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战打响 欧洲混战祸水泼向中国!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3 631
导读:   希腊在漩涡中不能自拔,高盛说,不用怕。他的阴谋已经开始了:终极目标中国。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我们要想办法拯救希腊,希腊是欧盟成员国,兄弟如手足。德国人愤怒了,高盛做空希腊,做空德国,这都是希腊惹的祸,这样的祸根应该给清理掉。再说,希腊就是欧盟的小妾,没有必要拯救这个招惹是非的小妾。   高盛给希腊支招,继续发行主权债务,中国人有大量的外汇储备。迪拜危机是高盛为首的美国利益集团瓦解中东利益集团的开始,中东的利益集团手握石油天然气,太有钱了,需要好好地教训一下,战争是打不死的,切

希腊在漩涡中不能自拔,高盛说,不用怕。他的阴谋已经开始了:终极目标中国。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我们要想办法拯救希腊,希腊是欧盟成员国,兄弟如手足。德国人愤怒了,高盛做空希腊,做空德国,这都是希腊惹的祸,这样的祸根应该给清理掉。再说,希腊就是欧盟的小妾,没有必要拯救这个招惹是非的小妾。

高盛给希腊支招,继续发行主权债务,中国人有大量的外汇储备。迪拜危机是高盛为首的美国利益集团瓦解中东利益集团的开始,中东的利益集团手握石油天然气,太有钱了,需要好好地教训一下,战争是打不死的,切断经济之手,可以将战争消于无形。中东利益集团的链条上,有一个庞大的欧洲利益集团,以汇丰集团为首的欧洲利益集团推到风口浪尖,欧洲人的神经紧张起来。希腊人拉肚子,欧洲人就打喷嚏,美国人现在自身难保,奥巴马身陷泥潭,亚洲人活的比较自在。

救命还是看热闹?

希腊的毒丸让整个欧洲人恐慌。死亡气氛已经弥漫到整个欧洲,形成一个庞大的危机“猪群”(PIGS)。这是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群体,葡萄牙的英文:PORTUGAL;爱尔兰的英文:IRELAND;希腊的英文:GREECE;西班牙的英文:SPAIN。4国英文名称首个字母的缩写就是“PIGS”。

猪瘟在欧盟肆意蔓延,希腊是个弹丸小国,尽管他有千年的神话,尽管他有璀璨的文明,真主、阿拉、上帝,甚至中国的玉皇大帝,都保佑不了他,希腊是高盛的一个阴谋,猪瘟如同毒气一样蔓延,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的财政赤字远远超过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的指标。

迪拜危机发生的时候,我就撰文说这是高盛针对欧洲人的阴谋,最后是要将枪口对准中国人。欧洲人现在已经很被动了,希腊是效果,西班牙不仅仅有斗牛士,还是欧元区经济的四大金刚之一。希腊、爱尔兰、葡萄牙三个国家加起来,也只有西班牙的一半,2009年年底,标准普尔将西班牙主权信用评级前景下调至“负面”。西班牙财政部2月发布的报告,2010年公共预算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仍可能高达9.8%。

西班牙的财政预算赤字已经超过欧盟游戏规则的3倍了,人有病,不是天知否了,现在是地球人都知道了,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的西班牙斗牛,现在不仅仅是猪瘟那么简单,疯牛病一直是欧盟经济体最忌惮的。

问题总是需要解决的,最着急的是希腊,这是欧洲猪瘟的罪魁祸首。

2月11日,欧盟召开了一次非正式首脑会议。这是一个令希腊人难忘的日子,高傲的希腊文明,在日耳曼等欧洲种群面前,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华,卑躬屈膝。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近乎哀求地向参会的首脑们提出,希望这一次首脑会议能够讨论一下希腊债务危机问题。

欧洲人都很清楚希腊危机产生的连锁反映,希腊一直寄希望高盛能够将主权债卖给中国,用新债给旧债打补丁,中国人的农历新年是2月14日,大过年的,中国人要高高兴兴合家团圆,希腊人可等不了中国开心之后再商讨出手,是否购买希腊国债的事情。欧洲人希望希腊冷静等待狂欢中的中国人。

欧盟的首脑会议压根儿就没有安排讨论希腊债务危机问题的议程。乔治.帕潘德里欧的声音哽咽,那样子跟乞讨没有区别,就差眼眶里的泪花哗啦掉出来。那一幕,不亚于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为了乞求国会通过救市方案,咕咚一下跪在佩罗西面前。乔治.帕潘德里欧的哀求,得到了欧洲首脑们的可怜。

会议毫无新意,乔治.帕潘德里欧跟祥林嫂一般,唠唠叨叨地向首脑们阐述希腊的行动,希腊危机的影响,对欧洲经济带来的冲击。哭诉总是能够赚取同情的,27个成员国的国家领导人一致同意“采取坚决、协调的行动”帮助希腊。这口号让乔治.帕潘德里欧当时是心里一阵暖流,如春天般的温暖。

2月14日,中国农历春节大年初一,整个中国笼罩在节日的欢乐之中。

德国人愤怒了。14日这一天,埃姆尼德市场和社会问题研究所公布了一份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调查对象中53%认为,必要情况下欧洲联盟应该把希腊逐出欧元区;67%不希望德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向希腊提供数以十亿欧元计金融援助。

默克尔在首脑会议上信心满满要拯救希腊,可是默克尔领导的***民主联盟和同属执政联盟的自由民主党议员奥托?弗里克跳出来,向默克尔发出了德国民众的声音:“解决问题,不应是向希腊提供金融援助,而应是令德国纳税人远离所有损害。”

2009年是德国人一个伤心的年份,德国经济严重衰退,尽管有复苏的迹象,可是2009年第四季度却陷入停滞状态,成为德国继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第一次历史性大萧条。默克尔甚至采取了把民众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至67岁,以期遏制财政赤字加速增加。这样的状况之下,默克尔还要出手拯救希腊,不是自己的同盟不给面子,就是佛也要发火。

奥托?弗里克如果是给默克尔三分薄面,在批驳的时候还很柔和的话,保守派联邦议员米夏埃尔?富克斯就没有那么客气,这位爷直戳默克尔的脊梁骨:“如果从现在开始起算,我们应该何时停(救济希腊?我没法向领取失业救济的德国民众解释,他们不会多拿一分钱,而希腊人却能在63岁时领取养老金。”

德国人的强烈反弹,令欧盟27国陷入被动,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的德国陷入了混乱状态,拯救希腊的行动真正变成了不负责任的口号,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一下子就懵了,11日的哀求如同一出滑稽剧,欧盟的首脑们在看完表演后,口号如同喝倒彩,乔治.帕潘德里欧成了不折不扣的小丑,为了希腊人,乔治.帕潘德里欧只能不顾尊严地继续去表演。

谁才能拯救希腊?

德国人现在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一旦陷入希腊的泥潭,自己也就跟着倒霉。2月15日,欧盟27国财政部长在布鲁塞尔开会。会议上希腊财政部长乔治.帕帕康斯坦丁(George Papaconstantinou)跟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一样,又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希望欧洲的兄弟们帮助希腊一把。这位爷之前对中国之行很有信心,可是中国人并不欢迎他,反对之声不绝于耳,路透社说我将希腊国债比喻成毒丸。乔治.帕帕康斯坦丁的中国之行放弃了,他跟总理小丑一样,表演了一番,希望赚一把同情。

财长大人们看了乔治.帕帕康斯坦丁的表演后,表情异常的严肃,这一次他们不是像首脑大人们那样群情激奋,欧盟委员会财经货币委员雷恩代表财长大人们非常冷漠地警告乔治.帕帕康斯坦丁:“今天,人们再一次强调,在降低赤字的过程中,希腊必须在3月中旬前宣布追加哪些新的节约措施。”

德国金融危机顾问、欧洲中央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奥特马尔?伊辛站出来给欧盟支招,由欧元区国家向希腊提供金融支持不是好主意,那是令整栋建筑下沉的办法,希腊应采取措施控制财政赤字,如改革养老保险制度。15日的财长会议上,欧盟事实上对希腊的国家财政进行了强制性管理,整个会议希腊尽快采取自救措施,在3月中旬拿出有说服力的方案,其自救计划还要逐月接受欧盟审核。

高盛跳出来了。

高盛集团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俨然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在欧盟经济中所占比重不高,即使发生主权债务问题,也不至于影响整个欧元区的稳定性。更进一步看,英美两国虽然也面临财政赤字激增问题,然而由于美元及英镑均为世界储备货币,货币流动性较大,两国应付债务问题能力较强,相信不会出现主权评级危机。更重要的是亚洲受到的影响不大。”

亚洲在金融危机中受到的影响有目共睹,但是亚洲的恢复超越了欧美。现在美国人最大的债权人是中国跟日本。日本人在二战后被美国人接管,尽管他们表面上装孙子,也购买了大量的美国债权,但是日本人骨子里还是要做亚洲老大,甚至世界老大,小岛国扩张之心不死,美国人要想日本人掏更多的钱购买国债,不可能,尽管奥巴马在日本天皇面前卑躬屈膝。从交易记录看,日本人在减持美国的国债,日本人可不想死在美国的战车上。这个微妙的时刻,日本人会出手拯救小不点儿的希腊?

亚洲区域亲美国的还有高丽半岛的韩国人,2008年金融危机中,韩国人对于美国的那些巨头,可以说最终结局是见死不救,韩国的民众甚至因为餐桌上的一盘子牛肉,硬是围住了青瓦台,搞得李明博内阁不得不集体下课。以致于后来雷曼兄弟的总裁,跟孙子般乞求韩国人的时候,韩国的议会成了演武场,表面上给是韩国人在内讧,这些都是给美国人看的。

韩国人的冷漠那是一贯的,就如同当年日本人占领了韩国,韩国人扛着长枪大炮,穿着日本人的狗皮膏药服装,长驱直入闯到了中国腹地,满口的日本话冒充鬼子,日本人为了慰劳那些高丽人,从高丽半岛拉了几火车皮的高丽女人到中国,让士兵们在硝烟弥漫的前线,享受享受女人的滋味。日本人都不买美国人的国债,韩国人也不会,这个时候韩国人只有更冷漠,那就更不会买希腊国债了。

中国工人高登《时代》榜,中国的领导人频繁在国际舞台亮相,西方的媒体整天把中国领导捧到天上,英明神武,伟大光荣。可是一边却在吹捧着达赖的善良,还在惦记着台湾军费到底能够收多少。无论是西藏也好,台湾也罢,那都是中国人的地盘,他们却成了要挟中国的筹码?表扬的目的是要捧杀,无论是会见达赖也好,还是台湾军售也罢,目的只有一个,中国你得听我的,我的国债好好拿着,别动。贸易嘛,不好意思,我是大哥,你跟我争夺,让我美国太没面子了。

奥巴马叫嚣着绝不允许美国沦为第二,那么美国人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能让中国人实现第一。奥巴马在1月27日发表《国情咨文》的时候,已经将中国跟德国列入了猎杀第一梦想的目标,德国人正在饱受希腊人,饱受PIGS危机的煎熬。一边是危在旦夕的兄弟,他们身上的病毒随时威胁德国,一边是愤怒的子民,他们才是自己真正的衣食父母。

一切的一切都太清楚了,德国人为了自保,铁娘子默克尔不可能拿自己的宝座开玩笑,拯救希腊已经成为昨日的记忆了。现在欧洲的首脑们都站在一边,犹如上帝的脸,突然严肃起来,跟班主任老师批评小学生一样,希腊被这些道貌岸然的首脑们给关了禁闭,好好反省吧你,赶紧自救,这是你希腊的出路。

高盛首席运营官盖瑞.柯恩(Gary Cohn)在2009年11月与2010年1月两度飞希腊,目的就是要为希腊推销国债。第一次,盖瑞.柯恩的生意没有做成,高盛就使出了南非第一标准银行的牌,将中国人推到了欧洲人的面前。1月份,业务订单拿到,高盛的馊主意就是将国债卖给有钱的中国人。

高盛为首的美国利益集团的终极猎杀目标是中国。

现在高盛已经别无选择,为了他捧上去的奥巴马,为了掩盖他自己的丑行,中国是高盛选择转移风险的绝对好对象。当德国财政部长站出来,义愤填膺地否认德国正在考虑要求欧元区政府帮助希腊提供价值200亿-250亿欧元贷款和担保,德国也不可能提供其中20%的援助。高盛被推向了火山口,中国更是成为他们终极猎杀的目标。

高盛在希腊的丑闻让整个欧洲愤怒。

2月18日,中国农历新年大年初五。《清嘉录》云:“正月初五日,为路头神诞辰。金锣爆竹,牲醴毕陈,以争先为利市,必早起迎之,谓之接路头。今之路头,是五祀中之行神。所谓五路,当是东西南北中耳。”这一天,就是中国民俗之中的迎财神的一天,很喜庆,很吉祥,这一天,家家户户都在家包饺子迎财神。

这一天,对于希腊人来说很特别,希腊财政部长乔治.帕帕康斯坦丁宣布克里斯特多罗(Petros Christodoulou)取代帕帕尼科拉乌(Spyros Papanicolaou),成为新的希腊公共债务管理局局长。西方的官员更喜欢称克里斯特多罗为希腊债务管理官,被乔治.帕帕康斯坦丁当成了救火队长。

克里斯特多罗的出现是那么的诡异,他的履历表上,他曾经在高盛的投资银行部门工作,具体就是欧洲高盛的投行业务。当然,这位爷加入高盛的时间很早,那是在1998年加入希腊国民银行之前的事情,他获得首席债务管理官的时间,恰好是盖瑞.柯恩跟乔治.帕帕康斯坦丁谈好生意期间。也是高盛跟希腊隐秘交易盖子无法继续捂下去的关键时刻。

埃姆尼德市场和社会问题研究所公布民意调查的第二天,也就是欧盟27国财政部长在布鲁塞尔开会的当天,他们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过去近10年里,高盛集团在管理希腊政府的150亿美元债券销售之前,曾为希腊政府安排一项名为外汇掉期交易,实为货币互换(currency swap),以使希腊政府能够掩盖其赤字的严重程度。

这个问题早已被希腊统计局给捅到了欧盟统计局。1月12日,欧盟统计局公开宣称,希腊国家统计局在2009年10月,向欧盟统计局提交相关财政数据时受到“政治干涉”,提供的一系列统计数据中存在有意误报,为的是使政府财政赤字显得少一些。

隐藏在希腊背后,为一个国家财务造假的就是高盛。

欧洲财长们一大早在布鲁塞尔开会,《纽约时报》的报纸放在不少财长们的文件袋里,这就是让他们震惊的高盛操纵希腊政府,并欺骗欧盟的铁证。《纽约时报》在情人节那一天,并没有因为希腊帕特雷街上被塑造成希腊总理手捧大把钞票形象的彩车狂欢而笔下留情,当天的报纸披露,在过去近10年里,希腊政府一直在高盛等华尔街投行的帮助下,通过对赌金融衍生品掩盖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的真实水平。

货币互换在法理上是绝对合法的业务。具体的交易流程就是让希腊的政府债务先用美元等其它货币发行,再在未来某一特定时候交换回欧元债务,债务到期后,高盛再将其换回美元。为了掩盖希腊债务,高盛给希腊政府支招,兑换汇率不按照市场汇率,大家约定一个汇率,如1欧元市场兑换为1.35美元,高盛设计一个优惠的汇率,使希腊获得更多欧元的约定汇率。希腊一听很开心,高盛借贷10亿欧元,汇率那么低,要十年甚至二十年后才还,不体现在政府公共负债率的统计数据里。

高盛可不是傻子,希腊借贷运行,这个政府财政赤字肯定很厉害,进入欧元区后监管更加严格,短时间可以通过彩票资产证券化融资来维持,可是时间长了一定出问题。为了将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德国栓在希腊的债务链条上,高盛向德国银行购买了20年期的10亿欧元CDS“信用违约互换”保险。在《干掉一切对手》一书中,我就讲过,高盛就是通过这一招来为自己上保险,他就是担心希腊政府出现支付危机,自己的投资一旦无法收回,那么出售CDS的银行就要支付10亿欧元的亏空。

高盛在给希腊政府安排货币互换交易之后,为希腊政府承销了10次债券发行,但至少6次都未提及该互换事宜。高盛公司在2002年通过货币互换交易,帮助希腊政府筹到了10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外资金。高盛在希腊政府手上赚取了3亿美元的佣金。这只是高盛的蝇头小利,还有一个更大的阴谋在后面。

希腊加入欧盟的时候,欧盟需要对希腊政府的财务报表进行审核,当时希腊提交的财务报表科目上,并没有货币互换这一项,当然,这样的表外业务在高盛的财务报表也没有任何的反映。因为他们只是一张合同。不过就是这一张张神奇的合同,就能将希腊政府的部分债务移至未来才浮现,从而在眼前规避了欧盟对赤字的严格规定。

高盛出手,欧盟审计局的人也只有头晕的份儿。2002年,欧盟看到的希腊财务报表显示,希腊的财政赤字占GDP的1.2%,符合欧盟规定的3%,看上去财务报表还非常光鲜。就这份报表,一直到2004年9月,才被欧盟统计局发现有点不对劲,欧盟统计局马上对希腊财务报表进行重新审核,审核后的数据调整为3.7%。高盛的10亿美元债务还是没有查出来,事实上准确的数据应该是5.2%。

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的财长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民主党金融事务发言人麦考尔?麦斯特(Michael Meister)态度非常强硬,扬言要推动出台新的规则,以迫使欧元区国家和银行公布对公共金融产生影响的债券互换信息。他们强烈要求高盛跟希腊政府公布更多交易细节,对高盛是否帮助希腊掩盖其财政赤字问题,以达到欧元区成员标准问题作出详细说明。

乔治.帕帕康斯坦丁在财长会议上颇有些始料未及,哀求之后给各位财政大人解释,希腊使用货币互换的方式处理债务问题“当时是合法的”,现在希腊政府没有使用此种方式了。欧盟统计局官员态度非常强硬,要求希腊在2月19日之前,提交货币互换交易的信息。欧盟对货币互换交易的调查还涉及到其它欧盟国家。

高盛成为欧洲人的众矢之的。

高盛跟希腊对赌的游戏中,欧洲人已经成为集体受害者。CDS理论上应该跟主权债务一起存在,可是现在已经成为流行的金融衍生品,并且独立存在。欧美的报章非常夸张地抛出一个数字,衍生品交易游说机构ISBA统计,仅美国市场上CDS名义交易量就已经高达15..5万亿美元之巨。据说这只是1%不到的一个数字,也就是说现在在全球CDS金额已经达到天文数字,而且高达60%的交易是不透明的,因为不透明,所以成为投机者的天堂。

希腊主权债务真正做空者就是高盛。迪拜危机发生后,希腊突然爆出主权债务危机,跟迪拜如出一辙。前面我们提到南非第一标准银行抛出了一份看空希腊的报告,报告中甚至非常夸张地说希腊可能退出欧元联盟。南非第一标准银行的大股东是中国工商银行[4.87 -0.20%],而高盛是工商银行的最大战略投资者。南非第一标准银行的报告就是高盛要做空希腊,强力打击欧元区经济,引爆欧洲危机,大发横财的马前卒。

这是一个再也清晰不过的逻辑:希腊国家支付能力不足的时候,以默克尔为首的欧元区大国跳出来要拯救希腊,这个时候南非第一标准银行站出来抛利空消息,目的就是要打压欧元走势,拉高希腊债务相关的CDS。大量持有希腊相关债务CDS的是高盛和两家对冲基金,高盛的持仓正是利空消息释放之前。欧盟统计局也好,欧洲财政部长们也好,他们对希腊以及高盛严厉地要求上报发债交易明细,这一切有什么用呢?

现在欧洲人愤怒又有什么用呢?

德国人一边愤怒拒绝拯救希腊,高盛人在背后笑了,因为德国的银行就要掏出大把的银子赔偿给高盛,德国的银行跟欧洲的很多银行都有CDS的业务往来,那样一来,欧洲的银行就集体陷入了高盛的屠杀漩涡。德国人如果拯救希腊,那高盛马上抛空低吸的CDS,依然可以大赚一笔。

到底是谁负责高盛跟希腊政府的对赌交易?

有一个异常敏感的人物推向了前台,他就是2005年12月底接受任命,担任意大利央行行长的马里奥?德拉基(Mario Draghi)。马里奥?德拉基的身份非常微妙,1992年是意大利财政部总干事。跟高盛有着百转千回,柔肠寸断,却又缠绵依旧的暧昧。

1992年,高盛欧洲总部一位年轻人,被称为“汇率之神”的大卫?莫里逊,鼓动负责高盛欧洲业务的鲁宾做空意大利里拉。鲁宾后来担任高盛董事长,并称为克林顿的财政部长,鲁宾在这位苏格兰小伙子的鼓动下抛空里拉,马里奥?德拉基一边骂大卫?莫里逊抨击里拉的文章为狗屎,一边将宣布里拉贬值。向高盛投降的马里奥?德拉基当年就将意大利最大,也最有希望称为全球石油老大的埃尼集团,交给高盛私有化了。

高盛通过曲折的手法,称为埃尼集团最大的影子股东,为美国石油集团们化解了最大的竞争危机。马里奥?德拉基在埃尼集团私有化完成后,放着意大利的高官厚禄不要了,跳槽到高盛欧洲总部,担任副总裁。到2005年,回到了意大利人的怀抱,当上了央行行长。

马里奥?德拉基在高盛期间,正好是高盛跟希腊对赌货币互换的时候,希腊只是高盛盯上的傻冒儿之一,欧洲中央银行多次为希腊担保,葡萄牙、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的银行购买希腊国债、保险公司进行担保。马里奥?德拉基还杀熟,跟意大利政府签订了同样的交易。意大利的银行,甚至意大利的央行,跟高盛有CDS交易吗?那可是一项自杀式的对赌交易。

马里奥?德拉基在担任意大利财政部总干事期间,大力推进意大利国有企业私有化,除了埃尼集团之外,意大利最大的国有企业伊利集团更是亏损的一塌糊涂,当时担任伊利集团董事长的是罗马诺?普罗迪(Romano Prodi),这位爷一直一经济学家自居,后来当上了意大利总理

英国《每日电讯报》说罗马诺?普罗迪也在高盛打过工,根据罗马诺?普罗迪的履历表看,他在美国滞留了很长时间,完全有可能成为马里奥?德拉基的同门师兄弟。马里奥?德拉基在高盛打工期间,罗马诺?普罗迪正好在担任总理,更为巧合的是,在1999年至2003年期间,罗马诺?普罗迪担任欧盟主席,这段时间马里奥?德拉基正好在高盛效力。

罗马诺?普罗迪担任欧盟主席期间,马里奥?德拉基正在代表高盛跟希腊政府,以及其他欧盟成员国政府做对赌生意。从希腊对赌以及进入欧盟的时间表看疑问颇多,希腊跟高盛的生意被蒙混过关,到底是罗马诺?普罗迪这位号称经济学家的主席发现不了,还是有意为老哥们儿打掩护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高盛在欧洲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德国人救希腊,高盛赚钱,也就是拯救了德国的银行,拯救了欧洲的银行保险业,如果德国不救,奥巴马开心了,因为在奥巴马激情的演说中,德国是美国在欧洲最大的威胁,德国人自己就搞垮自己,德国一旦陷入萧条,欧元区经济就真的歇菜了。

最后的目标就是中国。高盛集团首席运营官盖瑞?柯恩不断跟乔治?帕潘德里欧等希腊官员谈判,一方面是为了赚取希腊的佣金,一方面是要将更大的毒丸扔向中国,那样一来,高盛不仅可以在欧洲狂赚一笔对赌利润,中国的中航油等企业早已领教过。还可以让中国的金融机构继续玩儿击鼓传花的游戏,高盛的目标是中国政府以及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标的是250亿欧元的希腊债券,当然,他们还盯上了中国傻冒儿投资公司中投,那可是欧美金融机构的救星。

一旦接手希腊的毒丸,到时候不仅奥巴马要狂笑,欧洲人民也会感谢中国外汇管理局以及中投这样的活雷锋,留给中国政府的只有灾难。到时候就不是深南电5亿多元的小赌博了,那就是跟政府的豪赌,跟欧洲政治势力的豪赌。不用奥巴马下狠手,中国自然就退出世界第一的竞争,老二都当的不硬气,还会经常被人拎出来给孙子一般威胁。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