜利——比如见达赖,比如售台武器——但是美国不会取得战略的胜利——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自信与充分的心理准备面对美国在将来必将掀起的对华遏制浪潮——冷静与顽强的应对。 中国的伪民主蠢货派与台湾省的很多台独崇美主义者无法理解这个道理,他们总是希望美国来进攻大陆。 可是,他们忘记了“贪食蛇游戏”从来不是这样玩的,美国不是这样傻的。

同样,如果大陆人每天乐于计算我们怎么在世界上出击,仅仅满足于赢得一个个战术或者战役胜利,以为这个就会自然带来对于美国的胜利或者确保(证明了)中国伟大复兴的成功。 小弟也必须说——是的,这些胜利是必须的,但是这些不必然带来大家期望的成果—— 很多时候我们更是应该有“贪食蛇”的恐惧! 正如我在奥运成功时认为的那样——中国不会因为任何为期一个月的事情改变——用这样的事情来证明大陆会发生什么神奇的变化是不现实的!

这样的胜利是没有战略决定性的,同样这样类似新疆,台湾与西藏那些小丑们带给我们的失败(挫折)也不具备战略决定性! 我们不能被这样枝节所迷惑与影响。

对于世界未来的局势发展,我想大陆应该有一种判断力。 经济力是美国确保帝国稳定的“发动机” ,而当中国在2050年实现GDP超越美国的时候,才可以正式标志着美国单极体系的终结——世界未来的基本面目是一个没有超级大国的世界—— 只有也仅有中国的GDP超过美国的时候,我们与美国的博弈才基本具备了一定的战略决定性! 其它各种相关条件,比如军事与科学能力也必然在这样的经济力消长下出现有利于中国的迁移! 在这之前的,我们大陆获得的所有胜利与可能的对外妥协都只是“胜不足喜,败不足馁”的局部,只要我们确保我们经济发展的基本能力与趋势是稳定而强劲的,我们就是成功的防守与取得了进攻的主动!

美国当然不会希望出现这样的局面,其它的“贪食蛇”也不希望! 对于中国而言,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种“最后的斗争”,我们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候! 2008年的世界经济危机是一个世界重大历史事件——是一个我们死去了很多年后还将被我们的后人反复提起的伟大时刻!

现在这个危机还在发展中,“贪食蛇游戏”的冷酷规则还将证明其价值! 我想这个危机不会这样简单的过去,世界经过60年的稳定繁荣应该太过于膨胀与拥挤了。 未来的世界需要经过一个淘汰某一条肥胖的“贪食蛇”的过程才能真正获得再一次发展的足够空间! 正如苏联用自己的解体带来了世界资本自由流通与全球化的实现——从而将美国送上了世界霸主地位,也解放了中国的地缘政治困局,带来了中国经济崛起的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期!

中国,美国,俄国,日本,欧盟,印度——这几个大系统中谁会在这个危机的持续发展中倒下? ! 因为大家现在都是一团在水底挣扎的“贪食蛇纠缠”! 谁先憋不住,谁就将为其它“贪食蛇”赢得逃出危机,上浮出“水面”吐气的机会!

美国面对着美元,实体经济竞争力下降与赤字危机的定时炸弹;中国面对国内经济与社会结构性矛盾的调整与升级的难关;俄国面临经济过度依赖能源与地缘政治上的危机;日本面对好像永远到不了头的市场饱和与发展困境;欧盟面对欧元的危机与政治的分裂;印度面对经济增长工业化困境与人口炸弹..........

在这其中,中国在短期内将面对最大的战略危局——美,欧,印,日等都有联合制华的动机与可能。 但是这样的联合只能也必然是苟且——中国有强大的实体民生经济联合体与军事稳定锚,这是我们破局杀出一条血路的利刃! 中长期来看,印度或者是最有可能坚持不下去的一个国家。 这个“贪食蛇纠缠”会以什么方式结束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盲目乐观不是我们现在应该有的情绪,悲观更是可笑的! 不要激动于我们取得的一系列对外成绩,也不要失望于我们面对的一系列困难。 毛主席说过:我们困难,但是敌人更困难——“胜,不妄喜;败,不遑馁;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谨慎(恐惧),自信而冷静才是必须的——如果你无法做到,不妨再去玩一下“贪食蛇游戏”,好好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PS: 有朋友谈到了利益集体像“贪食蛇”,此外有朋友认为中国传统上不像西方帝国那样是“贪食蛇”,这里补充回应一下。

其实这个利益集团的表现像贪食蛇不奇怪,全世界由古自今都是如此。 这些财团们也是这个游戏的“局中人”!

我们说说我们自己的历史比较方便点。

贪食蛇有两种。 自己本身系统内部的贪食蛇游戏;几个帝国竞争中的贪食蛇游戏;

也就是说,内部有一个贪食蛇游戏,外部有一个贪食蛇游戏。 这个内外两个游戏是辩证统一的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宏观的“贪食蛇游戏”: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历史与帝国的兴亡!

中国也是贪食蛇——但是传统上更多的是由中国自身的历史脉络体现出来的——而不像近代以来西方的那种主要由外部性表现出来的帝国争霸。

中国本身在秦汉以来的开疆之战,基本上达到了中国农耕文明生产力所能够支撑的最大极限——因此唐宋后,帝国的野心在于传播文化与确定“天朝的天下大同”的政治理念。 实际上,中国为了“天下大同”是专门打过战,屠过族的——唐太宗就开始了。 朝贡体系就是中国传统上的“帝国主导下的国际秩序”。

中国王朝的更迭当然不是任何“天意如此”! 生产力的约束和人口压力构成了这个贪食蛇游戏的“游戏框架”,利益集体贪婪构成了这条“蛇”——这是王朝内部“贪食蛇游戏”!

这个游戏内在表现在土地承载力的极限与土地兼并与人口压力上;外在表现在对于北方胡族防御与对内部农民起义镇压上——这些一起构成了帝国王朝统治者的“妥协与平衡” 。

很多时候这个“游戏”就是这样构成了中国传统王朝的一部部兴亡史! 任何帝国的主政者都是在这样的局面中支撑着帝国一步步走向毁灭的。

中国人其实是懂这个“贪食蛇游戏”的危险与残酷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中国人比西方更早熟——中国很早就知道了贪食蛇游戏的真正精髓!

中国人在哲学智慧上很早就思考了种种破解之法——但是知易行难! 道家想过彻底颠覆“贪食蛇”(小国寡民);儒家想过积极规范“贪食蛇”(礼乐仁义);法家想过完全控制“贪食蛇”(以法治国)——但是都失败了。

我在文章中表明了——贪食蛇游戏是不可逃避的,是无法克制的! 贪食蛇游戏的别一个“缺省项”规则是——游戏里的“蛇”哪怕是你不去操作,它也是自动会动的——永远走直线——只有终极约束是默然站立,“不为尧生,不为纣亡”。 这个规则也是可以引申出很深刻的哲学隐喻的。 所以人类永远都在寻找玩好“贪食蛇游戏”的更好办法——所谓科学管理与民主不过是最新一种试图对于贪食蛇的控制技术与玩法而已。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